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10章 黄土山墓葬群和高级文物鉴定师的八卦
    “整个文理学院就评了十个校花,考古系占了三个不说,她们三个还都是一个宿舍的。据说是因为她们住在桃花楼502公寓,很多人都说是这个号牌太吉利了,因为没有520号,502就很吃香了。”

    “这么巧?中午来巷子里吃饭的人太多,没太注意。”

    “咱们计算机系其实也有不少美女,不知道为什么,系花都没晋级校花欸,好可惜哦。”

    “是啊,如果说中文系、外语系,抢占了咱们计算机系的名额,那是没得说。可是,考古系,凭啥啊?今后都是要灰头土脸的在野外日晒雨淋的,比农民工差不了多少吧,凭什么啊?”

    吴晓丹毫不犹豫地接话道:“你以为是盗墓贼啊?天天去野外挖墓葬?人家可以进博物馆,既清闲,又可以拿工资,还可以赚外快。还可以进拍卖行,或者进行古董鉴定,你知道那些超级古董的鉴定费是多少吗?”

    吴晓丹见五个女生都一副愿闻其详的模样,饭间八卦开始正式播报:“一件古玩,就有一两万的鉴定费!有的就看几分钟而已!几分钟啊!每月鉴定10件,你们算算,一辆车就到手了!”

    “真有你说的那么好赚吗?那是大师级别的古董鉴定师才有的待遇吧?咱们学院,考古学专业才开办了五年而已,在全国大学里根本排不上号,估计就是个吊车尾!我看找工作都难。”

    “是啊!搞古玩鉴定的,越有经验越吃香,越老越吃香,刚入行,谁晓得你是谁啊,凭什么找你啊。”

    吴晓丹很诡秘的一笑,“这你们就孤陋寡闻了!有的东西,一件鉴定费几十万都有呢!前段时间,咱武陵市黄土山墓葬群里出了一样商朝的青铜鼎,你们都晓得吧?”

    “当然知道!这么大的事,新闻早就报道了!不过,商朝的青铜鼎出现在武陵市这个小地方,确实很是奇怪。而且,据说是商朝早期的。郡城白沙市宁乡县出土的四羊方尊,都只是商朝晚期的呢!”

    吴晓丹冲苏梅竖了个大拇指,“你们都知道我大伯在市文物局,下面,我说的话,你们千万要管住自己的嘴!谁传出去了,被请进局子里去,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

    “这么严重?啥事啊?”

    “赶紧说啊!卖什么关子呀?”

    吴晓丹正要继续往下说,忽然又迟疑了一下,“不行!我大伯说了,这事还没有公布,我也是偶然偷听到的,还被抓了个正着,我可是写了保证书的,要不然,我为什么连你们都瞒着啊!”

    “要不,你们都举手发个誓吧!谁说出去了,谁就一辈子不能毕业,一辈子嫁不出去。”

    “切……爱说不说!还发誓!搞的神秘兮兮的!”

    “就是啊!赶紧说!”

    “不行!一定要先发誓!”

    “究竟是什么事啊?”

    “那我把包厢门反锁一下,别人看见了觉得我们是一群神经病呢!发誓就发誓,有什么嘛!万一被弄进局子里,我爸妈就要先灭了我!”

    最终,五个女生都半推半就的发了誓。

    吴晓丹又是诡异的一笑,“黄土山墓葬群,很久以前就发掘过汉朝的文物,这次出现商朝的青铜器,根本不算是什么大事。你们知道底下还有什么吗?”

    见五个女生都很快摇头,吴晓丹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夏朝的文物啊!古玉!青铜兵器!琳琅满目!”

    “夏朝?”

    “不是说,夏朝没有文字可考,很可能只是传说中的朝代吗?”

    “不是有二里头吗?偃师市二里头遗址的全期或第一、二期是夏朝都城的遗迹。”

    “据说,仍在寻找确凿的依据。”

    “新密市新砦遗址也被认为是夏朝遗存,新砦期文化被称为最早的夏文化。”

    “外国历史学家一直以没有历史遗迹证明,而不承认夏朝的存在。”

    吴晓丹见她们几个都自觉压低了声音,再次竖起大拇指。

    “姐妹们都深藏不露啊!为了倒追考古系的校草,做足了功课呀!看来,咱们学院考古系迟早发扬光大!下面,我要说的就是重点中的重点!”

    吴晓丹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卸下千斤重担似的,但是,语音压的更低,要很近才能听得清楚。

    “外国历史学家,为什么不承认呀?是因为文字啊!咱们唐国有文字可考的历史,是商朝!商朝甲骨文!尽管出土了不少夏朝的文物和遗迹,可是,没有文字记载,人家老外不承认啊!这回出土的玉器和青铜器上,都有文字!据考古业内大咖考证,就是夏朝的文字!”

    “怎么样?是不是很劲爆?”

    “夏朝文字?”

    “我唐国有文字可考的历史,从商朝改为夏朝?”

    “我以前就知道一个长沙马王堆汉墓,后来查了资料,才知道玉蟾岩遗址、洪江高庙遗址、澧县城头山遗址、炭河里遗址、龙山里耶古城、楚汉古城、长沙铜官窑遗址、永顺老司城……”

    “这些是不是都比不上黄土山墓葬群呢?毕竟,这是要直接打脸外国的历史学家啊!有木有?”

    吴晓丹见五个小姐妹和她当时偷听到时一样吃惊的表情,有些满足,也松了一口气。

    这件事憋在她心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她真的想找人倾诉一下。

    如今,真的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她就是因为太吃惊,所以才在门外偷听时,惊得手机掉落在地,被正和大伯谈话的那个年轻的帅哥推开门抓了个正着。

    帅到人神共愤也就罢了,看起来那么年轻,简直和她年岁相仿,居然已经是国际认证的高级文物鉴定师!

    考古学博士!

    黄土山墓葬群的首席鉴定师!

    连她伯父都要敬他几分!

    这简直就是神人啊!神人啊!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太帅了!

    她无法形容,大约是碾压学院里所有校草的帅吧。总之,帅到人神共愤……

    “吴晓丹!你发什么花痴呢?赶紧回神了!结账走人了!”

    苏梅见其余四个女生都已经出了包厢,她正要出包厢门,回头一望,却发现吴晓丹依旧双手撑着腮帮子,坐在座位上正发痴。

    吴晓丹确实正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花痴思绪之中,确实只有苏梅最懂她!

    如果说夏朝文字的发现,目前仍是一项考古机密,暂时还不能对外透露。

    那么,那个年轻的文物高级鉴定师的身份为什么不能对外透露呢?

    大伯为什么反复叮嘱她,以后见面了要装作不认识,否则,就要断了她的生活费救济。还说她以后休想拿到毕业证。

    这些条款都一一让她签了保证书才肯罢休,吴晓丹这几天都在独自纳闷这事。

    她父母对她要求一向严格,结果,她就考了个二本院校的计算机专业。

    父母说,她大学四年如果能自食其力,将来嫁人就给她一份丰厚的嫁妆。

    如果大学四年不能自食其力,今后工作结婚生子带孩子,她父母一概不管。

    她知道父母一直都是言出必行,她都大二了,父母愣是没管过她的任何开支,全靠大伯救济。

    苏梅几步走回餐桌,将手伸到吴晓丹面前晃了晃,“铛铛铛……回神了!”

    “人呢?她们四个呢?太不够意思了吧?”

    “早走了!你想什么呢?想得这样入迷?不会也是在想考古系的那个交换生吧?人家考古系那么多美女,怎样也轮不到你,别多想了。”

    吴晓丹边走边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苏梅,“切,那个交换生是个歪瓜裂枣也说不定呢,我才不会发花痴。”

    “我玩游戏时,可听咱们计算机系的大神说了,那个谁,也就是京大来的交换生,相片是弄不到了,但是文字资料弄到了一些,据说是个孤儿呢!”

    “恐怕是太穷了,才来咱们学院。咱们学院最近几年,特别偏向考古学专业,为了吸引优质生源,不仅各项费用全免,生活费全免,还有高额奖学金可以领取。”

    “改天你仔细瞧瞧考古系的那个校花解方,她一个孤儿,全身上下,几乎都是品牌服饰,哪里看得出半分穷酸相。”

    “考古系的奖学金,就没有她拿不到手的,一年下来,不下二十万。”

    “听说她高考的分数线,远远超过了京大和华大的录取分数线,不仅是全市第一,还是全郡第一。不知道为什么,却留在了武陵,混个二本院校。”

    “我估计,那个新来的交换生,就是因为太穷了,贪图咱们学院考古系的高额奖学金,才愿意过来的。”

    苏梅听完,也点了点头,“你说考古系的奖学金为什么这么高啊?其余的系,包括咱们计算机系,在考古系这朵娇嫩的鲜花面前,简直是无人打理的杂草。”

    “咳咳!话也不能这样说,咱们计算机系也是有不少大神滴!别看咱们院校的计算机系只是个二本,和解方一样暗藏着的牛人也有好几个呢。你没到那个圈子里,有些事和你说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