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38章 怪梦5
    龙逸一本正经的模样,令小花觉得很疑惑,十七年前,她刚出生,她可什么都不知道,龙师兄和她说十七年前的事情,岂不是有点对牛弹琴了,若是想知道十七年前发生的事情,应该找年长一些的人去打听啊,不过,他究竟想说什么?

    龙逸也看出小花的疑惑,笑了笑,“这事我调查寻访了很久,才知道,事情的主角竟然是你!”

    “我?”

    难道是紫玉项链的事情?那些医生和护士果然存在没有职业操守的,芳菲姐早就有先见之明反复叮嘱恳求他们保密,结果消息还是不胫而走,好在武陵市虽然疯传有个小孩自娘胎里带出满室光华的紫玉项链的这件事,却无人知晓那孩子究竟是谁。

    在她很小的时候曾搬过很多次家,因为一直是租住的房子,直到她三岁读幼儿园的时候才搬进现在的筒子楼,虽然小,却是自己家的房子,终于不用再搬家了。

    “呵呵……十七年前,我才刚出生啊!与我有什么关系?”

    紫玉项链的事情,她觉得越少人知道越好,也许,龙师兄不一定是说紫玉项链的事情。

    很显然,这种侥幸心理是无法面对现实的,直觉总是正确的。

    “你身上是不是有一根紫玉项链?而且是生下来的时候自带的。”龙逸也不再拐弯抹角的说起十七年前的旧事了,直接问小花。

    她从未去珠宝店请人鉴定过紫玉项链的价值,虽然不见得有啥宝贝之处,龙师兄也不见得有何恶意,可这紫玉项链通透润泽,似乎有某种灵性,仿佛和她的身心血脉紧紧相连,若是被外人窥见总归不好,小花自然不会轻易承认,“那我岂不成了贾宝玉了?我又不叫花宝玉……龙师兄肯定是听了误传的谣言,这种事在网上以讹传讹的多了去了。”

    “以讹传讹?是么?”

    不知怎么,小花忽然觉得有种阴森森的感觉,犹如置身群魔乱舞的魔窟或者是遍地丧尸的末世,可再抬头仔细看向龙逸,还是一脸笑容,原来是错觉。

    也许是因为她故意撒了谎,有些心虚吧。

    “我查到了当时那个婴儿的父母的名字,母亲叫做独孤芳菲,男的叫做花大宝。花师妹,这正是你父母的名字!我还找到了当时接生的所有医护人员,证明并非谣传,而是确有其事!”

    “呃……若真有这么一件离奇的事情,那……天下同名同姓的很多啊,这纯属巧合!”

    小花有些吃惊的望了望龙逸,十七年前的事情已经太过遥远,这个龙师兄竟然有本事查到十七年前的医院记录,甚至找到当时接生的所有医护人员,真是不简单!或许,这正好印证了有钱能使鬼推磨。

    她还在想着如何继续狡辩,龙逸却再次开口,“这独孤芳菲和花大宝夫妇当时生的是一对龙凤胎,紫玉项链是挂在先出生的女婴的脖子上的!出生前最后一次B超检查,医生还以为是脐带绕颈一圈。花师妹,你说……难道会有这么多巧合么?还有,据当时接生的一位医护人员回忆,紫玉坠子上还刻有一个字,婴儿的母亲认出那是个‘飏’字。花飏师妹,你的名字的那个‘飏’字是怎么来的?”

    小花见再也无法掩盖,想了想,只得放弃抵赖狡辩,“这……嗯,龙师兄,你就直接说吧,你是不是看上了那根紫玉项链?这项链难道还有什么特殊价值不成?”

    “这么说,你的确是那根项链的主人?”

    龙逸不答反问,眼中的光彩更加明亮。他现在可以确定那个带着紫玉项链出生的女婴就是面前的这个花飏花师妹。

    可是,那个最近几个月时常出现在他梦中的那位女子的紫玉项链和眼前女孩的紫玉项链会是同一根么?尽管最为相同的是,紫玉上都有一个“飏”字,可他还是觉得再谨慎一些为好。

    “小师妹,你竟然真的决定嫁给墨离了?”

    “尺涟师兄……你在说笑么?”

    “这紫玉项链如何解释?”

    “哦……你说这个啊!我曾借给大师兄一块验仙石助他寻找上古神器,那验仙石已经被阿爹做成了根项链,大师兄为了谢我便回赠了这根项链,我起先是不要的,可大师兄说他向来不欠人情,我不收便令他名声受损,只好勉强收下了!”

    “……”

    “小师妹……你……真是服了你了!要我怎么说你好呢?居然这样也行?你可知道,这紫玉项链的来历?”

    在梦里,他总看不清那个小师妹的容貌,只能看清那个叫尺涟的男子的面容,竟然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有时候做梦,就好像在看电影,却又觉得身临其境一般。或许,梦里的剧情中,他无意识的将那些荒诞的人物换成了自己。

    怪异的是,最近几个月来,他老是做着这个连续剧一般的梦。

    梦中人始终只有两个,那个名为尺涟的男子和他的小师妹。

    他想了想,似乎就是自从几个月前无意中再次遇到东方师傅,听他自豪的说起有个叫做“花飏”的小师妹很争气,为许久没有获得国家级荣誉的侠义道馆赢得了许多奖项,那一天晚上,他就开始做这个连续剧一般的梦。

    “那根项链……可以让我看一下么?”

    尽管龙逸面上波澜不兴,可小花还是感觉出了他情绪上的细微变化,心中不由得谨慎起来,顿时有些后悔上了车,若是真打起来了,她恐怕真不是他的对手。

    “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何对这项链如此感兴趣么?”

    小花自然不会轻易拿出紫玉项链交给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人,尽管这人是她心中膜拜了多年的偶像。

    龙逸却不知道如何向她解释,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又怎么向别人解释清楚,这位花师妹的态度正是在他预料之中。

    “你先来看看这几幅图片吧……”

    那是他根据梦中所见,请人绘制的紫玉项链复原图。

    “你的紫玉项链可是图上的模样?”

    小花拿着那几幅图片仔细看了看,和她的紫玉项链竟然几乎一模一样,她几乎以为这是她的紫玉项链的照片。难道,这是根据当年替芳菲姐接生的医护人员的描述绘制的复原图?

    小花有些迟疑了,答还是不答?如何回答?

    “这些图片……你是如何得到的?”

    小花想了想,还是慎重问道。

    “这是我在梦中见到的,自己画了草图,再请人精心绘制了下来,怎么,你的项链竟然真是如此模样?”

    “梦中所见?”小花自然不信,质疑的目光射向身旁坐着的仅仅一尺之遥的偶像。

    龙逸知道这位花师妹其实是怀疑不信的,只得无奈的笑了笑,“这或许就是冥冥中注定的缘分吧!你看,一天之内,我们竟然见了两次面!当我查清紫玉项链的持有者竟然是你之后,你住的筒子楼又恰好出了事,而我恰好能够解决。”

    这人是在邀功骗她么?小花不仅没有半点感激之情生出,反而是警惕之心又多出一分来。就连多年的偶像倾慕之情也摇摇欲坠似乎随时会轰然倒塌。

    “龙师兄!你只是想要看一眼的话,不是不可以!”

    “哦?那就多谢花师妹了!”

    小花见龙逸的神色明显略带惊喜激动,又缓缓说道,“那……你不会将紫玉项链据为己有吧?”

    “不会!当然不会……我看看就好!”

    小花狡黠的一笑,“既然如此,那就好办啦!是这样的……我今天其实没有把紫玉项链带在身上,上一周去一个阿姨家玩的时候,她说要借用一下,就暂时寄放在她家了……”

    “不过,你若只是想看看,现在也可以做到!”

    小花拿出手机,点了几下,调出照片。

    “看吧……这里有好几张照片!”

    “照片?”

    龙逸接过小花的手机,果然是紫玉项链的照片,看上去和网络上贩卖的珠宝首饰的图片差不多。

    从照片来看,这条项链果然就是他在梦中所见的。再看吊坠,那块小巧玲珑却又无比精致的紫玉上的“飏”字格外清晰,字的位置也一模一样。

    不过,没有亲眼瞧见实物,未免有些遗憾。

    龙逸唇角勾出一丝笑意,却是苦笑。他对面前这个刁钻的花师妹的小伎俩小心机颇有些无奈,她把他看成什么人了,竟然如此防备……

    这个花师妹竟然真是尺涟的小师妹转世!

    难道真有转世轮回一说?龙逸也觉得有些惑然不解。

    若是梦中的那名女子也有眼前之人的机警防备,也不至于后来落下个可悲可悯的下场。

    ……

    吃完宵夜,小花坐在了柳随风的车上,也是越野,凯迪拉克。

    “谢谢柳师兄!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要你送我回去……”

    小花客套感十足的道了谢,便沉默不语,望着窗外灯火璀璨的夜景有些发愣。

    小光今晚可能会在网吧泡整晚,她先前借了龙师兄的笔记本上了归途游戏,玄极门—寰宇炫光战队果然有特别活动,小光作为战队队长焉有不到场之理?发现了小光的大小号全都在线,小花也就彻底放下心来……

    能够安全的活着,这已经是小花对小光的唯一奢望了。

    她胎里自带光华紫玉,而他却自带先天性心脏病。她的名字只是生僻字而已,他的名字却受到嘲笑。也怪不得小光如此,恐怕只有在游戏的虚拟世界中小光才能感受到荣耀和尊崇。那就由着他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