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14章 黑暗森林
    (恭贺本书第一个盟主“万界_木头人”,拜谢支持。先发一章,上架后补10更。

    更祝:万界_木头人今天生日快乐,2020/08/04。)

    极其嚣张的声音,通过公共频道传来;因为是不加密信号,智能程序自动翻译。

    听到这嚣张的声音,希尔德四名玩家面色都变了。哪怕是此前懒洋洋的黄金飞龙都猛然抬头,脸上的鳞片都挤到了一起。电子云脸上闪电增加了一倍之多。

    黄金飞龙脾气最是暴躁,怒吼连连,就要开启通信对骂。

    “冷静!”希尔德呵斥一声,“对方之所以用公共频道,就是找不到我们的位置。你要是回话,我们就暴露了。”

    深吸一口气,希尔德喊道:“小青,保持静默,关闭所有外部灯光、发动机……也关闭。”

    “好的主人。”

    青鱼号战舰外部所有的灯光关闭,战舰进入电静默状态。动力系统也关闭了,完全依靠惯性前进。

    星空无垠深邃、空旷寂寥,阿斯兰特星系的恒星渺小的如同无边荒野上的米粒珠光。

    一公里大小的战舰更如尘埃般渺小,哑光的表面让战舰更加隐蔽。

    希尔德收集被击毁的诱饵飞船的数据,以此计算敌人的位置,但也仅仅只是可能的位置。因为攻击诱饵飞船的是一种导弹,而导弹是能拐弯的。

    星际中的导弹只需要喷射压缩空气,就能调整方向。而低温的压缩空气,是难以侦察追踪的。

    只用了十几秒,‘小青’就计算出了敌人可能的方向:然而这只是一个大概的范围,足足有上千万公里的范围。

    希尔德却很冷静,启动飞船上的被动侦查设备,扫描这片星空。不厌其烦的扫描了一遍又一遍。

    飞船内静悄悄的。连辛辛缇库勒都不再劈啪作响。

    时间悄悄过去三个多小时,终于一个不易察觉的红点出现在观测图像上。若不仔细观察,甚至会以为是噪点。

    看着图像,希尔德笑了:“虽然有隐身技术,但距离萨尔米星太近了,还是有一点红外辐射和反光的。”

    精灵却比较警惕,“这会不会是对方释放的诱饵飞船?一旦我们攻击就会暴露。

    反射红外辐射几乎是常识,混乱阵营的玩家战斗经验格外丰富,不可能不注意到这点。”

    希尔德微微点头,“有这个可能,那就先观察一段时间吧。既然对方已经出现,我们就不急着登陆了。

    他们只有三把钥匙,没有我们的钥匙,他们连上古任务大厅的入口都无法开启。

    先比一比耐心吧!”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觉六个小时过去了。关闭了发动机的青鱼号战舰距离目标还有一亿多公里。

    赵一名睁开眼睛,眼睛里的兴奋怎么也压不住。贴在眉心的虚拟体验卡脱落,其上的光彩已经消失。

    希尔德转头看来,幽幽的叹息一声,而后又微笑着对赵一名点点头,就不说设么了。

    这态度,让赵一名有点迷糊了。“你就不问问我学习的如何了?”

    希尔德嘴角微微翘了下,不知算不算微笑的说道:“命是自己的,机会也给你了。”

    赵一名眼神中的兴奋迅速褪去,坐了起来,身下的躺椅自动恢复成了座椅样子。

    坐好了,赵一名忍不住追问:“为什么叹气?”

    “设定的时间太短了。正常的话,一张虚拟体验卡可以使用五十多个小时。”

    赵一名赶紧将卡片放在桌子上。

    “没用了,只能用一次。留着做个纪念吧。”

    赵一名没说谢,只是用力的点头。但在赵一名的视野里,系统空间再次出现淡红色的字体:

    临时任务:发现失效的卡牌,有少许残存能量,是否吸收:是/可以/允许/立即/…

    赵一名:……

    系统这是睡醒了吧,感觉开始有点放飞自我了。

    赵一名还是忽视了系统的提示。这卡牌已经送给自己了,也不急一时。万一吸收能量后卡牌化作粉末,可就说不清了。

    似乎听到了赵一名的心声,系统光芒闪烁几下,才不甘心的慢慢淡去。

    赵一名收了卡片,问道:“快到目的地了吗?”

    “这是翻译器,阿斗的,我重新设定一下;可能会有些不完美,先将就下吧。”希尔德将一个耳塞一样的设备放在赵一名面前。而后才回答赵一名的问题,“遇到点事情,还没到目的地。”

    赵一名将耳塞塞入自己的左耳——虚拟体验卡中,就有耳塞的使用方式。

    耳塞进入左耳后,自动激活、扩张,完全嵌入到了耳道中,不会脱落。只是这耳塞稍微有点涨,不是太舒服。

    耳塞激活了,赵一名终于可以听到黄金飞龙、电子云的‘话语’了。

    “小子小子,听到了吗?叫声大爷来听听。”这是黄金飞龙葛朗台·里奇。

    “欢迎欢迎,嘤嘤嘤……”这是电子云辛辛缇库勒。那劈啪作响的闪电声,竟然被翻译成了‘嘤嘤’声。

    希尔德微笑着用自己的语言说了一声‘欢迎加入’。

    精灵伊沃·艾斯特优雅的弯腰,“欢迎加入。期待你能尽快成长,可以并肩作战。”

    赵一名想了想,按照古礼,作揖致谢。

    却是赵一名想到:握手等方式大概率是不行的,且不说人家是否愿意,就说这电子云,都没有手;还有里奇,要是给自己一爪子咋办。

    好在学校有古礼课堂,这是新时代教育的一部分。

    至此,五‘人’算是真正认识了。有了翻译器,终于可以与大家自由交流。

    赵一名首先问了一个疑问:“阿斗跑了,任务也很危险。但大家似乎并不在乎?”

    “在乎就能改变吗?”精灵回答了赵一名的问题,“就是因为危险,才更要放松,如此才能全身心的迎接挑战。

    生活不会因你的沮丧而改变;但你却能乐观的对待生活。”

    “受教了。”赵一名肃然起敬,“那么,我们现在遇到什么事情了?”

    希尔德简单的解释一下。

    听完解释,赵一名发出一声感慨:“这是典型的黑暗森林法则!”

    “黑暗森林法则?”精灵来了兴趣,“我们那里也有黑暗森林,很恐怖的地方。你们那里也有吗?”

    “不不不……”赵一名摸了摸鼻尖,“这只是一种形象的比喻,并不是真正的黑森林。是我们地球在仰望星空、思考宇宙的初期,所提出的一种假设。

    黑暗森林法则认为:宇宙就是一座超级的黑森林,每一个文明既是黑森林里的猎人,又是猎物。我们必须小心的探索、狩猎、发展,避免暴露。任何暴露自身的文明,必将被群起消灭。”

    精灵听了,微微皱眉:“有点极端,不过有些道理,但也只是有些道理而已。”

    “这就是黑暗森林啊,我喜欢!”黄金飞龙翅膀扇动着,似乎在为这话喝彩。

    辛辛缇库勒围着赵一名转了一圈,就飘到一边嘤嘤嘤了,也不知道是啥意思。

    希尔德则若有所思的点头:“很精彩的猜想,如果将‘文明’换成‘战舰’,那么与我们当前的情况就很相似了。

    对于眼下情况,你有什么建议?”

    大家的目光落在赵一名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