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5章 声望没刷好
    傍晚时分,建胜路派出所门口,所长姜勇带着十几名警察,摆出热烈欢迎的姿势。

    旁边还有六个颜色不是很统一的花篮,颜色造型也不太统一。

    一边等待,姜勇一边转头看向路尽头,在一片参天的建筑物中,有一片绿荫。那里是登州市第二中学。不过距离稍微有点远。

    等了一会,姜勇有些焦急的问旁边一个中年女子,“还要多久?”

    女子很无奈:“没回应啊。”

    “啧,真真急死个人。”姜勇话音未落,却看到前面一辆绿牌的无人出租车晃晃悠悠的向自己这边驶来。

    姜勇一看这无人出租车就皱眉了:这绝对是自己看到的、最嚣张的出租车。

    看看你屁股后面,跟着六十多辆飞车;而且所有的飞车都折叠了飞翼,一起在地上爬。

    这么多车辆挤在一起,也给晚高峰本就拥堵的交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眼看着带头的出租车竟然直奔自己而来,姜勇眉头皱的更深了。不过下一刻,姜勇似乎想到了什么:“大家站好,首长来了!”

    旁边的女子小声说道:“首长要来……应该是警车吧。”

    “别乱想,也许是想低调呢。”姜勇如此解释。

    女子转头看着前面的无人出租车,再看看后面六十多辆奢华贵气的飞车,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特么的能叫低调?

    在紧张中,出租车缓缓靠近;最终在姜勇前方十多米停下。姜勇皱眉了:车里似乎坐了一个少年人?

    却说赵一名,在班主任的建议下,直接通过网络呼叫一辆无人出租车。虽然学校到派出所距离不是很远;可为防万一,还是打个的过去更好。

    在学校门口,这些人‘肯定’不敢做什么;要是离开学校门口……就‘也许’不敢做什么。

    就是快要接近派出所的时候,赵一名就有点发懵了:派出所门口摆着六个花篮,十几个警察站的笔直,似乎在欢迎什么人?

    要是一般情况,赵一名当然不会上去‘凑趣’,但眼下不是没办法了么,只能硬着头皮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赵一名刚站稳,无人出租车唰的一下关上滑动门,缓缓加速离去——一点面子都不给。

    “干什么的!”低沉带有威严的声音在赵一名耳边响起;但隐隐的,似乎有一点压抑的怒火。

    赵一名眨了眨眼,“我捡到一块钱,要上交。”

    “……”调戏警察很有趣是吧。姜勇翻了翻白眼,你要是三岁,我现在肯定夸你;但你么……我觉得你需要教育!

    姜勇真有些恼火:首长没等到,等到你!

    最重要的是看看这一溜豪车,姜勇心中就有了想法:这又是哪家翘家的孩子吧。我说,警察资源很紧张的,别闹好不。

    所以姜勇语气稍微有点强硬了:“有事情赶紧说,没事别添乱!”

    赵一名立即拿出手串,三言两语将事情说清楚了。

    姜勇面色终于严肃起来,看了看后面渐次靠近的六十多辆飞车,看着飞车上依次下来的人员,沉声问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赵一名摊手:“这手串太烫手,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怕麻烦。所以,我真的是来上交的。”

    姜勇接过手串,看着窦家的人,一时间也觉得有些棘手。但看向赵一名的眼光就带有欣赏了。

    不过对于一个普通的学生来说,窦家的钱,确实不好拿!

    但作为人民警察就不在乎了。姜勇对前面几个窦家的人说道:“来个做主的,将手串拿走。事情就过去了。”

    一个青年男子走到赵一名旁边,看着姜勇,伸出右手:“您好,我是窦少东。敢问贵姓?”

    “免贵,姓姜,八王女姜。”

    青年男子看了看姜勇的肩章,微笑着说道:“姜所长您好,其实我们并不是要为难赵同学,更不会仗势欺人。

    赵同学昨天的举动,值得表扬;手串又是我爷爷亲自赠予赵一名的,我们做晚辈的也只是想尽一份孝心。

    要是赵一名分文不取,我们还……真愧对刚刚过世的爷爷。”

    姜勇眉毛挑起:“现在赵一名一分钱不要了,不行?!”

    窦少东笑了笑,话语柔和却颇有一份霸道:“姜所长听说过郑板桥的一根扁担的故事吧。”

    姜勇一听,啧了一声。

    郑板桥想要接济穷人,写了个‘一’字;而财主们用500两白银赎走。

    这个故事且不说真假,但这是一种高明的赠予手段:充分照顾了被接济人的尊严,也避规了某些风险。

    总之姜所长现在心中已经自动脑补:这是老人想要回馈赵一名,却不好意思直接给钱;那么这样转一手,就名正言顺了;少了直接给钱的烟火气,还照顾了赵一名的尊严。

    是的,现在姜所长就是这样理解的:这是一个有德老者对晚辈的厚爱;而窦家则演戏,顺便刷声望。

    那啥,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唯一的问题是,老人命不好,第二天就过世了,而这手串又关系到遗嘱,窦家人不得不上赶着赎回去。

    所以姜所长心中的答案是:事情出了偏差;但本质是好的!问题是赵一名这个年轻人似乎没有领悟到啊,太年轻了啊;

    嗯,年轻真好,图样图森破~

    想到这里,姜所长都有点挠头。赵同学是来求救的,作为一个普通人忌惮窦氏集团这样的存在,很正常;而且姜勇也挺欣赏赵一名的决断。

    但窦家的做法,也让姜勇心生好感:看看人家这赠送手段,不温不火,上上下下、各方面的问题都照应到了,顺便刷了声望。

    必须要说,大家族果然有大家族的底蕴和做事方式。

    现在的问题是:双方认识上出了点偏差,结果窦家刷声望的方式,出bug了!

    这是好事,我要促成!

    姜所长有了决断。赵一名出身普通,这笔奖励对赵一名来说至关重要;而窦家也得到了荣誉,这是一件大家都好的事情。

    想到这里,姜勇对旁边的中年女子说道:“曹明明,你在这守着;首长来了给我电话。”

    曹明明点点头。

    姜勇又对赵一名和窦家的人说道:“我们进去谈吧。嗯……保镖什么的就别进来了。还有,一会有首长要过来,大家将车子挪一挪。”

    有警察过来指挥挪车,姜勇则带着一头雾水的赵一名、以及几名窦家之人或秘书之类的,进了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