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11章 赵警官您好
    赵一名转头望去,然而看到来人却猛然一愣。

    但见此人……眼睛竟然是红色的、有金属光泽。

    几乎同时,赵一名面前浮现出这样的信息:

    张恒,人称‘疯狗’,生物和电子技术改造强化人;

    (改造后评级)B级机师、六段金虎级武师;

    高老大的贴身保镖,四大金刚之一,主要战斗方式:战甲。

    战甲、又叫武装铠甲、机动铠甲、机动战甲,属于贴身式小型武器装备,曾经由机械外骨骼技术发展而来。其实就是一种高科技铠甲。与机甲技术,截然不同。

    总之,正恒绝对是‘高老大’的绝对亲信。

    赵一名一眼扫过这些信息,微微抬起下巴:“带路。”

    张恒微微皱眉看着赵一名:你刚刚来的时候不是这个态度啊,现在怎么有点……傲娇了?

    哼,你先嘚瑟着!一会有你哭的。

    张恒哼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出了接待室,走了几步近进入一个侧门,进入侧门后,是一个高大宽敞、堪比展馆的场所,内部灯火通明。

    这里有半旧的、刷着橘黄色油漆的行车,油腻漆黑的铁索下吊着一架飞车,一些人员和维修机械正在忙碌。

    四周有新旧不一、大小不一的机甲,有叉车、有一排排木箱子,个别打开的木箱子里有稻草,内部有塑料纸,透出金属零组件的光泽。

    地面是斑驳灰白的水泥地面,到处都是或深或浅的撞击痕迹、或明或暗的油污,或者一些车印。

    但赵一名的目光,却收缩了。就看到一排6人跪在地面上,后面有手枪指着脑袋;一个个脸上有汗水低落,当然也少不了狼狈和鼻青眼肿。

    站在六人前面的,是一个身着简洁运动休闲服、穿一尘不染白色运动鞋的中年。

    中年看上去四十五六岁样子,略瘦、精壮,如雪松般挺拔。

    赵一名面前浮现新的信息:那六个被枪指着的,是自己最忠心的小弟;而眼前这个看上去精壮的中年,就是‘高老大’。

    高老大,高洪灿,洪灿国际物流集团的老板,登州市著名企业家之一。

    赵一名心中有点打鼓,看到那跪着的六个人和后面的六支枪,心头也有些发毛。最重要的是,接下来应该如何做?

    不过瞬间,赵一名就调整了姿态,冷着脸说道:“高老大,您老这是什么意思!”

    高老大微微一笑,“张力……哦、不,应该叫你赵一名,赵警官!

    赵警官啊,你可是让我找的好苦啊。啧啧,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就让一名卧底警察进入议会!

    啧啧,真真是一身冷汗呐!”

    赵一名不说话了。现在事情基本上弄明白了。只是眼下这个场面,应该怎么继续下去?

    说穿了,赵一名并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普通人也不可能去做这样的培训,他只是一个高中生,眼下的表演已经达到极致了。

    不过类似的电影,赵同学还是看过的。加上自己是在‘游戏’中,多少有点超然世外的心态,和真正的当事人还是有些不同的。

    于是,赵一名冷静的、冷笑一声:“高老大真会开玩笑。我要是警察,能有六名忠心耿耿的手下?”

    高老大微微摇头:“赵警官,我敬你是条汉子,但事情到了这一步,继续狡辩也没什么意义了。我既然敢这样说,当然是有足够的证据。

    我甚至知道,为了防止卧底被发现,你们除了轻微整容之外,还会跨区域调动。

    赵警官不是本地人吧,嗯……如果情报没错,赵警官应该是齐州市的人吧。父母在东章区、唐山路。还要我说的再具体一些吗?

    来,让赵警官清醒下。”

    一声闷响,身后的张恒抡起手枪枪托砸在赵一名脑袋上。力量是如此的大,赵一名只觉得脑袋一震、眼前一黑,就软了下去。

    手肘砸在地面上,刺痛让赵一名勉强恢复神志;后脑勺上传来一阵阵收缩的剧痛,头骨欲裂。

    哪怕明知道这是游戏,但此刻赵一名却感受到了真正的恐惧。这可不是隔着屏幕的电脑游戏,而是真正的角色扮演!

    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事实,只不过赵某人可以复活。

    一次攻击,赵同学果然“清醒”了,忍不住要伸手摸脑袋,不想一个冰冷的东西从上方压下,顶在头顶。

    冰冷的声音从头顶飘来:“赵警官,别乱动。发生什么误会可就不好了。”

    赵一名放下手掌,心脏却不争气的跳动起来。这时候赵同学再也没有了游戏的心态。

    脚步声响起,高老大走了两步,来到赵一名前方两米左右,缓缓蹲下身来,“赵警官,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没兴趣!”赵一名脱口而出。其实这一刻,赵一名是想问“什么交易”的,但说出来的却是‘没兴趣’。

    难道说,我被系统给托管了?

    果然,接下来的发展,印证了赵一名的猜想。

    就听高老大继续说道:“没兴趣啊。但我有兴趣呢。你说,他们六个愿不愿意以死明志呢?你的父母总不能天天呆在家里吧。你说要是上街的话,出点车祸可就令人叹息了。

    这儿子回不去,父母又被车给撞了。啧啧……”

    难以形容的愤怒从赵一名心底爆发,却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要做什么交易?”

    “很简单,帮我吸引一下整个登州市警方的目光,为我们做掩护。不管是否顺利,我都会放过他们六个,当然还有你的父母。”

    “他们六个……又不是警察卧底。你杀了他们就不怕手下寒心?”

    “我当然可以放过他们,但他们如果想要以死明志呢。跟错了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当官的不都这样吗。”高老大悠悠的吐了一个烟圈,继续说道,

    “赵警官也卧底三年了吧,我们做事的风格,不需要多说了吧。

    你说要是六个人绑上一大包炸药、或者沙林毒气、或者干脆是炭疽病毒,直接冲入轻轨站台,会怎样?”

    一身冷汗和鸡皮疙瘩从赵一名身体表面浮现。

    高老大声音沉稳、循循善导:“赵警官,你这六个兄弟,也对得起你吧。为你拼过命,更给你挡过子弹。你就真的忍心他们以死明志?”

    赵一名抬起血红的眼睛,盯着高老大:“那你告诉我,谁泄露了我的身份。我只想死的瞑目些,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NO、NO、NO!我的耐心有限,别婆婆妈妈的。赵警官,这不是菜市场。明白?”

    好一会,赵一名嘶哑着声音低吼:“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