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34章 怪梦1
        阳洋家安有防盗铁门,门倒是没躺地上,但是虚掩着。

    可小花推门一看,满地的狼藉比他们家还要惨不忍睹,到处都凌乱不堪,各样东西碎裂的程度比他们家也严重得多。

    很显然,外面那伙人是在阳洋家吃饭时闯入的,四处破碎的碗盘中还夹杂着饭菜,简直像进入了一个突如其来的爆炸现场。

    “小花……”

    一声极为虚弱的声音从地上传来。

    小花顺着声音的方向瞅过去,不正是阳洋的妈妈阳荨阿姨么!

    小花急忙过去随手拉了一条被掀翻在地的板凳,将阳洋妈慢慢扶了起来坐下。

    小花四处望了望,没看见阳奶奶,赶紧问道,“阳奶奶呢?”

    “在屋里床上躺着呢……”阳洋妈喘了口气,轻声道。

    “阳姨!我马上打120急救车!”

    小花见阳洋妈一脸苍白,全没了平日的风韵丽质,急切的说道。

    小花见地上被踢翻在地的不锈钢水壶里还在流着,顺手提了起来,伸手摇晃了一下,里面似乎还有水,找了一个搪瓷杯子用手擦了擦,给阳洋妈倒了杯水,水还是温热的,阳洋妈喝了一小口,缓缓道,“不碍事……我是老毛病犯了……阳洋奶奶也没有大碍,一点皮外伤,已经上了药……”

    “真的不碍事?”小花见阳洋妈面色依然惨白的模样有些不放心。

    “嗯……不要紧了……小花,你……有没有看见阳洋?”阳洋妈又喝了一小口,这才又开始说话,“这妮子不知道有没有跑出去,也不知道有没有被他们打……”

    小花立即安抚道,“阳姨,你放心!阳洋挺机灵的,她没事!是她告诉我你和阳奶奶受伤的事!我叫她在巷口的小卖部等消息!”

    “咳咳……”

    阳洋妈又喝了一口,却不小心呛了一下,手里的杯子几乎掉落在地,小花连忙接过来端着,“阳姨!你不要着急!阳洋真的没事!咱们楼里的孩子属阳洋最机灵能干了,她真的一点事都没有!您就放宽心!”

    阳洋妈却背过小花去,慢慢转身,用手抹了抹眼角。

    阳姨……竟然流泪了。这下,小花真不知道怎么安慰了,“阳姨……”

    低低的呜咽声响起,阳姨哽咽着小声说道,“是我没用!生下她,却没能力护她周全……我,是个不称职的妈妈……”

    小花放下手中的搪瓷杯子,伸出手,握住阳洋妈的手,似乎想要给予她一些坚强的力量,“阳姨!你可千万别自责!依我看,你是咱们楼里最负责任的妈妈!听说,阳洋在学校里表现很出色哦,每期都是三好学生呢!不负责任的是阳洋她爸,从来都没尽过做父亲的责任!”

    阳洋妈也反手握住小花的手,“小花!谢谢你!你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不过,阳洋爸爸,其实也是身不由己……阳洋出生那年,他接了特殊的任务……对家属也是保密的……如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阳洋她爸,真的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

    阳洋妈似乎突然一惊,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然泄密了,不得不郑重告诫小花,“小花,今天阳姨和你说的事,可千万千万不要和别人说,阳洋爸爸他们的组织纪律很严……”

    小花这下倒真的好奇了,阳洋爸爸到底是干什么的?阳姨在这里住了八年,阳洋都八岁了,可大家却从来没见过阳洋她爸。

    难道,阳洋爸爸竟然是传说中的特工?

    “阳姨,小花虽然很好奇……但是,绝不会泄漏半句,我嘴巴一向很严的!你放心好了!”

    小花强迫自己不去瞎猜阳洋爸爸的真实身份,尽力克制自己不去好奇的问阳姨阳洋爸爸究竟是干什么的,回了阳荨一个灿烂甜美的笑容。

    “阳姨,你还好吧?要不我扶你到床上休息去?”小花握着阳荨的手,轻轻问道。

    阳荨摆了摆手,“不用了,过一会儿就好了……我这病,看起来吓人,其实真没什么大碍……”

    小花想了想,又试着探问,“开发商等会可能会派人来,阳姨,你能撑住……和他们谈判吗?筒子楼里最有文化、会说话的非阳姨莫属……”

    阳荨勉强笑了笑,脸上依然惨白得厉害,“咱们楼里,就属你这小妮子最会说话……开发商?那些净赚黑心钱的开发商着实可恶!”

    阳荨歇了口气,继续慢慢说道:“他们存心是让咱们没有安身之所啊……咱们这筒子楼虽然破旧,但地段好,是市区中心地段,紧挨着滨湖公园和大润发超市,附近的小学、初中都是全市最有名气的,离市一中又近,开发商拆掉后建商城和新楼盘利润很大!可是……筒子楼每一家的面积都很小,补贴的钱很少,根本买不了新房子住。如果相同面积调换开发商在四周已经建好的新楼盘住,那些新房子,面积又没有那么小的……若是按照补偿差价的算法,不仅要给开发商倒找一大笔钱,还没钱装修。咱们没有地方住,他们不帮着解决实际问题,砸东西,还砸人……真是无耻!”

    阳荨无奈的摇了摇头,面上似乎开始有了红润之色,也许是情绪所致,“谈判?开发商不帮着替咱们解决今后的住房难题,和他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如今是法治社会了!他们一定会受到法律制裁!”

    “小花妹子!”

    “小花妹子!”

    “小花!”

    “小花!”

    小花正要开口说点什么,楼道里传来了周子柔和陈思颖的声音。

    “芊舟师姐!思颖!我在这儿……”小花连忙跑到门口,一边回应一边开了门。

    陈思颖和周子柔已经走到楼梯口准备下楼去了,听到小花的声音自然很快跑了过来。

    陈思颖看见小花,顿时放宽了心,心中却略带些狐疑,一边走一边说:“小花!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我们还以为你去扁人了……”

    陈思颖知道小花向来不是个肯吃亏的主,人家都跑家里撒野来了,还弄坏了门,这都能忍下去,确实不是小花的个性。

    那些还以为能杀鸡儆猴,岂不知,小花岂是那只乖乖任人宰割的盘中菜?

    “是啊……我也以为你去大杀四方,还准备给你做个帮手呢……呵呵!”

    周子柔心中其实也吁了口气,今晚侠义道馆来的人虽多,但法制社会是不允许打架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小花却朝她俩翻了个白眼,抬头望天。

    “别介……你们会帮我打人?这倒奇怪了!你们也知道,我是那么容易冲动的人么?被狗咬了,难道我还咬回狗身上去?自然是找狗主人赔偿损失啊……对了……芊舟师姐,十七师兄和二十三师姐有没有来?我可指望着这两位金牌律师替我做主啊……现在是法制社会!”

    周子柔摇了摇头,“你啊……总是这么调皮……又不省心!他们都没来哦……你也知道,金牌律师的应酬自然比普通人多!不过……”

    周子柔又是诡异一笑,卖了个关子,停顿了一下,“不过……你‘要我发’师兄倒是来了……”

    “一五八号夏师兄?”小花立即瞪大了眼,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他来干什么?是来看我的笑话么?然后再回去屁颠屁颠的告诉他妹妹,做个笑柄到我们班传谣?”

    提起这个夏师兄夏大律师,小花倒是很熟,只不过,每次见面没有一次是愉快的,总是不欢而散。

    因为他妹妹夏晴柔和小花在同一个班读书,而且,与小花特别不对盘。而那位夏大律师又是个超级护短的妹控,自然对小花毫不客气,能有多刻薄就有多刻薄,律师向来毒舌,奈何小花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虽然没有拳脚相向,唇枪舌战却是免不了滴。

    夏晴柔在芷兰学校高二也算是一名顶级学霸了,却不料,既生瑜又生亮,若没有小花这名异常生物存在,她应该每次妥妥的都是年级第一名。可惜的是,因为有了小花,她的光环顿时失色不少,每次月考、期考,小花总是比夏晴柔高出十多分。

    中考那年,小花本来是一中提前录取特招生的第一名,五月参加一中提前录取考试后,还收了一中两万块的助学奖金。

    可是,芷兰学校的招生常务副校长却在六月中考结束后很突然很意外的找到了她,允诺帮她退还一中两万块的助学奖金,另外再给她五万块助学奖金,还同意他们姐弟二人一同进入芷兰学校就读,先免除一学期的所有学杂费以及食宿费,如果她每期期末能保持年级前十名的成绩,下个学期姐弟俩的所有学杂费以及食宿费都将全免,除此以外,学校每月每期都会有高额的奖学金和贫困学子助学金发放。

    自从老爸在工地上打零工摔瘸了腿,芳菲姐又突然离家出走不知踪影,家里的生活日渐艰难。若是她的成绩不滑坡,三年高中读下来一直能顺利拿到高额的奖学金和贫困学子助学金,他们姐弟二人的大学费用也就基本有着落了。

    芷兰学校给出的这些优惠条件确实很馋人,小花几乎没有多想,就欣然同意了。

    可是,她却好巧不巧的成为了掠夺夏晴柔女主光环的那名可憎的逆袭女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