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2章 少奋斗50年的任务
    春寒刺骨,晨风尤甚。光秃秃的柳丝在春风里有气无力的飘荡着。

    赵一名奔跑的身影仿若逐风的精灵,跑过小桥、穿过石径,身影轻灵,脚步矫健;左手腕上的智能手环详细的记录每一个数据,并提供科学的指导。

    在路过一个枯萎的荷塘时,有一名老者蹒跚走来。赵一名稍稍放缓脚步。

    老者身着藏青色暗纹圆领白袖口唐装,脚上登一双千层白底黑布鞋;右手拄着一根素洁的滕竹拐棍,左手挂着一串深色的‘佛珠’手串,身影略有佝偻。

    两人微笑的打了个照面,赵一名准备从老者旁边绕过。

    可就在此时,赵一名眼前浮现淡红色字体:

    临时任务:少奋斗50年,50年哦!!!

    任务说明:发现恶魔祝福的手串,内含恶魔精元,可为系统空间充能约50点。

    特别叮嘱:今天可以不用跑步了,期待你的表现哦。

    赵一名:……

    一直没任何改变的任务窗口变了,只因一个手串。呵,还以为你眼睛里揉不得沙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

    还有,恶魔祝福?怎么听着有点毛骨悚然!

    况且那手串看上去也不便宜,老者更不像工薪阶层,自己凭什么张口讨要!

    赵一名脚步不停,心中却掀起一点波澜:穿越后只听说过武道,不管东方还是西方。

    不想还有‘恶魔’存在。那神灵呢?

    两人擦身而过,老者忽然开口,“小友,打听个路。请问公园里有个‘江南亭’,怎么走?”

    老者声音沉稳,似春雨绵绵,突然而不突兀。

    赵一名停下脚步,指着东南方:“向前走30米吧,到路口右转,再向南走约300米,会看‘江南亭’的路牌。顺着箭头方向再走百米左右就到了。”

    老者微笑着轻点下巴:“谢谢小友。三十多年未回家,变化真大啊。”

    “哦,您没带智能手环?”

    老者脸上闪过一缕愁苦:“啧……人老咯,只想出来清静下。”

    赵一名马上脑补家庭不和、争夺遗产的戏码,露出一点讪笑:“那您路上小心。有几段路面被树根撑破了。”

    “谢谢小友。”

    老者继续的前进,老迈蹒跚。

    然而等赵一名的身影消失在曲折的小径后,老者忽然站直了,身形笔挺、犹如雪松,哪有丝毫老态;抬起左手对着‘佛珠’问道:“如何?”

    仔细看去,这哪是佛珠。本应是佛塔的位置上,赫然是一个恶魔的挂件:

    两对青黑色的蝠翼环抱壮硕的身躯,躯体上有暗色的纹路,头上是一对扭曲的黑羊角,黑角刚好形成一个挂环。

    小小的挂件精美绝伦、栩栩如生,又略带一点卡通风格。看不到恶魔的狰狞,反而有点一点憨态——这年头,恶魔也要会点美妆,不然容易吓着信徒。

    恶魔挂件的眼睛有红光闪过,一道信息直接传入老者脑海:“灵魂强度满足要求。”

    老者脸上露出一丝邪异的微笑,低声自语:“关注好几年了,果然没让我失望!”

    说着老者右手拇指按住拐棍顶端,识别指纹后,拐棍顶端有淡淡的荧光徐徐展开,几秒后形成一副半米左右的画卷;‘画卷’上显示的赫然福山公园地图。

    …………

    赵一名绕了一个大圈,一口气跑到江南亭。

    江南亭,是福山公园的一处颇有人气的打卡胜地,暮春之际尤显繁胜。

    小亭位于一座小山丘上,不高,勉强可以俯瞰福山公园大半风景。小亭门柱上有“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对联,亭前还有白居易的汉白玉雕塑。

    初春的风景有点朴素,却也有嫩芽点点,顽强的透出厚厚的枯草;更有几点野菜的小黄花迎风招展。

    赵一名没有驻足,绕过江南亭继续前进。

    忽然前方传来一声惊呼,随后有木棍跌落的声音、摔倒的沉闷声、痛呼声。在这宁静的公园里分外清晰。

    赵一名紧跑几步,却见先前的老者正佝偻在冰冷的石板路上,不断倒吸冷气,拐棍摔在两米之外。老者身后的地面凸起,新破碎的青石板里有一截凸出地面的树根。

    嗯?新破碎的石板和新凸出来的树根?赵一名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再看着摔倒的老者,赵一名稍稍犹豫下,打开了手环上的摄像功能才向老者走去。“怎么样?严重吗?”

    老者抬头,苦笑一声,“老咯老咯……没事没事,坐一会就好。”

    说着抬起右手,却见手掌有点破皮、潮红;衣袖翻到手肘,小臂上有明显擦伤,有点点血珠渗出;右腿裤子的膝盖位置磨破,浑身衣服褶皱。

    “需要打120或者家属电话吗?”

    “哈,这点小事不用打120,浪费社会资源。家属电话……这点小事就不麻烦他们了,不麻烦了……”老者说着,脸上露出一闪而过的苦涩,“能麻烦小友扶我到旁边坐一会吗?”

    旁边有木塑的长椅,赵一名扶着老者慢慢走过去,老者雪雪呼痛。

    歇息一会,老者缓过气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赵一名,话语有点小小的结巴:“那个……能麻烦小友送我回家吗?到……到碧海华庭的侧门就行,那里有保安。”

    看着老者颇有些祈求的姿态,再看看老者狼狈的样子,赵一名犹豫一会点头:“好吧。”

    碧海华庭,就是公园北边的别墅区。

    赵一名扶着老者起来,不想老者右腿使不上劲。赵一名稍稍犹豫就蹲下身来,“我背你回去吧。”

    “啊……好、好的,谢谢、谢谢小友,真麻烦了。”

    “没什么啊。”赵一名露出灿烂的、纯净的笑容。

    老者微微低头,避过赵一名的笑容,缓缓趴在赵一名背后,右手拿起拐棍。

    别墅最近的侧门距离江南亭约八百米路程,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渐渐熟悉了。

    快到小区侧门时,老者语气略有感慨的说道:“因为姓窦,当年还被同学们起了个外号:扶不起的阿斗。一转眼五十多年了,还联系的同学已屈指可数。”

    “现在回家了,可以多联系啊。”

    “呵,刚工作那会有同学聚会,说地儿有点远,一定要开车去。我没去。再之后就没什么联系了。”

    赵一名点头,将老者在门口放下,就准备离开。

    “小友等等。”老者将手上的手串摘下,送到赵一名面前,“小友,谢谢了。身上什么也没带,这个送给你吧。”

    “啊,这……我不能要……”看着眼前‘被恶魔祝福’的手串,赵一名只觉得心头发毛——用这东西主动送人?

    “拿着拿着。”老者稍微板起脸来,不由分说将手串塞到赵一名手中,“这还是我小孙子送我的生日礼物呢,还说怕我健忘,就在珠子上刻了我的手机号。

    身上没带名片,就用这个吧。几个木珠而已,又不值钱。”

    说到自己的小孙子,老者脸上闪过淡淡的幸福。

    是啊,不值钱,但它要命啊!

    就是系统在疯狂的刷屏,一片‘要、收下、少奋斗50年’的淡红色字体宛若九天落银河般滔滔不绝、气势磅礴,充实了整个视野——从天空到地面的那种。

    赵一名还要推辞。

    老者脸色又略有严肃了:“都说长者赐不敢辞,怎么,我不够老吗?”

    赵一名:……

    这理由好强大。你够老,都老奸巨猾了!

    看着那疯狂刷屏的字幕,赵一名还是选择相信系统;当然了,内心深处未尝没有一点点的贪心和好奇。

    见赵一名终于收下,老者真诚的说道:“今生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五百年前修来的福缘。小友以后要是遇到什么麻烦,也许可以联系我。”

    赵一名再次谢过,然后……快跑离开;等离开老者视线,迫不及待将手串丢到系统空间,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6:33,时间还行。去看看他摔倒的地方。”

    再次来到那里,看着那新翻开的泥土、新破碎的石板、以及似乎被硬生生拔出地面的树根,赵一名皱眉,默默拍照、留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