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30章 往事2:何时元,何时圆?
    李芸抬眼望了望头顶有些和煦的太阳,眼前一黑,直接往地上倒去。

    李英赶紧伸手扶住她,将她挪回长条椅上靠着,焦急之下,拍了拍她的脸,还狠狠地掐了掐人中部位,李芸仍旧没有反应。

    李英只得跑到附近的急诊室,让护士推了担架来……

    李芸再次醒转,已经是一天一夜之后。12床的王芳是来保胎的,已经出院了。14床的那个是剖腹产,也出院了。正月里病人本来就少,暂时没有新的病人住进来,病房里只有李芸和李英二人。

    视线由模糊渐渐清晰后,发现李英似乎又老了不少,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但李芸此时已经无暇顾及英姨的苍老,“英姨!是``死``刑,对不对!”

    面对李芸异常平静的语气,李英忽然有些慌了,她赶紧拉着她的双手,“孩子,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不要憋着,船到桥头自然直,咱娘俩没有过不去的坎儿。要不,你先喝点热粥,你都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肚子里的孩子也饿了!”

    李芸摇了摇头,表示不想喝粥,语气依旧很平静,“怎么个死法?定了吗?”

    李英沉默了快两分钟,才缓慢开口,“`枪``决!”

    李芸的面色依旧很平静,声音极清的呢喃,“我真是有点傻了,判了死刑,自然是枪``决啊,居然问怎么个死法,我只能等着给他收尸了吧。”

    尽管李芸的声音很轻,可李英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她心里有些着急,李芸这说话的口气,看似在谈论别人家的事,可是,很不对劲。

    李芸一直没哭过,尽管她晕倒后,昏睡了一天一夜,但是,她的情绪实在不对劲。

    李英在心里酝酿了一下,“小芸,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你想哭就哭,别憋在心里,可千万别想不开!”

    李芸却有些走神了……

    “小芸,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被冤枉的,我从来没有在外乱搞,我不离婚,那个女人就说要报复我,要我们一家家破人亡,她就是个疯子……”

    李芸脑子里现出解无忌说的一番话,忽然笑了一声,但那声音比哭声更悲戚,“英姨,我晓得分寸,我一直在心里进行心理暗示,你放心,我真的没事,如果我和孩子一尸两命,那个女人要我们一家家破人亡的诡计就得逞了,我不会让她如愿的。”

    李英竟然不知道说什么话劝解了,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

    李芸闭上了眼,脑子里却现出那女人阴狠的目光。

    那个女人不仅找了解无忌撂狠话,还找过她好几次,但是,她一次都没和解无忌说。

    她很清楚,解无忌嘴里说些甜言蜜语撩拨一下周围的女人,的确有过很多次,他就这德行,可是,他是没胆子乱搞的,更何况是强奸,他那个胆子,说起来,还不如她。

    李芸想的很清楚,正是因为解无忌不松口,那个疯狂变态的女人才会来找她,可是,若是解无忌不招惹那个女人,又怎么会被缠上,他那张嘴快活了,却真的家破人亡了。

    那个女人的话,犹在耳畔……

    “李芸,你还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离婚了,还能找到更好的,何必要死抓着解无忌不放,他那么风流多情,早就背叛你了,你这是何必呢?”

    “李芸,你要继续执迷不悟,那你就等着家破人亡吧!”

    ……

    她从小就是个孤儿,幸亏被英姨收养到孤儿院,没想到,她的孩子一出生,也没有爸爸。所以,她的心一定不能乱,不能让孩子继续成为孤儿。

    可是,她的脑子真的很乱很乱……

    “李芸,让你打掉孩子,你不打掉,让你离婚,你不离婚。好,很好。你等着,你孩子一出生,爸爸就是死刑犯,还是流氓罪,你的孩子一辈子就得顶着这样的污点抬不起头做人!”

    “一辈子就得顶着这样的污点抬不起头做人!一辈子就得顶着这样的污点抬不起头做人……”

    ……

    “你可以起来了,孩子很好,胎位也是正的。”

    照B超的医生很和蔼,李芸恍恍惚惚的爬起来,脑子里依然是那个女人恶毒的咒骂,李英赶紧扶着她回到了病房。

    不一会,医生开始给她吊催产素。

    连续吊了几天催产素,既没有见红,也没有羊水流出来,李芸肚子里的孩子,似乎很不愿出世,一直躲着没动静。

    最后,医生做了羊水穿刺再吊催产素,终于开始阵痛了,上午开始阵痛,孩子下午五点多就顺产出生了,算是生的比较快比较顺利的。因为生的时候疼得麻木了,助产士给李芸缝合时,她根本感觉不到什么。

    “恭喜你!是个漂亮的女娃娃!”

    听着助产士的声音,李芸尽管脑子里晕沉沉的,还是感到有点不对劲。

    “护士,我孩子怎么没有哭声?她……”

    助产士知道李芸要说什么,赶紧打断她,“放心!这孩子很健康!有的孩子出生时,是不哭的。她的五官真的很精致,长大了,一定和妈妈一样,也是个大美女!”

    李芸躺在产妇休息室,助产士给女婴洗了澡,递到李英手里之前,又出了一个小插曲。

    一个中年男人,仪容有些猥琐。想要从助产士手中抱走女婴。

    助产士连忙斥责他,“这不是你的孩子!你要干嘛?快走快走!”

    那男人声音比助产士更高,“这就是我的孩子,我明明看见孩子去洗澡了,你休想骗我。”

    李英没有说任何话,从助产士手里接过孩子,就直接回了病房,没有理睬那个中年男人。

    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认错了孩子,还是拐带孩子。

    这时候,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也懒得多事。

    因为,这个孩子和孩子的妈妈已经够苦的了。

    这件事,她也不打算和李芸说。

    李芸回到病房后,看着女儿小小的身子,心里顿觉一阵暖意,孩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支柱了。

    她知道,她的精神状态真的很不好,也许,她要去看一看心里医生,但是,得等她出了月子再说。

    晚上十点左右,病房的门,忽然被推开,进来的却并不是医生护士,而是一个身材高大但是一脸清瘦的年轻男人。

    “英姨!小芸!”

    “何时元?”

    “时元,赶紧搬张凳子坐!”

    李英热情地招呼着推门进来的年轻人,很是熟络的模样,没有和他讲客气。

    李芸将视线从已经睡熟的女儿身上转移到何时元这儿,一脸惊诧,“时元?你是从武口市,还是南都市过来的?你,是听说了什么吧。”

    叫做何时元的高个子年轻人,自己搬了一张凳子,坐在了13号病床一侧。

    “刚从蓟京过来。解无忌摊上这么大的事,很多媒体都报道了,我自然也知道了,当然要来看看你。”

    何时元的目光并没有一直盯着李芸,对她身边已经睡熟的女婴倒是看得仔细,“挺漂亮的女孩子,鼻子眉毛和嘴巴都像你。”

    李芸只是苦笑一声,“这么小的孩子,哪里看得出漂亮了,以后即使真的长得漂亮,有什么用,注定命苦。”

    “不是这样的!小芸!你多才多艺,孩子基因好,她今后的发展不可限量。”

    何时元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以为李芸可以一直简简单单地幸福下去,所以,他选择放手,选择祝福。

    甚至,为了让李芸两口子安心,遵从了父母的安排,结了婚,还先于李芸夫妻俩有了孩子,可是,如今却是如此光景。

    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当初带着李芸离开国内,等父母消气之后,再回来。

    他以前一直觉得解无忌这人不是很靠谱,事实证明,果真如此。但是,他却万万没想到,那人竟然不靠谱到把自己的命都给搭上了。若是他早点知道消息,说不定能保住他一命。可是,即便他能早一点知道消息,或许也是枉然。大舅病了这么长时间,二表哥并没有正式掌权。而解无忌这个拎不清的,竟然在此时惹上了耿家,招惹的还是耿家那个大名鼎鼎的女魔星。那个女人随她父亲一起住在武陵这个旮旯般的小城市里,没有祸害蓟京,却一直在祸害武陵,听说一直是个小太妹,读小学、初中、高中时搞了不少校园欺凌事件,高中还没毕业就怀了社会上小混混的孩子,堕胎后就直接辍学了。没想到,进了城管后,竟然和解无忌在同一个单位,真不知道是不是前世的孽债。

    不久前,的士从武陵市桃花源机场开往市区的路上,家里就给他打了电话,说大舅已经过了,要他乘坐明天上午9点10分最早的飞机航班回蓟京。

    可是,他既然来了,又怎么可能忍心马上回去,他已经见不到大舅了,那就索性在遗体送八宝山火化那天再回去。

    “你公公婆婆呢?孩子都生了,他们怎么没来医院?”何时元只是为了转换话题,刚刚随口问出口,就知道这话恐怕要坏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