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程然白槿兮免费阅读 > 第309章 来客
    

    真相大白。

    原来程然并不是因为怀疑她才跟踪她的,而是因为担心她会遇到危险。

    虽然不知道程然究竟得罪了什么人,但从他的伤势来看,他肯定遇到了她无法想象的凶险。

    走进病房看着脸色稍微好转的程然,白槿兮内心无比震撼。

    在梁超家,炒菜与众人讲道理……谁能想到,当时他已经受了那么重的伤?

    究竟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呢?

    程然对她笑说:“我没事。”

    白槿兮默默坐在他身旁,轻声问:“吃苹果吗?我给你削。”

    程然摇头温柔的看着她:“我真没事。”

    “要不然我给你剥个橘子。”白槿兮垂头说。

    程然叹了口气,伸手抓住她白嫩的小手。

    白槿兮娇躯微颤,本能的想要把手抽回去,可最终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做。

    “这两年,你都是这样的吗?”她问。

    程然笑而不语。

    她开始相信穆思雅以及李婧竹给她讲的那些故事了。

    其实以前也信,只是听故事的人,跟置身于故事中的人,会是两种不同的体验。

    如果这两年来,程然对她,一如这几日,想来,再铁石心肠,也会变成绕指柔吧。

    “我知道,你想要自我。”程然突然叹了口气说:“既然不记得这两年的事了,就不必有心里负担,想要活成什么样子,你自己说了才算,如果你想重新组织自己日后的人生,我其实可以放手,我们可以离婚的。”

    白槿兮之前想要跟程然离婚的事情,程然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他其实也很不甘心,毕竟他与她是产生了感情的。

    可经过这次事情,看到白槿兮现在这种充满愧疚的表现,程然突然很后悔。

    他不想让她对自己抱有愧疚的负罪心理,从而忍受这段陌生的婚姻。

    放手,离婚,可能是最好的选择,到时候,程然再亲自把她追回来,虽然会很麻烦,也有一定的风险,但那样的话,他们之间的感情就不会再有任何芥蒂。

    然而。

    白槿兮听到程然的话后,沉默了片刻,随后抬头凝视着程然,摇了摇头:“我还没想好。”

    说完,站起来慌忙走出病房,就像逃一样。

    程然嘴角微微泛起一丝笑意,发自内心的。

    白槿兮出去,时阳进来。

    “哥,你没事吧。”

    程然盯着时阳看了看,问:“你妈没事了?”

    “嗯,李婧竹的二姑把我妈治好了。”时阳说。

    当初,程然感觉到时阳有异,想到唯一能制约时阳的,也是他唯一的软肋,就是他那个疯妈。

    龙学远给他妈下了毒,以此来要挟时阳暴露程然的行踪。

    “对了哥,那个王美丽走了。”时阳突然说道。

    闻言,程然心里暗叹了一声。

    经过此役,他忽然察觉到自己的不足。

    别说将来要跟程诺斗了,就连一个什么狗屁苗地之王他都差点栽了跟头。

    白熊不是无敌的,陈东也有着自己的弱点,如果他俩真的被牵制住,那会有太多的人能弄死自己。

    程然想要增强自己的实力,不仅仅是要把自身变强,还要发展一套只属于自己的暗中势力。

    而组织这套

    实力,目前来看,最适合的就是王美丽。

    本来程然想这次事情结束,会跟王美丽好好谈谈,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留下他的,结果……

    等时阳离开后,白槿兮提着两个食盒又进来了。

    再次进来的白槿兮,就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把饭菜打开,说:“知道在梁超家你没吃好,我特地在楼下买了点。”

    说着把筷子递给程然。

    程然微笑着伸手去接筷子,可是胳膊刚刚抬起来,就牵扯到胸骨,痛的他忍不住皱了皱眉。

    见到这一幕,白槿兮俏脸一红,说:“行了,我喂你吧。”

    程然自是暗自欣喜。

    她夹菜夹饭给程然吃,不时还拿纸巾为程然擦擦嘴,这一幕太平常也太祥和了,任谁看到,都会觉得有些温馨吧。

    但是程然却知道,只是迈出了他们俩之间的第一步。

    毕竟感动,不是爱。

    门被敲响。

    不待程然说请进,满面红光的老头朱杰就推门进来了。

    见到朱杰程然微微一怔,白槿兮也怔了一下,随后她收拾了一下碗筷说:“我先出去了。”

    程然点了点头。

    等白槿兮走后,朱杰微笑着问程然:“怎么,不请我坐下?”

    “请坐。”程然说。

    “你知道我的身份?”朱杰问他。

    “江北省商会会长。”

    “对喽,我是江北省的商会会长。”朱杰微笑道:“所以呢,我对你们锦东集团也是有着生杀大权的。”

    闻言,程然不禁皱起眉头:“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朱杰笑呵呵的说:“伤成这样,你还能那样,真是好样的。”

    “……”程然。

    朱杰拍了拍他的腿说:“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有个事要跟你说一声。”

    “请讲。”

    说实话,朱杰的身份摆在那,程然不敢太过得罪他,至于在梁超家的时候,程然倒是没想那么多。

    现在回想起来,他打了朱杰的脸,还有点后怕。

    “这次我过来辛阳市,主要是收到了二十三个对你们锦东的举报。”朱杰说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我有二十三个敌人。”程然淡淡的说道:“我动了二十三家企业的奶酪。”

    “所以,您是来警告我的?还是来宣布对锦东集团停业整顿制裁的?亦或者……”

    朱杰微笑着摇头。

    随后摆了摆手:“那些举报算个屁。”

    他这话一出,程然猛然一惊。

    听这话的意思,这老头是来帮自己的?

    可是,目的呢?

    原因呢?

    朱杰不待程然诧异,微笑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保你锦东集团在辛阳市依旧叱诧风云独领风骚。”

    “不对,不仅是辛阳市,就算在江北省,我也会给你一个立足之地。”

    听到这话,程然不禁惊的张大了嘴巴。

    把辛阳市做到江北省,全省龙头企业,是他定的一个“小目标”,当然,这也是程家对他考核的唯一标准。

    如果有这老头的帮助,那一切,似乎就变的尤为简单了。

    “什么条件,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