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3章 重磅消息:京大的交换生要来了!
    湖湘郡,武陵文理学院,考古系,大二马上要转来一位转校生,有小道消息在校园内慢慢流传开来,据说该生是从蓟京大学考古学专业转校来的。

    这无疑是一个重磅消息!

    蓟京大学和华夏大学,是国内目前最好的两所大学,京大和华大,可以说是所有学子眼中最为渴望的两所国内最牛逼的大学。

    简直是可望不可即的两座高峰!

    而考古学专业大学排名榜第一的,自然也是京大。

    竟然有人从京大转学到武陵文理学院这个三线小城市的二本院校来,而且,此院校的考古专业才创建五年,在考古学专业大学中显然处于末流垫底的位置,这转校生的脑子莫非忽然被人强行灌了几斤浆糊或者水泥浆?

    转校生还没正式来校报到,关于这位转校生的各种猜测却铺天盖地而来,如蝗虫过境一般席卷校园的各个角落。

    后来,此消息被证实,部分属实!

    不是转校生,而是交换生!

    武陵文理学院考古系交换去京大的人选,同样迟迟未定。

    春季入学报道的时间,已经过去两周,学院的生活早已步入正轨。

    “欸?这京大来的交换生是个男的啊?我之前为什么觉得会是一个天仙妹妹呢?”

    有一个略显沮丧的声音,在一间阶梯大教室的某个角落里轻轻响起,细如蚊吟。如果不是因为讲台上有教授在讲课,恐怕那声音会传到对面的教学楼去。

    “周勃大将军,冯教授的课,你也敢开小差?不愧是开国大将!小生佩服。”

    旁边坐着的男生,朝那个名叫周勃还在蚊吟般自言自语的男生,竖了一个大拇指,用口型说了一句唇语,却完全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这唇语大约是大家早就练习得炉火纯青的了,周勃瞬间秒懂了。

    周勃看见了同座的示意,赶紧慌张的望了一眼讲台上正讲得投入的教授,背上冷汗淋漓,他在冯教授给考古系学生集中上大课的时候,居然将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幸好,对待学生如弑神弑佛般绝不手软的“冯杀神”,显然并未关注到教室最右侧的这个角落里方才的蚊吟,也许,是大家翻书做笔记的声音,给他打了掩护。周勃赶紧将同桌的笔记挪过来一点点,认认真真地做笔记,再不敢随意开小差……

    ……

    考古系桃花楼女生宿舍,是标准的居家式四室两厅公寓,三间大卧室里有两张床,一间小卧室里只放了一张床,最多可以住七人。

    502宿舍只住了五个女生。

    考古系女生人数较少,很多宿舍都没有住满。

    下午散学后,考古系桃花楼502女生宿舍,最小的那间单人卧室内,考古系大二女生解方,将毛呢连衣裙和短款皮草外套都脱下了,换了一套宽松的运动服。

    她将一头柔顺黑亮的及腰长发,随手绑了一个马尾,又把手机放入运动长裤的斜插口袋里,便关了宿舍门。

    “凉凉夜色为你思念成河,化作春泥呵护着我……”

    还没下楼,手机铃音响起,解方从运动裤兜里快速摸出手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马上按了接听键,“雪儿,有什么事吗?”

    听筒里传来一个嗓音软糯的女声,“平头哥,人家没事就不能找你吗?急着干嘛去?”

    “宿舍的姐妹相约打篮球,大家都去了,就我一个迟到,正打算跑着去呢,大约又得被她们讹诈请客了,我这还欠着她们一顿饭呢。”

    “正好两顿拼作一顿,这不就结了!”

    “她们个个都贼精明,两顿饭是跑不掉的!说吧,到底什么事?”

    “当然是为了雪方飘落!我这服装配饰小店,要不是你三年前的大手笔投资,当初也办不起来,我只是服装设计师,你才是真正的幕后大老板,我这打工仔有事自然要和你商量啊!”

    “有事说事,没事我可真挂了,尽说些没用的废话……”

    “别挂!别挂!平头哥,你千万别挂,还真有事!我一意大利的朋友,就是以前和你说过的,在米兰开了家个人工作室,还挺有名气的那个,他邀请我们雪方飘落参加今年的米兰服装展览会,你看,我们要不要去参展?”

    解方下楼后,一边打电话,一边一路小跑,很快就远远望见了户外篮球场上同宿舍的四个姐妹。

    “好事啊!是米兰婚纱礼服展览会吧,我也听说过,国内大品牌都很难有机会去,咱们雪方飘落为什么不去呢?雪儿,你这小丫头,想当年还是个跟在我屁股后面混的小哭包,现在越来越吃得开了,路子也越来越野了,后天我抽空去你的工作室再聊!”

    “平头哥,你这假小子,也太没大没小了,我比你还大三岁好伐?姐姐我大学都毕业一年了,你别老是左一个小丫头,右一个小丫头的叫了,好像你已经七老八十了似的,我最最亲爱的大二小朋友——平头哥小朋友……算了,不和你说了,我雪儿小公主的时间也很宝贵的!后天咱俩一块儿回趟孤儿院,我还想听听奶奶的意见呢!”

    “那好!我后天下午没课,开车去接你!”

    解方挂掉电话,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长发,她从高二开始留长头发,快四年了,终于如愿以偿。

    这种感觉,真好!

    过去十几年里,那个一直留着平头,从来不穿裙子的假小子“平头哥”,似乎离现在的她,越来越远。

    她相信,总有一天,那些过去刻在骨子里的记忆,会遥远到一片模糊……

    如今,只有从前孤儿院里一起长大的兄弟姐妹们,才会偶尔用“平头哥”来称呼她。

    她很小的时候,大概三四岁时吧,无意中看了蜜獾的介绍和别名,主动去理发店剃了平头,自己给自己起了“平头哥”的绰号。

    “平头哥”这个称呼,时常提醒她记着过去的苦难,也提醒她随时莫忘提高警惕。

    奶奶独自支撑着孤儿院,已经极为艰难,那些从小有记忆以来,不敢告诉奶奶,还阻止其他孩子告诉奶奶的白日噩梦,在夜深人静时,总要在梦里再次深刻地演绎无数遍……

    好在,现在大概是苦尽甘来了。再没有人敢随意欺负她了。她终于可以留一头心底暗暗向往了十多年的飘逸长发,终于可以穿上心底暗暗向往了十多年的各种漂亮的裙子……

    偌大的户外篮球场上,只有同宿舍的四个姐妹正你争我夺抢球的身影,一眼看过去,目标非常明显,但又显得空荡荡的。

    其实,考古系宿舍区还有一栋由神秘富商投资修建,对考古系全体师生免费开放的健身大楼,里面有很多室内健身场馆,室内篮球场也有好几个。

    大家一般都是选择去那里打篮球,只有她们宿舍的几个,更愿意选择安静一点的户外篮球场。而且,绿树环抱的环境下,身心更愉悦。

    当然,天气再热一些,她们自然会去室内健身大楼。

    解方远远地打了招呼,快速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