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何以解方城最新章节 > 第1章 桃夭灼华,怎忍心抢食?
    “一大块好肉,竟然被一只乌鸦叼走了!”

    武陵文理学院,考古系,大二女生解方一直耿耿于怀。

    那只幸运的乌鸦,大约早就吸取了同类的教训,竟然一直死咬着肉不松口。原来,乌鸦和狐狸的故事,竟然也说明了总有乌鸦很幸运……

    唉,我为何就当不了那只最后抢走肉的狐狸呢?

    解方独自惆怅惋惜了许久。

    事情的回放影片如下:

    周六上午,早春的风里裹挟着微微寒意,萧索而寂寥的朦胧细雨,偶尔飞落,素有“桃花源里的城市”之称的武陵市,此时已是桃花的海洋。

    长长的两条地摊,仿佛两条不舍桃花芳菲而盘踞人间的长龙,货物上点缀着淡粉与艳红缤纷呈杂的落英。

    那些正络绎不绝飘舞下来的淡粉落英,有的落在解方黑直柔顺的及腰长发上,有的落在她清新素淡的呢料长裙上。

    看起来,很唯美。

    实际上,很捣乱。

    解方极有耐心地,轻轻避开捣乱的落英,逐一拨弄着落英底下的地摊货。直到翻出一块掂起来有些份量的玉珏,这才拿到手中,随意瞧了一眼,又放回了原处。

    “李卓!李准!你们要是继续摇晃下去,这棵桃树恐怕就不会长小桃子了,桃树妈妈会很难过的。这次出门,我应该带李寅和李白出来的,他们也考的很好,而且更懂事。要不,今天上午,我陪你们俩,下午,我带李寅和李白出来玩儿。”

    原来,先前明显过于夸张的落英缤纷,纯属两个调皮孩子的杰作,并不是大自然风雨的原生态恩赐。

    这是老体育馆外,毗邻市老年大学的一条小巷,人行道侧畔的两排桃花正开得夭夭灼灼,却鲜少有人前来欣赏。

    每两棵桃树之间的空地上都铺了一块塑料布,塑料布上又铺了纹饰色彩不一的厚棉麻布,其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货物,青铜器、陶瓷、古钱币、经卷、古玉、雕件、印章、印泥……

    “方姐姐,你可不许甩赖!李寅和李白的分数,显然比我们略差了些。还有,你这是把我们当不懂事的小屁孩吗?我们俩,一个是折颜,一个是白真,在给你制造浪漫的桃花雨呀!很唯美哟!要是有那种陶壶装的桃花酿,再来一个印着桃花的白瓷小酒杯,更完美!”

    俩熊孩子终止了辣手摧花的行径,解方无奈地摇头。

    她的目光再次被另一块玉璜吸引,等拿在手里,眉头几不可见的微皱了下,眼里似有璀璨的光彩快速闪过。

    她四处张望,整个巷子不见一个卖家,只得有些遗憾地放回原处。

    逛了快两个小时,自然是意料之中的毫无所获。只是,竟然意料之外的发现了这块隐在一堆假货里的玉璜,着实令她有些惊讶了。

    可惜,这里的卖家大多懒散,平时很难看到守摊人,也许正在对面的某个隐秘牌桌上酣战。

    这一片地摊古玩市场,她以前也逛过很多次,从没发现过真货,也就没有刻意讨要摊主们的联系方式。而且,摊主们大概也知道这些货物的真实价值是什么样的,几乎没人上心。

    她这次只是随意逛逛,主要目的是,带着阳光孤儿院里入学考试考得最好的两个弟弟,出来玩耍一番。这是她给孩子们的承诺,每次考试,考得最好和进步最大的两个孩子,她会抽出一天时间,陪伴他们一天。

    “方姐姐,你看,这是我刚才拍的照片!刚发朋友圈,就有50多个点赞了,大家都很惊艳,简直是惊为天人!”

    “我把手机送给你们,是让你们学习用的。多看看新闻,多浏览报纸杂志和励志的故事,尽干些无聊的闲事。”

    解方一边继续在地摊边上耐心等待,一边四顾周围,看有没有疑是摊主的人出现,哪怕是周围地摊的摊主。

    可惜,这一片的地摊边上,始终安安静静的,除了他们三人,再没有旁人,甚至过路的人都没有,寂静得有些诡异。

    “方姐姐,你过来看,李卓把你拍得真的很美呢!”

    “什么叫拍得很美?我方姐一直就是这样美,我只是呈现出来,让更多人欣赏方姐的美!”

    解方见周围始终没有别的人出现,有些无奈的扶额,“李卓,手机拿来!”

    “小的遵命!”

    李卓极为狗腿,屁颠屁颠地递上手机。

    解方接过手机,展现在她眼里的是李卓那小子刚发的朋友圈,上面显示已经有70多人点赞,评论也有上百条了吧。

    呵,小屁孩才读小学四年级,微信朋友居然这么多了,她自己恐怕只有不到三十个微信好友吧。

    她一眼瞅到了李准的评论:“在这个桃灼夭夭,寂寥的雨巷,我逢着了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像梦中飘过的白浅上神,她默默地走近,清雅,袅娜,而又悠远……”

    雨巷?寂寥的雨巷?李准才上小学三年级吧?什么时候开始读戴望舒了?解方不由得再仔细瞧了一眼李准,这孩子,竟然长得比李卓还高一些了。

    不得不说,李卓的拍照技术确实越来越好!角度选取得不错,画面背景与构图,光影虚实处理,都很见功底,拍摄时机也抓得准,瞬间捕捉能力显然比她更强。

    她似乎得考虑下,赶紧送这小子一台单反相机,恐怕他在拍摄方面是有些天赋的。她将手机递回给李卓,笑了笑,“拍得不错,等会送你一样小礼物!”

    李卓欣喜得有些傻愣了,根本无法言语,只是呵呵的笑了,看上去真的有点傻乎乎的感觉。

    解方瞬间觉得有些头疼,难道,她以前对这些孩子一直都太严厉了?她很少表扬他们吗?好像是的!解方深刻地反思着自己。

    她瞧着仍然傻愣傻愣的李卓,顺手摸了摸身边李准的小脑袋,头发虽然短,但黑亮顺滑,手感不错,备受打击的心情,终于好点了。

    但还是眉心微皱,她确实有些考虑不周。这次打算送给李卓的礼物,显然比以往送给孤儿院其他孩子的,要贵重许多。要不,下午再送孩子们一批乐器吧。按人数来算,每人一件,由他们自行挑选。再添置一些画架颜料什么的,好在卖家都是负责送货的。至于是请老师教,还是送辅导班学,她还得回去和奶奶商量商量。

    午餐时间,解方带着两个男孩子吃了肯德基和一些烤串,吃饱喝足后,又去新华书店买了一批书,打电话给孤儿院里帮忙打杂的梁叔,委托他给孩子们全部带了回去。送给李卓的是两本摄影类书籍,还给他订阅了一本摄影杂志。送给李准的是十本诗集,给他订阅了一本诗刊。

    当傻愣愣的熊孩子李卓捧着崭新的尼康 D7100时,简直不敢相信这真的是他能拥有的礼物。

    “这也是给我的礼物?不是已经买了书和杂志了吗?”

    “真的是送给我的?”

    “李准,过来掐掐我的手臂……”

    李准此时表现得极为乖巧,一反平日里喜欢和李卓抬杠的德性,很听话的,狠狠的掐了李卓一把。

    “哎哟!疼!是真的!不是做梦啊!”

    李卓显然忘了和李准的较真狠掐进行计较这回事。

    这傻孩子详细地询问了导购许多问题,又亲手试拍了几十张照片,才喜滋滋地拿着相机,离开了摄影器材专卖店。

    见李准对李卓的相机确实不感兴趣,也没有任何嫉妒不满的情绪,解方这才安下心来。

    这么小的孩子,却没有普通孩童本应具有的自私自利之心,她对李准不由得另眼相待。

    内心深处,却在默默感叹,孤儿院里的孩子太早熟、太懂事。

    其实,还有一丝几不可察的悲哀与怜悯。

    在这些孤儿身上,她常常能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

    逛了沅江边的诗墙公园,又在市一中的校门外逗留了一会儿。穿过滨湖公园,她和两个孩子,再次回到老体育馆附近摆地摊卖古玩的小巷。

    她想再次碰碰运气,那些地摊,总有人来收摊吧!

    果然,已经有摊主陆续来收摊了,小巷里,已经有很多人了,和上午的冷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的目标摊主已经出现,但是,情况似乎有变。

    她记忆中还有一点模糊印象的那位摊主,手中拿着一叠红色的现钞,而她先前中意的玉璜,则到了一只陌生的手中。

    这是什么情况?已经交易了?而且,刚刚才交易?

    她这是什么运气?

    在原本不抱任何希望的成堆的假货中,居然能淘到一块商朝的高古玉。

    可是,却没能顺利找到卖家。

    终于等到卖家现身,可东西却到了别人手中。

    还有别的识货的行家?武陵市这座小城市果然卧虎藏龙!高手在民间!

    解方心潮起起伏伏,有些后悔,没有尽快找到卖家交易,到嘴的一大块好肉,真的让一只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幸运乌鸦叼走了!

    看来,她真的有些膨胀了!有点盲目自信了!她真的自信满满地以为,除了她,也没谁能到这么个公认的遍地赝品的地摊上来捡漏淘货。

    她不由得仔细打量了那只突然冒出来抢食的乌鸦几眼。

    衣着低调而奢华,很年轻。

    玩票的公子哥?富二代?

    或许,对方并不是真正识货?要不再做最后的努力?

    “帅哥!这东西你买了?”

    面对长发素裙美女解方的突然搭讪,那个名副其实的年轻帅哥只快速扫了她一眼,倒是对她身边的李准多看了几眼。

    然后,一言不发,和解方擦肩而过,他手里很随意地拿着那块玉璜,真的太随意了,松松垮垮的样子,似乎是拿着一个随时打算扔进垃圾桶的破烂玩意儿。

    “帅哥!我出两倍的价钱,买下你手里的那块玉!”

    解方快步追上去,仍不放弃,和那个陌生的帅哥并排走了几步。

    那帅哥似乎没听见,也没看见,只当身边陪走的解方是个透明人,继续迈着大长腿往小巷外走去,偶尔有桃花飘落,却总落不到他身上。

    “哎!帅哥!我和你说话呢?你怎么这样……你听我说几句好吗?帅哥……”

    解方扔下李准李卓两人,一边陪走,一边继续喋喋不休地骚扰对方。

    不到最后一刻,她是不会放弃的。

    那人终于停了下来,原来,是停在了一辆黑色卡宴的驾驶位外面。

    他按了遥控,但并没有立即拉开车门,而是回过头来,定定的看着解方。终于开口了,声音低沉醇厚,很有锐气,吐词清晰明朗,显得彬彬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