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19章 夜晚我和你咬耳朵2
    赵一名眼睛一眯,扭了几下脖颈,也不看旁边的吕鸿飞,直接大踏步走去。

    看到赵一名这干脆的表现,吕鸿飞微微点头——当然此时的赵一名看不到。

    赵一名不急不慢,一步步走过阶梯、走上擂台,对擂台上新旧斑驳的血迹视而不见,直视对方:“你不需要休息?”

    赵一名的表现,让对方瞳孔收缩。但嘴上却强硬的很:“哈哈……吃饭睡觉打豆豆,打豆豆就是休息啊。

    哈哈……

    记住,打你的叫冯豪川!会成为你心里永远的阴影!”

    赵一名点点头,慢慢向对方走去,口中慢悠悠的说道:“其实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我只知道你叫的很难听。”

    说话中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三米。

    赵一名忽然跳起,十几年跑步锻炼出一种几乎本能的发力技巧,身体颇有些弹射起步的味道,两步就冲到冯豪川面前。

    冯豪川咧嘴笑了,牙齿上满是血液,对着赵一名的脑袋就是一拳。

    赵一名稍微侧头;但冯豪川一条腿却已经抬起,对着赵一名的两腿之间就顶了过去。

    赵一名却直接扑到对方身上,双手用力抱住对方的臂膀,两人一起摔倒,翻滚起来。

    忽然,赵一名低头,

    “啊!”

    一声惨叫爆发。

    赵一名抬头,嘴巴里咬着半截耳朵;然后又对着冯豪川鼻子、嘴巴位置撞去。

    “咚!”

    “咚!”

    “咚!”

    冯豪川惨叫,赵一名却充耳不闻。在冯豪川惨叫的时候,赵一名已经坐了起来,坐在冯豪川的胸口,抡起拳头对着冯豪川的眼睛、太阳穴位置就砸。

    咚咚十几拳下去,冯豪川两眼一翻,竟然昏了过去。

    赵一名还要打,吕鸿飞抓住了赵一名的手,“行了。”

    赵一名站了起来,吐出耳朵;然后赵一名却又对着冯豪川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冯豪川是吧,你欠吕哥一条命!今天要不是吕哥拉着我,我这一脚就踹在你脑袋上!”

    旁边一名和吕鸿飞差不过的青年面色不好看的走了上来,一把抓着冯豪川的衣领就拖了下去,顺便捡起半截耳朵。

    赵一名环视四周,伸出沾满血液的手指,对四周勾了勾:“再来一个!”

    “我来!”一个面色黝黑的男子站了起来。男子怕是有1.9米高度,身影壮硕。

    不是那种浑身肌肉的壮硕,而是那种稍微壮硕的胖。但看此人走路的姿势,怕是有些根基。

    赵一名眼睛眯起来。

    对方走到赵一名前面,“小子,你很狂。我叫……”

    不等对方说完,赵一名主动攻击。

    人狠话不多,能动手绝不动口!

    “嘿……”对方呲牙笑了,伸出大手就要抓赵一名的拳头。

    但过去十次‘死亡’的经历,加上这一次做痞子的大家经验,赵一名经验丰富。

    拳头半路变化,一把抓住对方的中指,想都不想咔嚓一声就折断了。

    “嗷……”男子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赵一名没有丝毫犹豫,扑上去就要……咬耳朵!

    “停!”吕鸿飞的声音爆发。

    赵一名放开对方,后退三步警惕。但对方却已经抱着手指在地上打滚,惨叫连连。

    对面的带队青年一言不发的走了上来,对着打滚的男子就是一脚。男子眼睛一翻,昏了过去。然后被提着衣领拖了下去。

    赵一名看了,心中暗惊,但却不动声色,继续对四周做出挑衅的姿态。

    “我来!”又一个家伙跳了起来,身高只有1.7米的样子,比现在的赵一名还要矮一个头。

    眼下赵一名用的是‘周子韬’的替身,算是成年人身高,有1.85米样子。

    来人眯着眼睛走来,脚尖点地,脚后跟微微抬起。走路看上去吊儿郎当,却浑身紧绷,一看就是打架经验丰富的。

    赵一名咧嘴笑了,却继续挑衅的勾了勾手指。但对方冷笑一声,不为所动,只是继续保持先前的姿态向前走去。

    忽然,两人同时动了。

    “轰……”

    拳头对拳头,骨节错位的喀嚓声响起,两人的拳头同时崩裂,血液飞溅。然而两人却眼都不眨一下,另一个拳头飞出,对着彼此的鼻子就是一拳。

    “咚!”

    赵一名只觉得一瞬间酸甜苦辣涌上心头,眼前阵阵发黑。但一直以来的坚韧意志,让赵一名忽略了直接的感觉,哪怕眼前发黑也继续攻击。

    流血不止的右拳松开,按照先前的记忆,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用力向前一拽,低着头就撞了过去。

    头顶似乎顶在了对方的面孔上,赵一名听到了一声惨叫。但此时的赵一名状若魔鬼,一把抱住对方,眼前还发黑呢,却熟悉的按住对方的脑袋、摸到了对方的耳朵,一口咬了下去。

    又是一声惨叫传来。

    可赵一名毫不留手,提起拳头就砸。

    直到现在,赵一名眼前还是发黑状态。

    对方却也不差,惨叫过后竟然翻身而起,同样闭着眼睛和赵一鸣互殴。两人拳拳到肉,血液浸透了衣衫,染湿了地面。

    也许因为两人此时都看不到——都同样的眼前发黑,却是彼此胡乱挥拳,不时有拳头打空。

    拳头不时落到彼此的脸上,两人鼻子已经破裂,眼睛估计是完全看不见了,嘴皮都被打烂。拳头上,甚至看到了白骨。

    忽然对方硬挨了几拳,一把抱住赵一名,竟然学习赵一名的状态,要咬耳朵。

    不想终究赵一名反应快一点,肩膀抬起,直接顶在对方下巴上。

    只听咔嚓一声,几颗牙齿飞出。赵一名一把抓住对方的脖颈按到地上,膝盖骨对着脖颈位置就要跪下去。

    “停!”吕鸿飞一把抓住赵一名的衣服,将赵一名拉了回去。

    赵一名一个踉跄坐到地上。挣扎了好几次都没能站起来。血液已经模糊的面容,此刻的赵一名状若魔鬼。从鼻子里、嘴巴里流出的血液粘稠,在下巴上拉出老长的血丝。

    四周‘观众’们鸦雀无声。

    吕鸿飞看了看赵一名,又看了看对面的青年,以及躺在血泊中的人,微微一笑,随后抱起赵一名就离开了。

    这个小小的角斗场中,战斗继续进行。血腥的战斗,让有些人恐惧,却也让有不少人两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