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8章 为了社会文明建设
    ‘老张’早就懵呆了,结结巴巴的表示:“那个……警察同志,我就是看他不像什么好人,为了社会文明建设,我特意将他送来了,都耽误工作了呢。”

    姜勇嘿了一声,“我说张峰学张老板,是不是觉得我不认识你!嗯?”

    “哎呀,这个……哈哈……今天天气不错。”

    “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说,怎么找到他的。你要是不说实话,明天我就派警察去给你站岗。”

    “哎哎哎,姜所姜所,我就是一个草民,哪能这么浪费国家资源呢。这个……其实是这么回事……”

    张峰学倒也干脆,吧啦吧啦就说完了;只是赵一名听完了,一时间都有些目瞪口呆,千言万语化作两个字:喔艹!

    却说李东魁今天是去找工作的,依靠自己对机甲、甚至机械方面的熟悉,想要找机甲售后、改装、零组件销售等方面的工作。

    刚好找到张雪峰的“万祥机械零件批发”。但张老板……有点傲气,表示我们这里不要衣衫不整的。

    双方自然有点小小的不愉快。

    这时有机甲俱乐部的年轻的采购人员来了,找一款机甲专用的谐波减速机;张峰学想都不想就推荐一款东瀛血统的。

    别说,很多高精密零组件,东瀛方面做的确实享誉全球;当然了,这价格吗……也同样独树一帜。但对经销商来说,这利润也高。

    然而李东魁对机甲太熟悉了,随口问了下具体型号、尺寸,就表示,你可以去看看国产的一个叫做‘金鹰传动’的小公司的产品。

    这个金鹰传动不是很大,但人家专门做谐波减速机的,很是掌握了几个关键专利。最重要的是,价格只有国外进口的三分之一!

    其实国内有很多小厂子,专做一个零组件,专门给武道赛场、武科大学、乃至国防供货;这样做成本可以压到极低、技术又能保证。

    但问题是,这样的小厂子太多了、质量信誉等参差不齐,不了解的话还真无从下手。

    一般这时候大部分会选择一些品牌大厂、甚至干脆就是进口的。贵是贵了点,放心啊。

    但如果有选择,谁不想找便宜又实用的呢。反正去看看也不耽误什么。年轻人对李东魁表示感谢,还给了李东魁100元。

    可好死不死的,年轻人做事不严谨、嘴巴溜,张口说有上千台的采购计划;真要能省下三分之二,那就是几十万呢。

    而张峰学呢,一听百万的单子飞了,立马就恼了。

    看李东魁是个流浪汉,眼睛一转就有了坏主意:按照新的社会治安管理条例的‘指导建议’,手脚健全的流浪汉,民众有义务揪送给警察叔叔教育的。

    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流浪汉,都必须处理——有生活能力却流浪的,要进行思想教育;有残疾而流浪的,国家要收养。

    然而这只是‘指导建议’。

    但若能将流浪汉揪送到警察面前,也是‘守法典范’;警察方面至少也要口头表扬、并给予肯定——你做得对,你为社会发展做贡献了。

    可眼下这个张峰学做的……这叫糟蹋人!合理合法的利用法律漏洞来糟蹋人!更让人恼火的是,按照相关规定,警察方面还要夸奖——你做的对。

    姜勇指着张峰学不说话。

    张峰学笑嘻嘻的,“姜所,你就说我做的对不对吧。”

    “你做的对。行了吧,赶紧滚。”

    “得嘞。兄弟们走啦,回去就请大家烧烤啤酒;吃饱喝足了,再去找个足浴店搓一搓!”

    姜勇有些怒了,“你说什么!”

    “怎么,泡脚犯法啊?”

    几个年轻人嘻嘻哈哈的走出会议室,在警察的关注下,昂首挺胸的走出派出所。

    “这帮混球!”姜勇气的脸色有些发青。

    赵一名却看的有趣。上辈子也是乖乖的社会主义接班人,还真没见到过这样的场面。

    中年倒是开口了:“就是一帮滚刀肉。”

    又隔着姜勇看向赵一名,“小兄弟可不要学习这些家伙,常在河边走,一不小心就越过法律的底线,到时候免不了牢狱之灾。”

    赵一名立即表示:“谢谢。我的目标很高的。”

    “嗯,加油。”中年随口回了一声,就不再说话。

    姜勇开始说话了,“李东魁,我身边这个少年,你认识吗?”

    李东魁看了一眼赵一名,点点头,声音沙哑低沉:“认识。昨天我在商业街地铁站下方,他还给了我50块钱。”

    说着,李东魁从脏兮兮的衣服里掏抹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五十元现金。“我想,上面还有这个小兄弟的指纹。”

    姜勇对旁边的警察说道:“测一下。”

    这一次,连赵一名的指纹都要采集。虽然麻烦点,但也必须确认。而且一个知名的机师,一转眼成了流浪汉,姜勇有义务调查清楚。

    检测很快完成,纸币上确实找到了赵一名的指纹,且很多。测试完毕,纸币又回到了李东魁手中,李东魁认真的对折、再对折,最后小心的塞入内层口袋里。

    姜勇看着李东魁的表现,一时间真有些凝重了。

    李东魁是谁,B级机师!

    本人外号黑旋风,也是黑旋风战队的代表。这样一个人,一场比赛下来就算输了,也有几万元的安慰奖。

    现在李东魁如此小心这50元,只说明一点:现在怕是身无分文。

    这事情似乎不可能;可现在李东魁就坐在自己面前,姜勇也不得不认识到:事情大发了!九成要牵扯出一件恶劣的刑事案件!

    等李东魁将现金塞入口袋藏好,姜勇冷肃的开口了:“李东魁,发生了什么?能说一下吗?”

    李东魁沉默一会,面色变幻不知多少次,终于叹了一口气:“我女友程芳、和私人医生黄施仁,勾结一起,隐瞒了我脊神经炎症的事实,并通过一些刺激性药物对我的神经进行刺激,压抑病症。

    直到上个周,我感觉身体不协调了,和私人医生吵了一下。后来我不放心,就私自去医院做了检查。却已经……晚了。

    现在脊神经末梢部分坏死,身体局部麻木、动作不再灵敏;更因为长时间大剂量服用刺激性药品,更导致身体严重亏空。

    武道算是废了,机师这条路……也没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