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6章 小小年纪不学好
    一行人坐下,办公室里也没什么人,自然也没有倒水的。话说警察局又不谈业务,想喝水……自己倒。旁边有饮水机和纸杯。

    只有一种情况能让警察主动倒水——带不锈钢手镯的。

    坐下后,姜勇看了下时间,直接对赵一名说道:“赵同学,你的表现,我给你这个。”

    姜勇伸出大拇指。赵一名有点不好意思。

    而后姜勇又说道:“刚刚窦少东的话你听到了吧?”

    赵一名点头。

    姜勇又说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昨天帮的那个老人,其实他是想感激你,但又不方便直接给钱呢?”

    不啊,他要我替他去死;结果现在他死了。

    赵同学现在还有些恼火呢。是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阿斗也死了,自己也成了时空玩家了;但赵同学依旧有些愤愤难平。

    不过眼下嘛,赵同学当然是茫然的摇头了。“他给了我手串就是感激吧?”

    姜勇耐心的说道:“你看啊,郑板桥给理发师傅写了个‘一’字,这东西对普通人来说,并不值钱,对郑板桥来说,也不值钱。对吧?”

    赵一名点头。其实到现在为止,赵一名想的依旧是阿斗的邪恶心思。

    姜勇却很耐心,又道:“那你说,如果郑板桥当场给理发师傅500两白银,理发师傅能要吗?”

    “应该不能吧。”赵同学表现的中规中矩——中学生原汁原味的憨厚。

    姜勇点点头:“是啊,不能。所以郑板桥写了个字,理发师傅收下了。之后财主们用500两白银赎走,理发师傅心安理得的收到500两白银。”

    赵一名恍然大悟:“这不就是一个完美的索贿行贿手段嘛!”

    “咳咳……”姜勇被自己的口水呛得脸色发红。憨厚到铁憨憨的状态也要命啊!

    旁边窦家的人,一个个捂着额头不说话:。

    不过到了这时候,赵一名也终于反应过来了:“我明白了。原来如此。”

    中学生其实已经开始思考人生,对现实生活和社会也开始有比较深刻的了解;欠缺的只是经验——虽然十几年后他们欠缺的依旧是经验。

    经过姜勇的提醒,赵一名也将问题想清楚了。忍不住的,赵一名问姜勇:“可是……手串只有一个啊,我该给谁?”

    “拍卖吧!”姜勇也干脆,“就在这里举行一个小拍卖吧。暗标。大家觉得呢?”

    姜勇是快刀斩乱麻。暗标不仅省事、更少了摩擦,也少了赵一名的麻烦;而且以警察的见识来说,暗标的成交价格往往较高。这对赵一名来说,也是好事。

    至于说暗标的竞价,对于窦家来说不过九牛一毛,完全不用在乎。能把这个事情麻利的解决了,窦家就要承情。

    果然,窦家众人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当然也有几个秘书之类的立即电话联系,而后又通过短信交流——既然是暗标了,有些东西当然要悄悄交流了。

    三分钟后,暗标开始。姜勇一人发了一张纸、一支笔,再设立三分钟倒计时,就齐活了。

    三分钟倒计时结束,姜勇亲自收了所有的纸张,看也不看就丢给赵一名,“选一个吧。”

    赵一名此时还有一些发愣呢。事情的发展,真的是有些……戏剧啊。不过翻看一会,赵一名也果断的抽出一张纸,“就这张吧。窦梦琴,10万。”

    窦梦琴唰的站了起来,表情稍微有些激动:“赵同学,谢谢。你这里有银行卡账号吗,我立即给你转账。”

    “银行卡……我未成年啊。”赵一名真的有点挠头了。

    “那我转你父母的账号里。你和叔叔阿姨说一声。”

    “哦,好。”赵一名先通过窦梦琴的短信加了通信号,又发送了父亲的手机号,再打电话给老爸,哇啦哇啦的说了一会。

    窦梦琴很快完成转账,说等一会就好。

    这时候,窦少东面色不好看开口了:“赵一名,我给你开价100万,你竟然不要?”

    赵一名笑了笑:“上午,窦……嗯窦姐姐就给我发了短信,是10万元。刚刚报价也是10万。这个……我觉得符合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讲诚信。”

    众人:……

    窦少东看了一眼时尚靓丽的窦梦琴,不甘心的哼了一声:又是一个美人计和癞蛤蟆不得不说的故事!

    说话中,赵一名接到了老爸的信息和截图,10万整已经到账。赵一名亲自将手串送到窦梦琴手上。

    窦梦琴收下手串,又从包里抽搐一叠钞票。赵一名要拒绝,窦梦琴却靠近了,在赵一名耳边轻声说道:“傻小子,一点眼色都没有,我们走后给警察。

    你看门口六个花篮颜色都不同,也不是新的。就说感谢帮忙,你也想为社会建设尽一份力。”

    窦梦琴身材高挑,穿了高跟鞋的她,比赵一名还高半个头;此时低头耳语,一头如瀑的长发铺在赵一名脸上,淡淡的幽香撩动着赵一名的心扉。

    将钞票塞入赵一名手中,窦梦琴又感谢了一番姜勇;窦家一行人起身告辞。姜勇将一行人送到门口,窦家一行人就匆匆离开。整个过程竟然不到10分钟。

    赵一名跟在姜勇身边,手揣在兜里、捏着钞票,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姜勇看着赵一名,微笑道:“还有什么事?”

    赵一名咬咬牙,拿出钞票要塞到姜勇手里:“那个……今天谢谢了。其实我也想……”

    “去去去,小小年纪不学好!”姜勇真有些哭笑不得,“赶紧回家去!一会有首长要来,别在这添乱。”

    赵一名脸色有点发红,将钞票塞回口袋里,低着头向外走去。

    第一次送礼,失败。

    就要转身离开,不想远处传来吵闹声,就看到一辆皮卡按着喇叭,急匆匆的冲来;皮卡上还有争吵声、打斗声。

    “喔艹,这又是什么事!”姜勇真有点愁了。尼玛,平时没事,今天要迎接老首长来,怎么事情这么多!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就在这时,曹明明激动的喊道:“首长来了。那里。”

    赵一名抬头看去,顺着曹明明的手指看到一辆闪烁着红蓝色警灯的武警车;后面跟了三辆红旗公务车,正缓缓驶来。

    但是,那嚣张的小皮卡兀自按着喇叭,刷刷刷的抢在武警车前面,停在姜勇面前。

    后面的武警车急刹,在地面上拖出两条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