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20章 剃平头、不穿裙子的“平头哥”解方
    李英正眼瞧了瞧李雪,神色冷凝,“胡乱瞎嚷嚷什么?一边玩儿去……”

    “我是成年人了,我已经大学毕业创业了,我不是小孩子了啊,奶奶!”

    李雪赶紧表白自己已经成年的身份。

    李英又仔细瞧了她几眼,指了指何以城,这才开口,“我最近雕了个古代仕女,和他很般配。所以,他买了下来。”

    “啊?奶奶,你的手……好了啊?”李雪惊喜地问道。

    “是啊!”李英没好气地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以为好不了了……”

    “瞧你这乌鸦嘴!赶紧吃水果!”解方从洗手间出来,刚好听见李雪询问李英的手,于是,插了个话。

    李英招呼三人吃了晚餐再走。

    于是,解方掌厨,李英帮着打下手。

    李雪原本要来帮忙,被解方一顿嫌弃,只得灰溜溜地出了厨房。

    原本,她打算和何以城闲聊,没料到,何以城去了前面的孤儿院宿舍楼。

    她又想着给何以城当讲解员,可是,忽然想到什么,最终作罢,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

    晚餐做好了,何以城也回来了。

    五菜,一汤,一钵。

    排骨莲子汤,小炒牛肉,大碗花菜,平菇山药,油煎香豆腐,油麦菜。

    钵子菜,是武陵本地的特色,待客基本要有几个钵,今天因为人少,就炖了一个炉子钵,是个土鸡钵。

    土鸡,是巷子里的周神婆送来的,别人感谢她,给她送了两只土鸡,她给李英送了一只。

    晚餐开始,李英率先称赞了解方的好厨艺,“谁要是娶了方丫头,真是好福气!以城,你赶紧尝尝,色香味俱全!”

    何以城看着眼前的食物,只随意夹了几筷子,显得吃相极为优雅。

    他吃了几口之后,吃相依旧优雅,但明显加快了夹菜的速度。

    李雪夹了一筷子油煎香豆腐,也赞道:“平头哥这招牌香豆腐,可以卖一万块!”

    “平头哥?”

    何以城显然有些不解。

    李雪自然欣然解惑,“解方以前,十几年都是剃平头的,绰号‘平头哥’,我们这些同一批长大的孩子,都叫习惯了。”

    何以城于是仔细地望了望解方,五官精致,肤白水润,面容娇媚,长发及腰,女性特征极为明显,是娇美型美女。

    他真的很难想象,顶着这样一张脸,却着十分违和的剃平头,会是什么样子。

    而且,竟然会在十几年里一直剃平头。

    他陷入了自己的思索中……

    解方最先放下筷子,她道了一声大家慢用,就离开餐厅,走到客厅的窗户边站着了。

    窗外,夕阳绚丽,几株桃花上流动着沉寂的墨彩。

    而她,则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

    关于那个过去的“平头哥”的回忆。

    其实,每次经过孤儿院门前的几条巷子,她都会不由自主地回忆过往……

    ……

    “雪儿,小心点!”

    解方的左右肩膀上各挂着一个大书包,一手撑伞,一手敏捷地扶住了身材娇小的李雪。

    刚才,可以说是有惊无险!

    李雪差一点就跌进脚旁边的凹凼里去了。

    解方初步判断,雪儿如果真的跌进去了,骨折或者掉颗牙什么的,都有可能。

    无数车辆常年碾压,这条狭窄的小巷,很多地方都是坑坑洼洼的。小巷中段,有一个中型菜市场,来往的车辆实在太多,去年修补好之后,没过多久,又恢复了原样。

    刚下过一场暴雨,大大小小的凹凼里,积满了污水。

    此时雨势已经明显减弱,但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停。

    “平头哥!我的裙子和袜子都脏了!”

    李雪将有些凌乱的过肩长发重新理了理,娇嗲的声音里,带了一丝明显的哭腔,更让人心疼。

    解方将雪儿掉落在地的伞拾了起来,递给她,心疼之余,又有点莫名其妙的烦躁,都怪这折腾人的鬼天气!

    她仔细看了看,雪儿的齐膝白袜上,靠近左腿脚踝处果然有两处醒目的污渍。

    略高于膝盖的短裙,因为是色彩偏暗的多色格子裙,实在看不出来污渍究竟在哪里。

    李雪见解方还在努力寻找,赶紧指点着裙子的某一处,带着哭腔的娇娇弱弱的声音继续响起来,“就是这里啦!”

    解方看了看雪儿指的那个地方,果然有一只小蚂蚁大小的污渍。她不由得皱了皱眉,习惯性地挠了挠右耳上方超短的头发丝。

    上周新剃的平头,有点扎手,她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尽管已经剃平头好几年了,她还是很不习惯。

    为了与唬人的绰号——“平头哥”的形象相匹配,她也是拼了!

    更小的时候,她偶然看到号称“世界上最无所畏惧的动物”蜜獾的介绍,它生存力强,能捕食剧毒蛇,常跟随善于发现蜂巢但不能捣毁蜂巢的响蜜鴷,用利爪捣毁蜂巢,分享蜂蜜,而其厚密粗糙的皮毛可以抵御蜂群的攻击。

    她很佩服蜜獾,蜜獾又叫“平头哥”,所以她给自己起了“平头哥”的绰号。

    可是,她一直以来真的只喜欢柔顺的长发。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雪儿的过肩长发。

    嗯,手感不错!心情好多了!

    但是,一眼瞄到雪儿的裙子,又瘪了瘪嘴。

    穿漂亮的裙子,就是麻烦!

    如果和她一样,穿利落的收裤脚的裤子,哪会有这么些不必要的讲究,脏了就脏了呗!

    唉,其实她也特别喜欢漂亮的裙子!

    裙子,果然华而不实,虽然喜欢,却并不适合目前的她。

    她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实现这两个简单的梦想。

    解方四处望了望,发现了一个能挡雨的小门面的屋檐。

    她指了指那个屋檐,“先到那里躲一下雨!”

    “哦!”雪儿哭腔里的哭意,随着雨势的减弱,也减弱了几分。

    二人挤在狭窄的屋檐底下。

    解方想了下,将自己的书包打开,先小心翼翼地摸出一个未完成的小型根雕,再从底下拿出一个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极小巧的毛茸茸的公仔,最后又翻出一包纸巾。

    她将毛绒娃娃递给早已经被吸引,完全一副惊呆了,且写满极其惊艳的表情的李雪。

    “七仔!”

    电影《长江七号》刚放映两个月,这个公仔,正处于大家追捧的高峰期。

    初二女生李雪,自然也是七仔的超级迷妹。

    “这是送给我的吗?谢谢你!平头哥!人家真是爱死你了!”

    解方觉得,她要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是买给自己的,只是借给她玩一下而已,雪儿定然会很不开心。

    解方点了点头,“嗯!你开心就好!”

    她蹲下身子,尝试用纸巾替雪儿擦掉袜子上的污渍。

    可是,并没有多大作用。

    于是,她放弃了,改擦裙子上的一丁点污渍。

    裙子上污渍的范围,真的很小很小,居然一下就擦掉了,也许是擦拭时摩挲掉的。

    这时,雨快停了,两人只打了一把伞。

    撑伞的人,自然是略高三公分的解方。

    解方也只能勉勉强强任劳任怨地认命了。

    李雪比她大三岁,已经读初二了,她才念小学五年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李雪最近几年,一直没有她长得高。

    她很依赖她!

    所以,她放学后,要认命地去接她放学,替她背书包。

    谁叫小学生下午放学比较早呢?

    她每次都是在等候李雪的时候,掏出书包里未完成的小型根雕,继续进行雕刻,来打发无聊的等候时光。

    这条小巷尽头的岔道拐个弯,再穿过另一条更小的巷子,就能回到她们共同的家——阳光孤儿院。

    可是,相隔十米左右的小巷尽头,那里似乎又有情况。

    这是隔三差五就会有的阵仗!

    看情形,今天的这个阵仗有点大,她大概应付不了。

    解方赶紧将伞递给李雪,一边迅速帮她把书包背好,一边小声叮嘱道:“赶紧往回跑,绕道到侠义道馆搬救兵,越快越好!人越多越好!千万不要再跌倒了!保护好……”

    李雪撒腿就跑!

    唉,这丫训练有素,自保没问题!

    解方一边背自己的书包,一边继续冲李雪的背影大声喊道:“保护好七仔!千万别弄脏了!”

    前来堵人的多达十来个!

    两个小女孩走在最前面,后面是几个高个子的男生。还有几个,看年龄和衣着打扮,显然不是学生,大概是社会上的混子吧!

    对付她一个小学五年级的女生而已,要不要搞这么大的阵仗啊!

    解方有些憋屈,为什么每当她觉得自己的拳术精进很快的时候,找茬的,就会相应的实力更强,常常稍稍压她一筹,搞得她只好狼狈的逃命,然后,由侠义道馆的师兄帮忙解决后续问题。

    那些人只是堵在小巷尽头,充当震慑的人墙,并没有继续前进。

    “解方!你干嘛要偷我的削笔机?”

    一个女声发飙了。

    解方只得老老实实地解释,“我没偷!可能我的削笔机和你的恰好一模一样吧!我已经解释过了,我的东西,都刻着一个‘方’字,我也给你指出过了,那个削笔机上刻有‘方’字,那个削笔机真的是我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