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26章 剑鸣(存稿丢失,屋漏偏逢连夜雨,27号直接看大结局)
    (未能签约,存稿丢失,屋漏偏逢连夜雨,以下剧情不用看了,越看会越失望,27号直接看大结局……)

    解方:我明明是赴别人的宴,才戴了这个发夹好吧。

    而且,我只是随手抓了个发夹戴而已!

    我哪知道会遇见你,特么的,我是特意戴给你看的吗?

    沈一鸣,你这个人剑合一的……

    终于反应过来后,解方简直无力吐槽。

    定情信物?那不是小时候交换的生日礼物和过年过节的礼物吗?

    他过生日,她送礼。

    她过生日,他送礼。

    过年过节,自然也互相送礼物。

    又是同学,又是师兄妹,又是死党铁哥们,互送礼物不是很正常吗?

    两个小学生,什么都不懂,但生日啊过年过节啊互相送点礼物,是很平常的事。

    又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互相送礼物!而是一块儿玩的,大家都互相送了!

    她曾经送给沈一鸣哪些东西,自己都忘记了,反正基本都不是一样的东西。

    但是,沈一鸣每次都送发夹。

    小学五年级,他第一次给她送礼物,就是送的水晶发夹,以后,每一次送她的礼物都是水晶发夹。

    她头上现在戴的这个发夹,难道就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送的第一个发夹?

    她以前一直剃着平头,他却每次都送她毫无用处的发夹。

    第一次送她发夹,她只记得那时候很气愤,认为他是故意羞辱她,要和他绝交。

    但是,沈一鸣却解释,“知道你喜欢长头发,你一定会蓄长头发的,到时候不就可以用了?看着亮晶晶的发夹,不就是看着一头长发吗?以后,我会送你一堆发夹,你将来自己不用买了。”

    唉,一块儿玩的那些人里面,竟然只有沈一鸣知道自己喜欢长发长裙。

    于是,她被说服了,特意买了一个贵重的盒子收着,后来收到的发夹,都扔进这个盒子了,她哪还记得哪个发夹是他送的第一个啊。

    沈一鸣说,“不送发夹,就只能送裙子了,你现在不穿,以后又穿不了。岂不浪费了?但是发夹可以放很多年。”

    好吧,她愉快地接受了沈一鸣多年不变的送发夹的习惯。

    可是,N年以前送的发夹,什么时候成了定情信物了?

    特么的,他竟然把小学五年级送的礼物,说成了定情信物。

    啊啊啊啊……

    人剑合一的剑鸣!

    最后,解方愤愤不平地回宿舍收拾了行李。

    脱下裙装,换好出门的衣服,刚走出女生宿舍没多久,发现沈一鸣已经拖着行李箱等在了路上。

    沈一鸣赶紧把解方的行李接了过来,“我的初吻没有了,你得负责!”

    解方:……这不是我的台词吗?

    哦,也不是……我不要你负责!

    解方没说出口,但心里有点不适应。

    找个男朋友?

    她要找个男朋友吗?

    她真没想过啊!

    真是一件伤脑筋又特别奇怪的事情。

    “将来有了喜欢的人,一定会蓄长发,就带着它给男朋友看!”

    她以前说过这话吗?

    她不是应该说,蓄长发,穿裙子,做个美丽快乐的小公主?

    她以前说过要找男朋友?

    完全不可能吧!

    她能干男人的活儿,比男人干得还好,她真的需要找男人吗?

    奶奶的教训还够深刻吗?

    她口中的奶奶,正是阳光孤儿院的院长李英,前夫是赵庭坚。

    李英和赵庭坚都是孤儿。

    李英在婚前体检中查出患不孕症,但彼时的暖男赵庭坚得知后,并不在意,表示生活富裕后,就建一家孤儿院,抚养孤儿,当成自己的儿女也是一样的。

    二人结婚后,勤劳打拼,成为中国最早富裕的一批人之一,夫妻俩一直很恩爱,孤儿院也顺利建成。

    但赵庭坚在一次应酬时,被心机女王艳设计,王艳顺利怀孕,王艳觊觎赵庭坚的财富,一直隐忍不声张,在双胞胎儿女生下后,找到赵庭坚做亲子鉴定,赵庭坚原本只想给抚养费,但善良的李英却不愿赵庭坚的儿女重蹈夫妻二人孤苦的覆辙,主动提出离婚。

    赵庭坚因为自己从小是孤儿,不愿子女也如此,一番思想斗争后,同意离婚,表示会一直照顾李英和孤儿院的孤儿们。

    但后来,赵庭坚再婚后,一边是懂事可爱的亲生儿女,一边是心机女王艳的温柔小意,外加屡次陷害设计李英,令赵庭坚和李英,这一对原本无比恩爱的模范夫妻,终于成为曾经最熟悉的陌路人。

    李英如今一个人孤独的守着她的孤儿院……

    ……

    就在解方纠结究竟要不要找个男朋友之时,沈一鸣内心里已经愉悦的开始歌唱了。

    这一世,和上一世,显然是不同的!

    上一世,他根本没有机会陪她赴马超的邀约宴,没有机会陪她去缅甸。

    更没有机会,吻她!

    这个小迷糊,在感情上,还是和上一世一样迷糊。

    上一世,她迷迷糊糊嫁了人,怀了孕,还……

    上一世,那个人送了一个水晶发夹给她,她明面上不显,竟然暗暗欢喜得不得了,还在他面前炫耀。

    于是,这一世,他从小送了她一堆发夹。

    可是,也没见她欣喜啊。

    哦,他送发夹的时候,她还总是剃着平头,没有足够长的头发可以使用。

    等她有了足够长的头发,可以用了,她早忘记送发夹的人了。

    现在,那个人终于还是在相同的时间点,又来了。

    他不会让她重蹈覆辙。

    上一世,过了很久,他才明白:原来,他竟然会如此在意她。

    不知道缘起何时,或许,真的是从她救了他的那一刻开始?

    上一世,他曾去看过她。

    那么欢快霸气的女孩儿,怎能变得那么消沉郁气?

    甜甜,你不是说,你喜欢甜甜这个小名吗?

    我又回来了,那就一辈子甜下去吧!

    ……

    搭乘出租车前往武陵市桃源机场的一路上,解方有点奇怪的看着沈一鸣。

    她这是莫名其妙的有了一个男朋友?

    书上不是说,男女朋友在一起,会心跳加快,会特别激动兴奋什么的。

    可是,为什么,她什么也没有。

    她看到沈一鸣,和看到自己的左右手,没区别。

    算了,书上也说了,相爱时爱得死去活来,不爱时仇恨冷漠还不及陌生人。

    她有钱有貌,结婚了能过下去就过下去,不能过下去,她也能活得很好。

    沈一鸣他妈,离了他爸不也是一个人带着孩子活得很好?这是一个很好的榜样。沈一鸣除了小时候父母刚离婚时有点忧郁,如今看来也是阳光明朗的学霸,单亲家庭的孩子也不一定过得不好。

    她如果能像沈一鸣他妈一样有钱有公司,即使将来有了孩子,她和孩子也能过得很好。

    何况,与其将来找一个不熟悉的人,还不如找一个知根知底的。

    呸呸呸!

    她怎么能想到结婚生子上去呢?

    绝对被剑鸣洗脑了!

    “喂……沈一鸣!你会不会有你爸血脉遗传下来的对家庭对老婆孩子不负责任的隐性基因?”

    “我受过的苦,肯定不会让自己孩子再一次承受,甜甜,你要相信我!”

    “这还差不多!不过,你爸有前科,你有遗传基因,我还是要警惕一些!”

    沈一鸣忽然反应过来什么,惊喜地笑道:“家庭?老婆?孩子?甜甜,你是不是打算向我求婚了?可我还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解方被气笑了,“你想的美!”

    下一刻,解方忽然又道:“沈一鸣,我们算是青梅竹马吗?”

    沈一鸣望着眼前对恋爱完全懵懂,并求知若渴的纯真女孩,有些无奈,“是啊!”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我怎么不知道?难道是传说中的暗恋?”

    咳咳,这般犀利直白的问话,沈一鸣觉得自己的抗压能力还需要进一步提高。

    好在,不用回答,就被下一个问题翻篇了。

    “我要是没救过你,你肯定不知道我!”

    “早就知道了!侠义道馆就一个剃平头的小师妹,而且,全校就一个剃平头的女生,我们都很好奇,还邀约一起偷偷地跑去观望你。”

    “啊?那时候总有人像观赏动物园里的猴子似的看我,早知道你也是这样的人,就不救你了。”

    “你剃平头,难道不就是给人看的?我也只是顺应你那时候的心意。好在,现在不再是平头哥了!”

    解方不知道是什么脑回路,又把问题绕回来了,“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你就送定情信物,你对小学生也能下手?”

    沈一鸣摸了一把她的长发,苦笑道:“我有那么禽兽吗?我那时候不也是小学五年级?不过,你救了我,也把我这颗心挖走了。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

    解方瘪了瘪嘴,“情话说的不错,不过,有点浮夸,没有真情实感。”

    沈一鸣靠了过来,一把把解方搂了过去。

    “那是你还不太适应听情话!要学着适应当人家的女朋友!”

    解方没有挣扎,心想,我这不是在努力适应吗?

    沈一鸣有点满意,继续教导,“女孩子和男朋友相处,女孩子都是比较娇羞的,时不时会娇笑。”

    解方噗嗤一笑,“娇羞?那是形容古代大家闺秀的吧!偷偷跑去见赶考的书生的千金小姐?你这是被冯教授课堂上的那个游戏影响了?哦不,那本来就是你设计的脚本……”

    “你这不就是娇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合格的女朋友,危险的事,都会交给男朋友去做。去年寒假,你叫了十九师兄和二十三师兄一起去,干嘛不叫我?”

    大一时的寒假,解方自持艺高人胆大,邀约了侠义道馆的两个师兄到缅甸去淘赌石,挑了一批好货,开出了优质翡翠,打算卖掉时,遇到一群持枪抢劫原石的悍匪,两个师兄为了保护她,都受了伤。

    此时,恰好遇到了来淘赌石的大亨金老板,金老板带来的人都是战力强劲的雇佣兵,不仅帮助她解决了麻烦,还把两个师兄安全送回到武陵市最昂贵的私立医院进行救治,住的是最高级的病房。

    金老板留下她,让她鉴定原石,她帮金老板大赚了一笔,自己也小赚了一笔。

    “你那时候,是我男朋友吗?”

    “哦……那现在,你承认我是你男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