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9章 请客吃饭,聊聊交换生八卦
    杨潇潇赶紧央求解方长话短说,解方便寥寥数语说了大致情况。

    其实,她是替真正的大师代工,但她的作品完全有实力以假乱真。而且,目前正火爆的崖柏,原先并不受追捧,崖柏和那位大师的名气,是她背后的根雕联盟团队炒作起来的……

    “根雕联盟?还有这样的团队呀!真会玩儿!”杨潇潇划的重点是根雕联盟,“这个,好像和我爸妈搞的农村客运联营差不多,有点垄断经营的味道,定价方面有利可图……”

    “潇潇,你家是农村客运的车老板啊?干这行早的人,都先富起来了哟!难怪你也有经商的头脑,遗传基因好啊!”

    听到解方很难得的夸赞之词,杨潇潇赶紧骄傲自豪地点头,“那确实!我爷爷奶奶以前一直干这个,我家有五辆车在跑线路呢!我爸妈现在都不亲自当司机和售票员了,请别人开车售票,他们现在主要是经营花木生意了,我家的经济状况目前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呗……”

    “花木大亨的女儿?潇潇,你是个隐形富二代啊!小富婆!”

    解方敷着面膜,不太方便放声大笑,只继续随意恭维了一番。

    她觉得,她的室友们身上的宝藏,都等着她来深度挖掘开发……

    ……

    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的大好春光,学院内,白马湖畔的环湖桃花林,静谧而安宁,鲜亮的灼灼桃华,醉漫的落英缤纷,皆悄然静默着。

    武陵文理学院的校风确实不错,上课开小差的不多,上课时间在校园里晃荡的,也压根没有。

    既无人来欣赏这素淡的流曳灼华之花,也无人肯细嗅这盈郁润泽的窈窕芳香。

    如此浪费大好春光,着实有点可惜。

    以上感慨,发自一个散漫游荡在空旷的校道上的年轻人。

    他两手空空,看年岁,应该是个学生,论相貌,倒是个质优小哥哥。

    这时候还再满校园闲庭漫步,大概是不用愁毕业后如何找工作的那拨公子哥之一。

    不过,看他穿着打扮倒是过于朴素,是劳动人民子弟的范儿。

    这人满校园晃荡了一个上午,又来到考古学专业的教学楼前多凝望了几眼,看着似乎要进去,可又停留在考古系标志雕塑那里迟迟未动了。

    约一分钟后,毫不迟疑地往校园外走去。

    等他出了校门,身影彻底淹没在滨湖路一侧的桃林道深处之后,武陵文理学院的校门口开始变得热闹起来,熙熙攘攘的人流从校园内涌来。

    正是中午放学的时候,生意最火爆的莫过于武陵文理学院中门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道路两边挤满了密密麻麻的的小吃店,这条巷子,就是武陵市远近闻名的好吃巷。

    解方和同宿舍的四个女生一路说说笑笑结伴而行,在好吃巷里找到一家招牌挂着“辣么的”的店之后,都加快了脚步。

    不是进去抢座位,而是闻着食物的香味,食欲大开,都恨不得早点吃下肚。

    座位是早就订好了的,不用进去抢。

    这家店生意特别好,即使预约,也不一定有座,她们几个本学期预约了两次,这第二次才有空座。

    这家店店面比较大,海鲜都很新鲜,装修很有特色,包房都是潜水艇的感觉,食物口碑在文理学院这一块非常不错。

    而且,这家店,最值得信任的关键点是,预约什么时候上齐菜品,不管顾客来不来,店家从不爽约。但顾客爽约就要掏腰包把单给买了,否则,好吃巷所有美食店,都会将其列为黑名单。

    到了预约好的已经摆满了各色美食的潜水艇包房,穿黑色薄短袄,套浅咖呢料裙子的张晓琴率先坐下直接开吃。

    大约,饿狼吞食,就是这副德行吧!

    其余四个互相对视着翻了个白眼,也随之坐了下来。

    “这个炸沙虫好吃!太香了!欸,你们都听说了吧?从京大来的转校生……啊,不是……从京大来的交换生,是个优质帅锅锅哟!”

    “新来的交换生,说不定很快就晋升校草了!你们可都要抓紧时间预订,要不然,被别的系抢走了,可就后悔莫及了!咱考古系的美女也是出了名的,要是被别的系抢走了,面上也没有光彩啊……”

    最先坐下的张晓琴,嘴里含着食物,一脸幸福。

    食色性也,美食在嘴,美色将至,她自然要兴奋得大声嚷嚷。

    “张晓琴,一嘴的美食都堵不住你这嘴啊,你这是被大鲧治水给祸害的吧?你嘴里漏出来的洪水,要是把我这件纯白的开衫淹没了,你要另外给我买一件一模一样的来。不过,那家店里的最后两件,被我和解方买了,你要赔也赔不了。”

    张晓琴旁边坐着杨潇潇,她穿着一套棕黄色毛线裙,外罩一件纯白开衫。

    她正时刻关注并担心着张晓琴嘴里掉出来的食物残渣,若是喷洒在自己的纯白开衫上,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她忍不住提前预警。

    “杨潇潇,看你说的,我是那样不讲究的人吗?放心,这么香的美食,我不会漏出一丁点来,浪费了,多可惜呀!其实吧,我就是说给你听的。咱们五姐妹,只有你一个没有下手的目标了,你们说呢?”

    张晓琴冲杨潇潇抛了一个媚眼,又朝其她三个女生眨了眨眼。

    杨潇潇正夹了一筷子花螺往嘴里送,似乎受了惊吓一般,差点从筷子里掉下去,她赶紧放回碗里,“要死了!说什么呢!你自己什么时候有下手的目标了?”

    “哦!港反了!我是港滴,我们四个都是别人马上要下手的目标了,就你一个不是。”

    张晓琴往嘴里塞了一口牛肉串,一边吃,一边说,但吐词特别清晰,不愧是从小就在课外播音主持班混着的高材生,只不过,并没有用普通话,而是地道的武陵本地话。港,就是讲的意思。港滴,就是讲的的意思。

    杨潇潇嚯地站了起来,撸起纯白的开衫袖子和里面的毛衣袖子,“好啊!张晓琴,你是笑话我将来没人要是吧?那你说说,哪个眼睛长到黑暗深渊的,看上了你?”

    “你这是着急了吗?人家看上了我,却又眼瞎看不到你?”

    张晓琴也毫不示弱,放下手中的筷子,也站了起来。

    其她三个女生只是呵呵偷笑,看这对天天要怼上几次的损友互怼,已经是常态。

    解方坐在杨潇潇旁边,穿着浅绿毛线裙,外罩一件和杨潇潇同款纯白开衫,笑盈盈地开口道:“好了,都赶紧吃!再不吃,我可就打包带走孝敬我奶奶去了哟!别怪我抠门不请客,我可是诚心诚意请客了,还是你们几个指定的店,指定的消费额度,是你们自己浪费口舌不吃的!这家店,你们也晓得,很难预订的,都开学两周了,这才预订到包厢。”

    “解方,你起身干嘛去?”

    “我去叫服务员打包啊?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带给孤儿院的弟弟妹妹们尝尝鲜!”

    “别啊!我还没怎么吃呢?”

    “解方!我还没吃够呢!”

    “都坐下赶紧吃,莫浪费解方的奖学金了。再不吃,解方可就真的打包带回孤儿院孝敬李奶奶去了,你们都知道解方是说一不二的性子。”

    “这道烤鱼里面的魔芋很入味,都快被我吃完了,你们要是不吃,我一个人可就真的吃完了!还有海鲜粥,我都盛了三碗了,快见底了吧?解方,可真够意思!唉,不晓得解方下次请客,得等到什么时候……”

    梁芷妍和贝萱萱一直埋头苦吃,只偶尔偷笑,这时也一同劝吃。

    “算了,给解方个面子,不和你计较!”

    “是我看在解方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才对!”

    ……

    湖湘郡,武陵文理学院中门旁边的好吃巷内饮食行业公认的信条是:食客多不多,就看辣不辣。武陵的食客们常说,够辣,才够味。“辣么的”海鲜烧烤店,从名字到食物,都将一个“辣”字进行到底。

    因为辣的够味,每日都食客爆满。

    解方请客的包厢隔壁,有六个计算机系的女生正在埋头狠吃。

    边吃边说,是肯定的,这是唐国人的传统饮食文化之一。

    “够味儿!苏梅,赶紧给我倒点冰镇梅子汤,谢谢!这个火爆牛肉串,夹在牛肉里面的那根红辣椒简直燃爆了!下次继续点这个!”

    原本穿着一件黑色呢子大衣,里面裹着黑色打底裙的吴晓丹,赶紧脱了呢子大衣,喝了苏梅递过来的冰镇梅子汤,满足地打了一个嗝,“舒服!欸,你们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考古系的五朵金花了吗?她们就在隔壁间。”

    穿着一套水蓝色运动装的苏梅,一向粗线条,不太注意这些,但是很喜欢倾听别人说八卦,向来是吴晓丹的铁粉,“你确定是她们?”

    其余四个女生也来了兴致,开始讨论起来。

    “考古系的五朵金花?听说她们住在一个宿舍里,五个都是系花,然后有三个是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