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12章 死亡飞车
    几分钟后,赵一名被枪指着,坐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呆愣愣的看着那正在维修、或者应该说是正在改装的飞车,面色却渐渐平静。

    此时赵一名也渐渐明白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因为自己是从“尾声”切入的,那么自己算是被‘半托管’状态。

    虽然有些自由,但一些关键环节,还是‘莫得自由’了。不过若自己有意控制、强硬要求改变情节,还是会按照自己的意志来的。

    不过想想自己是来探查真相的,赵一名还是尽量按照原来的故事来。

    接下来不需要赵一名行动,人物就自动进入NPC状态。

    一会,赵一名摸了摸脸上的血液,开口了,“来支烟。”

    高老大对旁边的‘疯狗’张恒点点头,张恒拿出一根烟丢到赵一名前面的地面上。

    赵一名看都不看,继续说道:“来支烟!”

    “嘿!”张恒又拿出一支烟,塞到赵一名手里。

    赵一名将烟叼在嘴巴里,还在找火;不想高老大竟然主动打火了。

    黄铜的煤油打火机燃起一点摇曳的火焰,煤油的气味在鼻尖回荡;烟头被点亮,赵一名深深地嘬了一口,辛辣的烟气充斥口鼻。

    不知道是吸得太狠,还是赵一名真的不适应,一时间激烈咳嗽起来,甚至挣破了头上刚刚凝固的血液。

    高老大潇洒的吐了一个烟圈,烟圈悠悠荡荡的飘到赵一名脸上、又撞碎、消散,这才微微摇头,“耍个烟都不会,一看就不是坏人。你说你这样的卧底还能不暴露。

    知道吗,你们警察的卧底大都暴露了;只是懒得清理而已,甚至还能让你们有意无意的帮忙做事。电影里都是假的!”

    赵一名冷静的问道:“很明显?”

    “应该说绝大部分很明显吧。因为警察……做事有底线。

    虽然你们表现的很优秀的。但那种刻意表现、遇事小心斟酌的姿态,啧啧……看起来真的很好笑!

    你们缺少那种没有底线的狠劲。或者说,无情!”

    赵一名小口嘬着香烟,烟灰渐渐延长,吧嗒一下跌落地面,摔得粉碎。

    看着地面的烟灰,赵一名又道,“如果我平时做事不靠谱,不会走到这一步,险些进入议会。我的暴露,应该是别的原因!”

    高老大点点头:“分析型云智网,听说过吗?”

    赵一名微微皱眉,“听说过云智能网络,听说过大数据网络,也听说过分析型数据。但分析型云智能网络,还真没听过。”

    “是议会搞的,我们也建设了自己的云智能网络系统。也许运算能力比不上国家的,但在专业领域,我们也许比国家的还要优秀一些。”

    “犯罪组织也要云智能网络……”

    “我们只是一些行走在光明和黑暗之间的人而已。犯罪……也许有吧。”高老大狠狠地吸着烟,语气中有些叹息,“搞云智能网络,也是没办法的。做什么事情,都要与时俱进。不是吗?”

    赵一名看着高老大,哼了一声,“我看你这生活也是提心吊胆的,有意思吗?”

    “呵呵……走上这条路,就没办法回头了。说起来,我倒是佩服你们这些做卧底的。

    上学的时候,我就明白一个道理。社会能够和平,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但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我会成为那个‘重物’!”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高老大似乎打开了心扉,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说道:“在这个和平年代,黑帮卧底,大概是最危险的任务了。

    国家间谍其实还好,经常会做交换。黑帮卧底,大多没好下场。

    我这里还好一些。你不用翻白眼,至少没给你上措施。

    看过美国的一些黑帮电影吗?最后警方连尸体都拼不起来。

    就在去年,美国一个黑帮一口气处决了三名警探卧底。视频都传到了暗网上,但尸体到现在都没找到。

    只听说视频公布后没几天,密西西比河上就翻了一条船,12吨用牛羊内脏加工的狗粮喂了鱼。”

    高老大声音淡淡的,但赵一名心头却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但只是稍微沉吟片刻,赵一名又问:“你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

    “我……”高老大继续吸着烟,似乎陷入回忆:

    “二十多年前吧,我从武科大学毕业,获得二等毕业证,也就是‘良好级’。不算很优秀,但也不差。

    我当时想报考警察来着,但我爸病了。此时有人给我开了30万年薪,并愿意预支100万,买我四年。我心动了。

    到了地儿才知道,是玩走私的。

    三年后吧,在公海上发生一次火拼。那是我第一次杀人。

    我自己也吃了枪子,割了一个肾。当时船上没有麻药,只有从对方手中抢来的大嘛。我就那么做的手术。

    一直到返回大陆,才有机会重新做手术。利用胚胎干细胞培养的自体移植肾脏。

    这次事情之后,我就得到重视。之后就比较顺利了,一直到现在。”

    每一个人都有倾诉的欲望,也许面临赵一名这个将死之人,高老大也不怕说点什么,多年的牢骚也偶尔爆发一次。

    赵一名还要问,旁边有一个‘半机械人’咣当咣当的走了过来。此人双腿和左臂,已经完全是机械肢体了。

    “飞车改造完了?”高老大头也不抬的说道。

    “是死亡飞车。嘎嘎……”来人笑的得意又邪恶。

    高老大点点头,“来,送赵警官上路。”

    刚刚说的还好好的,现在却翻脸不认人。高老大将‘老大’演绎得淋漓尽致。

    赵一名被抬上飞车,又绑在座椅上。只有右腿和双手可以动作。

    飞车上没有刹车的脚踏板,只有油门脚踏板。双手还被绑在方向盘上,根本就无法离开。

    想要在车内留下点什么线索,那是想都别想。

    高老大看了看时间,又打了个电话,随后示意赵一名:再等50分钟,就可以起飞了。

    倒计时一点点溜走,宽阔的仓库里也渐渐平静,灯光渐渐暗淡;只有几道灯光聚焦在赵一名身上,更有两个狙击手的红外锁定停在胸口和眉心,让赵一名不敢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