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28章 捡漏
    那七八堆废料中,果然还是可以捡漏,只是不多。

    但不影响什么,因为解方竟然很幸运地找到了五块帝王绿翡翠原石,金老板得四块,她可以得一块。

    还有几十块价值不菲的原石,已经可以交差了。

    而且,金老板还会带她去赌石交易市场进行明赌,如果能再一次捡漏,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这里真的没什么好料,依我看,全是废料啊!”

    解方挑了很久,无奈地叹气。

    “金老板,我看这里废弃已久,是不是有人诱骗你来这里瞎折腾?”

    “不会吧?你再看看!”

    金老板很是焦急,内线说有人挑到了一块好料,虽然剩下的废料居多,不会一块都挑不到到吧。

    要是那七块大的,都没有绿,他这次可就白白浪费工钱了。

    上个世纪末,缅甸政府宣布准许私人进行翡翠原石交易后,堵住了缅甸商人边境走私的通道,翡翠交易大多数回到缅甸本地进行。

    唐国的买家不用再像90年代初的粤郡人一样,先坐飞机到春城,由春城倒夜班车到大理,再从大理搭一天的车到保山,这样费尽周折才能进行一次原料的采购买卖了。他们可以直接飞到原料产地缅甸的赌石城。

    在如今的赌石城交易市场,已经很少有人去买真正的赌石了,这样的石头赌性太大,风险太大。大家现在都变得很稳健,趋向一些已经开解过的明料。这样的风险相对小些。

    要买好的赌石,必须有很强的经济实力,而且要到缅甸的矿山上直接购买。运到了交易市场,还没开解过的石头中几乎不可能有什么上等货了。

    它们的赌性都太大了。

    矿山河床上的赌石则不同,即使是经过众多行家鉴定过,也可能捡漏,因为任何鉴定行家,都不可能达到百分百。

    就像这里,多年没有出过料子了,偶尔出了料子,也是废料。

    可是,她的玉佛却是百分百的鉴定率,而且优劣价值一清二楚。

    那七块巨石,六块都是废料,但有一块里面暗含翠玉,是个巨无霸。

    只是,她有些担心金老板能不能吃下,如果能稍微切割一下,把一大半废料切掉,拿走最精华的部分,拖运会方便许多,虽然仍然巨大,但随便一辆卡车都可以拖走了。

    如果一旦走漏风声,被军方发觉,货物损失是小事,性命堪忧啊。

    没想到,这里真有一尊巨无霸。

    她的话其实不是说给金老板听的,是说给陪同来此的矿主的马仔听的。

    “金老板,咱们还是到交易市场再看看情况吧。这矿区显然就是废弃已久,即便有这几堆新料,但凡真要有好料,他们也早就运走了。”

    矿主的马仔显然焦急了,“金老板,你这鉴定师如此年轻,可能经验不够,您还是选一些吧,要不然,我也不好做人。上一次,真有人挑到了一块上佳的翠玉。”

    哦,原来,这马仔就是金老板的眼线啊。

    解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金老板显然心情不够愉悦,“那你随便挑几十块,来了一次,总不能两手空空。”

    解方连忙道:“这里原石虽然便宜,可是,几十块的重量也不轻,我可不能让您浪费冤枉钱。”

    最后,在矿主马仔的苦求中,解方随意的把她看好的几十块原石指给了抬石头的师傅们看。

    沈一鸣一路都没有出声,他对翡翠有过钻研,但对原石并不太懂,他也赞同解方的说辞,这里并没有能开出翡翠的原石。

    货物上车后。

    矿主马仔又再次介绍了那七块巨石,“这几块和上次出绿的原石是一个地方发现的,应该有绿,可是,体积太大,重量方面不占优势,所以至今还没被挑走。”

    解方装模作样的仔细查看了一番,嗤笑了一声,“如果只是普通的石块呢?这么大的赌石,开不出来,血本无归,开出来了,军方不会派人来拦截?”

    “金老板,咱们还是去赌石交易市场看看,总能捡漏,这里,完全是亏血本的地界。”

    金老板有点迟疑,“真的都没有?”

    解方笑了笑,“如果雕刻石狮子,还是挺有硬度的,能历经千年风雨屹立不倒。”

    “好吧,去交易市场看看去!”金老板很显然有点恋恋不舍,但还是不打算话费巨资买一块无用的巨石。

    那马仔心里清楚,这七块巨石,其实根本没有绿,老大都派了三拨人来鉴定过了,能收回所有成本费就打算处理了。

    他给矿主打电话联系后,“要不,金老板,你适当给点,都拖走。”

    解方见有门,只是笑了笑,“我觉得金老板的那套海滨别墅门前,真还欠缺一对威武的石狮子镇宅,可以切割一部分带回去。”

    “啊?”金老板有点疑惑,摸不准解方打什么哑谜。

    沈一鸣笑道:“随便挑两块石头回去,也可以说是赌石做的石狮子,里面藏着绿,金老板的宅子将来卖掉也可以增值!”

    “哦,这样啊!”金老板似乎有点明白了,点了点头。

    解方冲沈一鸣伸出了大拇指。

    于是,解方从挑好的那块巨石当中切割了含有绿的那一部分,又从另一块巨石中切割了同等大小的一块,刚好可以做两只大石狮子。

    后来,到赌石交易市场,解方意外淘到了十几块好料。

    这一趟生意下来,金老板账户里又多了好几个亿。

    解方知道自己还没有聘请雇佣兵的实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金老板赚的盆满钵满。

    当然,她也是大赚了一笔。

    沈一鸣暗自想,自己家的公司还要上一个新台阶,否则,养不起这样的女富豪啊。

    沈家和何家相比,差了不是一个两个档次。

    但是,他并不气馁。

    何以城的老爸何时元只是个普通的大学教授,但是,何以城的老爸何奈却是赫赫有名的将军,而他奶奶李菲雅更是总统的亲姑姑,一手创建了菲奈尔跨国集团。

    何以城背后,就是菲奈尔集团,据说,他已经掌权。

    ……

    何家。

    李芸知道自己总是胡思乱想,精神时好时坏。

    她看着得了白血病的二女儿,总是回想起自己的大女儿。

    她自己的命苦,自己的两个女儿竟然也是。

    原本以为二女儿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人生,却得了这样的病,关键是,骨髓配型,还没有找到一个配型成功的捐献者。

    她又想起来过去,回想起生下大女儿的点点滴滴。

    那些画面如此清晰。

    二女儿住院的医院,忽然又换成了她生下大女儿的医院。

    ……

    正月初八,湖湘郡武陵市第四人民医院妇产科。13号病床上,盖着床厚被子小心翼翼地侧卧着的年轻女人,肚子高高拱起,全身都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没有化妆的脸庞,她的五官格外精致,但脸色明显有些苍白,略显憔悴。女人有些失神的望向窗外,天快黑了,窗外几乎望不见什么,只有几个建筑物黑沉沉的模糊阴影,也看不大清楚。

    这些模糊而冰冷的灰黑阴影,在13床女人的脑海里,瞬间变成了另外一番模样……

    “小芸,你的手怎么这样冰凉?赶紧放到我心窝上暖暖。”

    解无忌不容分说就抓着她的手,塞进了衣服里面,果然很暖……

    “小芸,我来背你,赶紧上来。”

    一眼难以望到头的石梯上,解无忌弯下腰来,身子往下蹲……

    “小芸,这是你爱吃的鱼头炖豆腐,尝尝有没有谭鱼头的味道。来,先喝点汤。”

    解无忌一只手将一碗炖得雪白的汤推到她面前,另一只手递来筷子……

    ……

    靠窗更近一些的12号病床上,靠着枕头坐着的女人,侧过头来,隔着被子,扫了一眼13床那女人的肚子,随即热切地打着招呼:“李芸,你这预产期是不是已经到了呀?你男人今天会来看你吗?我男人说今天一定来,也不知道真的假的……哎,陈景!我这刚说到你,你就来了啊,你特么是曹操呀!”

    刚好推门进来,叫做陈景的男人,一脸很憨厚腼腆的模样,只是冲12床笑了笑,一手拿着一大束玫瑰花,一手拿着一个极为漂亮的瓷花瓶,他快速扫了13床李芸一眼,随之收回视线,将手中的玫瑰花插好,放在床头的柜子上,替12床女人仔细拢了拢被子,这才拉着她的左手,神色郑重地说道:“老婆!节日快乐!我爱你!很爱你!”

    12床的女人脸上立刻溢满欢愉幸福的笑容,眼角的鱼尾纹也随之漾了出来。但是,她很快就变了脸色,一脸怒意。如果不是右手正打着点滴,她定要拿手重重的拍几下眼前的男人,她的左手挣脱了几下,见挣脱不掉,一边狠狠瞪着自家男人,一边骂道:“爱我?你爱个屁啊!如果今天不是2月14号情人节,你是不是压根不打算回来看我?好你个没良心的,我这只剩两个月就要生了,你连过年都不回来,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