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32章 往事4
    何时元有些迟疑地看了看李芸,“小芸,当初只要你同意,我父母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他们自己爱得不容易,不会随意拆散我们的。”

    李芸连忙挥挥手,示意何时元就此打住这个话题,“时元,快别说了,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还提这茬干嘛呢。你夫人和儿子的照片,我曾见过一张,你夫人很温柔娴静,和你很般配,你儿子也长得帅气,笑得很灿烂,你们一家三口幸福就好。你能特意来探望我们,我心里记着你的好,其余的话,就都别说了,我不会理会公公婆婆误不误会,但是我心里还是有点介意你说这些。”

    “好!我不说这些……”

    何时元沉默了一会儿。

    “英姨,小家伙可能要尿床了,麻烦你抱她去洗手间,换一张尿布,然后,我要给她喂奶。”

    何时元闻言,有些尴尬地走出了病房,在走廊外站着。

    李英抱着孩子从洗手间出来,李芸顺手接住孩子,麻利地开始奶孩子,小家伙果然饿了。

    李英压低了嗓音,冲李芸小声道:“时元对你算是够痴情了,这么远的路程,又恰逢总统大人病重离世,他还是来了,你说他是不是还没有放下?依我看,他不是没放下,而是没有放弃。你说他会不会一时冲动,为了你而离婚?”

    李芸一边紧盯着孩子吃奶,一边语声轻柔地道:“英姨,这你是完全多想了!他的夫人和孩子都很好,时元是一个很负责任的男人,他不会这么糊涂,再说柳家也不会允许他干这种糊涂事。正因为他重情重义,所以才会来看我。”

    李英只是微微笑了笑,并未继续说下去。

    何时元在走廊外站了不到十分钟,看见两个看起来是病人家属的女人从护士站方向走过来,年轻的女人身材高挑,年纪稍大的女人则是一副很泼辣的模样。

    那两个女人看了一眼病室的门牌号,走在前面的年轻女人直接伸手准备推门,因为考虑到李芸正在喂奶,不太方便见客,何时元拦了一下。

    “你谁啊?你拦我干嘛?”年轻女人正准备破口大骂,见何时元的派头很不一般,于是语气稍微注意了一下,但还是显得极为傲慢。

    何时元神色清冷,但态度谦和,“里面有人在喂奶,不便见客。”

    年纪较大的那位突然冲上前来,出其不意地扇了何时元一个耳光,破口大骂,“好啊!总算被我逮到了!你就是那个不要脸的骚货的姘头啊!我家无忌尸骨未寒,她就饥渴难耐了啊。以前无忌活着的时候,说得跟个贞洁烈妇似的,还死不承认,这下终于被我抓了个现行。可怜我那孩儿啊,走得不清不楚,被这个骚狐狸精害死了不够,还要他九泉之下抬不起头来……”

    走廊上原本冷冷清清的,这时候,从不少病房里陆续探出一些头来张望。

    何时元摸着火辣辣的脸庞,有些火大,“你嘴里都说些什么呢?怎么这么没素质?不要在这里公然胡说八道!我可以让律师来处理,告你诽谤罪!”

    年轻的高挑女人立刻跟着年纪稍大的女人帮腔,“看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原来就是你这奸夫啊!一对奸夫**!大家都来搭把手,打死这对奸夫**,我哥哥刚被他们害得咽了气,那贱货就忍不住和这奸夫搞到一块儿了,老天爷啊,来一道天雷,劈死这对狗男女!”

    李英从病房里跑出来,格外气愤,“无忌妈妈,还有你,解玉玲,你们说话可要讲点良心,也要讲求证据,光天化日之下,哪里有什么奸夫**?这里可是医院。无忌妈妈,如果不是你纵容姓耿的那女人纠缠无忌,无忌会摊上这事吗?无忌小两口恩恩爱爱的,原本小日子过得很舒坦,你凭什么怂恿那女人勾搭无忌?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现在还要倒打一耙,还有没有天理和国法了!这位是李芸的学长,专程从蓟京来看望李芸,你可不要给人胡乱泼污水,到时候小心祸从口出!”

    年轻的高挑女人身形扭了扭,故意拿腔捏调,娇柔地道:“哎哟!原来奸夫是学长啊!看来读书的时候就有一腿了啊!还是蓟京来的?高干子弟吗?很了不起呢!只要干了坏事,天王老子来了也得心虚!我打死你们这对害死我哥哥的狗男女!”

    何时元这回反应快了很多,他以前特意练过截拳道和空手道,先前是没有任何防备,以为是普通探病的客人,这回,他很快一把抓住了叫做解玉玲的女人伸过来打他的那只手,将她按住,又迅速拉住了准备进入病房无理取闹的解无忌的妈妈。

    李芸奶完了孩子,孩子很快熟睡,对这些门外的吵闹声视若无睹,她慢慢下床,扶着床沿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外挪,艰难地走到门边,推开门,见何时元已经制住了解无忌的妈妈和妹妹。

    她神色冷凝,语气平淡,“妈!这是我最后一次叫您——妈!无忌已经不在了,您又不认这个孙女,我想,我和你们一家也就没什么关系了。你既不准我给无忌收尸,也不告诉我无忌葬在哪里,我自己会去查,查不到,我会给无忌另外立衣冠冢。我不知道姓耿的那女人究竟和你说了些什么,让您一直误会我,我只能觉得很遗憾。但是,话和道理,还是说清楚一些好!我和柳学长之间清清白白的,我和其他男人也都清清白白的,孩子是无忌的,是解家的孙女,您不认也没关系,她由我来带,但是,孩子会随她爸爸姓解!这个,你们阻止不了。姓耿的那个女人,是蓟京耿家的外孙女,无忌招惹不起,所以,他只能用自己的命来挽回这个错误。我好意奉劝你们:你们也不要再招惹那个姓耿的女人,否则,有你们后悔莫及的时候。”

    解无忌妈妈刘萍这时候虽然被何时元钳住了双手,嘴里却闲不住,“你这贱货,你害死了无忌,还咒诅我们一家,你好狠毒的心!我家这是倒了什么霉运,将这个贱货、扫把星,娶回了家哟……”

    刘萍哭天喊地时,解玉玲嘴里也开始撒欢了,“什么狗屁学长!一个男的,非亲非故的,跑到妇产科来探什么病?扫把星丧门星,就只会继续生个扫把星丧门星……那个孩子,恐怕就是你们两个的孩子吧!你大老远从蓟京赶过来,就是来看孩子的吧!你们这对狗男女少得意,哪天不搞死你们,我就不姓解!你们出门都注意点!”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医生护士也都来劝架,总算把刘萍母女打发出了妇产科住院楼。

    李英将李芸扶回病房,李芸觉得格外困倦,“时元,你赶紧找家宾馆休息吧!英姨,麻烦你再照顾妞妞一晚,我怕自己睡熟了,不晓得给她换尿片。”

    “小芸,我不累,我来看着孩子,尿片我也会换!我儿子小时候的尿片,很多都是我换的。”

    何时元还想争取给李芸母女俩做些什么。

    李英笑了笑,“你还是听小芸的,赶紧就近找家宾馆休息,明天赶紧回蓟京去。你一个男的,深更半夜的,真的不方便待在妇产科病房里。你放心,小芸就是我女儿,妞妞就是我孙女,我会照顾好她们母女的!”

    何时元见李芸坚持,只好起身出去,走到门边,回过头来,语气坚定,“小芸,你出院前,我不会走。你赶我,我也不会走。”

    李芸没说什么,只是,捏了捏额头,冲门口挥了挥手。

    李英叹了口气,“小芸,你看时元这态度,又拿出当初狗皮膏药的架势来了,赶都赶不走。要是你当初同意嫁给时元,如今的日子应该是很惬意的吧。菲雅公主和何奈上将,都是心胸开阔之人,也不会有门户之见。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英姨,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是丧门星、扫把星?”

    李芸原本倒头就睡,这时候尽管觉得浑身疲累,却丝毫没有睡意,“正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没有父母兄弟姐妹亲缘,如果我嫁给了时元,恐怕也会祸害时元一家吧。”

    “说什么傻话啊!你可是名牌大学出来的高材生!怎么会有如此愚昧可笑的念头?你别听刘萍母女瞎胡说!你正坐月子呢,少想那些有的没的,捕风捉影的东西,到头来自己遭罪。”

    李英简直被李芸的想法气笑了,用手点了点李芸的眉心,又点了点熟睡得乖巧的宝宝额头,“妞妞啊,你可不要听你妈瞎胡说,你们母女俩都是天下无双的珍奇,懂得欣赏的人多得是。将来啊,咱们妞妞一定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孩子哦!诶……小芸,你看,宝宝醒了啊,她笑得好开心,她听懂了呢!”

    李芸将视线转移到宝宝脸上,小家伙果然醒了,冲她笑得格外欢畅,手脚都在动,似乎要使出吃奶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