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4章 最近真的有点忙……替大佬您心疼钱
    落日的最后一缕余晖,尽情挥洒在武陵文理学院考古系宿舍区的户外篮球场上,在某个篮球落进篮筐的一刹那,所有光芒都隐入暗云里,广袤的天幕,一片枯黧。

    暗沉的云霞里,晕染出层层叠叠深浅不一的黧红,随意乱缀其间的一点嫣红,诡异而妖娆,如同逆光处一串早熟的樱桃。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片片芳菲入水流,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落入凡尘伤情着我,生劫易渡情劫难了……”

    这是阳光孤儿院里才读小学三年级的李准,最近才给解方新设的手机铃音,是这个春日最为流行的电视剧片尾曲。

    李准还说了一句:“武陵市桃花满城,是名副其实的桃花源里的城市,又何止十里桃花。可惜,却没有我方姐姐想要的那一朵。”

    解方听见手机铃声响起,随手投进一个三分球,从牛仔裤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捋了捋因为快速跑动而被晚风吹得有些凌乱的长发,神色平静如常。

    她向篮球架周围的四个室友挥手示意了一下,一边接听,一边往女生宿舍楼那边的一片树林快步走去。

    那片树林其实还蛮大,林木高大而密集,在里面说话,树林外根本听不到。

    这个时候,里面的光线已经非常暗了,陡增一种阴森恐怖之感,很少有人进去。

    即使散步消食,也不会有人选择这块地盘,大约是怕受到惊吓,吃进去的佳肴,会发生某种不良的化学反应,转化为不大受欢迎的口腔逆流喷涌物。

    解方并不想走进树林里面去,只是因为树林外的边缘地带鲜少有人走动,比较安静。

    “陈总,你好!”

    “哦,《飞凰》根雕拍了一百七十万……那行,扣费之后,直接打我卡里。”

    “嗯,合作愉快!我一定转告千洲大师,肯定会优先考虑陈总这里,放心……嗯,我也很期待,好的……再见!”

    解方刚挂断电话,铃音又再次响起,“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

    她看到来电显示,眉头微皱,表情凝重,很快按了接听键,往更黑更暗的树林中心地带又靠近了一些,但还是能望到篮球场、户外健身器材、喷泉。

    “喂?金老板?”

    “是啊,是很久没联系了……呵呵,过奖过奖,刚好一个小弟弟淘气,打来电话告状而已……”

    “您还想再赌一把?这……您可要想清楚了,上次或许是侥幸呢?要是亏了,我可不负责哟……”

    “这个周末可不行呢,我答应了要陪家里的弟弟妹妹们。小家伙们都盼了很久了,我除夕和春节都是在外地过的,开学了才匆忙赶回学校……是啊……我家里的情况,您也清楚……”

    “下个周末?也不行啊,都安排得满满的,这个月的所有周末,恐怕都不行呢,确实有点忙……是啊……”

    解方在讲电话的时候,双眼和双耳都开启了高度警觉模式。

    远远瞧见喷泉那里,有一高个男生朝她这边望了几眼,好在身形没动。

    但离高个男生五米左右,有两个女生正朝她这边走来。

    她压低了嗓音,往小树林更僻静更暗之处走去。

    “一百五十万保底?然后再加一成佣金?这……金老板,我这个月真的很忙……不是的,真的不是的……”

    她警惕地扫视了一圈周围,耳朵轻微地动了动,似乎在确定能听见她的声音的这片范围内是否真的无人。

    “二百万保底,再加一成佣金,这个……金老板,我确实抽不出时间,我家里那么多小家伙要养活,有钱肯定要赚的,只是,真的没有时间啊……而且,那一片地界,见财起意的也多了去,我只想平安顺利毕业,将来呢,稳稳当当赚钱养家……”

    “三百万保底,再加一成佣金,还给我配备两个贴身女保镖……金老板,恕我直言,您这是资金周转出了问题吗?怎么会突然这么急?赌石行业的风险也是很大的,亏了虽然不算我的,可是,我也替您心疼您的钱……”

    “哦……的确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明白。既然是这样,而且金老板又这样有诚意,我就是千难万难,也要挤出一点时间啊!而且,您也同意和上次一样,让我自己也挑选一块……我上次那块赚的,还不够给您塞牙缝呢……呵呵,是啊……那就下个周末吧,这个周末真的不行,我已经为了您失信于别人,已经心觉愧疚,再不能失信于家中弟妹们……对,您说的是……好吧,先这样说定,下周再联系!”

    解方将手机放进裤兜里,从脖子上扯出一块贴身佩戴的玉佛,轻轻摩挲了几下,自言自语地呢喃,“老伙计,咱们又有活儿干了!你可要争气点,庇佑我平安无事归来!”

    玉佛不大,显得小巧玲珑,质地细润,似冰晶,色泽温润沉浑,火气褪尽而显自然状态,应该是老坑冰种翡翠。

    她将玉佛重新塞了进去,从小树林里一个僻静处走了出来。

    快要走回篮球场时,看见一个高个男生快速向她这里跑来。

    看他的穿着打扮,就是先前喷泉那里老是望向她的那个男生。

    解方环顾四周,确定附近没有别人,便停下脚步,专程等着那个男生。

    当然,为了避免误会,她不会主动走过去打招呼。

    以往的经验告诉她,千万不要怠慢任何一个你曾接触到的人,说不定,人家就是你命中注定的贵人。

    她很笃信这一点。因为,她的确巧遇过几位命里的贵人,也没有错失贵人的帮扶。所以,如今的她,在经济上已经不那么窘迫了。

    “解方同学,我……”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浅浅岁月拂满爱人袖,片片芳菲……”

    那名看起来有些眼熟,却始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的男生,果然是来找她的。

    只不过,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令男生住了口,没有继续说下去。

    “凉凉天意潋滟一身花色,落入凡尘伤情着我,生劫易渡情劫难了,折旧的心还有几分前生的恨……”

    手机铃音响了许久,解方一直没有掏手机。

    她觉得这是待人应有的礼仪。

    解方其实并不打算立即接电话,见男生自己住了口,不再往下说,想必对方并没有十分重要的事,这才掏出手机。

    她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在男生面前晃了晃,抱歉的笑了笑,又转身往树林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确保压低声音旁人听不见了,才按了接听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