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15章 木制工具,犯法吗?
    在距离赵一名住处五公里开外,有一片大大小小的农家乐。每当傍晚下班后,前来就餐的车辆便络绎不绝。

    不过生意火爆的农家乐,总是少部分。

    其中最火爆的,当属一个名为‘欢声笑语’的农家乐。不过最近在‘欢声笑语’对面,又起来一家新的农家乐,名字叫做:笑声笑语。

    这情况就有点恶劣了。欢声笑语的老板钱晓波找了对面几次,但对方就是不买账。双方打了几次口水仗,但对面的生意却越发的火了。

    这真的是咄咄怪事。

    不过今天傍晚,情况发生了变化。

    四个少年郎,在‘笑声笑语’叫了一提啤酒,又点了两盘炒花生米,将桌子拖到大门口正中央,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坐着,大声的吹牛。

    桌子上,更放着四把寒光逼人的三棱刺。

    有人过来一看这架势,掉头就走。

    笑声笑语的老板出来了,说让大家挪个地方。赵一名啪的一拍桌子,“老子在这里吃个饭,没给钱还是怎么的?”

    别说,这一次还真的给钱了,而且是提前给钱的。

    笑声笑语的老板脸色阴沉下来,“小兄弟,做人不要太过分了。不然小心飞来横祸。”

    “来,我倒要看看这横祸怎么飞!还能竖着飞不成!”

    其余三个少年哈哈大笑。

    老板皱眉,稍微放低姿态:“多少钱,说个数吧。”

    赵一名嗤笑,“你这老板还真有意思,我们吃个饭而已,你在这说什么怪话。”

    老板见状,转身就走。

    几分钟后,警报响起,两辆警车呼啸而来,噼里啪啦跳下六个警察,其中两个配枪,四个过来要收了赵一名四人的三棱刺。

    赵一名理都不理,继续喝酒吃花生。

    警察靠了过来,警惕的问道:“你们干什么的。”

    赵一名翻了翻白眼:“吃饭喝酒,你眼睛有问题吧。”

    “三棱刺哪来的!”

    “三棱刺?”赵一名四个对视一眼,忽然哈哈大笑。

    “你们四个往后坐,把三棱刺丢地上。”

    赵一名撇撇嘴,抬手将三棱刺划拉到地上,“给你们了。别影响哥们儿喝酒。我也学过法律的,警察要是随意拘留普通人,也要受处分的。”

    两个持枪的警察警惕的看着赵一名四个,有两个警察将三棱刺捡了起来。而后,两个警察掂量记下,对一个持枪的说道:“队长,这三棱刺是假的。”

    说着,一个警察双手用力,咔嚓一声,三棱刺折断了,露出里面疏松的木质。一个警察用指甲刮了一下,小心的表示:“好像是梧桐木的,这东西还没指甲硬。外面贴了一层镜面贴,就是手法不错。”

    “啧……”队长真有些无语了。看看旁边目瞪口呆的老板,再看看赵一名四个,一时间也有些恼火。

    赵一名这边却拍了拍手,施施然的来到队长前面,哈了一口酒气。

    “后退!”警察大怒。

    赵一名却嘿嘿笑着,“警察同志,木制武器,犯法吗?”

    警察不说话。

    赵一名对身后三个小弟招招手,“走了,明天再来!”

    警察们束手无策——对于这样的举动,真的没有什么太好的法律条款适合。

    第二天,赵一名带着自己的小弟如约而至;不一会警察来了。

    赵一名竟然还招呼警察过来喝酒。今天,又是啤酒,多加了一碟花生米——笑声笑语的老板没提供,但欢声笑语的那个胖子提供了。

    不过今天的啤酒,就有点多了,足足六提,全都是玻璃瓶的。

    警察过来,看着桌子上连小刀都没有,唯一的金属物品还是酒起子,一时间也很是无奈。却也有些不甘心,“你们今天没带木制武器啊。”

    赵一名斜着眼看了一眼警察,冷哼一声,一把将筷子拍在警察面前:“电影里筷子也能杀人。这算不算武器!”

    警察冷哼一声,“你们已经够了扰民标准,跟我们走一趟吧。”

    “走就走!”赵一名毫不犹疑的起身,但转身之前,却将所有的啤酒推到地上。

    咣当噼啪的一阵爆炸,啤酒沫流淌起来,玻璃渣满地都是。

    警察也不是没脾气的,当即指着脚下:“打扫干净了。”

    “没问题啊!”赵一名笑嘻嘻的,“老板,扫帚有吗。”

    打扫卫生……很仔细,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笑声笑语这天晚上的生意,又黄了。

    不过赵一名四个也被带走了,警察方面表示要提起公诉、赔偿笑声笑语的损失。

    那就赔偿呗。赵一名一个电话打给欢声笑语的老板钱晓波。钱晓波立即表示:赵哥做事义气,这赔偿的问题赵哥不用担心。

    钱晓波赔偿的很干脆,十万块眼都不眨一下。赵一名四个也被保释出来。当天晚上,又去笑声笑语门口喝酒。

    这一次就规矩很多了,大家点了大餐,叫了六提啤酒;啤酒全部打开,在地上摆了一溜。

    警察又来了,这一次就来了两个警察,大家看着赵一名哭笑不得。如此折腾十来天,笑声笑语的老板撑不住了。不得不走人。

    钱晓波找到赵一名,摆了一桌酒席,当场拍了五万现金。赵一名当着钱晓波的面,给三个小弟一人点了1.2万;自己落下1.4万。

    “赵哥做事讲究!”钱晓波伸出大拇指,又端起那种足有600ml的啤酒杯,对赵一名遥遥一敬,“我先干为敬。”

    600ml的啤酒几口下肚,气氛就热烈起来。酒足饭饱后,钱老板悄咪咪的说道:“赵哥,一看到你,我脑海中就浮现一个念头。”

    “哦?是什么?”赵一名翘着腿喝着啤酒,漫不经心的回应着。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赵一名很高兴:“哈,老板真会开玩笑。化龙就算了吧,那是上赶着找死呢。这样就挺好。”

    “不不不,赵哥你这样说就灭自家威风了。自古以来就有‘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的说法。当年的蒋委员长可不就是窃取了孙先生的革命果实嘛。”

    赵一名似乎心动了。但片刻后,赵一名却摇摇头:“我觉得现在就挺好。还不想动弹。”

    晚饭后送走了赵一名,钱晓波倒了一杯红酒,一边小口抿着,一边眯着眼睛看着赵一名四个勾肩搭背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