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23章 跨越三千年的悬崖奇缘际会
    第二天,星期四。

    解方顺利到达太行山深处某一处隐秘的猎户家里。

    猎户家里有四口人,祖孙三代男性,外加一个四十岁左右很漂亮的女主人。

    这一家四口住在一个看起来很古老的城堡式四合院木楼里。

    为什么说看起来有点像城堡呢,因为四合院木楼的规模并不小,有点古代少数民族土司住的宫殿式木楼阁的既视感。

    解方很奇怪,怎么这个古香古色的木楼没有保护起来呢?

    像这样的古韵楼阁,不都是作为文物保护起来,或者作为景区开发出来吗?

    怎么会连条通往外界的路都没有?

    完全与世隔绝!

    这家人住的地方,非常开阔,房子周围的活动空间很大,但周围以及房子上空遍布高大的林木,远望或者从空中俯视,根本望不到任何房子的影子。

    向四周延伸三到五公里左右,四面都是悬崖峭壁。

    这房子,位于一座岩崖山峰的峰巅树林之中。

    有点仙侠世界古老宗门的选址之地的感觉。

    这家人如果要下山,必须要系绳索或者爬软梯下去。

    好在,这家的年轻猎人使用了手机,指引他们的直升机停在了这座山峰一个开阔的平台上。

    发现陈化料太行崖柏的猎人,就是这家最年轻的猎人,真的很年轻,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样子。

    解方觉得,看年龄大约就是一个高中生吧。

    经过愉快地聚餐攀谈,解方和这家人很快就熟识了。

    “木珩,你高中还没毕业吧?”

    木珩,就是这家最年轻的猎人。

    从木家出来,解方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其实,她还想问,这孩子大约没进过学校读书吧。

    每天攀爬悬崖,在山路上奔行半日才能到学校吧。

    其实,还不一定能到学校,这周围看着都是荒莽的山林,很原始落后的感觉。

    “我大学毕业一年了!”

    “啊?你已经大学毕业了?不会吧?你多大了?”

    解方庆幸自己没有直接问人家是不是没上过学。

    人家不仅不是文盲,还是大学毕业生。

    哎,大学毕业生……会不会是很精明的那种,价格不知道能不能谈下来呢。

    “我23岁了!”

    竟然比她还大?

    不过,是个老实孩子啊!她喜欢。

    不是说,年龄都是保密的吗?

    能快速交代年龄的,大约奸猾之辈不多。

    猎人的文化水平,真的大大提高了!

    大学生猎人!

    如果放在网上,是一个很不错的炒作素材。

    三人上了直升机。

    木珩说,他的秘密仓库不在这座山峰,要到另外一座山峰那里搬货。

    解方自己挖根材,当然更便宜,但是,耗时间。

    不仅寻找耗时间,找到以后,挖出来也很艰难,因为好的陈化料,都是长在绝壁之间,必须吊绳子爬软梯,很不好挖出来。

    花费的,不仅是时间,还有……和死神零距离接触的人生体验券。

    最近,她愈发觉得自己的时间,真的很宝贵。

    以前,没有别的生财之道,自然要老老实实地自己去山里甚至悬崖峭壁,去寻找挖掘根材。

    现在,敛财的途径,不再单一的局限于根雕了。

    所以,如果能以较为合理的价格买到自己满意的根材,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咦?那个洞好大啊!”

    解方惊奇地看到,一座悬崖峭壁的中段偏顶峰一些的位置,有一个大洞,很像过去武侠小说中,跳崖情节里必有的,藏有神秘宝藏或者有一番奇遇的那种山洞。

    不过,这个洞,顶多让跳崖者看看而已,完全没有站脚或者掉进洞里的可能。

    “好大一只巨鸟!莫非成精了?”

    解方看到那洞里忽然飞出一只巨鸟,比鸵鸟都大!

    “不好!那只鸟是不是要袭击我们?”

    巨鸟来势汹汹,解方和高仁都紧张起来。

    高仁紧握方向盘的手……有点微微的抖。

    木珩拿出一只陶埙,埙声并不悠扬,很是低沉,几乎被直升机的噪鸣声完全掩盖。

    怪异的是,那只巨鸟似乎对陶埙的声音极为熟悉。

    巨鸟飞行的速度明显减缓,冲过来后,只是很友善的和直升机并列而飞。

    “这是鸯鸯,她很温柔的!”

    木珩微笑着向巨鸟挥了挥手,那只巨鸟似乎接收到了指示一般,掉转头朝洞里飞去。

    “我们木家每代人都有自己的鸳鸳和鸯鸯,它们都很通人性,不会胡乱攻击人。刚才,它是误以为你们劫持了我。”

    “啊?鸳鸯鸟吗?难道,还有一只巨鸟?”

    “是啊!它们的宝宝已经出生了。最优秀的宝宝,会成为下一代的鸳鸳和鸯鸯。”

    “这就是传说中的——只羡鸳鸯不羡仙?”

    “这可不是鸳鸯……这是……巨雕?”

    “是啊!”

    神雕侠侣啊!

    原来,神雕竟然不是虚构的。

    解方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上学,不会是骑雕去的吧?”

    木珩又自豪的一笑,“当然!”

    这是一个玄幻的世界吗?

    这世界竟然如此离奇!

    解方马上在脑子里进行了画面脑补,意气风发的少年,骑雕而行,引来万众瞩目,挥手惊叫的艳羡声不绝于耳。

    她的眼界和见识太狭窄了!

    她的思维太狭窄了!

    她竟然以为人家会因为上学路途艰难,而没有上学,甚至没有文化。

    唉,没有文化的,竟然是她自己。

    古代的成吉思汗还识弯弓射大雕,她连大雕究竟如何大如何骑都不知道。

    木珩似乎发现了解方和高仁的疑惑,怕他们想歪了,连忙解释道:“我会在隐蔽的地方提前下来,不会让别人看见鸳鸳和鸯鸯。希望你们能替鸳鸳和鸯鸯保密,我不希望它们被人过度关注。谢谢!”

    “嗯嗯!这你绝对可以放心!”高仁拍着胸脯表示,他绝对是个靠谱的保密者。

    “放心!我们俩都是侠义道馆出来的,信誉有保障!”

    “侠义道馆?全国最知名的国术传承武馆?我听说过,那我很放心!”

    没想到,侠义道馆的招牌如此好用。

    不过,解方好想看到骑雕漫游太行山的壮观景象啊!

    当然,这纯属奢望和幻想。

    那鸟,看起来对陌生人并不亲近,陌生人骑它,它大约会暴走……

    哦,暴飞……

    或者,直接让陌生人报废……

    “九号仓库快到了,就到下面那个空旷的地方停下来。”

    这座山峰,比木家所在的山峰,显然更有气势一些。表面积大得多,是一座面积宽广的大山,目测纵横皆不下十公里。

    下了直升飞机,又走了大约二十分钟,来到了一个洞口两米见方的山洞前。

    山洞入口极为隐蔽。

    如果不是木珩介绍,解方和高仁完全想不到这是山洞的入口,因为有层层叠叠的藤萝掩盖住了洞口。

    洞口不大,但是里面却越走越宽阔,而且有亮光从旁边射进来。

    显得格外通透。

    能将洞内的情形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哪里来的亮光?

    解方很好奇,走到了亮光射进来的地方。

    和窗户的功能是一样的,大约就是窗洞吧。

    每一个窗洞并不大。

    不过,还能把头探出去。

    吓!

    万丈深渊啊……

    原来,这是开在绝壁上的窗户!

    而且,开了很多扇窗户,确保洞内光线够用。

    有创意!

    这显然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是人为开凿的窗洞。

    但是,看痕迹,绝对不是近现代的事。

    古代的人干的?

    难道,是长期居住在此?

    山洞并不罕见,但是山洞里面不借助照明设备而是借助天光,足够明亮的,却很少见。

    或许,这里曾居住了一个族群?

    当然,这并不是解方关注的重点。

    解方关注的重点是什么?

    重点是……鼻尖嗅到的悠远醇厚的淡香!

    重点是……可以清楚看见的,洞内的那些东西!

    那些分类别摆放整齐的正宗太行崖柏……

    每一个都形状奇特扭曲,龙盘凤舞,油润有光泽,纹路清晰!

    看得解方的眼睛都直了!

    这……

    这么多?

    据说,这还只是其中一个仓库!

    几号来着?

    九号仓库!

    她好想搬空它们!

    从来不喊天呼地,少年时代就老成持重的解方,也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忍不住惊叹:“天哪!”

    全部是陈化料!

    而且,有不少是极品陈化料!

    初步目测,是三千年以上的陈化料!

    三千年以上风霜雨雪的拍打!

    三千年以上与风霜雨雪不懈抗争的硕果!

    木珩,真不是猎人啊!

    是个大土豪!

    是个有文化的土豪猎人!

    谁说猎人就一定得靠打猎生活呢?

    看看人家的脑子!

    活泛!灵泛!

    有一处,还有一些崖柏雕件成品。

    都是仿古自然法的手法,不事雕琢,自然天成。

    木珩见解方的目光移到了自己随意弄了几下的东西上,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懂得雕刻,只是随意搭配了一下而已。”

    解方不吝赞道:“你太谦虚了!我觉得很好!崖柏根雕原本就是以原料的天然姿态为主,辅助性的修饰,只是为了凸显它的特色,你做的真的很好!选材、立意、去皮、裁剪、雕琢、打磨、抛光,这些工序都很完美,构思很巧妙,很有才气和灵性!”

    解方仔细看了看,回过头来,看着木珩,“崖柏本身生长不易,而且在悬崖峭壁中取材特别特别艰难,你怎么能收集到这么多罕见的好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