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33章 往事5
    因为李英在李芸怀孕后,长期坚持炖汤水给她喝,奶水很足,母乳喂养的女婴看起来极为健康精神。

    李芸的心立刻暖了起来,赶紧将软萌的小女婴抱了起来,笑眯眯地逗弄小家伙。

    李英租了陪护床,晚上和李芸轮流看护孩子。

    第二天一大早,何时元提着早餐来到了病房。

    李英还没来得及出去买早餐,见何时元想得周到,买的早餐很合心意,就和李芸一起吃了。

    李芸和李英又轮流着劝何时元回蓟京去,但何时元总是转换话题。

    直到李芸出院,何时元帮着将行李送到李英家,才告辞回了蓟京。

    还在医院的时候,女婴有了自己的名字,解方。

    解无忌没想到,自己竟然没有给孩子起名字,就稀里糊涂的断送了性命。

    李芸说,既然这孩子生下来就不圆满,那就先方后圆吧。

    何时元回蓟京后,时常打来电话向李英问询李芸的情况。

    李芸的产后抑郁症日益严重,精神崩溃,割腕自杀,未遂。

    尽管李芸一再叮嘱李英,不要告诉何时元,不要破坏何时元家庭的平静。

    可是,李英根本无法开解李芸,只能寄希望于真正关心李芸的何时元,让何时元在电话里劝解她,还拜托何时元故意装作不知道李芸自杀的事,只是普通的开解。

    何时元原本就存了要好好照顾李芸母女的心思,见李芸的精神状态已经到了如此地步,遂和妻子叶岚首次提出了离婚。

    他妻子叶岚,是母亲李菲雅的闺蜜蔡勤之女,叶家和蔡家在武口市商场上都小有名气。他和叶岚小时候就熟识了,只是一直没有男女之情。在李芸刚毕业就马上结婚后,他消沉了快半年,但也很快结婚生子。

    他和妻子一直相敬如宾,此时贸然提出离婚,叶岚并不同意,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我不同意!我们离婚了,你儿子怎么办?”

    何时元原本计划好将儿子带在身边抚养,叶岚可以随时探望,但是叶岚很坚定的拒绝了。

    何时元想到自己不到四岁的儿子,也有些迟疑了。

    李芸自杀未遂,在医院醒来后,怕自己伤害孩子,把解方托付给李英照顾,自己去找心理医生治疗。

    找了好几个医生治疗,却始终不见好转。

    何时元从李英那里知道消息后,很着急,原本动摇的心更加坚定。

    6月1日,是李芸25岁生日。

    何时元已经顺利离婚,叶岚离婚的唯一要求是带走儿子。

    儿子被叶岚带走,何时元心中有些烦堵,但还是从武口市来到武陵市,特意给李芸过生日。

    他执意劝说李英协助他带走李芸,去科技医疗技术最为先进的魅国治病。

    在李英的劝说下,李芸为了女儿的未来,不想拖累年幼的女儿,只得同意。

    但是,即使到了魅国进行不间断的治疗,李芸的病,却一直未见好转,不受控制地多次自杀,都因为何时元发现及时救治及时而保住了性命。

    六年后,接到叶岚离世的消息,何时元回国,接回儿子。

    此时,李芸并没有和何时元结婚,她一直在拒绝何时元。

    为了方便照顾何时元的儿子,李芸接受了何时元的第N次求婚,同意和何时元结婚,但并不打算接回女儿。

    她的病一直未好,没有太多精力照顾两个孩子,也害怕自己病发之时伤害年幼的女儿,更不想女儿的身份被人知道后背负骂名。

    她相信李英也许会更好的照料女儿,而且李英能培养她自己成才,也就能培养好女儿。

    尽管国内外很多人都知道李芸在绘画和文学上造诣颇深,极为知名,但因为她从来不接受任何访谈节目,并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精神状态。

    李芸在精神正常状态下,对何时元的儿子很好,那孩子也和她很亲近。

    李英欣然接受了照顾解方的事情,这个女娃娃是她帮着李芸养胎、接生,然后一路照料长大的。这种情分算起来,比李芸这个半路养大的孩子,还要深厚许多。

    李英时常背着解方,偷偷给李芸发一些女孩儿的成长视频。

    解方从小和李英开设的孤儿院里的小伙伴们一起长大,对自己的生世毫不知情,以为自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院长奶奶对她格外亲厚,从小带在家里养着,她对院长奶奶极为感激。

    ……

    也许是母女同心,有所感应,在李芸会议过去之时,从春城飞回武陵桃源机场长达七个小时的路途中,解方又做了怪梦。

    她以前曾做过几次类似的梦。

    梦境很真实,几乎可以编演影视剧。

    梦里有个小女孩叫做小花,不知道是侠义道馆的师姐还是师妹,她并不熟悉,但梦里还有侠义道馆的一众熟悉的师姐师兄。

    有一天晚上,走到家门前,小花早就掏出来一直拿在手中的钥匙却“啪”的清脆的掉在地上了,两个蛇皮袋也悄然落地。

    眼前的一幕,令小花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握得紧紧的。

    原本不太结实的木质大门已经斜躺在地上了,旁边散着一些碎木渣子,屋子里的狭小的客厅兼饭厅的情形一目了然,到处被砸的稀扒乱。

    21寸的彩色电视机的屏幕碎裂成好几块,小饭桌和椅子、凳子全部被掀翻在地,没有一个好的了,破碎的盘子、碗筷、杯子满地乱扔着……

    就连墙上挂着的全家福都掉落在地,镜框上玻璃碎成了很多片。洗

    脸架和穿衣镜被推得东倒西歪,还没有完全摔在地上……

    “老爸!小光!”

    “花叔叔!”

    小花连忙推开老爸的房间。其余几人也跟着快步走了进去。

    还好,老爸的房间竟然完好如初,老爸依旧安详的躺在床上。小花快走几步,伸手朝老爸鼻尖探了过去,温热的鼻息令小花心中安定不少。

    她仔细检查了老爸周身,没有任何明显的外伤。

    “小光!”

    “小光!”

    “小光!”

    小花还没走出老爸的房间就已经焦急的喊了起来。

    “小光!”

    小花紧走几步,推开弟弟的房门,房内空无一人,一应物品却也齐整。

    “小光……”

    小花忽然有种天塌下来的惶恐忧惧感,浑身疲软的要命。

    “你弟弟人呢?”

    侠义道馆的周子柔快人快语,没来得及看到师兄柳随风朝她一个劲儿使眼色。

    “小光网瘾大,说不定是去网吧了?”陈思颖扶着小花坐在小光的电脑椅上,伸手摸了摸电脑主机,冰冷的触感传来,她抓着小花的手也伸过去摸了摸。

    小花朝陈思颖感激一笑,是哦,她简直是自乱阵脚,还没发生啥事,却自己疑神疑鬼,她一向自诩自控能力强于一般人数倍,其实遇到一点芝麻大的事情同样慌手慌脚。

    家里的电脑没开过,说明小光吃完晚饭后很可能进网吧玩游戏去了。家里的网速不行,玩游戏不给力,而今晚恰好有团队活动……

    可是,老爸都这样了,小光还有心思去玩游戏?小花心里无由来涌出一股无力的酸楚感。

    从小光房里出来,看到外间小小厅堂里的满地狼藉,小花顿时冒出一股滔天怒火,砸了东西不说,连门都给毁坏了,看来是专挑软柿子对付。

    一路回来,也没见谁家的门都被砸了,只有小花家被砸。

    阳洋家和花家都是老弱病残家庭,看来,是有人给那些东西透漏讯息了。

    想到这一茬,小花眼里的光芒格外璀璨。

    她没有和同来的师兄师姐们打招呼,就直接奔阳洋家去了。

    留下柳随风和明玉,周子柔和陈思颖,两两各自面面相觑。

    周子柔朝小花离去的方向扭了扭下巴,示意大家都跟着去。

    柳随风却摇了摇头,“花妞家如今连门都没有,至少要帮她把这门先弄回去遮挡一下吧。明玉,你留下帮我!柔柔和颖儿去盯着花妞也好,她一向有些小冲动。”

    周子柔灵活的大眼睛转来转去,朝陈思颖递过去一个诡异的眼神,却对着柳随风粲然一笑,“柳师兄!你很贴心啊……真是居家必备暖男一枚!啧啧……不错!等小花妹子长大了……跟你处一屋倒是般配,男才女貌,天生一对!”

    “噗嗤!”明玉忍不住笑出声来,瞪大了眼睛,有点不可思议的望着周子柔,“芊舟师姐,你这时候还有心思调侃这些啊……实在是强!不过,我看有戏!风哥,你努力!我顶你!花花看着粗鲁,其实是个很有内涵的学霸哦,和你这复旦出来的高材生有得一拼!”

    陈思颖捂着嘴在一旁偷笑,“芊舟师姐!你不当红娘可惜了……要不,先替咱东方师傅牵根红线……”

    柳随风顿时哭笑不得,朝三人望了望,伸出手来,每人头上轻轻叩了一下,“都说些什么呢……柔柔,看你都把颖儿这小丫头片子带坏了!颖儿,可不许学你柔师姐!记住没?还有明玉,也是个不安分的,净瞎胡闹!你是不是不瞎起哄就没有创作灵感了?你们成天调侃师傅也就算了,可别瞎扯到我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