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37章 怪梦4
    “不过,我当时心里想的却是沧笙、醑浅、凝香,我觉着他的名字应该是沧笙,但我却故意说了笙落”

    艾玛……这个女声的内心独白也被她听见了!

    男声叹了句:“二弟若是叫做醑浅,竟然会更胜一筹,真是可惜!”

    闭嘴!闭嘴!不要再说了!

    小花在心里大喊。

    难道,她身体里还住着一男一女另外两个灵魂?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如果是这样,那她要用自己的精神力将他们一一赶走!她的身体和灵魂,她做主!她才是唯一的主宰!

    小花在心里默念后,那两个奇怪的声音终于消失了,小花这才偷偷去瞧周围的人,还好,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她。

    小花正暗自庆幸,却突然感觉到了被关注的目光。

    她抬头一望,轻而易举的就发现那目光的来源竟然是那个混血青年金沧笙!

    那人的目光冷凝却专注,似乎看了她许久。

    小花却突然觉得那目光似乎有点熟悉。

    小花暗道,若是她主动找他搭讪,这位兄台好生面善,貌似故人,不知道人家会做何感想?说她花痴女还是神经病?

    所以,她坚决不会找他主动搭讪,不过呢,他若是主动过来找她搭讪,她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呸呸呸……

    人家是开发商方面的大少爷啊……差点中了美男计!好险!

    他若是主动过来找她搭讪,她一定会立场坚定的维护筒子楼住户的利益,据理力争,一争到底!

    等了许久,她原先想象中的冷傲中世纪王子找她搭讪的事情却并没有发生。

    想想也是,人家夏大花瓶,也就是一五八师兄自贬身价巴结着主动和那人搭讪,却落了个手伸在空中无人去握的尴尬境地。

    那人明显有洁癖啊……

    或者,表面彬彬有礼,其实却太过于傲慢自负,眼里压根就瞧不起任何人,她这草根破落户的女儿,一穷酸女学生自然入不了他的青眼。

    一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邂逅……呃……被扼杀在摇篮中!

    等小花再次定睛去看,却发现她自己果然是多想了,那个混血冷傲王子正用同样专注的目光看其他人呢。

    这样一想,小花顿时觉得自己又脑残了几分,再次将自己默默鄙视了一番。

    这人对每一个人都打量得很仔细,似乎想要通过那几眼就把人研究透彻了,却丝毫不在意人家会怎么去想。这,和他方才表露出的那种彬彬有礼截然相反,显得极其没礼貌没修养。有的人或许喜欢这种被人热切关注的感觉,但大多数人恐怕都会觉得不自在。

    这人的一番打量果然够厉害,在谈判时说出来的寥寥几句话却分量极足,几乎都说到几位住户代表的心里去了,被他的几句言简意赅的说辞迷得七荤八素的找不着北……甚至为自己甘愿住在狭窄的筒子楼里做井底之蛙而略微惭愧……

    所幸,他并无恶意,只为快速解决问题。

    当然他不是真正为住户热心服务,而是因为工期已经被一再延误,影响到了金城集团的另一个大项目。

    子一商务会所的会议室不太大,但也有足够空间容纳所有参会者,装修简约而时尚,墙上的壁画很打眼,显得有些诡秘,而原本的摆放鲜花的地方都撤了,放了有实际效用的凳子。

    水榭花城及友阿商城项目部沈经理亲自与筒子楼的住户沟通,拿出了几个切实的方案,对住户们的住房难问题进行了分流处理,协助住户们去住廉租房、交通便利的安置小区、经适房,在新楼盘中新增一室一厅小户型,相等面积置换新楼盘的,开发商负责统一装修,小户型新房交房前的临时租房费由开发商补助。

    如今看来如此简单的事情,为何开发商宁愿耗着也不愿帮助住户们解决难题呢?

    小花心里很困惑。

    哪怕工期延误一天,对开发商来说都会有损耗,之前,这个沈经理难道没有想过么?

    坐在小花身旁的夏承皓,似乎看出了小花的疑惑,趁一个大家讨论交流的机会,悄悄告诉她,何律师说沈经理起先因为成本预算不合算,不敢妄自拍板。沈经理只考虑自己负责的这个项目是否有最大的利润,一切精打细算,而金总裁是站在集团的整体利益上考虑,自然不会为蝇头小利而白白耗费时日,他亲自勒令沈经理尽快拿出解决住户搬迁问题的方案。

    最后,便是今晚扰民的赔偿问题,也是争论的焦点问题。

    赔偿款道颇有诚意,但是,直到沈经理出面道了歉,住户代表们才松了口。

    一直默不作声的龙逸开口说了几句,便也将这一茬揭过了。

    谈判结束时,双方已经基本达成了协议。

    因为开发商公开提出了一套奖励方案,有几个住户代表自愿陪同开发商代表律师拿着协议亲自去筒子楼找未来的住户逐一签字。

    此事算是圆满解决了。

    “小花!”

    听到龙逸的声音,小花很惊讶,因为此前谈判时,龙逸也有寥寥数语发言,却从来没有朝她投注过目光,甚至从筒子楼步行二百米到子一商务会所再到整个谈判期间,都没有关注过她,现在谈判结束从子一商务会所出来了,龙逸却特意快步走了几步主动喊了她,她自然觉得惊讶,甚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龙师兄……”小花有些云里雾里的迷糊,不知道龙师兄叫她何事,回应的语调也没了平日的干脆利落,倒有些轻飘飘的虚浮着。

    “龙师兄!”

    夏承皓挤了过来,插了个队,将原本靠近的二人分开了。

    “夏师弟如果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那我晚点再和你说……等会儿我请众师弟师妹们吃宵夜!”

    龙逸似乎有什么特别的话要和小花说,避开夏承皓又向小花靠近了一些。

    夏承皓望了二人一眼,没说什么,嘴角勾了勾,似笑非笑,向侠义道馆的众人走去。

    “七师兄!”

    “夏师弟!好久不见啊……对了,龙师兄今晚请客!夏大律师可一定要赏光啊……”

    夏承皓见七师兄一边心不在焉的敷衍着他,一边继续和众美女师姐师妹们卖力的调笑,顿觉无趣,却看见了柳随风独自一人静立沉思。

    “柳师兄!”

    “柳师兄!想什么呢?”

    “哦哦……夏师弟!你也来了……好久不见!”柳随风似乎猛然醒悟,却发现面前站了个人。

    “没想什么!龙师兄难得来一趟,大家聚聚也好,平时也很难到这样齐,还是七师兄人脉广,一呼百应!”

    柳随风本身气质偏文雅,微微一笑,更是一派儒雅风范,不过,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外表和处事作风其实是判若两人,抢红包估计没人抢得过他。

    “我方才在想,龙师兄可能帮了花妞他们这些住户不少忙!你觉得呢?”

    二人视线相接,夏承皓也会心一笑,不置可否。

    “龙师兄明明不认识花妞,却愿意施以援手,难道,他想打花妞的歪主意?”

    “柳师兄!你是不是想多了呢?”

    “你真的觉得是我想多了?”

    “花师妹那么强悍,若是除却外表,你绝对可以看到一个男人婆的范儿……你觉得咱们花师妹是个会吃亏的人么?”夏承皓又仔细看了一眼柳随风,嘴角略微带些不屑的挺翘,“原来,你刚才是在担心花师妹啊……呵呵,我觉得实在没必要!”

    “我总觉得不太对劲!龙师兄和咱侠义道馆的师兄弟许多年都没怎么联系了,怎么忽然会对花妞感兴趣了?我看花妞的阅历虽然比一般人丰富些,可真要和心怀叵测的人过招,恐怕也是只纸老虎!”

    “纸老虎?呵呵……柳师兄,你这次形容的极好!你也觉得花师妹其实是只母老虎?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柳随风停顿了三秒,“母老虎?夏师弟,传闻你和花妞有些误会摩擦,如今看来果然是真的了……”柳随风一边说一边将目光投向了不远处一路谈笑风生的一男一女。在他心里,那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和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极不相称,格外刺眼。

    一高一矮的身影渐渐远去,走到一辆停靠在路边的车旁,男的很绅士的打开了车门,那是一辆越野路虎,却不是先前三辆车中的任何一辆。

    龙逸并不急于开车去吃宵夜的地方,小花坐进车里去之后,他也钻进了那辆车的后座。

    “龙师兄!你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是什么事?”

    小花胆子一向很大,但是此时二人同处在这么狭小的空间中还是有些拘束。当然,这么狭小的空间……呃……这完全是小花的个人体会,旁人也许会羡慕这辆路虎车的空间可真是大,但是,小花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骑自行车能享受整个天地,所处的空间无比广阔,更加无拘无束……

    “据说,十七年前,有一条大新闻曾经轰动整个武陵市,虽然没有媒体报道,却在民间口耳相传,被传得神乎其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