笔趣阁 > 祖宗在线陪玩如闻小说 > 第二十七章 这一家都是些什么人呐?
    鹿专澈实在是想不通,为何那位前辈要绕一个大圈来找自己?

    难道,前辈突破在即,一点时间都抽不出来?

    一念至此,鹿专澈愈发的觉得有可能,毕竟修炼之人,有时候心有所感之下,突破的时机转瞬即逝,耽误不得,才会找自己。

    自己全家被灭,族人全死,唯有自己苟活下来。血海深仇未报,他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

    “我的命是前辈救的,不然也谈不上什么报仇,不如我传授他们陈家功法、招式等习武修炼之法,这样一来,也相当于报恩了!”

    想到此处,鹿专澈郑重的对着陈魁说道:“虽不知你们陈家和那位前辈有什么渊源,但我受前辈所托照顾你们陈家,可我有其他重要的事情,不能长待,所以,便传你们一套剑法,足以让你们在这临海村自保!”

    话落,鹿专澈站起身,来到院子里。

    拔剑,挥舞。

    这一套的剑法,凌厉不失观赏性,却隐藏着一丝丝的杀机,仿佛美人跳舞一般,赏心悦目,最终图穷匕见,一击毙命。

    一番剑法施展下来,陈家人都看呆了!

    最终,鹿专澈收剑,郑重地对着陈家人说道:“剑,百兵之王,习剑,需得悟性!”

    旋即,他将手中的剑抛向了陈魁,道:“现在,你来比划一下,就照着我之前那般!”

    只是,他的剑离手之后,才不由得后悔。

    他手中的剑,可是利用重铁炼制而成,别看又长又细,但重量却有百来斤,普通人全身力气,都只能扛起来,何况单手持拿。

    陈魁看起来虽然身强力壮,但这般猝不及防之下,会被剑压迫受伤。

    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从开始就坏了事?

    不过现在却没办法阻止,宝剑离手之后,便是落向了陈魁面前。

    然后。

    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

    陈魁眼疾手快,粗壮的手臂抬起,一把便是将拿宝剑稳稳地接住,那淡定如常的模样,就像是平时接了一根鱼叉一般。

    鹿专澈难以置信的甩了甩脑袋,重新定眼一看......这不是幻觉啊!

    “来,用尽你的全力,握住我的手!”鹿专澈伸出手,对着陈魁说道。

    陈魁纳闷鹿专澈的举动,但毕竟对方是自己家的恩人,便握住了对方。

    他本就是憨厚老实的性子,一说要用全力,将吃奶的劲都用了上去。

    几秒钟后,陈魁才松开手,喃喃道:“然后呢?”

    鹿专澈收回手,并没有回答,而是悄无声息的将手放在背后,心中,则是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他的手掌颤抖着,已经痛到了麻木,感觉都不受控制了一样。这个憨憨,吃牛长大的嘛?

    这恐怖的蛮力,就算是他,都有些羡慕。

    简直,怪兽啊!

    鹿专澈经验丰富,武力高强,凭借内功和招式,拿下陈魁自然不在话下。但若是让陈魁将他的本事学了去,加上这让他都望尘莫及的恐怖蛮力。

    他相信,这绝对是一头最为恐怖的杀戮怪物!

    望着面前鹿专澈陷入了沉思,陈魁则是一头雾水,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

    咋回事?

    他好像没有得罪恩人呐?

    陈海作为经常和客人交流的厨师,很快便察觉了不对劲,立马站出来解围。

    “恩人,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这红烧豆腐还算不错,您尝一下!”

    一门心思都在陈魁身上的鹿专澈,木讷的夹起了一块豆腐,放入口中。

    顿时。

    鹿专澈双目一瞪!

    “这是豆腐?”

    陈海心一跳,还以为恩人对自己的手艺不满意,连忙问道:“恩人,这是豆腐,若是不满意,我再给您做其他菜!”

    闻言,鹿专澈泪流满面!

    这他妈是哪是满不满意的问题啊!

    这要问他配不配啊!

    鲜嫩的口感极佳不说,那豆腐吞入肚中,便是凭空多出了一股玄妙的能量,原本被陈魁握得发麻的手,竟是恢复了正常。

    甚至,自己体内的伤势,都有些缓解!

    这只是一口,若是吃了一碗,或者说,一直吃下去,说不定好几年之后,他体内的伤势就能自动痊愈。

    如此神奇的菜,他这个兵马大元帅,还是第一次见吃到,以前见都没有见过。

    “呵呵,我肯定是中了前辈的幻术!”

    鹿专澈不敢置信!

    一个普通的渔夫,却是拥有力扛千斤鼎的恐怖蛮力!

    另外的酒楼厨子,有能做出恢复伤势的神奇菜肴!

    换做谁,谁他么都接受不了啊!

    陈海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大哥,轻声道:“大哥,莫非咱们的恩人这里有问题?”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陈魁沉吟了片刻,道:“可能是一直漂泊在外,连豆腐都没有吃过,所以现在吃了,有些情不自禁吧!”

    “那这下好了,若是鸡鸭牛,咱们还要考虑,但要是喜欢吃豆腐,绝对让他吃个够!”陈海眼睛一亮,颇为豪气。

    这时,鹿专澈才缓过神来,满脸激动的对着两人道:“你们陈家需要家丁不?看我怎么样?不给工钱都行!”

    陈海和陈魁相顾一视,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中领悟到了。

    这个恩人,果然有点问题。

    真是个可怜人!

    心中感慨之余,面对这个问题,又有踌躇。

    临海村以海为生,没有耕地,但捕鱼也是需要人手,尤其是现在潮汐时间,若家中没有三五个男人,收成都会少上许多。

    因此,一些外村人,为了挣点钱,都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来临海村给渔夫们打下手。

    陈魁作为临海村最为出名的渔夫,平时也少不了需要人手,如那张天、小兵、独眼龙,都是陈魁招揽来的。

    不过现在独眼龙跑了,正好有个空缺。

    但那是苦力活,比较低贱。眼前这位恩人,飞天遁地,为了捕鱼都能敲诈吴家一千两银子的狠人,真放得下身段做这活?

    一念至此,陈魁只好委婉的拒绝道:“恩人莫要说要,您数次拯救陈家于危难之中,若是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我陈家能帮到的都帮。”

    说着,他似乎想到什么,补充了一句:“我陈家啥都缺,就是不缺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