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2章 叼走大块肉的幸运乌鸦,又秒变大开口的狮子了?
    “实在抱歉,我并不打算卖掉它,请不要再继续浪费彼此的时间,OK?”

    那人优雅地侧身,将卡宴驾驶位的车门拉开。

    哟!这叼走一大块肉的幸运乌鸦要溜走了!

    解方趁他一只脚踏上车之前,赶紧上前一步,牢牢地按住了车门,成功阻止了对方上车的脚步。

    她面上笑意盈盈,“相逢就是缘,咱们还可以谈!你若是不打算卖掉它,我可以拿出另外一样让你满意的东西,和你交换!”

    那人虽然没有登上驾驶位,却低下头,弯腰,探身进车里,将玉璜扔进了驾驶位边上的收纳盒。

    很明显,面对阮芳华的一再纠缠,他的耐心似乎已经用尽,轻轻扫了一眼她那只牢牢按住车门的手,眉头微皱,语气明显冷淡了许多,“你知道这块玉的价值吗?你若真的懂,就不要继续在这消磨彼此的时间。”

    解方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这事估计要黄了,对方明显是有两把刷子的懂行之人,但仍不死心,十分大方得体地微笑着,而且,笑得真诚,笑得坦荡。

    “我看你给了摊主不到五千块,是自己喜欢,还是送朋友啊?我真的很喜欢这块玉,要不,我拿顶级根雕大师——千洲大师最新的根雕作品和你交换?”

    那年轻帅哥似乎对根雕有点兴趣,“武陵本土的根雕大师?阳光孤儿院李院长的作品?”

    他竟然知道千洲大师就是奶奶?连拍卖行都不太清楚的事,他如何得知?解方虽面上不显,心里却极为震惊。

    但她一听此事尽管关了一扇门,还似乎留有一扇窗,便笑得更加真诚,更加坦荡,“帅哥真的是懂行之人!我所说的,正是李院长的根雕作品!千洲大师的作品,拍卖行的最高拍卖记录是230万!如果,你肯割爱,拿到千洲大师的根雕正品,肯定更有收藏价值!”

    “是吗?不过,据我所知,李院长前几年伤到了手。最近几年,凡是署名为千洲大师的作品,其实都是她的徒弟代为创作,你是打算拿个西贝货唬弄我吗?”

    那声音平静而浅淡,依旧有一种低沉醇厚的磁性之美。可是,所说的内容却那么令人讨厌!干嘛要知道这么多,干嘛要毫不留情地拆穿?

    这人究竟是谁?武陵市何时出了这么一号人物?

    解方深感震惊,不由得多看了那人几眼,个子很高,如果用禽类来形容,乌鸦恐怕有些娇小了,大概是孔雀仙鹤之类的吧。五官都特别精致,鼻梁高挺,双眼皮轮廓清晰深邃,睫毛很长。

    因为年轻,眼神里没有任何幽深凌厉的痕迹,相反,眼神显得特别纯净清澈,加上浅淡的笑意,会让人觉得特别阳光俊朗,没有任何攻击性。

    可是,解方知道,海水不可斗量,人不可貌相,或许,这只是一层伪装!

    那样的面部轮廓,若是换了一副神情,或许就是冷漠狠厉!

    她内心警铃大作,但面上依旧笑意盈盈。

    “那哪能呢!多个朋友多条路,如果你有心相让,我自然会拿真正的千洲大师的作品相赠!”

    那人仍旧不动声色,轻飘飘地推开了解方按在车门上的手,钻进车里,拉紧并锁死了车门,系上了安全带。

    是个练家子?解方更加惊诧,她从小练习咏春拳和老拳谱上的拳法,即使一个健壮的男人也很难如此轻飘飘地做到推开她,何况,车里的那人看上去并不健壮。

    就在她以为卡宴会立刻绝尘而去的时候,驾驶位的车窗户降了一半。

    “我手里并不缺千洲大师的根雕作品,何况,这是真正的商代高古玉!前不久,商代兽面玉璜的成交价是210万,这块商代?纹玉璜,我的估价是700万,如果你确实喜欢它,最低600万!下次见面,你如果足够诚心,我会考虑一下!”

    这次,卡宴真的绝尘而去。

    ……

    解方这些年独自摸爬滚打,心理素质也算是练出来了,可是,还是瞬间石化了!

    600万!

    他怎么不去抢劫太平洋公海上的豪华游轮!

    简直比亚丁湾的索马里海盗还猖狂!

    她早就瞧见那个卖玉璜的摊主手里的现钞,肯定没有五千块!

    那个摊主大概也是看走了眼,当假货进货,又当假货出货。

    她估摸着,拍卖行能卖出300万,就算是高价了,那人竟然说估价700万!

    (剧透:不到半年,实际成交价为770万……各位书友别太惊讶,这是一个真实的数据,不是芊舟凭空捏造的,不信,可以上网去查哟!商?纹玉璜成交价为770万!只不过,地摊捡漏之事确实不太容易发生,既要有奇遇,也要有鉴别的慧眼……)

    ……

    600万!亏他还能面不改色的说出口!

    真是狮子大开口!

    叼走一大块肉的幸运乌鸦,又秒变大开口的狮子了?

    事已至此,解方也没什么好后悔的,顶多以后再遇见肉,就死咬着不松口,直到吞进肚子里。

    自诩“折颜”和“白真”的两个小屁孩追了上来。

    李准笑得狡黠,“方姐姐!那个比夜华更好看的帅哥呢?女追男隔层纱,你拿到他的电话和微信没有?”

    李卓也不再捣弄他的单反相机,凑到她面前挤眉弄眼,“嘻嘻!为了给你们创造机会,李准还拉着我到小巷子里磨蹭了一会儿呢。方姐姐,你的桃花是不是要开了?你对这朵桃花是不是很满意?”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的吗?解方扶额哀叹,今天才赞叹他们品性良善,马上就如此八卦加八婆。

    于是,马上义正言辞地恐吓道:“以后不准再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否则,罚一个月10公里来回10公斤负重跑!小孩子就应该天真可爱一些,不要再被电视剧和电影教坏了!”

    又再次语重心长地强调:“这个世界,性别不同的人在一起说话,是很平常的事。不要那么无聊地制造八卦!男孩子,要胸怀远大,要做顶天立地的英雄,不要像个女孩子似的,整天叽叽喳喳地瞎聊八卦!记住了吗?”

    此刻,李准和李卓,各自的一只耳朵,都正惨遭无情的旋转虐待。

    两人只能异口同声,违心地求饶,齐齐保证以后坚决不聊八卦,只聊高雅的兴趣爱好……

    解方非常满意,在李准和李卓的头上各自揉出了两个小小的鸡窝,便送他们回了孤儿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