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不及你(3)
    苟敬文订婚宴这天,时吟做了三个小时的造型。

    雄赳赳气昂昂,母鸡中的战斗机。

    她去弄了个三百倍柔顺的头发,带着一点点卷儿不太听话的额发乖巧服帖,然后使出自己浑身解数,画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妆。

    都说好的化妆师一定是有画画基础的,人像要很好,时吟人像是最当年学的最好的,人物面部的阴影得心应手,考虑到秦研现在是小花旦了,肯定是有专业的化妆师和助手的,时吟用处了浑身解数。

    末了,拿到顾从礼给她送来的衣服,对着胸口的地方发了一会儿呆。

    时吟考虑着要不要多垫两个胸垫儿。

    正拿着两个往自己胸前比划的时候,顾从礼忽然开门,进了卧室。

    时吟手还按在自己胸上,错愕地抬起头来。

    顾从礼站在门口,平静的看了她三秒,看起来没什么异样。

    反倒是时吟先反应过来,脸红了,唰地把胸垫塞进柜子里,摔上柜门,瞪他:“你进来怎么都不敲门的?”

    顾从礼微挑了下眉。

    时吟很凶:“这是我的闺房,少女神圣的私人空间,你别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就可以随便进的啊。”

    顾从礼四下扫了一圈,看着这个到处都是他的东西的私人空间,点了点头,云淡风轻说:“你昨天在你神圣的私人空间的床上哭着求我不——”

    他说到一半,时吟叫着飞扑过去扎进他怀里,两个手臂举起来严严实实地捂住了他的嘴。

    顾从礼顺势将她抱住,垂眸。

    她瞪着他,气恼又羞耻:“闭嘴!”

    顾从礼眸光淡淡,染上笑意,嘴巴被她捂着说不出话,低低嗯了一声。

    时吟放下手,退后了两步,刚要赶人,又想起来什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圈。

    她用批判的眼光在他身上来回扫视,发现这个男人确实过分,挑不出什么需要改进的。

    从眼睛鼻子嘴,到身材气质衣品,全是能一枪击中她少女心,完全符合她审美的地方。

    情人眼里出西施,时吟看不出哪里需要她下手,扯着他出了门。

    两个人到酒店门口,顾从礼刚停下车,时吟忽然探身过去,拍在他脸上:“顾老师,你要给我争气。”

    顾从礼很听话:“嗯。”

    她才又想起来,忘记问顾从礼秦研的事情了。

    车子停在门口,泊车的小哥哥还站在那里等着,时吟率先开了副驾驶车门下车,等顾从礼过来,两人进了门。

    二狗今天也穿的人模狗样,他个子矮,未婚妻比他要高,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一个小姐姐,两个人远远的站在宴会厅尽头,正在跟人说话。

    时吟没叫他,和顾从礼进来,有人先喊了她的名字。

    她回过头来,看见高中时期的同班同学。

    同学过来跟她说话,上次同学聚会这人没来,很多年不见,男同学目露惊艳:“真是你啊,我刚刚都差点没认出来,”他拉开自己旁边的那张椅子,笑出一口大白牙,“你坐这儿啊,这桌刚好都是咱们班的。”

    顾从礼轻飘飘地瞥了一眼身边的姑娘。

    确实是漂亮,长腿细腰杏眼樱唇,稚嫩的气质被三个小时的昂贵造型抹了个七七八八,整个人显得纯真又妩媚。

    顾从礼不动声色地往她身前站了站,遮住男同学一半视线,俯身在她耳边问:“这酒店空调开得足,冷不冷?”

    时吟扭过头去,自己感受了一下,连点儿冷风都没察觉到,茫然地摇了摇头:“不冷呀。”

    顾从礼淡淡直起身,“哦”了一声。

    他这么一问,倒是把整桌人的视线都吸引过来了,一桌子的高中同学,神情各异。

    顾从礼在实验一中那年是画室老师,他那个时候也刚毕业没两年,还是编制外的。实验一中虽然说是美术实验基地,但是画室和学校内部还是分开管理的,大多数同学跟他擦不上边儿。

    但是顾从礼有名,因为他长得好,全校都知道画室那边儿有个小帅哥。

    后来出了事儿,其实所有见过顾从礼,和他相处过的人都觉得大概是个误会。

    这个人骨子里的冷漠,只要是亲眼见到过的,都会明明白白的感觉得到不是假装的。

    只是高中生涯里,平淡无奇的日常出现了这种调剂,所有人都不在乎它的真假。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得谣言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觉得自己也就是个看热闹的,后来也渐渐懂了生活,才明白其实最可怕的伤害早就在自己懵懵懂懂的青春时期造成了。

    所以男同学在看见顾从礼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其实是有点心虚的,心虚完了,又觉得松了口气。

    还好他现在还是很好。

    只是好就好吧,怎么还跟时吟一起出现了呢。

    男同学有些傻眼,他之前明明在群里看见有人说,这顾天仙被秦研拿下了,还带出去吃饭了。

    想着曹操曹操到,订婚宴这边开始,众人也就没再说什么,时吟和顾从礼落座,秦研姗姗来迟。

    高中同学这边坐了三桌,实验班两桌,剩下一桌都是二狗认识的别的班的,秦研不是实验班的,本来不在这边儿,但是那边的桌子坐满了,只剩下顾从礼旁边一个空位置。

    小花旦还是穿红,带着大大的墨镜,只身一人进来,时吟往后看了一眼,没看见有别人进来。

    落座,顾从礼左手边坐着时吟,右手边坐着秦研,实验一班原本就寂静的气氛显得更加寂静。

    当年实验一中他们这个年级,男生私底下暗搓搓的评出的两个级花,实验班的时吟,和普通班的秦研。

    男同学偷偷摸摸往这边瞥了两眼,又看看面不改色坐在中间的顾从礼,暗叹:“好艳福。”

    好些人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八卦之魂了,眼睛都发亮看着这边,问题堵在嗓子眼里思考着什么时候往外吐,就这么看了十分钟以后,发现不用吐了。

    行动和眼神,都骗不了人。

    整个过程中,顾从礼的眼睛就像长在左边了一样,时时刻刻关注着时吟要吃什么,一眼都没往秦研那边看,就像是完全不认识她一样。

    秦研倒是不怎么介意的样子,只坐下来的时候打了声招呼,剩下的时间都很平静。

    秦研确实是喜欢顾从礼的,今天过来看见这两个人,心里也确实不是滋味。

    但是人到了这个年龄,进了娱乐圈,很多事情都不太一样了。

    她喜欢什么样的男人现在无所谓,什么男人能让她红,好像比喜欢这种缥缈的东西要重要得多。

    而且,她很久以后才想明白,也许顾从礼对她从没有过兴趣。

    两个人一年前那次相遇以后他的配合,甚至愿意和她一起去同学聚会,并不是因为她,他的目标大概一直另有其人。

    *

    时吟第一次参加身边同龄朋友的订婚宴,感受到了事情有多少,二狗忙得脚不沾地,只来得及过来打了两声招呼,人正要走,扫到时吟的时候目光一顿,脚步硬生生停住了。

    他的视线落她旁边顾从礼的身上,脱口而出一句脏话,被旁边他未婚妻偷偷地拧了一下胳膊。

    二狗嗷的一声,哀怨侧头看了一眼,声音可怜巴巴地:“媳妇儿,轻点儿。”

    女孩子笑得灿烂:“不好意思啊,你们就当没听见。”

    时吟也笑眯眯地:“怎么样,我男朋友颜值确实比顾老师能打啊。”

    二狗你你你了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最后恍惚地摆了摆手,朝她竖起大拇指:“您牛逼,我败了。”

    时吟心里的一口郁气这才散了,一直被别人以为自己的男朋友和另一个女人有一腿,这事儿会让人特别郁闷。

    可是看着秦研毫无争斗欲望的样子,时吟又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小心眼儿了。

    但是在意就是在意,不会因为情敌的淡定就变得释然了。

    订婚宴一结束,两人开车回家,一上车时吟就凑过去,低声问他:“顾老师,我有一个问题,你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实回答。”

    她一般开始吃醋的时候,都是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

    顾从礼无声弯起唇:“嗯,你问。”

    “就很早之前,一年前的那次同学聚会,你为什么会跟着秦研一起过去?”

    顾从礼瞥她一眼:“一年以前的事情,你现在才问。”

    时吟撇撇嘴:“本来忘了,但是最近这个人又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就又想起来了。”

    顾从礼缓声道:“我也忘了,是因为什么来着。”

    他这明显一副准备糊弄她不想说实话的样子,让时吟睁大了眼睛,越来越觉得他是因为心虚,抬起手来食指指着他鼻尖,怒道:“你是不是本来想泡的是秦研,结果人家没看上你,你就退而求其次了?”

    因为他三十岁了,该找个结婚对象了。

    好像能说得通。

    时吟很愤怒。

    愤怒完又纳闷儿:“还会有女人看不上你?”

    顾从礼看着她,眼神奇异,似乎在惊叹她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构成的,顿了顿,将她指着他的食指拽下来低声道:“除了你,没有别的女人看得上我。”

    时吟大怒:“你果然是拿我将就的!”

    他终于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拉着她的手指凑到唇边吻了吻,又轻轻咬了咬,声音平缓温柔:“时吟,我会去,是因为你在那里。”

    时吟一毕业就选择了漫画家这个职业,最开始,顾从礼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她家庭幸福美满,学生时代简单,就像她说的,她这辈子遇到的最大的挫折就是他,毕业以后选择了自由职业,做事工作全部都随性而为,没有经历过职场,也没有被社会浸染。

    她机灵又纯真,看问题通透却也迷糊,是真的二十几年来活得都简单,干净的像一张洁白的纸。

    顾从礼是墨,他从小到大看透了太多人性丑恶的一面,很久以前看见那些拥有幸福家庭的同龄人,他也会想,上天是对他不公平的。

    可是现在,他又觉得,这像是神对他的恩惠。

    这大概也是一种冥冥。

    她没见过的污浊,他来替她看。

    她不知道的那些挫折和黑暗,他都替她经历。

    神让他感受这个世界双倍的恶意,他愿本该属于她的那一份苦难转移,让他独自一人承担。

    如此,她便可只看得到光。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