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7章 交换生?很会开屏的花孔雀?
    考古系的学生公寓,都是标准的居家式四室两厅,三间大卧室,一间小卧室,最多可以住七人。

    有餐厅、客厅、厨房、两个阳台,水电煤气净水器、厨卫生活设施、电视机沙发衣柜书架电脑桌,一应俱全。

    更有中央空调,超大容量空气能热水器,随时有热水供应。

    最人性化的设计是,除了一个公卫,四间卧室都带有卫生间和浴室。

    柳叶楼502男生宿舍,稍大的三间卧室,可以放两张床,都住满了。最小的那间房,只能放下一张床,只能住一个人,一直空着。

    “寂寥的小单间啊,它望眼欲穿啊,谁解奴家情意绵绵……”

    孟浩手里拿着换洗的衣服,左肩上搭着条毛巾,正准备到公卫去洗澡,经过王林身边时,扫了一眼空着的小单间,学着王林的腔调,跟着唱了一句。

    孟浩忍不住笑道:“噗……我还真学不了!王林,你这歌喉,亦男亦女,简直媲美李玉刚啊!赶紧上星光大道参赛去……”

    周勃关注的重点,显然不是王林独具特色的歌声,“王林,那个交换生,真的是个男生吗?”

    王林冲周勃抛了个自认为勾魂的媚眼,“自然是男的,要不然,系主任的宝贝女儿怎么会突然发起花痴来?那位,恐怕是一只很会开屏的花孔雀,哥几个可要守好咱考古系一众娇滴滴的林妹妹们……”

    孟浩狂笑道:“哈哈哈……一只最会开屏的花孔雀?王林,你咋这么会搞笑捏?也可能是一只最会点水的蜻蜓,一只最会叫的青蛙……”

    周勃则憨憨地道:“青蛙王子?”

    显然,还略带疑惑。

    孟浩轻轻拍了拍王林的肩膀,再次嗤笑道:“王林,咱考古系所有女生,都是你一个人的林妹妹,你肩上责任重大!”

    孟浩故意将林妹妹的“林”字,音量咬的特别重。

    “诶,此言差矣!我不是宝哥哥,我只是林哥哥,林妹妹们自然是大家的!”

    “还有你,周勃大将军,敌军探子马上就到,说不定京大考古系是没有妹子的,听说了咱们学院考古系量产桃花美人的传闻,才派了打先锋的前来一探虚实。”

    “这守土护妹的责任,你要勇挑重担!咱考古系的五朵金花,是重点保护对象。既要赶跑别的系的大尾巴狼,又要盯紧即将到来的花孔雀……”

    “学霸校花解方女神,是里面正洗澡的那三位,还未来得及表白的白月光,但咱们三个,还有另外四朵金花……”

    周勃憨憨地挠了挠脑壳,面上忽然添了一些类似羞涩的神色,“我一直以为,那五朵金花是你们五个的……我还想着,这次来的交换生应该是个妹子,大概没人和我抢……”

    孟浩:“……”

    王林:“……”

    ……

    考古系桃花楼502女生公寓这边,同宿舍的四个姐妹都在玩《桃源英雄榜》游戏,解方也登陆了自己的游戏账号“远方”,玩了十几分钟,觉得有些乏味,便下线回了自己房里,继续完成手边接近完工的根雕作品《苍狼》。

    解方的小单间里,各种根雕工具齐全,但只摆放了这一件未完成的小型根雕作品。

    她在校外附近租了一套带庭院和花园的大房子,签订了五年租赁合同。

    那是她的秘密基地,连室友们都从来没有带过去参观。

    其实,从她上高中,就开始在学校外面租房,主要是便于继续练习根雕创作。

    她对武陵文理学院外面的这所房子非常满意,有很大的两个仓库,专门摆放根雕作品和各种根雕原材料,都是她花费了不少精力四处搜罗来的,各种根雕工具也是应有尽有。

    她平时没课时,除了外出淘宝,就是静静地进行根雕创作,这个兴趣爱好已经坚持了十几年。

    校外的大房子里,有不少已完工的大型根雕和中小型根雕,还有三个未完成的大型根雕作品。

    设计图纸都已完成,她对哪个来了灵感和兴趣,就雕刻哪个,并不乏味。

    而且,房子里有两台钢琴,觉得雕刻实在烦闷时,她会弹一会儿琴。

    有一台钢琴,已经没法再弹出完整的曲调,但是,对于她来说,很有纪念价值,也挺有激励作用,就一直保留着,她到哪里租房,就带到哪里。

    考古系桃花楼502宿舍的客厅里,也摆放了一架钢琴,那是她的私人物品。

    但是,室友们也会经常用来练习。

    武陵市毕竟是小城市,很有名气的钢琴补习班并不多。

    她们五人,很久以前恰好在同一个钢琴补习班学琴,已经熟识。

    所以,大一分配寝室的时候,她们五人就顺理成章地住在了一起。

    “解方,你又独自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雕刻?”

    杨潇潇率先下线,在502客厅里扫视了一圈,没看到解方,便轻轻推开了解方独住的小单间的房门。

    果然不出她所料,解方又在独自一人专心致志地玩弄根雕。

    解方没有抬头,一边继续雕刻,一边回话,“自己找把凳子坐,别客气!”

    杨潇潇并没有坐下,而是蹲着身子,仔细观察那件快要完工的雕刻作品。

    一种香甜的味道在鼻尖久久不散,杨潇潇深深吸了一大口。

    “这种奇怪的木头的香味,可真好闻,醇香淡雅,是什么木头?”

    解方继续埋头雕刻,听到杨潇潇的问话后,笑着回道:“崖柏!太行崖柏!”

    “崖柏?就是最近非常火爆的崖柏手串的那个崖柏?真的挺香挺好闻的!”

    “解方,你这是雕刻的一匹狼吗?狼头高高昂起,似乎在对月嗥鸣。咦?它这只眼睛,是不是瞎了一只眼啊?这腿?瘸了一条腿吗?”

    “杨潇潇,你眼力真好!看来是深藏不露啊!是的,我这件根雕作品的名字就叫做《苍狼》……嗯,再过两天就可以完工了!欧耶!”

    又过了一会儿,解方终于停下了手边的活计。

    她放下工具后,一边活动腰肢手臂手腕和手指,一边和杨潇潇闲聊。

    杨潇潇仔细盯着《苍狼》,越看越喜欢,两眼放光了。

    “解方!我这越看越喜欢呀!可不可以送给我呀?我看你雕刻了不少好东西玩耍,不差这一件,就送给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