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17章 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九千?!”赵一名真的有点惊讶。自己父母一个月加班加点,净收入也就是九千到一万的样子呢。

    在这里做个保安,就要九千?要知道,行情价是3000~4000的。

    男子看着赵一名,不说话。

    赵一名想了想,问道:“具体做什么的?工作时间呢?”

    “保安的工作大都一样。不过这里可能要辛苦一点,我们需要进行专业的培训。

    上班时间嘛,下午16点到晚上24点;或者晚上24点到早上八点。”

    赵一名默默的看了下自己略有纤细的手臂——按照故事原来的设定,也就是原来的卧底周子韬,并不是一个战斗兵种,而是一个技术兵种;武道修为只是可怜的二段银鹰级。

    战斗兵种大学毕业,至少也要有四段青虎级战斗力,习武的气势、气质、手上的老茧等根本就藏不住。

    银鹰级,稍微健壮的普通人多吃点苦、学点招式,再学点实战技巧也就差不多了。

    表面上,赵一名心动、犹豫,但最终还是答应了。九千,真的不少了。

    实际上,赵一名内心也终于松了一口气——经过十次的死亡,才终于摸到了一条真正能进入那个地下世界的通行证。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又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从最开始农家乐的邀请,一直到眼下的邀请,看上去都不是赵一名主动提出来的,而是对方上赶着要求的。

    不过到了这里,赵一名并没有放松,而是继续表示:来这里工作,是我的荣幸;但我身边的三个小弟,也不能丢啊,一起安排了吧。

    这一点,男子也大气,一人三千的工资,跟着赵一名干。

    入职手续很快就办理妥当,赵一名也终于知道男子的身份:维纳斯故事夜总会的大堂经理,吕鸿飞,32岁,六段金虎级武师。

    但赵一名更知道,这只不过是表面身份。

    实习期的一个月倒也轻松,一天早班,一天夜班,一天休息。早班就是下午16点到晚上24点;晚班就是晚上24点到早上8点。夜班期间必须不断巡逻,不准打瞌睡。

    这一个月里,赵一名做事倒也认真。夜总会里事情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上次那精神恍惚的烟鬼,最后鉴定是自带的,因此警方对夜总会也只是整顿了几天;当然罚款也是不可避免的。

    一个月时间悄然过去,赵一名终于转正。转正很简单,是吕鸿飞亲自通知的。通知赵一名转正后,吕鸿飞话音一转,“赵一名,下班后喝一个。”

    “好啊。我叫上涛仔他们。”赵一名时刻不忘拉上自己的三个小弟。

    “不用,就我们两个。”说罢,吕鸿飞就离开办公室。

    赵一名微微皱眉,状若思考。但眼镜深处却有一道精光闪过——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

    经过前面十次的死亡和探索,赵一名已经摸到了门路。

    地下世界也要吸收新鲜血液,但想要加入地下世界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大部分人永远都只能在外围打转,只有少许人才能不断突破、进入高层。

    其中入门筛选,就是最重要的一环。而吕鸿飞就是入门筛选的考官之一。

    凌晨,赵一名下班,吕鸿飞开了一辆普通的绿牌汽车亲自接了赵一名。

    “吕哥。”赵一名打招呼。

    “上车吧。”

    赵一名坐到副驾驶上,车辆缓缓向前滑动;等离开夜总会停车场,吕鸿飞开口了:“赵一名,想不想提工资?”

    赵一名当即两眼放光:“想啊!”

    这一个月来,赵一名花钱颇有些‘大方’,总之不止九千元——超过了工资。

    吕鸿飞缓缓点头,不说话。

    赵一名却有些‘焦急’,转头看向吕鸿飞,“吕哥,有什么好买卖吗?”

    吕鸿飞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觉得你能做什么?”

    “额……”赵一名顿时卡壳了,然后慢慢低头,又转头看向窗外繁华的城市。凌晨的城市,灯火璀璨。

    吕鸿飞又说道:“上个月警察突击检查抓的几个烟鬼,知道吧。”

    赵一名点头。

    “敢不敢试试?”

    赵一名不说话。

    吕鸿飞又说道:“想挣钱吗?”

    “当然!”赵一名回答的斩钉截铁。

    吕鸿飞又问:“那你能做什么?”

    赵一名又卡壳了。

    “什么也不会做,还想挣钱。”

    吕鸿飞声音很平淡,但赵一名面色一片尴尬、难堪,默默无言。

    又过了一会,吕鸿飞淡淡的问道:“那么,你敢拼命吗?”

    赵一名张了张口,面色一阵变幻。好一会,才咬牙问道:“是什么?”

    吕鸿飞头也不回的说道,“地下拳赛,听说过没。我就是从那里走出来的。成功了,年薪五百万不在话下。当然,倒在擂台上的同样不少。”

    稍微一顿,吕鸿飞又说道:“当年我是22岁开始地下拳赛的。和你的年龄类似。”

    赵一名张了张嘴,好一会才小心的问道:“那上去就打,还是有基础训练?”

    “哈,地下拳赛也是为了竞赛,不是为了杀戮。不过危险性还是有的。就算是武道赛场中,不也有死亡的。

    培训等,当然也有。唯一的问题是,一旦加入不准退出。”

    赵一名双手握起又松开,掌心在膝盖上不断摩擦。脸上色彩变来变去,偶尔有咬牙的声音。

    如此过了几乎三分钟,气氛越发尴尬了,赵一名才问道:“工资呢?”

    吕鸿飞声音开始冷静、或者说冷酷起来:“起步三万。胜利一次,赌注盈利的5%。失败的没有任何奖励。

    我当年第一个月就收入7万。第二个月15万,之后月收入从来没有低于20万,最多的时候可达百万元。”

    赵一名呼吸开始急促,眼睛渐渐发红,身体开始激动的颤抖。好一会,赵一名终于咬牙说道:“我去!”

    “确定了?”

    “确定!”

    吕鸿飞点点头,“打开你前面的储物柜,有一个红色的瓶子,是速效麻醉药。吃一片。旁边有矿泉水。”

    赵一名找到了瓶子,瓶子上没有任何介绍。咬咬牙,吞下一片。

    车辆继续行驶,几分钟后赵一名就渐渐昏迷了。

    吕鸿飞又等了一会,确定赵一名完全熟睡了,这才按下车上一个伪装成为空调按钮的开关,说道:“已经准备好了。”

    (祝大家七夕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