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22章 最近的行程太紧……这下真的有点忙了
    他的父亲,是入赘沈家的女婿。

    可是,他父亲竟然在拥有一家属于他自己的独立公司之后,抛妻弃子,彻底加入龙凤胎儿女家庭。

    而沈一鸣的母亲,对他父亲的过往,和这么多年来的暗度陈仓,竟然全然不知。

    他父母结婚三年后,才有了他这个独子。

    也就是说,他父亲在和她母亲刚结婚没多久,就让别的女人怀了孕,还生了对龙凤胎孩子,比他还大了一岁。

    沈家的家族企业,一直是他父亲在全权负责,他母亲则只是担任财务总监。

    没想到,他那家境贫寒的父亲,竟然还有能力在母亲的眼皮子底下,创建自己的公司,其实也是个厉害人物了。

    这是上大学后,已经开始接手家族企业的沈一鸣告诉她的。

    小时候的沈一鸣,是个忧郁王子,他只沉醉在自己的忧伤中,自然没有时间想这些问题,也没有能力想这些问题。

    等到逐渐成年,他终于想明白了,人也就豁然开朗。

    虽然依旧是一副不太爱搭理人的样子,但他不再忧郁迷茫,而是坚定了人生目标,守护好家族产业,珍惜身边之人,人的气质也变得明朗阳光……

    ……

    窗外,夕阳绚丽,几株桃花上流动着沉寂的墨彩。

    解方站在客厅里,思绪回转,凝望那几株老桃树。

    老桃树岿然屹立,静谧而安宁,鲜亮的灼灼桃华,醉漫的落英缤纷,皆悄然静默着。

    满眼都是素淡的流曳灼华之花,鼻尖偶尔能嗅到几缕若有若无的盈郁润泽的窈窕芳香。

    落日的最后一缕余晖,尽情挥洒在老桃树上,在某一瓣落英飘落的一刹那,所有光芒都隐入暗云里,广袤的天幕,一片枯黧。

    暗沉的云霞里,晕染出层层叠叠深浅不一的黧红,随意乱缀其间的一点嫣红,诡异而妖娆,如同逆光处一串早熟的樱桃。

    或许,她就是那一串早熟的樱桃中,成熟得最明显的那一颗吧。

    解方无奈的自嘲道。

    “冯教授说,专家们已经提前来了,你下周要带好换洗衣物。切记,不能迟到早退旷班。”

    何以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解方身边。

    因为二人原本就靠的太近,何以城又故意凑近,他说话的呼吸气息几乎喷到了她的耳朵上。

    解方赶紧往边上移动了几步,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

    “下周?这么快?我以为至少是下个月的事情……”

    解方觉得太惊讶了!

    专家们至少要时间筹备准备,怎么会说来马上就来了?

    这黄土山墓葬群,莫非有什么特别之处,暂时还不为世人所知?

    据她所知,前段时间,湖湘郡武陵市黄土山墓葬群里出了一样商朝的青铜鼎,新闻早就报道了!

    不过,商朝的青铜鼎出现在武陵市这个江水流域的三线小城市的旮旯小地方,确实很是奇怪。

    而且,据说是商朝早期的青铜器。

    郡城白沙市宁乡县出土的四羊方尊,都只是商朝晚期的呢,这确实有点难以理解。

    夏商周的统治中心和统治范围,都处于北方的河水流域,能在南方的江水流域发现少量青铜器,本来就不容易。

    发现商朝早期的青铜器,确实属于罕见的考古发掘。

    但是,也没有重大到全国知名专家组团扎营考察发掘的程度。

    “切记,不能迟到早退旷班。我会毫不留情面!”

    何以城又再次重申了一次,便和李英告辞离开了。

    解方心里苦闷极了,有点抓狂的感觉。

    她的事业啊!

    她的钱途啊!

    为什么要葬送在这些对她来说根本无意义的庸碌活动中呢?

    老K又发来消息,说有关于太行崖柏根材的独家最新消息了,是个猎户发现的,量比较大,根雕联盟暂时还没有收到消息,她的行动够快的话,有可能率先拿到货。

    她原本打算这个周末就去一趟,然后再去赌石城走一圈。

    计划果然赶不上变化!

    她有些无奈的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嗯!是我!你能搞到明天一早飞去太行山的直升机线路吗?”

    “当然越早越好!如果有可能,我今晚就想去!哦……那你今晚要给我办好!我等着你回话呢!嗯……嗯……行了,就这样吧,挂了!”

    解方挂了电话,又在502宿舍群里留了言,要寝室长梁芷妍先给她请一天假,说她胃肠不适,明天要去医院做检查,后天继续请假一天,在家休养。

    502宿舍的四个犀利货立刻齐齐发图鄙视她。

    张晓琴发图后,语音询问道:“后天晚上就是周五,你不是要请大神和姐妹们吃饭吗?能赶回来吗?赶不上也行,到时后发账单,微信付款就行!”

    解方语音回道:“放心!绝对会买单!放开了吃就是!而且,估计能赶在周五晚餐前两小时回来。”

    解决了这些琐碎事,解方又拨了一个号码。

    “喂,金老板,您好!因为考虑到,恐怕夜长梦多,这事的确宜早不宜迟,我今天下午特意抽空回孤儿院看望了弟弟妹妹。”

    “所以,咱们周五吃过晚餐就直接动身去缅甸赌石城吧!”

    “嗯……您太客气了!为客户考虑周全是本分,能挤出时间,我当然会尽量挤……不敢当!不敢当!这事还不一定给您办成功呢……好吧,那就这样,您尽快安排……好的,再见!”

    解方有些无奈,最近的行程,真的有点紧,这回,真的有点忙了。

    她回过头来,李雪嘴里正塞着水果,一边塞水果,一边看电视。

    这吃货,成天嘴里不停地吃,也不爱运动,却怎么也肥不起来,始终保持着娇小而匀称的身材。

    吃了那么多好东西,不见肥,不见高,也不知道都吃到哪里去了。

    解方自己,如果只吃不运动,很快就会肥。

    所以,她一直很注意饮食和锻炼。

    “别吃了!赶紧去前面看看弟弟妹妹!你很久没来,估计小家伙们都很想你。”

    “我这不是在等你挂电话吗?大忙人!平头哥,依我看,你简直就是一台疯狂的赚钱机器!你要像我一样,懂得慢慢享受生活!”

    解方笑了笑,“享受生活?难道赚钱不是最好的享受?”

    李雪不屑地撇了撇嘴,“和你这逻辑异于常人的人,说不清楚!”

    解方并未反驳,而是正色问道:“你和奶奶说了吗?”

    “嗯!奶奶也很支持!但她也提醒我要注意防范风险。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奶奶想到的,我还真没想到呢。但凡大事,果然要和奶奶商量。”

    “不错,蛮有头脑!雪方飘落交给你,我很放心!”

    “你还说,你这个甩手掌柜当得振振有词呢。”

    走进前院,孤儿院里,不少孩子吃过晚饭,正在户外玩耍。

    那里有不少健身和娱乐玩耍的设施。

    画面很温馨。

    解方和李雪相视一笑。

    现在很难看到一家如此温馨的孤儿院了。

    阳光孤儿院的硬件和软件设施可以说是全市第一了。

    孤儿们都得到了妥善的照顾。

    即使已经成年,在未找到工作完全独立之前,都可以得到生活扶助补贴。

    成年后有能力回报孤儿院的,大家也会量力而为,尽一分心意。

    比起那些虽然有父有母,但父母离异的的孩子,阳光孤儿院里的孩子,显然要幸福许多。

    “谢谢姐姐们贴补的爱心水果!”

    李卓、李准、李寅、李白、李清照、李莲儿……一下子围过来十几个孩子。

    “好好学习,可不许偷懒!”

    解方的说辞几乎万年不变。

    “要多吃饭,长得更英俊帅气,长得更妩媚动人哟……”

    李雪的说辞也是多年不变,吃货除了说吃,对颜值也是很注重的。

    ……

    从孤儿院出来,解方开车送李雪回她居住的小区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直升机起飞点。

    今晚能搞到飞行线路特批,当然就今晚赶过去。

    事情越早解决,她心里越安定。

    “平头哥,要不你来开?”

    今晚驾驶直升飞机的,是侠义道馆的十七师兄高仁。

    解方微微一笑,“十七师兄,你今天不怕我撞上悬崖了?”

    高仁摸了摸鼻梁,有些尴尬。

    “哪能啊?那次多亏师妹,才化险为夷,我收回当初那句话,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望师妹海涵!”

    ……

    一年前,也是在晚上,二人刚好在同一架直升机上。

    解方说她想练练手,才考的驾照,不想荒废了。

    高仁自然不肯,“万一你撞上悬崖了,怎么办?”

    结果,飞行途中,高仁自己判断失误,差点撞上悬崖。

    解方直接趴在他身上,手动操控飞机在暗夜的一线天峡谷里,几乎是贴壁飞行。

    在一个稍微宽阔点的地方,直冲而上,这才脱离了险境。

    高仁目瞪口呆,从惊魂已定中醒过神来,连连道歉。

    他不禁有些好奇,“你这是开了多久直升机了?这条线路呢?开了多少次了?”

    解方当时也是微微一笑,“两个暑假,一个寒假!这条线路是第一次经过,但是,我研究这条线路,有两个多小时了,这里的每一处复杂险峻之地,都已经刻在我脑子里了。”

    就这样?

    这样也行?

    特么的,他开了六年直升机,飞了这条线路不下三十次。

    竟然比不过眼前纸上谈兵的小萌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