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21章 等了三十年的修行
    以意志的力量,驾驭精神与能量;

    想象精神与能量的碰撞,主动催发生命能量的积累!

    科学需要的是想像,不是观想也不是冥想。

    赵一名按照功法的引导,首先尝试想像大海。

    精神如海水,‘纯能量’如沙滩,海水与沙滩碰撞,飞溅起一滴滴晶莹的水珠,那些水珠就是碰撞后产生的生命力。

    想像这些水珠进入丹田,然后运转功法。

    若该方法不行、或者嫌弃效率慢,也可以想象海底火山爆发。岩浆与海水相遇,蒸汽冲天而起,那些蒸汽就是生命力。

    之后同样想象这些能量进入丹田,运转功法滋润身体。

    还可以想象,狂风吹过沙漠,风与黄沙碰撞,漫天飞沙飞扬;然后将这些飞扬的沙尘引入丹田。

    也可以想象大火燃烧森林,烟气直冲云霄。或烈日炙烤万里江河,水汽蒸腾。甚至也可以是小泉流水,浪花一点点。

    生命是奇特的,可以想象很多,在其中寻找适合自己的。

    不同的想象,会带来不同的体验。风卷黄沙带来的真气会是干燥灼热,小泉流水带来的真气是温润清澈,长河落日的真气是波澜壮阔,浪卷黄沙的真气惊涛骇浪。

    如何修行,需要自己思索。功法只能给出引导。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该有的资料,西西莉亚都给赵一名了。

    好在,赵一名实际准备和思考时间,已经超过三十年!

    也许,这才是是新手任务的真正奖励——从容的时间。

    在赵一名的想象中:惊涛拍岸,浪卷云涛,乱石穿空,声遏行云;浪有千千重,漫漫无边,山崖接云海,无边无际。

    山与海的碰撞,蒸腾而起的浪涛,再以意志的力量引导,想象无穷无尽的力量涌入丹田,再运转全身。

    时间一点点过去,赵一名一点点摸索。

    渐渐地,赵一名有了感觉,似乎有一缕清泉流入丹田,又运转全身;不知是否错觉,只觉得周身舒泰。

    唯一的问题是:自己想象的场面很宏大,自己的身体很青涩~

    赵一名没有气馁,万事开头难。三十年都等了,十几天还忍不了?

    一天过去了,赵一名……岔气了。

    暂时停止修行,只保留想象,并稍微调整。岔气到半夜,自己慢慢消退。

    第二天,赵一名终于按照功法介绍,在丹田内感受到一丝丝温润的气息。

    第五天,赵一名感有了明显的感觉,一丝丝气息开始化作一缕比较明显的气感。赵一名开始尝试控制这一缕气息。

    等到第13天,赵一名已经可以感受到一点点清泉在体内流转。所过之处舒泰、通透,似乎身体正在被清洗。

    终于到了14天傍晚,医生再次检查赵一名的情况后,拿下了赵一名脸上的药贴,拿了一个镜子给赵一名看:“怎么样。”

    赵一名看去,自己的容貌似乎有些改变,又似乎没有改变;皮肤白净,不过有些隐隐的红色痕迹,粉嫩粉嫩的。

    赵一名终于开口了,但开口第一句话却不是询问自己:“我在这14天了,我爸那边呢?”

    “早就派人通知了。”吕鸿飞过来了,他低头看看赵一名,微笑的点点头,“恢复的不错。脸上的红色痕迹,等个十天半个月,再晒晒太阳就消失了。”

    赵一名这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我感觉容貌有些变化。这是整容吗?”

    医生开口了:“算是一种微调,或者更应该说是一种半永久化妆。它不会改变你的基本结构,不会影响人脸识别技术。但它会影响眼睛的感官。”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拆解赵一名手上的设备,又检查一遍,对赵一名说道:“来,动动右手食指,摆动、上下挑动。好,勾住我的手指,用力、再用力。”

    勾着医生的食指,赵一名上半身都起来了,医生才满意的点头,“再试试中指。”

    一个个手指仔细检查完毕,又用设备检查一次,医生才对赵一名笑道:“很好,你已经完全康复了。不过右手骨骼受损较大,一个月内不建议拳击训练。”

    后面那句话,是对吕鸿飞说的。

    吕鸿飞点点头,拿起身边一份文件:“你的报酬。两枚数字币转让协议。”

    医生看了下文件,又抬头看了一眼吕鸿飞,“两枚1级数字币,价格太高了。”

    吕鸿飞哼了一声,“你就说要不要吧。”

    “谢谢。”医生麻利的签字,手下文件。

    赵一名在旁边默默的看着,内心却是越发的震撼。他们内部交易,都如此谨慎。数字币的流动,几乎无法监督。而投资数字币的人太多太多,难以详细追踪。

    “走吧。”吕鸿飞对赵一名招招手。

    赵一名起身,穿上病服和一次性拖鞋,出了门直接搭乘货运电梯来到地下室,吕鸿飞丢给赵一名一个小皮箱,“你的奖励。”

    赵一名打开,嘴巴直接就张开了。

    但见里面5×2的摆放了10扎现金。这是10万元!

    吕鸿飞发动汽车,直接开进一辆垃圾车里,或者说是外观为垃圾的车辆。一路晃晃悠悠的走了一个多小时,赵一名再次下车的地点,是维纳斯故事的垃圾站。

    几分钟后,赵一名站在五楼的一个房间里,静静地看着窗外发呆。再看看身边的10万现金,恍若梦中。

    床上放了几套全新的衣服,档次等与此前自己穿的类似,标准的地摊货。

    深吸一口气,赵一名换上衣服,打的回家。和‘酒鬼父亲’吵了一下后,丢下三万现金就出门了。

    找到自己的三个小弟,大家唱了半天KTV,赵一名一人拍了一万过去。

    “赵哥,我们不能要。”三人推辞。

    赵一名哼了一声,“给你们就拿着。你们既然喊我一声赵哥,我就罩着你们。以后跟着我,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们的!”

    “好,赵哥既然这么说,我也不说别的了。以后赵哥的事就是我的。想要找赵哥的麻烦,就从我耿涛的尸体上踏过去!

    敬赵哥!”

    耿涛拿起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就灌了下去。

    第二个也开口了:“赵哥拿我当兄弟,我李志飞也不是石头心。赵哥,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哪怕是死也特么的不眨眼!

    敬赵哥!”

    最后一个犹豫一下,就要说什么。

    赵一名开口了:“大家都是兄弟,说什么呢。来来来,喝酒唱歌。江云天,到你了。就唱一曲周华健的‘朋友’吧。”

    江云天拿起话筒,大声说道:“赵哥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家哄笑。

    只有赵一名眼底闪过一丝冷厉:这江云天,怕已被吕鸿飞收买了。今天出来KTV是假,找眼线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