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21章 她背上写着“黑锅在此!”
    解方一边解释,一边往地势最为平坦的那块地方退。

    难怪小巷里的人有点少,她还以为是下暴雨的原因。

    显然,这是精心计算过她的脚程和雨停的时机。

    这伙人里,有人很有头脑!不容小觑!

    能拖延,就尽量拖延呗!

    一向话少的她,只好勉为其难的开启话唠模式。

    “我真的没偷!你要不信,我赔给你好了!千万别生气!消消气呀!”

    另外一个女声讥讽的笑声格外刺耳,“我们信你个鬼啊!你要是没偷,怎么会想要赔偿?语莹,别信她!就是她偷的!”

    最早发飙的肖语莹自然是不信的,“你偷别人的东西,也就算了,竟然偷到了我头上!谁借你的胆子?啊?”

    另一个女声赶紧附和道:“她真是胆子不小呢!竟然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之后,还理直气壮地刻上自己的名字!”

    唉,她这万年难遇的招黑招虐招欺遭弃的黑锅体质哟!

    难道,她长得最像背黑锅的?

    她一向老老实实,安安静静,从不多话,从不挑事,从不招谁惹谁,为什么总有那么多讨厌的苍蝇想要叮上她?

    她即使是一颗蛋,也是一颗没有任何缝隙的咸鸭蛋啊……

    不过,解方觉得,眼前这两个女生虽然有点霸道,有点是非不分,但也是蛮可爱的。不像以前那几拨故意找茬的,上来二话不说,直接就阴灿灿地动手了。

    看来,拖延时间有望哟!她心中暗喜,连忙继续耗着时间,语气极坦率极真诚地解释道:“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偷!我发誓!肖语莹同学,你想想,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东西不见的?我偷了以后,有那么多时间刻字吗?手工刻字很耗时间的!那是我自己拿刻刀,一刀一刀刻上去的,不是请路边摊的雕刻师傅用电动工具刻的!我把削笔机拿出来给你看,真的有区别!”

    “啪!啪!啪!”

    “呵!”

    伴随着诡异的鼓掌的声音,一道嗤声忽然响起,打断了解方翻找书包的动作。

    那声音低沉而醇厚,继续道:“语莹,你请大家来,究竟是干嘛的?你忘了?”

    “我当然没忘啊!不就是来教训解方吗?”

    肖语莹似乎这才恍然大悟,“啊?是哦!我干嘛要听她狡辩!她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最喜欢偷别人的东西了,还经常故意把别人的东西砸坏,她一定是心理变态!”

    另外一个女生赶紧附和道:“对!她每次做错事,还嘴硬,死不承认!最讨厌她这样的死变态!”

    解方只是平静的听听,并没有插嘴反驳,手掌捏成拳,暗自活动指关节腕关节肘关节,脚趾脚踝膝盖也在原地开始微微地活动了。

    对方说什么并不重要,她听得多了,根本不当回事。

    可能,她对无比恶毒的语言早就有了超强的免疫力。

    唯愿对方继续磨叽下去!

    给她多争取一些等待救兵的时间。

    其实,她很想帅气地甩给对方一句:“打就打!少废话!”

    只是,她没有足够的底气。

    “不男不女的怪物?”

    解方注意到,说话的声音,正是将肖语莹从偏离主题的骂战,重新拉回到打战正题的声音。

    那种嗓音,是已成年的嗓音,平时听来应该很好听,这时候,却是最难听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也很好辨认。

    一眼望过去,个子最高,五官最打眼的那位,就是声音的主人。

    那人从十几号人的簇拥中走过来。

    解方并没有动,她所处的位置,已经是小巷最平坦的地方。

    而且,她轻举妄动的话,反而很容易被包围起来,那就太不妙了。

    对方人多势众,并没有十分谨慎地将她包围起来,大概是觉得已经势在必得的瓮中捉鳖太无趣了,先逗弄一下这只可怜的鳖吧,于是,留了一个可以蹦跶几下的缺口。

    解方丝毫没有作为一只供人戏耍的鳖的觉悟,依然妄图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挣扎。

    她想趁对方还没有完全警觉之前,伺机开溜。

    那人走到离她只有一米的地方,停住了。

    这个距离,比较安全。

    可是,距离虽然比较安全,个头的差异却很有压迫感和威胁性。那人一米八几的个子以及健壮的身材,完美的碾压了解方不到一米六的个头和较为瘦弱的身材。

    “你就是解方?”

    解方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很老实地回答了,“嗯!”

    “你是个男孩子吧?”

    解方有些惊讶,目光穿越眼前这堵宽阔厚实的人肉墙,望向肖语莹和另外那个女生,只见那两个女生也面露惊诧的神色。

    解方瘪了瘪嘴,依旧很老实地回答:“我是个女生!”

    宽阔厚实的人肉墙显然不太相信,回头望向十米开外的十几号人,“解方,这个人名,竟然是个女生吗?”

    十几号人都齐齐摇头,老大都不知道是个女生,他们怎么知道呢?于是,十几号人望向那两个女生。

    肖语莹也感到很奇怪,“一龙哥,不是你说要我多盯着解方一点吗?你竟然不知道她是个女生吗?不过,她真的很变态,一直剃个平头,穿衣打扮也都是男孩子的款型。如果不看脸,大家都会以为她是个男生!难道,她这种脸型看起来像个男生吗?”

    十几号人和肖语莹旁边的女生都齐齐摇头。

    这张脸,的确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张标准的女生脸。

    仔细看,这张脸还长得挺不错,五官都算精致。

    宽阔厚实的人肉墙忽然对着解方笑了,看着有点诡异,解方的四肢都开始暗暗动起来了,这是身为一个古武练习者应有的警觉。

    “来!过几招!”

    几近切磋的口吻,令全身都高度警戒的解方完全懵逼了。

    这么大的阵仗,如此精准的计算,怎么可能仅仅只是一场单纯的切磋呢?

    动起手来,解方才真正认识到,那人果然也是个古武高手!

    比起二师兄的造诣,似乎只会更高。

    和传闻已久的大师兄相比,恐怕都有的一拼。

    竟然真的只是点到为止?

    有好几次,他都完全可以将她制服!

    可是,却没有!

    真的只是和她过过招?

    “还傻愣着干嘛?赶紧一边打,一边往回撤!我不会追你,可是,我手底下的小兄弟必须来追你!”

    极为细微的声音,忽然在解方耳畔响起。

    解方抬头一看,那人正对着她眨眼。

    真的不是戏弄她这只离群的蠢鳖?

    她一边往小巷那边撤,一边感激地小声回道:“多谢!这番恩情,以后有机会一定会回报!”

    “记住!我叫朱一龙!以后也许会是个明星,我已经签约了,要多多捧场哟!”

    “啊?你是一个武打替身演员?”

    “你觉得,我的这张脸,贴着龙套、替身的标签?”

    “哦!不是!你长得很帅!比那些人都要帅!你肯定会成为一个大明星!我可以叫你大哥吗?”

    “行!他们都叫我龙哥!好了,快到出口了!你可以撒开腿跑了!我要喊人来了……”

    “谢谢龙哥!这份恩情,我一定会还的!”

    解方自然跑得比兔子还要快,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

    身后,是朱一龙大声的呵斥声,“都特么傻愣着干嘛?人都跑了!赶紧给我追!追到了,给我打断她的一条腿!竟敢在老子面前耍诡计!”

    解方:“……”

    她虽然跑远了,可是,还是能够听见声音。

    究竟是谁在耍诡计啊?

    她,再一次无比光荣的成了背黑锅的!

    难道,她背上写着“黑锅在此”?

    她跑路的速度,早就练出来了,而且起点和起跑的时间都有明显的优势,那些人自然没有追上她。

    她还在跑路的过程中,一不小心,救了个即将面临车祸的小男孩。

    那个男孩,和她同岁,同校,但是不同班。

    货车大约是刹车失灵了,司机猛打方向盘,可是,货车还是向路边快速冲过来。

    男孩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心事,完全无视如此大的阵仗,依旧慢吞吞地走着。

    她一个箭步冲过去,拉着那个男孩的手就拼命地往前面跑过去。

    车祸,自然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路边不少行人被撞伤。

    那个男孩,却毫发无伤,被她拉着冲到了安全距离继续往前跑。

    因为,后面的追兵随时可能会赶过来。

    只有跑到侠义道馆,才算真正的安全。

    跑着,跑着,解方发现,和他并排跑着的男孩,竟然也很能跑。

    “谢谢你救了我!谢谢!”男孩边跑边说。

    “你居然没傻透,还会说谢谢?”解方也边跑边说,“好了,你安全了,不用跟着我一起跑了。咱们各回各家!”

    “我没有家了……”

    “啊?你也是孤儿?加入我们阳光孤儿院吧!”

    男孩自然不会跟着解方回孤儿院,他有父有母,只是父母刚刚离异而已。

    他的名字,叫做沈一鸣。

    没错!就是考古系如今的第一男学霸沈一鸣!“冯杀神”的得力干将!

    她和沈一鸣,不仅是小学同学,而且是初中、高中、大学同学。

    那天,沈一鸣告诉她,当时他们学校六年级,成绩很好、长相俊美漂亮很有名气的那对龙凤胎,竟然是他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