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23章 争队长2
    赵一名三人胳膊上系了两条缎带,施施然的离开擂台。

    瘸子看了一眼赵一名,又转向另外四组:“下一个。”

    四组人员犹豫一会,就有两个小组出列。

    瘸子看了下擂台下剩下的两个小组,冷笑一声:“吃屎都抢不到热的!”

    六人顿时怒了,一个个怒视瘸子。

    擂台上的‘角斗’开始。有了赵一名这边做出的榜样,这两个小队都学会了战术。但大家本就半斤八两,现在也差不多。

    血水飞溅,惨叫闷哼不断,十多分钟后,双方才终于分出胜负,却也是惨胜。

    最后两组上场;不知道是否瘸子的话刺激了他们,抑或想到了此前被淘汰的五个人,这六人完全拼了。

    现在看大家都是普通人,但若拼命起来,却是狭路相逢不要命的赢。

    仅仅不到五分钟胜负就分出来,胜利一方竟然几乎都站不起来。当然,失败一方直接就趴在地上了。

    赵一名又开口了:“剩下的还用循环战吗?一起上吧!”

    其余15人大怒,然而现在还能站起来有一定进攻能力的,勉强能凑出7个来,还有俩晃晃悠悠的。

    瘸子看了一眼,点点头,不说话。

    赵一名看了看刘潇、吕通,挑了挑眉毛:“敢不敢试试?”

    “试试就试试!”刘潇哼了一声,率先向擂台上走去。

    吕通犹豫一会,一咬牙跟上。赵一名押后,慢悠悠的走上擂台。

    率先登上擂台的刘潇昂着下巴,傲然道:“都上来受死!”

    “我呸!”冯豪川没什么大碍,“小子,来,让爷爷教育教育你!”

    刘潇眯着眼睛,露出森白的牙齿:“吃饭睡觉打豆豆吗,别人打的我为什么打不得。”

    有人笑,有人怒,更多的是冷眼旁观。

    冯豪川却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嗷儿一声就跳上擂台,就准备单挑。

    但赵一名却从旁边冲来,一脚踢在冯豪川大腿上,将冯豪川踹了一个踉跄。

    “赵一名!”冯豪川大怒。

    赵一名抱着双臂,“你似乎没有弄明白,现在是团队战斗,不是单打独斗。”

    冯豪川深吸一口气,“好,好,好得很!大家一起来,将这三个嚣张的家伙放倒!”

    现在还站着的,眼睛都红了,早就血性上头,大家低吼着,一步步挪到擂台上。

    赵一名看了一眼刘潇、吕通,低吼一声:“动手!先打豆豆!”

    冯豪川一听,怒发冲冠,怒吼一声就向赵一名冲来。只是因为之前被赵一名踹了一脚,跑起来也一瘸一拐的。

    旁边的吕通怒吼一声,竟是跑了起来,直接撞向冯豪川。

    两人咚的一声撞到了一起,额头瞬间见血,随后就扭打一起。

    旁边有人冲来,赵一名对着来人就是一脚,一脚踢在膝盖骨上。只听咔嚓一声,人就软了下去。

    刘潇没有丝毫犹豫,冲向吕通和冯豪川,一把抓住冯豪川的右手。

    “停!”瘸子开口,“冯豪川淘汰。”

    刘潇放下冯豪川,转头冲向赵一名这边;此时赵一名已经被三人包围。

    一个人抱着赵一名,但赵一名却跳起来,一脚踹在一个人胸口,将人踹飞。巨大的力量让赵一名和抱着的人滚落地面。

    赵一名爬起来,将对方摁在地上就打。

    刘潇给赵一名拦着,却被三个冲上来的包围。拳头噼里啪啦的砸下来,刘潇脸上立马就出血液飞溅。

    赵一名身下的已经昏迷;但却有一人冲到赵一名身边,抓向赵一名的短发;还有一人冲到吕通这边,缠着吕通。

    有人高呼,先将刘潇放倒。

    赵一名怒吼一声:“滚!”

    来人手上力气不小,竟是一把抓下了一块头皮。

    但赵一名却一拳砸在此人鼻子上。怒吼着,两拳将人打退了。而后赵一名猛跑两步,用肩膀撞飞一个家伙,为刘潇解围。

    后面被赵一名打退的家伙,却嘶吼着,一把抱住赵一名的脖颈,而后……咔嚓,赵一名的耳朵竟然也被咬了下来。

    但赵一名双手往后一拉,就扯住对方的耳朵,直接撕了下来,顺便带下半边脸皮。

    后脑勺用力,直接砸在对方鼻子上。对方双臂放松。

    赵一名转过头,抱住对方脑袋,怒吼一声,竟是硬生生将人拔了起来,摁着脑袋就要往地上摔去。

    吕鸿飞适时出现,拦下了赵一名,算是将那个可怜的家伙救了下来。真要让赵一名这样摁倒地上,脑袋怕是要炸开。

    赵一名看了一眼吕鸿飞,转头向下一个目标冲去。不想这个目标忽然停下脚步,然后……后退了一步。

    但随即反应过来,怒吼一声冲向赵一名。

    赵一名抹了一把脸上黏糊糊的血液,对着来人就是一巴掌。

    啪!

    来人竟然被赵一名一巴掌抽了个陀螺。转了半圈,噗通一下摔倒。不等对方爬起来,赵一名紧走两步,对着后脑勺就要跺。

    “停停停!”瘸子都惊了,这家伙太狠了点吧。

    吕通、刘潇这边也解决了对手,三人身上血水淋漓,血水满头,状若厉鬼。

    但三人却没有去解那些缎带,而是对峙。瘸子之前说的很清楚:这是争夺队长。

    赵一名不说话,只是看着两人。此时赵一名头皮被抓去一块,粘稠的血液从眉毛、鼻尖滴落,一滴滴血液在地面上绽放。

    刘潇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不少位置已经破裂,血液止不住的往下流。

    吕通相对好一些,几乎没有经过激烈的战斗,至少没有被围攻。

    赵一名看了两人一眼,很强硬的说道:“我当为队长。”

    吕通张了张口,没说什么。

    “凭什么!”刘潇很不服气。

    赵一名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刘潇。

    有时候,无言胜有言。

    刘潇瞪着赵一名,看着赵一名宛若厉鬼的面容,看着那挺拔的身影,看着那坚定明亮又犀利、带有血气的眼睛,心头渐渐有些发虚。

    对视不过十来秒,刘潇微微低头,嘟囔起来:“好吧好吧,你狠,你是老大。”

    赵一名扯开嘴角笑了,就是笑容有些说不出的狰狞。“将所有人的缎带解下来。一共剩下12条,刘潇你拿7条,吕通五条。有意见吗?”

    吕通眨了眨眼:“老大,你的呢?”

    “我问你,有意见吗?”

    “额……”

    赵一名哼了一声:“没有就拿着!”

    “啪啪……”瘸子拍了拍手掌,“好一个年轻人!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