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30章 宝宝,想死我了
    痛!

    难以形容的痛!

    那是深入灵魂的痛!

    赵一名现在的状态,就是一个灵魂体。而爱神之箭又是一种直接作用于灵魂上的神奇物品。

    两种效果叠加下,痛苦远远超过赵一名的预料,当然也超过精灵的预料。

    那种痛,不仅仅是‘疼’,还有一种‘极度的苦涩、酸涩’,让人从灵魂深处有一种抓狂!

    忍不住的,赵一名思想开了个小差——阿斗准备的这个傀儡真的挺神奇的,竟然将自己完全‘还原’了。

    爱神之箭似乎影子一般,竟然无视防御、防护服等,直透灵魂。

    因为巨大的痛苦,赵一名思想都有刹那的空白。

    但巨大的危机、以及此前十七年坚持的意志,重新占据了上风。双手用力,一点点将箭矢拔出心口。

    双手,沉稳有力!

    透过共享视觉,希尔德四个玩家默默的关注赵一名的表现,都有些沉默。

    爱神之箭依旧是原来的样子……不对,那本是心形的箭头,竟如同心跳一般微微跳动着,有一种说不出的邪异。

    在拔出箭矢的同时,赵一名陡然觉得自己的心、胸全都空了,体内的力量也瞬间消失。

    极度的无力、疲惫、痛苦、后悔,精神和身体双重的痛苦如同潮水一般冲刷着赵一名的意识。

    赵一名没有心慌,反而越发的冷静。

    这种无力,并不是真的无力,而是一种错觉;但它需要强大的意志来克服!

    “赵一名,你能行!”精灵、里奇、希尔德、辛辛缇库勒的声音,在赵一名耳边盘旋。

    赵一名强制自己冷静、在痛苦中寻找理智。

    意志渐渐占据上风,赵一名开始调动系统空间的能量。

    朦胧中,一点点清泉一般的能量注入自己枯萎、焦躁、烦苦的灵魂。

    系统空间的能量,从“76.241”迅速下降,眨眼间下降到‘72.117’;赵一名浑身力量暴涨。

    但在力量暴涨的同时,胸口的痛楚也越发的清晰。巨大的痛苦,让赵一名蜷缩着、半跪地面,牙齿咬得咯吱响。

    赵一名想要怒吼、想要呐喊、想要疯狂呼吸。可是不能!

    直到一分钟后,赵一名才慢慢适应了痛苦。

    缓缓的深呼吸两次,赵一名终于颤抖着说话了:“我准备好了。”

    说着,赵一名看了看头盔上显示的倒计时——已经不足8分钟!里奇提供的逆鳞防护,‘最多’只能坚持半小时。

    “好!”希尔德冷静的声音传来,“你准备进攻哪一个?”

    赵一名努力的挤出笑容:“在我家乡有一个脑筋急转弯。如果名画博物馆着火了,你准备偷哪副画?”

    “当然是最值钱的。”希尔德立即回应。

    “不,是离出口最近的!我是一个偷心的贼,我要偷最容易得手的那个!”赵一名说完,手脚并用,闪电般爬出洞口,爬向头顶的位置的洞口。

    洞口内的人正在准备新的攻击,看到赵一名忽然冒出来,忽然愣了下。手中的魔法也停顿、消散。

    喔艹,这货从哪冒出来的?!

    赵一名却没有丝毫犹豫,早就准备好的爱神之箭闪电般射出。

    至于说对方是男是女,根本没时间分辨。虽然赵同学想着那个叫做‘苏拉·伊莉雅’的。

    对方反应很快,虽然不知道怎么冒出了‘第五人’,但惊诧过后,手中的魔法杖对着赵一名就甩出一个简单的冰锥。

    一切,都发生在眨眼。

    无视防御的爱神之箭迅如闪电,轻易射穿了敌方的魔法防御,又闪电般穿透了目标的胸膛。

    冰锥则狠狠的撞在赵一名腹部。赵一名只觉得自己似乎被大力士给踹了一脚,弯折着倒飞出去。

    精灵的魔法挡住了冰锥的伤害,却没能挡住冰锥的力量——恰如防弹衣,挡住了子弹、却不能挡住子弹的力量。

    几乎同时一支更加疯狂的冰锥从斜上方飞来,直刺赵一名后背,攻击来自玛索加尔达文明另外一名玩家。

    这冰锥足有半米长度,又如同电钻一般疯狂旋转,四周空气嘶嘶作响。

    “轰……”巨大的撞击砸在后背。里奇的鳞片立功了,冰锥没能击穿防御。但巨大的撞击却让赵一名如同石头一般冲向下方一个洞窟。

    “不要……”一声尖锐到刺耳的尖叫,在公共频道发出,那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赵一名隐约记得这个声音,应该是:哈宝·查拉沁。

    随后一个身影从玛索加尔达文明阵营中冲出,直奔赵一名而来。

    身影如同闪电,在赵一名还没撞到洞口之前,就温柔的将赵一名抱住,“宝宝,宝宝,你没事吧?怎么样,疼吗?”

    赵一名:……

    一股恶寒直冲脑门。喔艹,其实我想的是那个苏拉·伊莉雅的,不是你这个粗汉子!

    等等,为什么我会这么冷静?

    赵一名看着哈宝·查拉沁那温柔、小心、关爱的神态,再想想自己极度冷静的状态,一时间有些懵了:

    难道说,我有渣男的潜质……呸呸,难道说这爱神之箭……过期了?

    果然,山寨的东西就是不可靠。

    但这并不影响赵同学的表演。抱歉,为了活下去,我只能在“渣男偷心贼”这一路上狂飙了。

    就看到赵同学忍着恶心,搂着哈宝·查拉沁的脖颈,在公共频道里‘虚弱+肉麻’的说道:“大宝,我来找你了。不管天涯海角、无论海枯石烂,都不能阻挡我对你的思念。”

    “宝宝,宝宝,呜呜……想死我了……”哈宝·查拉沁抱着赵一名哭得稀里哗啦。

    一番动作,赵一名腰间的‘手雷’露了出来,晃晃悠悠的很是明显。

    阿赤·海纳赫愣了,好一会才暴怒:“希尔德,你们在搞什么!等等,那个红色的……曹尼玛的希尔德,这是意识震撼弹,这是科技武器!”

    “哈哈……快引爆炸弹!”希尔德大笑,“现在我们四个打你们两个!冲!”

    “吼吼吼……”里奇怒吼着冲了出来——怒吼中有点幸灾乐祸,身影迅速膨胀到魔法体状态,浑身火焰翻滚冲在最前方;希尔德站在里奇头顶。

    此时希尔德手握双手重剑,浑身有土黄色的光芒流转。

    精灵用魔法为里奇和希尔德加持。

    辛辛缇库勒完全爆发,一道道闪电肆虐,上亿伏的闪电,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刺目的残影,撕裂了对方的防御——失去了哈宝·查拉沁的支持,对方的防御能力直线下降。

    阿赤·海纳赫毫不犹疑,与苏拉·伊莉雅转身就跑。

    至于说哈宝·查拉沁……以他现在的状态,说不定能反水!

    作为优秀的玩家,知难而退、舍车保帅、壮士断臂……是一种必备的素质和保命技巧。

    凶猛的攻击落下,四周早已腐朽的洞口扭曲、崩溃,对方的魔法防御也早已崩溃。阿赤·海纳赫和苏拉·伊莉雅的身影,却也消失不见。

    “他们跑了!”希尔德看着内部已经一无所有的洞穴,冷静的说道。

    “去看看赵一名。”精灵飞到赵一名旁边,赵一名还在和哈宝·查拉沁执手相看泪眼,两眼泪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