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极品驸马温七郎最新章节列表 > 第569章 百合
    看到叶小天松了一口气,杜如晦的妇人顿时燃起了希望。

    “叶驸马,我家老爷的病能治吗?”

    叶小天起身,道:“杜大人之前是不是感染了风寒?”

    杜夫人点点头:“是的,前几天的确感染了风寒,不过吃过药后已经好了啊,我家老爷前段时间身体就不舒服,他现在的病,可能跟以前有关系吧?”

    叶小天道:“杜大人现在病着,他之前得的什么病,我现在不好检查,等先治好了杜大人现在的病再说吧。”

    “这么说来,我家老爷的病真的能治?”

    叶小天浅笑:“不是什么大病,不过是感染风寒之后,留下的后遗症罢了,这个病叫做面合病,好治,我给你们一个药方,你们拿着药方去抓药就行了。”

    听到这个,杜夫人也顿时松了一口气,如果真如叶小天说的那样的话,那就太好了。

    叶小天很快写了一个药方,上面的药不多,也就两个,百合和知母。

    看到这个药方后,杜夫人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开口问道:“叶驸马,这两样药真能治病?”

    在杜夫人看来,这两个药算是比较普通的药,可他家老爷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这两样药能治好吗?

    叶小天浅笑,道:“百合,水泡一夜,次日清晨以泉水煮取一升;另用知母三两,加水二程式煮取一升。

    百合汁、知母汁合在一起煮成一升半,分次服,很快就会好的,等杜大人好了之后,我再来给杜大人瞧瞧。”

    叶小天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在看过杜如晦现如今的情况后,杜如晦的病真的不算什么大病,当然,其他人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不知道怎么治,那这病就是大病,但若是知道了这是什么病,那就好治多了。

    这个病很好治,而且好的很快啊。

    不出意外,几天后,杜如晦就会跟以前一样了。

    当然,他之前身体不适到底是什么引起的,要等叶小天看过之后才能知晓了。

    这样说完,李世民和叶小天也就离开了。

    长安城的大雪仍旧在不停的下着,两个人坐在马车上,李世民的神情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叶爱卿,那杜爱卿的病真能治好?”

    “陛下放心好了,我那个药方很厉害的,绝对药到病除。”

    “好,若是能治好杜爱卿的病,叶爱卿也算是大功一件的。”

    对杜如晦的感情,李世民还是很深的,毕竟他能有今天,能够坐上这个皇位,杜如晦绝对是功不可没的。

    两个人这样说了几句,随后叶小天下了马车,直接去了公主府,李世民则回宫。

    杜府这边,杜夫人已是命人按照叶小天的那个药方给忙碌了起来。

    这几天,她可算是一直提心吊胆的,这个时候,才多少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杜夫人这样松懈下来后,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自家老爷病的这么严重了,那个小儿子杜荷,怎么一直没有出现?

    这个小兔崽子又去了那里?

    “来人。”

    一名下人急匆匆跑了来。

    “夫人有什么吩咐?”

    “二公子呢,他去了那里?”

    下人有点犹豫,杜夫人顿时瞪了过去:“不想死就快点说。”

    “二公子去赌坊玩去了,要到宵禁的时候才回来。”

    “什么,他小小年纪,便敢去那种地方玩,真是好大胆子,你带人去把他给我带回来,他要是不回来,就把他腿给我打断。”

    那下人一听这个,就有点慌了,二公子啊,他一个下人那里敢得罪,可这杜夫人他们也不敢得罪啊。

    痛苦,很是痛苦。

    可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应了下来。

    长安城的赌坊有很多。

    其中最为著名的,却是要数一家名叫千家赌坊的赌坊,这个赌坊很大,里面玩的项目也很多,而且这里有个规矩,那就是什么都能赌,不仅仅局限于色子啊,牌九什么的,只要你能找到人赌,赌什么都行。

    比如说赌谁家寡妇的内衣颜色,比如说赌谁谁谁一天吃了多少,拉了多少什么的,只要有人赌,这里都可以有人坐庄。

    而正是因为这里的多样性,所以来这里玩的人才对。

    当然,像这种特殊的赌约,平时并不多,大家倒还没有无聊到赌这些玩意。

    大家玩的更多的,还是平时玩的那些东西,比如说色子啊,牌九之类的。

    像这种东西,来钱才快嘛,赌其他的,也就是怡情一番罢了。

    而此时千家赌坊内,杜荷正在色子那边玩的兴起,他今天的赌运不错,已经接连赢了好几局了,前几天输的钱,很快就要赢回来了。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那种钱财去的快,来的也快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

    “大,大,押大…………”杜荷不停的喊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杜府的下人赶了来。

    “二公子,夫人让你回去。”

    杜荷看到这几个下人,顿时有些厌烦的凝了凝眉头,骂道:“滚开,别耽误本公子发财。”

    下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道:“二公子,别让我们为难,夫人说就算是绑,也得把公子给绑回去,不然的话,就要打断公子的腿。”

    “是吗,我看谁敢?”

    杜荷有点生气,他是杜家的二公子啊,谁敢对他怎么样?

    至于他的母亲,他可不觉得自己的母亲会这么狠心对自己,他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她对自己是溺爱的,平日里那里打过他?

    只是,就在杜荷说完这句话后,杜府的那些下人便直接出手,把杜荷给控制住了。

    “二公子,得罪了,实在是夫人的话,我们不敢不听啊。”

    “你们好大胆子,怎么,我的话你们就敢不听了吗,放开我,不然我弄死你们。”

    杜荷嚷嚷了起来,不过这一次那几个下人并没有随他的意,毕竟相比较下,杜夫人的威严要更为厉害一些。

    而且,他们奉命行事,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很快,杜荷就被这些人给带走了。

    千家赌坊这边,一众人仍旧在不停的玩着,不过赌坊后面,已经有人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千家赌坊的老板谢老板。

    “谢老板,杜荷被杜家的人给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