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19章 桃花夭灼怒放
    杀鸡儆猴的缺德事,他真没少干,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能够如此潇洒的狂妄下去。

    或许,等她在学术上压他一筹之时,或可达成所愿。

    老冯干嘛偏要把她留在考古这条狭窄的灰头土脸的泥路上呢?

    可惜,她注定不是考古这条道上的人。

    老冯继续宣布:“何以城是十人小组的组长,负责大家的每日考勤。沈一鸣为副组长,负责具体任务分配。周勃是生活委员,协助何以城,负责大家的饮食起居。”

    也许是马上就下课了,老冯对大家的窃窃私语视若无睹,众人的胆子顿时肥了起来。

    私下交流的声音越来越大。

    “新来的交换生,很牛逼,很吃香啊!”

    “目测,老冯和交换生之间有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

    “基情?”

    ……

    “周勃,你想清楚了吗?”有人笑问道。

    周勃憨憨一笑,“我这生活委员,大概是沾了我老爸的光!估计是要我老爸友情赞助生活开销费用呗……”

    “哟!周勃,你这脑子挺灵泛啊!还有呢?”

    周勃一脸懵逼,“还有吗?”

    “当然还有!”

    “请您发表下高见呗……”

    “九个学霸都很忙,肯定需要一个打杂的助理,你长得牛高马大,真的挺适合!”

    周勃站了起来,一脸茫然地望着老冯,欲言又止。

    他可是一个不会干活的富二代,要他打杂,不是难为他吗?他家可以出钱,至于出力,确实不会!他有力气,可是不知道如何使用。

    下课铃响了,老冯对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转身,第一个冲出了阶梯教室。

    老冯每次都是最后一个来,第一个走,大家都觉得很平常。

    可是,周勃觉得不平常啊。

    欧耶!老冯竟然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老冯的大拇指,学霸也难得获得啊!

    于是,周勃觉得,他出钱出力都值了!

    看到周勃一脸小幸福的模样,大家都再次为老冯点了赞。

    老奸巨猾!忽悠人出钱,还忽悠人心甘情愿地出力。

    谁都不服,就服老冯!

    于是,搬砖大军里,马上很神奇的多了一位富二代。

    下午,阳光灿烂,暖风熏人,满城桃花夭灼怒放。

    解方下午没课,开了一辆大众途观,到“雪方飘落”服装设计工作室接到了李雪。

    李雪一上车,就开始叽叽喳喳,一刻不停。

    解方目不斜视,似乎在专心开车,一直对副驾驶位的李雪视若无睹。

    “平头哥,你这一身行头,不是咱们雪方飘落的货啊,你身为老板,怎么不带头进行内部消费?你再瞧瞧我,上上下下,可全部都是店里的活招牌!行走的广告牌!”

    解方侧头扫了一眼,似乎是扫了一眼李雪,目光又似乎是直接掠过她,在扫视道旁的桃花海洋。

    “怎么?你这是要讹诈一笔广告费?广告宣传,可都是你负责的,费用自理。如果,你想请我做活招牌,可以给你打折。”

    “打几折?”

    “9·8折!”

    “9·8折?你咋不说9·99折呢?算了,懒得和你瞎掰!我不管,你必须免费给雪方飘落做行走的活招牌!”

    解方鼻子嗅了嗅,李雪凑过来的时候,还是那款熟悉的法国香水味。

    三年了,从没变过。

    那款香水,第一瓶,还是她三年前从法国带回来送给她的,也是李雪第一次用香水。

    她大概就是书里说的那种专情长情的人。

    “你说,黄金台猪脚的老板,是不是每餐都不吃米饭和蔬菜,每餐都吃猪脚?”

    “啊?那当然不可能啊!”

    解方微微一笑,“那不就结了,我自然也不想每天都吃猪脚!雪方飘落的新款给我送过去,我会考虑经常穿一穿。”

    李雪敲了敲挡风玻璃下面的置物架,面露不满,“差点就被你糊弄过去了!我不管,必须每天都穿雪方飘落!还有,必须挤出时间给我们的摄影师当模特!你这171的身高,做雪方飘落的模特,还是勉强够格的!”

    “想都别想!你这主意,还没歇了?还是说一说你的那位意大利的朋友吧!叫什么名字?他在追求你吗?”

    李雪“噗嗤”一笑,“那怎么可能啊!他叫Rossi!是不是有点熟悉的感觉?”

    “嗯!很有名的婚纱设计师!”

    李雪忽然神色凝重地说道:“我们雪方飘落的婚纱虽然越来越受年轻人的追捧,可我们并不是专业的婚纱品牌。平头哥,你说,雪方飘落真的可以参加这么重要的婚纱展览会?”

    “你在担心什么?”

    “我怕,我们会成为展览会的一个超级大笑柄,最后,会连国内的这点订单都流失了……万一影响到品牌的后续发展,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嗯!说的有道理!”

    解方的视线望着远方,前方也是桃花的海洋,那淡粉的妖娆之姿,几乎将整座武陵城都给淹没了。

    “你看路边的那些桃花,几乎全部都绽放了!可是,你仔细观察,其实偶尔会有一棵树上,并没有桃花!究竟是错过了花期,花已凋谢,还是那棵树今年春天并没有绽放花颜,那就要进一步探查了!但是,我想,每一棵树,都是想绽放花颜的。”

    “听不明白!平头哥,你的意思是……?”

    李雪一脸茫然地望着解方。

    “我的意思是,给你机会,你就要怒放!明年春天,甚至以后,可能永远都没有怒放的机会了!所以,每一棵树都是使劲地开花!怒放,才不负花的使命!”

    “哦!我好像懂了!”

    “懂你个头啊!收益总是和风险并存,你多想想最坏的一百种可能!然后,想一想,怎样避免或者怎样挽救!”

    “哦!我真的懂了!”

    解方没有说话,继续开车。因为她突然发现,她今天话说得有点多,想歇歇嗓子。

    大约是被上午的十道问答题给害的。

    阳光孤儿院门前,并不方便停车。所以,二人提前下了车。

    在巷口买了许多水果,二人各自提着。

    李雪笑着说道,“平头哥,我现在长大了,也能自己提东西了!以前读书的时候,你一直给我扛书包,直到我初三毕业,我都记着呢!”

    解方瘪了瘪嘴,“你还好意思说?你大我三岁呢!那时候,我一个小学生,给你一个初中生扛书包,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整天就知道娇气地哭个不停,水做的女人,就是你这种吧!”

    “错!人家是柔情似水!温柔如水!”

    “……”

    笑闹中,不知不觉,很快就步行到了孤儿院里面。

    院长奶奶住的地方,是在最里面的一栋单独的平房。

    李雪上前敲了门,很快就有人来开门。

    门开的瞬间,李雪一下子愣住了,那是一个陌生而帅气的年轻小伙子,眉毛和鼻子都特别挺拔有型,那双眼睛最为吸引人,眼里似乎暗藏着一种魅惑人的旋涡,令人不由自主地沉醉。

    解方也愣住了,随即警觉起来,“何以城?你来干嘛?”

    “当然是来……淘宝的!”

    何以城开了门,继续躺回沙发上,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

    解方在玄关处换了拖鞋,见李雪还盯着何以城望得出神,便在她眼前晃了晃手掌。

    “赶紧换鞋!”

    “哦!”

    李雪换好鞋,也追着解方去找李奶奶了,目光不时朝沙发上躺着的何以城望去。

    李英正在厨房洗切水果。

    解方赶紧上前帮忙,一边朝嘴里塞水果,一边问:“奶奶!外面那个,来干嘛的?是买根雕的客户?”

    “洗手了吗?先洗手去!”

    李英只是催促她赶紧洗手,并没有立刻回答。

    “洗了啊!”

    回答的是李雪。

    李英这才闻声望去,看见了李雪,极为高兴,连忙招呼道:“雪儿也来了啊!”

    “奶奶眼里一直就只看得见平头哥啊……人家好伤心……”

    李雪故意语带哭腔。

    李英瞥了她一眼,热情降低了许多,淡淡地道:“看你这孩子说的,你都很久没来看奶奶了,怪得了谁?”

    李雪也抓了水果,往嘴里塞,“我忙啊!我给平头哥打工呢,我这打工仔肯定没有老板潇洒……”

    “不是你自己的店吗?你自己不就是老板吗?自己给自己放假不就得了?”

    解方轻笑了一声,一边说一边去了洗手间。

    李英将装好盘的水果,拿了一块递给李雪,然后出了厨房,给外面沙发上躺着的何以城送了去。

    何以城见李英端了水果放在茶几上,立刻坐了起来。

    “李奶奶,您太客气了!”

    “都是你自己带来的水果,吃吧!”

    李英一脸慈祥,看着何以城时,脸色格外亲切和蔼。

    李英不由得感叹道,“和你爸长得很像!唉,一段错失的好姻缘,终于得以圆满,可是,却一直磨难重重……你提的这个事,我会尽力撮合。芸儿命苦,没想到,她小女儿竟然患了这个病……”

    “嗯!谢谢李奶奶!”

    “人,你已经见过了,和你很般配。这事虽然很急,可是,也得有个适应过程……”

    “嗯!李奶奶说的是!”

    李雪跟着出来,坐在李英身边。一脸迷茫,她完全不懂眼前的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这是打哑谜?对暗号?

    般配?难道,是相亲?

    李雪觉得,她真相了。于是,快言快语问道:“谁和谁很般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