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24章 这个靠山很靠谱……我来做自己的靠山!
    木珩笑得腼腆,“我从小就开始收集了,山里的孩子,干这个活儿不算什么!”

    解方摇了摇头,“不是所有太行山长大的孩子都有你这份恒心和毅力,而且,你的眼光很独到。你这一处仓库的存货,就能养活几代山里人了!”

    得,她又不是什么长者高人,借了“千洲大师”的招牌,她真把自己当做奶奶级别的长辈了。

    解方想了想,问道:“以前,崖柏并不热门,你小时候怎么会想到收集这个?”

    木珩面露自豪之色,“好的东西,迟早会发光发热!我家虽然不是祖传的雕刻之家,但我们家族都有收集造型奇特的植物活体和根材木材的习惯,前面的一到八号仓库,就是家族长者和祖先的藏宝仓库。”

    “我自己的仓库只有这一处,都是太行崖柏,我从小就很喜欢它们的造型。”

    解方觉得,家族的传承与底蕴,真的太令人敬佩了!

    木氏一族,实在令人敬服!

    可惜,她自己的家族在哪里呢?

    她很显然只是家族的弃子。

    不过,没关系,她可以成为富一代,成为新家族的开创者,重新留一份家族传承和底蕴,她将会是她这个新家族的开山鼻祖!

    当然,还有一点,那就是靠水吃水,靠山吃山,大自然总会给个生活的靠山。

    太行山,这个靠山很靠谱!

    她没有靠山,没有关系,她自己做自己的靠山!

    将来,她做自己这个新家族的靠山!

    解方的手指在空中画了一圈优美的弧线,指了指洞中琳琅满目的崖柏藏品,问道:“你是怎样想的?你要如何安排它们?”

    这才开始谈及此行的关键目的。

    木珩想了想,说道:“我们家族并没有人来打理这些东西。年复一年的积累着,虽然是一种家族传承,但并没有开发出它们应有的光华。我想,让更多人欣赏到它们的价值!”

    解方连连点头,“你的想法是对的,这些都是令世人瞩目的精品瑰宝,不应该继续在深山中沉睡!你的具体打算是什么?”

    看来,这是一个很有头脑的原料土著。

    她想花低价买到手,并不容易。

    以前,她曾经在不识货的原料土著家的柴禾堆里,翻出好几个上千年的太行崖柏,人家二话没说,直接送给了她。

    她觉得不好意思,给人家补买了一堆并不值钱的礼物。

    结果,人家全家都对她感恩戴德。

    而那些根材,打上“千洲大师”的烙印后,拍卖行一件根雕的价格都在百万以上……

    唉,出来混,总会遇见几个硬茬!

    识货懂行的原料土著太讨厌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又想起了那只叼走了玉璜的乌鸦——深入研究过古玉的何以城。

    要不是怕他记名字,她也不用一晚不睡觉,连夜跑到这个山旮旯里来。

    不过,这次没亏!

    这么多上好的根材,她实在眼红的很!

    没想到,木珩主动开口说道:“我知道你是千洲大师的高徒,是过来替千洲大师收集合适的根材。不知道,这些能不能入千洲大师的眼?”

    当然!

    岂止是入眼,简直是眼红啊。

    新一代千洲大师就在你眼前呢!

    千洲大师,只是一个品牌效应,今后,会世世代代永流传。

    莫非,这人是冲着千洲大师的名号来的?

    合作分成?

    可以考虑,不过,要压价!

    压价!

    压到不能再压为止!

    “我实话实说啊,这些根材呢,我个人觉得真的都很好。可是,千洲大师的创作是很挑剔的,我先拍一些图片发给她吧!”

    嗯,先晾着。

    别以为我真的很需要。

    我只是势在必得!

    “好的!你拍吧!”

    木珩很是殷勤。

    嗯,很有诚意的样子。

    “我是想和千洲大师长期合作,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

    你当然有哇!

    只要价格低廉,一切好说。

    “我可以给千洲大师长期免费供货……我……我想……”

    木珩忽然有些腼腆了,一副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样子。

    免费供货?

    长期?

    长期免费供货?

    一切都好说呀!

    你有什么想法,一定全部满足你啊!

    解方有些着急了,你到底想干嘛?快点说,一定满足你啊!

    哦,不对,应该是:

    金主大爷!您慢点想呗……只要您想得到,咱们都能满足您。

    于是,解方一脸鼓励的微笑,温柔而静谧。

    木珩不仅脸红了,还伸手擦了擦额头冒出的汗珠。

    唉,他还真觉得,即将说出口的想法有点可耻。

    “你有什么想法,都说出来,千洲大师为人很亲和的。”

    解方再次微笑着鼓励道。

    “我想跟随千洲大师学习雕刻手艺,然后试着创出自己的品牌……”

    木珩觉得,他这是赤裸裸的偷师学艺,然后背弃师门自立门户,肯定会受到唾弃。

    因为,太行山脉的老手艺人很多,雕刻大师也为数众多,但是,大都不愿意收外人为徒,都是自己家族传承下来的,真正的绝活自然只传给自家人。

    木珩正踌躇间,却听见了一个好消息。

    “你的想法很好呀!我觉得千洲大师一定会支持你!千洲大师并没有自己的子女,她的手艺,本来就想传给有天分又爱好雕刻工艺的后人。”

    解方舒了一口气,原来这真是一个实诚孩子。

    别人当学徒,哪会还没成功之前,就说了今后要自立门户的讨人嫌的话。

    于是,两个年轻人,在高仁一脸震惊的注视下,完成了细节商讨。

    高仁的内心活动:一本万利算什么!这是无本万万利!这么多崖柏,竟然还只是众多的仓库之一……

    其实,二人也没什么好商定的,无非就是何时拜师学艺,今天带走哪些崖柏,以后如何供货……

    解方只能无奈地感叹,他们三个带不了多少走,直升机装不了多少,当然,这里以后会是源源不断地根材供应地……

    在离开之前,解方体验了一把骑雕飞翔的神奇感觉。

    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帅气。

    比骑马更难受,风刮在脸上,有点疼。

    她都没空欣赏山景,也没空凌空耍帅,就只顾着埋头保护她的脸,只怪她的脸太娇嫩,而且脸皮太薄。

    还不如翼装飞行来得舒服。

    不过,在如此显耀的山里进行翼装飞行,她还是觉得生命诚可贵,往后更逍遥。

    她了不愿为了一时兴起,而葬送更多时日的美好享受。

    她很享受生命的每一天!享受赚钱的每一天!

    此次太行之行,实在不虚此行。

    收获满满,而且可持续发展。

    一路顺风顺水,返程依山傍水。

    嗯,还是待在有防护罩的直升机里面欣赏山川,那山川才更美。

    即使要体验一把凌空飞翔的感觉,同样待在更舒适的地方更靠谱。

    靠山,保护伞,一样不可少啊。

    这是她此行最大的感受。

    周五中午,她赶回了学校外面租的房子,在木珩的协助下简单处理了一下根材,又马不停蹄地赶回阳光孤儿院。

    是的,木珩跟着她一起来了武陵市。

    小伙子求技若渴。

    李英瞧了瞧木珩,很年轻帅气的小伙子,眉眼间有一股子灵气,当然,也有一种淳朴的气息。

    正疑惑,解方大方地做了介绍,“这是太行山来的木珩,咱们的崖柏供货商。”

    木珩赶紧向敬仰已久的千洲大师鞠躬问好,礼仪周到,很有古代书香世家的味道。

    木珩暂时住在孤儿院,和李英学习根雕。

    解方则偷偷溜回了宿舍躺着休息。

    等同宿舍的四姐妹下课回来,解方正好从睡梦中醒来,穿着睡衣,敷着面膜,伸着懒腰从卧室里走出来。

    “解方,你这是几晚没睡了?”

    “不会是两晚没睡吧?”

    解方翻了个白眼,“搬砖搬累了,不行吗?”

    “搬砖?金砖啊?又赚了?”杨潇潇赶紧追问道。

    张晓琴连忙眨着星星眼,“是不是再请一顿?”

    解方躺在沙发上,“今晚这顿不吃了?”

    “当然要吃!这是和超神在春天里的约会,不辜负桃花,也不能辜负美食。”

    张晓琴答得最干脆。

    “那不就得了,多吃点!这都是老娘我累死累活四处搬砖赚来的一点民工费,你们这群吃货宝宝,下次跟我一起去搬砖,大概就知道粒粒皆辛苦的道理了。”

    “切……你就嘚瑟吧!”

    杨潇潇也翻了个白眼。

    其余三位亦做此动作,且皆动作整齐划一。

    解方等面膜敷够了时间,便换了身裙装。

    她没有外出活动时,每天都有美美的裙装可穿,暂时还没穿腻味。

    她从两耳后各编了一个小发辫,在长发中间位置简单地夹了一个施华洛世奇小水晶发夹。

    “解方,你怎么越来越有种东方古典美人的气质了?”

    张晓琴率先注意到解方新编的发辫。

    而杨潇潇则关注了施华洛世奇小水晶发夹,造型很特别,她以前从没见过这一款发夹。

    “解方,你的水晶发夹也太多了吧……”

    贝萱萱笑着说,“我觉得解方应该只留一头干练的短发,很有女总裁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