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14章 高帅穷男何以城
    王林和周勃都坐了下来,和孟浩继续闲聊,丝毫没有会打搅沈一鸣学习而压低声音的觉悟。

    不过,沈一鸣似乎真的一点都不受干扰,仍然不紧不慢地看书做笔记。

    王林、周勃和孟浩三人又继续闲聊了一会儿,相继开始打呵欠,正打算散了,各自回房,却发现沈一鸣竟然合上书本和笔记,重新泡了一杯咖啡,将大号“慕方”也开了上来。

    “一鸣!你这是打算熬夜苦战,把因为读书而浪费掉的游戏时间,又重新给补回来?你以前可没干过这事!你以前为数不多的熬夜,那都是为了看书为了迎考吧?这倒是稀奇了啊!”

    三人的瞌睡一下子全跑了,都围到了沈一鸣的身边,想看看他究竟干嘛。

    “被一鸣追杀的这两个号,都是牛号,是全服排名第三和第八的号,几乎每晚都是这个时候上号,估计之前和一鸣一样,在玩小号。一鸣,难道这两人也得罪你了?”

    “一鸣,你今晚是吃了火药了?接连挑战全服三个大神!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你知道他们背后的男人是谁吗?”

    “背后的男人?”

    周勃听得有些迷糊,连忙向孟浩虚心请教,“她们背后的男人?难道,全服战力排名第三、第六、第八的大神,都是女生?她们背后的男人?莫非是排名第一的游目骋怀?哎,这个游目骋怀可真有能耐,艳福不浅,凭借一人之力,携带三个妹子挤进了全服前十,比一鸣还特么更惊人……”

    “她们……背后的男人……”

    王林和孟浩相互对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王林笑得肚子都有些隐隐作痛了,却听到502公寓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开门的声音虽然不大,但现在已是午夜时分,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惊悚。

    好在此时客厅里有好几个人在,且大家都是男生,自然没人吓得尖叫。

    周勃扭过头去,只见背后不远处赫然站着一个男人。

    真的犹如夜半幽灵突然出现在背后,他顿时觉得脊背处一股寒凉之意袭来。

    忍不住喃喃开口,“特么的,这背后的男人……还真有点吓人……”

    周勃稳定了心神,大声问道:“哎,你谁啊?深更半夜的,怎么不敲门就闯进来了?”

    那个浑身带着夜色寒凉的年轻男人,并没有说话,径直走向锁着的小单间,用手机秘钥打开了小单间的房门,走了进去。

    较为醒目的行李箱,被他一手提在手中,进房间后,也没有发出与地面摩擦的一丁点声音,小单间里面很安静。

    沈一鸣仍旧低着头,在游戏中玩追杀,正不亦乐乎,似乎不知道502宿舍新进来一个人。或许知道,因为不关他的事,所以懒得分神抬头。

    王林、周勃、孟浩三人齐齐两两对视,瞬间明了,原来这就是传闻已久的那位交换生!

    此人可真是千呼万唤不见人,蓦然回首,那人却在你背后诡异冒出来……

    三人快速进行交换点评,得出一致结果:新来的交换生,果然是个高帅男,衣服貌似有点寒碜,估计是个高帅穷男,有做凤凰男的潜质和嫌疑,系主任家那朵傲娇的高岭之花,一定要做好防范,学院各系所有白富美都要高度警惕。

    如果不是夜半歌声有失违和,也许会被谣传为最新幽灵诡秘事件,王林定要一展歌喉,再来一曲即兴创作的《寂寥的小单间,终于等来了他》。

    小单间似乎有所感应,立马打开了……

    哦,原来是新来的室友正打开门窗通风透气。

    高帅穷男在三人的注目礼中,旁若无人地走到公卫里,找到了拖把,并没有立即回房间拖地,而是停留在三人齐刷刷站立的地方,彬彬有礼地开口询问,“哪位是周勃?”

    周勃连忙条件反射地乖乖举起了手,却又马上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和中邪了似的,怎么如此听话?他马上向两位室友投去征询的眼神。难道是高帅穷男的嗓音很有磁性,也很有威诱力?

    是的,尽管那人只说了简短的五个字,周勃却感觉,这五个字似乎隐含着一股上位者的威压之力,还有一种说不清的蛊惑引诱之力,让他在一瞬间完全不受意志控制地服从对方。

    “你认识我?”周勃的左手指了指自己。

    “不认识!”

    高帅穷男回答得轻描淡写,但在确定无误后,马上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方似乎早已等候多时,秒接了电话。

    对方说了几句之后,高帅穷男才不急不慢地开口,“嗯,我一定不客气!正打算请周勃同学帮忙拖地,我对这里还不太熟悉,有他帮忙确实好得多!那我把手机给他,周叔叔,你亲自和周勃说吧!”

    高帅穷男拿着手机,冲周勃打了个手势,周勃心有所感地接过了手机,“喂?”

    “老爸?啊?要我给他拖地?还……喂,你是我亲爸吗?哦……哦……知道了,知道了……真是啰嗦……我挂了!”

    周勃将手机递给高帅穷男之前,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没有备注,直接显示的号码,正是他老爸的号码,一个数字都没错。其实,他听声音也早就听出来了,但还是有些不死心地确认了一下。

    他老爸平时虽然很宠溺他,但是关键时刻,也是说一不二的,若是不按照老爸的吩咐办事,他的零花钱可能真的会被全部扣住。

    无奈之下,他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拿起了高帅穷男手中的拖把,“我从来没拖过地,我请别人帮你弄干净吧。”

    “孟浩,王林,帮个忙呗,我付双倍的清扫费……”

    孟浩和王林虽然很不理解,很疑惑,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周勃平时负责的宿舍清扫工作,都是他俩代工,既然可以拿双份工钱,何乐不为呢。

    孟浩直接拿了周勃手中的拖把,王林则跑到阳台取了另外的拖把,两人相继进入小单间打扫卫生。

    周勃则一直愣愣地盯着高帅穷男,那人很自在地坐在沙发上,似乎正思考着什么。

    周勃也在思考。他老爸怎么会对新来的交换生如此热络?新来的那位,不是看起来很穷吗?他老爸为啥要讨好他呀?

    他老爸可是武陵市龙头私企鸿扬集团公司的老总,鸿扬在四年前并入到目前处于世界十强之一的菲奈尔集团公司,成为菲奈尔旗下的子公司之一,发展势头更加骄人。他老爸浸淫商场数年,惯会捧高踩低。

    难道,此人是深藏不露的高人?

    小单间里,王林和孟浩还在拖地,打扫卫生。大会议桌那边,沈一鸣似乎没有收工下线的意思,笔记本没关,只是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了几下。

    他无意中与新来的交换生目光交汇,只点了个头,便去接水喝。

    周勃赶紧跟了过去,特意压低了嗓音。

    “一鸣,那边新来的那位,你不和他说两句吗!”

    沈一鸣端着杯子喝了几口水,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周勃,“说什么?”

    “随便说几句啊!”

    “无聊!”

    沈一鸣对新来的交换生并不感兴趣,重新坐回到笔记本那里。不久后,飞速地操纵鼠标,宛如武林高手在表演精妙飘逸的飞花摘叶。

    客厅里来了个新人,或多或少都有动静。可是,白帆和李宇扬二人不知道在卧室里忙些什么,两人始终都没出来打个照面。

    孟浩和王林干完活儿,大约真累了,也不再闲聊,各自回房睡去。

    新来的交换生也回房了。

    还待在客厅里的周勃,见沈一鸣似乎根本没空理睬他,只得独自悻悻地回房睡觉。

    可是,他脑子里却不断暗自嘀咕,真是一屋子的怪胎!哪个宿舍来了新人,会是这样的?

    太奇怪了!太不正常了!

    难道,咱们502只有我一个是正常的吗?大家对新来的交换生竟然一点都不好奇,也不热络。这不应该啊!

    周勃这样想着,看了眼旁边床位上的白帆,他坐靠着床头,玩弄手机正入神,连他进入房间似乎都未察觉,根本没有抬头望一眼他。

    周勃感觉自己被彻底无视了,盖了被子,倒头呼呼大睡,不久,酣然入梦。

    ……

    第二天一大早,新来的交换生何以城,再次成为新一天的热门话题人物。他衣着朴素,原来,竟然也是一个孤儿,自然有不少人将他和学霸校花解方捆绑在一起,因为这两人都是孤儿,且都高颜值。

    周勃这才觉得心里平静了许多,大家的反应才算正常啊,哪像他们宿舍的几个怪胎。明明是他们宿舍的热门人物,在他们宿舍里却很奇怪,没有激起任何波澜。

    伴随着从京大新来的交换生何以城的热门话题,顺带着衍生出另一个次热门话题人物,那就是已经极为隐秘地去了京大的本院交换生江玉燕。

    她也是考古系大二的学生,以往在考古系并不显眼,既无突出成绩,也无美貌颜值,却很幸运地成为已经去了京大的交换生。

    听说,学院之前的人选迟迟没有确定下来,如今才确定了人选,人却已经去了京大,自然要引起一番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