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18章 提前实习?野外考古实践来了
    “我们现在能够全面揭露一片场景,但是我们还需要去研究这片场景的形成过程,人为的、自然的原因于其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其实,我还有一些看法可谈,可是,再继续再说下去,恐怕就要耽误大家的休息时间了!那就这样吧。”

    解方的双刀,在空中霍霍了两下,只能遗憾作罢。

    何以城的扇子摇了摇,扇中暗藏的飞剑并没有露面,直接开始提问。

    他的第一个问题,既涉及古代战争,也关乎古代的日常生活。

    何以城的问题,挺简洁,“请解方同学说说唐国马车的起源吧!”

    解方觉得,这定然是一个烟雾弹,让她掉以轻心的烟雾弹。

    她似笑非笑,习惯性的揉了揉右耳上方柔顺的长发。

    开始作答:“车的发展是很复杂的,早期发现的车不一定是马车,也可能是羊车、牛车、甚至是人拉的车,恐怕还是要区别对待。国内考古发掘中所见的车马坑遗迹最早的是晚商时期,这个时期车马坑较为重要的考古发现是殷墟、西安老牛坡遗址和滕州前掌大。

    “这虽然是考古发现中所见的最早的车马坑,但是不能说唐国马车的起源是这个时期,因为晚商发现的马车制作技术已经相当高超了,形制也比较统一,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时期已经是唐国马车一个较为成熟的时期了。

    “那么马车的起源应该还要向前追溯一个较长的发展完善时期。

    “可以这样说,唐国的马车技术,在以殷墟为代表的商代晚期已经发展到一个技术成熟、制度完备的阶段了。

    “那马车技术是怎么来的呢?考古界一般是有两种看法:本土起源和西来说。这两个观点的论据往往是针锋相对的。

    “本土起源说的论据主要是:1.在比殷墟更早的中商、早商和二里头文化遗址中曾经出土过车辙和马车构件等文物,说明马车技术在本土有过一个发展时期;2.商代马车和以两河流域为代表的西方马车在形制、系驾法等方面有较大不同;3.西来说的传播渠道、路径、方式有诸多缺环。

    “西来说的论据主要是:1.在考古发现马车相关的遗迹遗物的年代上,中古地区的确晚于中亚、西亚。驯马技术也晚于这些地区,现在普遍认为驯马技术是由这些地区传播而来;2.对比西方马车和本土发现的马车,的确也有很多类似的地方。这个和本土起源说就是方法论不同,所造成的区别了。3.随着近年来在中亚和蒙古地区的考古工作开展,特别是联合考古项目的推动,发现了很多与马车有关的遗迹遗物,这或许关联上传播途径的缺环。

    “我个人是持马车技术西来说的观点。”

    解方回答后,何以城只摇了摇折扇,扇中飞剑并未飞出。

    问答对抗赛进行到第七回合,解方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心有所感,试探性地将裁判权交给冯教授,冯教授果然迅速点击了何以城通过。

    这二人之间,果然有猫腻!解方瞬间明了。

    前面七个回合,双方竟然毫发无损,这令某些心理有些疯狂的吃瓜众觉得有些不满,却又只能将不满暂时积压到心底,伺机而动。

    第八回合,何以城忽然将裁判权交给了吃瓜众,于是,疯狂的吃瓜众用唇语大肆怂恿周围的人搞点事情出来。

    结果,解方取得了百分之八十一的通过票。而规则是,学生投票获得百分之六十,即可通过。

    这个结果,令少量吃瓜众更为不满。

    第九回合,仍旧是平局。

    至关重要的第十个回合来临。

    优先提问的解方,这次吃了亏,尽管问题有点刁钻烧脑,何以城依然侃侃而谈。

    京大来的,果然有几把刷子。

    解方不得不服气,于是将裁判权交给了吃瓜众,吃瓜众的投票结果是百分之六十八的通过率。

    最后,是何以城的提问,他这次又来了一道实践题:关于尚存在争议的尧都陶寺遗址的发掘。

    众所周知,陶寺遗址是唐国文明起源与早期国家探索中的关键支点性都邑遗址,是考古探索、推动“尧舜禹传说时代”成为信史的关键遗址。近四十年来,陶寺遗址的考古发掘与研究工作,跌宕起伏,饱经风雨,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与突破,也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挫折,也曾饱受各种质疑与非难。

    这道题,确实太刁钻了!

    解方对陶寺遗址自然是深入研究过,甚至还亲自考察过。

    当然,她对野外考古是丝毫不感兴趣的,她主要是听说附近农民发掘出一些难得的根材,才慕名而去,果然收获颇丰。

    专家们都在反复争论的东西,她一个还未正式迈入田野考古大门的学生,能有什么定论,她当然只能将专家们的学说拿来用一用。

    何以城将裁判权交给了冯教授。

    解方心知不妥,却丝毫没有办法。

    她只能期待冯教授能发扬下铁血无私的风格。

    果然,事与愿违。或者,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

    老冯果然摆了她一道。

    游戏界面:【解方,未通过!】

    好在,游戏界面对女性角色是比较客气的,不会有大量的血喷涌而出。

    书生何以城的扇中飞剑,翩飞而出,若惊鸿,若渊鱼,且有蓝色炫光加持,音效杠杠的,直奔手拿弯月双刀的红衣女贼。

    然而,飞剑的运转轨迹,却十分凌乱,如一把随意挥舞的大剪刀。

    飞剑再次回归折扇之中,全场一片轻声唏嘘。

    “解方女神怎么会未通过?我没听错?”

    “咋会是这个结局捏?”

    “啊?怎么只斩断了头发?这样也行?”

    “效仿曹操斩首只斩落头发?”

    “等了这么久,竟然是这样的结局……太没劲了!”

    “有史以来,杀神十连斩的最大败笔!”

    “依我看,还是女神的魅力值占据主要位置!”

    “切,这结局……早在意料之中!谁会对解方女神狠心下手?”

    “今天,老冯是不是有些不地道?难道只有我一个真相了?”

    但,解方的手却开始发抖。

    她紧握双拳,指关节霹雳哗啦作响,紧挨着她坐着的贝萱萱吓了一跳。

    “解方?你怎么啦?”

    解方眼眸里露出一片不正常的猩红之色,她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平静地说了声,“没事!觉得很意外而已!”

    方才一瞬间,她脑海里又闪出了童年消逝已久的白日噩梦,一群女生揪着她的长头发,用剪刀胡乱地剪,剪得七零八落之后,再抓着她仅剩下的长短不一的揉搓得杂草一般的头发,把她的头塞进马桶里,又开始剪她的裙子……

    那一次之后,她剃了平头,十几年没有穿裙子。

    游戏里,头发被飞剑斩落的瞬间,她看见的不是飞剑,而是一把剪刀,童年时代的那种剪刀。

    下课前两分钟,冯教授出其不意地扔出了一颗炸弹。

    “经研究决定,我宣布以下十位同学将参与黄土山墓葬群的发掘工作,协助全国各地来的考古学家进行墓葬的清理和室内整理。具体名单如下:何以城、沈一鸣、解方、白帆、李宇扬、周勃、陈薇薇、贝萱萱、梁芷妍、白千洲。”

    所有人都懵逼了!连唇语交流都忘记了,直接纷纷窃窃私语。

    “咱们才大二啊,竟然可以提前实习?”

    “哇哦!和全国各地来的知名专家学者一起进行考古发掘!此等美事,为什么没有我啊?”

    “黄土山墓葬群竟然如此出名了?”

    ……

    其中,最甚者是周勃,“我是一个学渣啊!为什么其余九个都是学霸,就我一个学渣参与?”

    自然有人接话,“因为,学校对学霸和学渣是平等对待的,你是学渣的代表!”

    “哦,原来是这样啊!”

    周勃自言自语之时,又有人接腔,“这,你也信了?”

    “难道不是吗?”

    “自己琢磨去……”

    “为什么呢?”

    周勃还在冥思苦想之时,解方举起了右手,并且站了起来,“教授,我觉得,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学习与实践的好机会!肯定有许多同学都想参与,我想把这个机会,让给其他同学!可以吗?”

    解方自己的私事太多,不可能去参加野外考古,何况,至少为期半年。

    这半年的时间,她要是无法私自离开的话,得损失多少钱,简直无法估量!

    时间就是金钱!这话一点没说错!解方非常赞同。

    冯教授扶了扶眼镜框,语气严厉,“这是系里和学院共同研究决定的,不容推诿!若是不按时参加,会影响毕业证书的领取!”

    解方心有不甘的坐下了。心里却在仇怨簿上私下又给冯教授记了一笔。

    方才对抗赛的时候,老冯就坑了她一把,如今又拿毕业证说事,继续坑她。

    什么时候,她能坑回来啊?

    “冯杀神”的杀手锏,无非就是伙同学院里的某些权威,记过、开除学籍或者滞留毕业证,且屡屡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