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战神萧尘 > 第二百六十五章:剑来!
    

    "这小子疯了吗?竟敢直接用拳头,去硬撼三长老的墨羽剑。"

    "简直就是找死!"

    见状,那些诸葛家族的弟子,全都是冷笑连连起来。

    诸葛纯均更是仿佛已经看到,萧尘的整条手臂,被诸葛灵的墨羽剑给从中破成两半了一般。

    可正在他们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瞳孔猛地一缩。

    轰!

    随着萧尘的一拳,和墨羽剑碰撞在一起。

    只见那墨羽剑,竟然从剑尖开始,不断崩溃而去。

    转瞬之间,三尺长的墨羽剑,竟然就只剩下半截残剑。还握在诸葛灵的手中了。

    并且即便是那半截残剑,也依旧在萧尘这一拳之力下,疯狂崩溃而去。

    "什么?"这一下。四周的所有人,全都是忍不住惊呼起来,满脸难以置信地看向萧尘。

    那可是诸葛灵的墨羽剑啊,萧尘竟然仅仅凭借自己的血肉之躯,就直接硬碰硬地将墨羽剑给毁掉了?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不可思议!

    诸葛纯均的瞳孔剧烈收缩了起来,只感觉一阵寒意笼罩全身,"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和诸葛寂阳,即便在隐世家族里面,也算得上是武道天才了。

    可是和萧尘一比,他们简直就是废物。

    他们之间的差距,简直如同天壤之别。

    李妮和徐慧,也全都是呆立当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们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在拍电影。或者萧尘和诸葛家族的人串通好,在演戏了。

    这种能耐,简直闻所未闻,如同传说。

    不仅仅是他们,就算是诸葛灵,这时候也是脸色狂变起来,哪里还敢继续和萧尘交手?

    他连忙松开手中仅剩的剑柄,身体瞬间暴退了出去。

    可,还是慢了一步。

    嘭!

    萧尘的一拳,轰然落在诸葛灵的胸口。

    嗤!

    灼热的高温,瞬间将诸葛灵胸口的衣服烧成了灰烬。

    他胸口的血肉上,更是出现一个漆黑的拳印,拳印四周的血肉完全已经被烧焦了。

    诸葛灵只感觉浑身一阵气血翻腾,猛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身上的气息顿时萎靡了下来。

    这还是因为。刚才萧尘的一拳,在毁掉那墨羽剑的时候,已经消耗了不少力量。否则的话,这一拳足以让诸葛灵丢掉半条命。

    全盛状态下的萧尘,岂是区区诸葛灵能比?

    身体蹬蹬后退之间,诸葛灵一直退到了诸葛纯均的身旁,才终于勉强稳住身形。

    "让开!"萧尘的目光,直接越过诸葛灵,落在诸葛纯均的身上。

    被萧尘的目光一扫,就算是诸葛纯均,一时间竟然也是忍不住浑身轻轻颤抖起来。

    萧尘的实力太强了,如果萧尘真要杀他。他今天就危险了。

    诸葛灵的脸色一阵阴晴不定,四周的那些诸葛家族弟子中,也是一阵骚动。

    看着萧尘。不敢上前,却也不愿意退去。

    萧尘的实力太强了,可这

    里好歹是他们诸葛家族的门口。如果被萧尘一句话逼退,他们诸葛家族的颜面何存?

    正在他们想着的时候,忽然一声冷哼,从诸葛家族之内传来。"哼!什么时候,区区一个小子,也敢压到我们诸葛家族的头上来了?"

    随着那声音落下,赫然看到,又是一群人从诸葛家族之内走了出来。

    那群众人,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他的身后。有着三名看上去和诸葛灵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子。

    至于他们背后,则是足足上百名诸葛家族弟子。

    这些人一起出来,气势浩荡。

    "二爷,你们终于来了!"看到那老者,和那三名中年男子,诸葛灵的心中一喜。

    诸葛纯均等人,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他连忙看向那白发苍苍的老者,"二爷爷,救我!"

    "哼!"那老者冷冷扫了诸葛纯均一眼,随即看向萧尘,"老夫诸葛岩,你还不赶紧离开?难道真以为。你能够以一人之力,抗衡我们整个诸葛家族吗?"

    说话之间,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

    这诸葛岩的实力。恐怕不会比萧尘差多少。

    不仅如此,他身后的三名中年男子,实力也不弱于诸葛灵。都是同一层次的强者。

    就算是萧尘,也是微微有些惊讶。

    果然不愧为隐世家族,仅仅一个诸葛家。竟然就拥有这么惊人的实力。

    不过萧尘却依旧不惧,"我说了,我次来只为杀诸葛纯均。他将我一名朋友,伤成植物人,谁也救不了他。"

    "将他交给我,我转身就走。否则,我要杀他,你们只怕还拦不住!"

    萧尘无意与诸葛家族为敌。

    如今南方五国蠢蠢欲动,萧尘这一身实力,还需要保存着,用以对付南方五国的人,不愿意随便在这里受伤。

    可如果诸葛家族一定要保诸葛纯均,那么说不得萧尘也只有出手了。

    诸葛岩的脸色顿时一沉,"我诸葛家族的弟子,就算犯了什么错误,也自有我们家族内部处罚,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外人置喙?"

    "老夫让你走,已经是高抬贵手了。否则的话,就凭你伤了我们诸葛家的人,老夫今天便将你留在这里!"

    闻言,诸葛纯均顿时冷笑连连地看向萧尘,满脸挑衅道:"萧尘,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

    "我倒是想,你怎么杀我!"

    有诸葛岩等人撑腰,现在他巴不得萧尘出手。

    那样一来,就能够彻底激怒诸葛岩等人,出手拿下萧尘了。

    今天萧尘让他颜面尽失,他一定要宰了萧尘,才能略消心头之恨!

    "如你所愿!"萧尘的目光,在诸葛纯均的身上一扫,开口说道。

    瞬间,诸葛纯均的心中,隐约出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只是他想不通,那预感从何而来。

    萧尘却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诸葛岩等人,"我要杀他,也是你们能够抵挡的?既然你们不愿意将他交给我,那我只要亲自出手了。"

    随着萧尘的话音落下,他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白玉葫芦。

    养剑葫!

    萧尘手持养剑葫,一身内力注入其中,口中断喝一声,"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