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试剑天涯无限时空玩家 > 第1章 那只半夜跑步的孤魂野鬼
    “叮叮当…叮叮当…”

    清脆悦耳、欢快脱俗的闹钟声打破了清晨的静谧;机器人造型的闹钟在床头柜上欢快的摇摆,节奏明快。

    淡蓝色的被褥飞起一角,一只略带日晒黑的手臂闪电般飞出,啪的一声抽在床头柜上,略旧的床头柜发出吱呀的抗议声。

    可机器人闹钟早就蹦到地板上,嗨了起来。

    自动播放一曲简洁明快的电音DJ,配上一段节奏鲜明的踢踏舞,塑钢敲着木塑地板发出清脆的咔咔声,在小小的卧室里荡漾开来。

    “啊啊啊啊……”赵一名捂着耳朵拱到被窝里,却毫无效果,魔性的声音仿若钻头,轻易的穿透了被褥,直钻脑海。

    挣扎了不过十来秒,赵一名就彻底放弃了,呈大字形躺平,无奈的睁开眼睛;瞬间,眼前浮现几行荧白色字体:

    生命能量:16.201点。

    今天任务:跑步15公里,速度≥6.35米/秒;预计可积累0.05点生命能量。

    任务规则:勤奋使人进步,速度<6.35米/秒、单次距离<1公里不计入成绩;当天任务未完成将遭受电击,并消耗能量。

    任务说明:只有强健的身体才能支撑梦想的大厦;请积累100点生命能量,正式开启系统空间。

    特别叮嘱:只有健康的身体,才能产生富余的生命能量;请不要受伤、不要生病、不要熬夜……

    赵一名呲牙;再听闹钟那欢快的声音,低吼一声翻身而起。

    几乎在赵一名下地的同时,闹钟恢复平静,顺着墙角蹦回床头柜,回到自己的充电王座中……爷要充电了,不跟你闹了。

    赵一名哼声,看了下闹钟胸口的显示屏:

    5:23

    2076/03/23,星期一,多云,2~9℃

    当前气温:3℃

    闹钟是去年老爸参加一个机甲、机器人、人工智能展会时,抓的一等奖。

    赵一名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智能内核的机器人闹钟,并输入了令人无限后悔的网红语言包——为保障隐私与信息安全,室内智能用品记忆体不可擦写。

    视线越过闹钟,墙壁上贴满了精美的机甲海报。

    其中一张标题为‘黑旋风’的最是霸气:机甲黑底红纹涂装,机师身着同样色彩的修身作战服,双臂抱胸,右腿曲起,斜靠在机甲小腿上,身高勉强到机甲的膝盖高度。

    渴望的看了好几眼,赵一名才来到书桌前,手掌轻轻拂过平板、书本、文具等,物品纷纷消失。

    闭上眼,可以‘看’到一个大约半米的椭球形空间;空间的长轴恰恰是16.201寸,与能量数值相当。

    小空间里没有重力,物品略有混乱的悬浮其中。其中还有现金、耳机、身份证、日用品、备用钥匙、零食饮料、乃至管制刀具、简单医护用品等。

    ‘看着’这小小的空间,赵一名幽幽叹息:“17年了才长到半米。作为穿越福利,你为何如此秀气!”

    拉开卧室门,智能灯光亮起、逐渐明亮,柔和的灯光照亮了窄小的客厅、和更小的餐厅。屋子干净、稍乱,家具爬满了岁月的痕迹。

    家里静悄悄的,父母已经上班。时值2076年,人工智能普及,普通人工作压力极大。

    小小的餐厅被餐桌占了小半,餐桌下还挤着父亲的几个工具箱。

    集成了保温功能的餐桌上,用防尘罩盖着简单的早餐:一杯牛奶,一杯热水,一点咸菜,一碗豆浆,白净的盘子里放着三根油条,和一双略有湿润的筷子。

    防尘罩上附着一粒粒晶莹的水珠,不时有水珠滚落,留下一道道蜿蜒晶亮的痕迹。

    快速洗漱后,赵一名没有吃饭,而是锁上门等候电梯。

    楼道内依然是简单可靠的声控灯,在楼上楼下的关门声中,昏黄的灯光有气无力的挣扎着。

    电梯从26楼一点点磨蹭到21楼。电梯门缓缓打开,看到罐头一样的人群。

    电梯门口是一个挺着超级成功肚子的中年,脚尖几乎踩在电梯门口的缝隙上。他左手抓着文件包,右手抓着包……包子,韭菜馅的,令人难忘的韭菜味扑面而来。

    赵一名后退两步,躲过“生化攻击”。

    旁边有人死命的按着电梯的关门按钮。可惜电梯里唯独关门按钮是无效的,只是一个人性化设计。

    随着电梯慢慢关闭,中年不得不使劲的收拢自己的肚子,用力的向后倾斜。

    “想偷个懒真不容易啊。”赵某人发出悠悠的叹息,顺着楼梯跑了下去;等赵一名跑到一楼的时候,电梯还在7楼挣扎。

    “小赵,早啊,又要去锻炼?”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是保洁阿姨。

    “阿姨早上好,辛苦了,每天都来这么早。”

    保洁阿姨微微一笑,脸上皱纹愈发深刻,看着身边半满的垃圾桶说道:“我在这守着,还能丢桶里。要不啊,这早上一个个急匆匆乱哄哄的,踩得满地都是。”

    赵一名立马想到了‘胸残的案发现场’:满地垃圾被匆匆的人群践踏,偶尔有踩高跟的小姐姐一叫倾城,发生恐怖的‘胸刹案’。

    “谢谢您为小区做的一切。”

    “呵,年龄大了也做不来别的咯。”

    “还是谢谢阿姨。阿姨,我去锻炼了。”

    “哎,好嘞,路上小心点。”

    推开单元大门,喧闹铺面而来,一排移动早餐车沿着墙边分布。

    豆浆、牛奶、豆皮、凉皮、米粥、海鲜汤、油条、油饼、鸡蛋饼、煎饼、包子、饺子、馒头、米饭、夹馍、海鲜面、咸菜、蛋羹、甏肉、鸡柳、麻辣烫等,一应俱全。

    十几年了,人换了,早餐车也换了,味道还是那个味道。

    早餐车前满是穿着羽绒服、缩着手的身影;有人安静,有人焦躁,不时有等不及的身影离开。

    三月底的早晨很有些清冷,早餐车上方热汽蒸腾,车上的灯光随着师傅的忙碌而晃动,在地面上留下摇曳斑驳的光影。

    几个物业人员忙着梳理交通,吆喝不断。

    赵一名绕过人群,小跑着离开小区。

    小区门口的大功率卤素灯光温暖柔和,明亮又不刺眼。大门上七彩的霓虹闪烁,勾勒出‘翰海学府’楷书。年迈的保安打着哈欠看着匆匆的人群。

    路边,光秃秃的树干在明亮的路灯下张牙舞爪;大街上已经满是来去匆匆的车辆。

    利用燃料电池、或充电电池驱动的新能源汽车很安静。天空中偶有飞行汽车掠过,带来一阵低沉的轰鸣,带走一些欣羡的眼神。

    远处街口有磁浮轻轨列车倏忽而过,带来一串闪烁的灯光。东方天空顽强的透出点点绯红,映的铅云格外厚重。

    赵一名跑过天桥,挤过人行道,穿过一个不大的街区后,便来到了登州市最大的公园:福山公园。

    与拥挤的街道相比,公园清冷幽静,仿若另一个世界;智能调节灯光已经暗淡,繁茂的松柏和光秃秃的乔木间杂,在幽冷的灯光和暗淡的天光里影影绰绰。

    公园北方的别墅区里灯光璀璨,几缕灯光刚好落在公园的寄存柜上。

    赵一名来到寄存柜前,喊了一声‘寄存’,红外探头扫描后,打开一个寄存柜;将外套放好,赵一名顺着公园的石径开始跑步。

    虽然有一个小空间,但赵一名很小心,绝不敢表现出异常。

    只是,是金子……总有人眼馋。

    别墅里、落地窗户后,一名身如劲松的男子放下红外望远镜,对着旁边的沙发说道:“周先生,赵一名出现了。”

    周先生看了一眼壁钟,才走到窗口,接过望远镜。

    周先生三十六七岁样子,衬衫下的躯体隐隐透出几分石雕的风采。

    沙发上一名娇俏的少女揉了几下眼睛,甩了甩长长的马尾,嘟着嘴在电子文档里记下时间:5:32。

    文档里已有16个记录,时间集中在5:31~5:34之间。

    直到赵一名的身影完全被树木挡住,周先生才略有惊叹的放下望远镜,对少女认真的说道:

    “小燕,这真的是赵一名?普通家庭出身?

    身体素质很高,是个机甲战士的好苗子。”

    “除了这个傻瓜,还有几只半夜跑步的孤魂野鬼!”少女嘟着嘴,“老爸,我先补个觉。”

    “好好说话!还有,叫爸就行了,不准叫‘老’爸。”

    “帅气的dad。我先补觉咯。”少女打着哈欠,向卧室走去。

    男子声音略高了一丝:“今天你们学校公布体质检测的结果后,妳找他聊聊……”

    “知道了知道了,你都说多少遍了老爸老爸老爸啊啊啊……(破音)”

    男子沉稳的面容瞬间崩溃:“不准叫老爸!!!”

    “砰……”女孩用卧室的关门声回应。

    男子揉了揉眉头,对先前的男子说道:“走吧,去看下一个目标,叫刘少兵对吧?”

    “是的先生,还是赵一名的同桌呢。这两人还真有趣,让我想起一句词: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哈。”

    “哦?说说看。”

    …………

    赵一名仿佛化身为一个跳动的音符,为静谧的公园带来清晨的活力。

    料峭的春风吹皱了单薄的长袖T恤,透出有些单薄、却精壮的身躯。

    十数年如一日的坚持,塑造了近乎完美的体型、以及坚韧的意志。

    如此坚持,不仅因为系统,更因为梦想。

    这个世界有武学,真正的武学,却不是普通人能轻易接触到的。网络上虽有不少功法,但这些所谓的‘功法’看看就好。

    保险法明确规定:习武者的人身险需武学导师签字,并附国家颁发的有效武师资格证书、执业证书、身份证复印件或有效电子证明,方可生效。

    对广大学子来说,坚持合理的锻炼,就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只要身体素质及格,就可以报考‘武科大学’深造。

    但对那个秀气到爆的穿越福利,赵一名还是有点期待的。

    刚出生是,空间好似一粒种子,只有拇指大小;现在有半米多了。

    按当下的空间增加速度估算,大约要到法定退休年龄,系统空间才能装下一个人。

    那么,这点空间可以做啥?

    也许可以……

    送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