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不及你(2)
    按照之前顾从礼给她讲的那个故事,顾璘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冷漠无情,利益机器,利用了和白露的婚姻给自己带来了最大的收益,是个没有心的男人。

    可是他笑起来,和顾从礼实在太像了。

    冰雪消融,天光大亮,让人不由自主一阵毛骨悚然。

    顾璘没说什么,顿了顿,侧过身来,给她让了让位置:“进去吧。”

    时吟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小声说:“叔叔再见。”

    顾璘挑眉,有些惊讶:“从礼没跟你说我的事情?”

    “说了。”

    “那你还,”他顿了顿,换了种说法,“他应该说不了我什么好话吧。”

    时吟继续点头:“嗯,没说您什么好话。”

    顾璘看起来没什么反应,连点恼火的情绪都看不见,摆摆手,人往外走。

    出了病房往外走了两步,顾璘转过头去。

    小姑娘穿着件修身风衣外套,扎着马尾辫,白净,眼睛很大,看着人的时候发亮,干净剔透,心里想的全都写在里面了。

    身上的气质是那种,没被社会浸染过的单纯稚嫩。

    女孩进了房间,回手关上门,关上的瞬间望了他一眼。

    两个人视线对上,顾璘不慌不忙地点点头。

    女孩似乎有点意外,又有点犹豫,最后还是咬着唇,也朝他点点头,关上了门。

    顾璘轻轻笑了一声。

    她眼底的防备和不喜太明显了,可是还是乖乖巧巧地,给他打招呼问好。

    性格是好的。

    他这个儿子哪哪都不怎么样,眼光和运气倒是不错。

    顾璘回过身来,一路往外走,穿过绿化带和喷泉雕像,走到医院大门口。

    门口停着辆车,司机远远见着他走过来,绕到后面给他开了车门。

    顾璘坐进去,司机上车,从倒车镜看着他:“顾总,您现在回公司还是回家?”

    顾璘没说话。

    静了几分钟,他抽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一遍,没人接。

    顾璘不急不缓,也不生气,淡定的继续打。

    三遍以后,那边终于接起来了。

    顾璘没指望对面能说话,先开口:“女朋友不错。”

    他从小看着顾从礼长大,对他太了解。

    白露不理解他,他却愿意跟白露更近。

    而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他们骨肉相连,顾从礼的阴暗,挣扎,反抗,顾璘看得明明白白。

    他却厌恶他,否认着他的同时也在否认他们之间的共同性,拼命想要和他拉开距离。

    顾璘原本想不明白,他的儿子,这个世界上和他最亲近的人,为什么不愿意接受他。

    他尽心尽力的教育他,把自己的全部经验倾囊相授。

    明明只要听他的,他可以成为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人。

    果然,一片死寂,三秒钟后,顾从礼把电话挂了。

    顾璘靠进座位里,单手撑着下巴直直看着窗外。

    这家医院环境很好,管理森严,地处近郊,空气清新,设施全部都是从国外引进的最尖端设备,医疗水平毋庸置疑。

    黑色大门和大理石围墙拦住里面的世界,透过铁栏,能够看到里面绿色的植物,还有隐隐约约的人声。

    顾璘发了会儿呆,转过头来,摆了摆手:“走吧,回公司。”

    司机老李应声,启动车子。

    *

    时吟进了病房,回手关上门,看见里面站在的女人。

    她和白露不算熟,几面之缘,而且这次就她一个人,时吟怕吓到她,没敢走近,就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白露看起来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站在窗边摆弄着她养得两盆花,绿色的植物郁郁葱葱,她大概不怎么会打理,基本上就随便弄弄,任凭她们狂野生长。

    听见关门声,她回过头来。

    两个人视线对上,时吟有点无措,指尖搓了搓,微微欠了欠身:“阿姨好……我来看看您。”

    白露弯起眼睛笑了,放下手里的小水壶,朝她招了招手:“过来。”

    时吟往前走了两步,站在床边。

    女人头上依然是精致的盘发,一条月白色长旗袍,浅棕的眼睛温和柔软,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意,看着她,温声问道:“阿礼没来?”

    时吟摇了摇头:“他明天应该会来,我今天路过,就来看看您。”

    说完,她就安静了。

    郊区地偏,地铁的最后一站,谁会没事儿到这里来路过?

    还好白露不知是没听出来还是不在乎,自顾自继续道:“之前每次看你来都只站在门口看着我,也不进来,我还在想你是不是怕我,我也不敢叫你,”她笑了笑,“刚刚啊,阿礼的爸爸过来了。”

    时吟安静听着,没说话。

    白露眼睛发亮,像是想要把开心的事情分享给所有人的小孩子:“你要是早点来,还能让他见见你,不过他很凶的,不见也好,别让他吓到你,”女人微微靠近了一点,亲昵地拉过她的手,神秘笑道,“他就只对我温柔。”

    时吟张了张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白露却忽然不笑了。

    她垂下眼,忽然轻声说:“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时吟抬起头来。

    “她们说我有病,说我脑子不清醒,我都知道,我不想治,也不想清醒,”白露抬眼,眼睛湿润泛红,“清醒太累了。”

    时吟怔住了。

    两个人对视了几秒,没人说话,手机铃声突兀响起。

    时吟回过神来,匆忙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接起来:“喂。”

    “你在哪。”顾从礼声音冷硬。

    时吟愣了愣,看了白露一眼:“怎么啦?”

    他没听见似的:“你在哪,你刚刚遇见谁了。”

    时吟“啊”了一声,有点懂了。

    她放慢了语速,耐心道:“我在医院,来看看阿姨。”

    顾从礼沉默了。

    几秒钟后,他低声道:“我现在过去接你,不准乱跑。”

    时吟乖乖应声:“好,我等你。”

    她挂了电话,再回头,白露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唇边挂着浅浅的笑,手里捏着水壶看着她养的绿植,端庄又柔和:“是阿礼吧。”

    时吟收起手机,“嗯”了一声。

    白露站在窗边,动作顿了顿,轻声说:“我对阿礼不好,”她低垂着头,背对着时吟,没回头,声音里带着一点点颤抖,“我们都对他不好,你要对他好。”

    *

    时吟呆了一会儿,有护士过来看着白露吃药,又看着她睡着。

    她出了病房门,顺着明亮的走廊漫无目的往前走。

    总觉得,今天见到的顾璘和白露,好像跟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白露是知道的。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她只是自顾自地把自己藏在那个封闭的壳里,不想努力走出来,不想康复,也不想面对现实。

    她说,清醒太累了。

    她说,我对阿礼不好。

    她一直在逃避。

    时吟下了电梯,坐在医院门口的大理石台阶上,看着前面小花园里穿着病号服的人。

    在这里的病人一般都是精神类疾病,无法单独行动,旁边都会围着三两个护士或者护工。

    时吟看见一个看起来和她差不多大年龄的,二十多岁的漂亮姑娘蹲在草地上,拽了一根青草往嘴巴里塞。

    旁边的护士赶紧把她拉起来:“哎呀,这个不能吃哦。”

    漂亮姑娘仰着脑袋,眨眨眼,很认真地看着她:“你没看到,这上面的花蜜吗?我在采蜜。”

    小护士耐心地拉着她的手:“你把蜜蜂的食物抢走了,蜜蜂吃什么呢?”

    “我不是蜜蜂吗?我是吃蜂蜜的啊。”

    “你不是,你要吃米的。”

    两个人走远。

    时吟看着那个穿着粉白条纹病号服的纤细身影被人牵着,一蹦一跳的消失。

    这里确实是个很舒服的地方,无忧无虑,也没有那么多纷纷扰扰。

    能做个傻子,谁会愿意清醒。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时吟抱着膝盖快睡着了,忽然被人拍了拍脑袋。

    她抬起头来,看见顾从礼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

    时吟笑了笑,抬起手来去扯他的手:“你来啦。”

    他抿了抿唇:“你坐了多久?”

    她歪着脑袋想了想:“不知道,好像也没多久,阿姨睡觉了,我就出来了。”

    顾从礼牵住她的手,初春天气还没完全暖和起来,大理石的台面又冰凉,小姑娘的手指都凉凉的。

    顾从礼将她小小的手整个包起来,时吟顺势站起来,跺了跺有点麻掉的脚,原地跳了两下,才抬起头:“你要不要上去看看?”

    顾从礼换了个面儿,将她另一只手扯过来,塞进自己风衣外套的口袋里,往外走:“明天我再过来。”

    时吟犹豫了一下,手塞在他的外套口袋里,捏了捏他的指尖:“顾从礼。”

    “嗯?”

    “我觉得,你哪天好好跟阿姨聊聊天吧。”

    顾从礼垂眸,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诶,”时吟挠挠脑袋:“也没什么,就是,感觉如果有机会你们聊一下,阿姨会好很多。”

    顾从礼没说话。

    两个人上了车,就在时吟以为他不会说话的时候,他才淡淡道:“嗯,好。”

    时吟这次没坐副驾驶,从这里到市区开车也要小一个小时,她跑到后座去,将车枕扯下来,和外套一起垫在车窗框上当枕头,横着坐在后面,准备睡个觉。

    人靠在座位里,她想了想,还是跟他说了:“我今天好像遇到叔叔了,我来的时候,他刚从病房里面出来。”

    顾从礼微勾起唇:“那我妈应该很开心。”

    时吟没有说话。

    她想起几个小时前看到的那个男人,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眼睛漆黑,看人的时候像是装了什么X光射线,冷漠得不近人情。

    可是他笑起来,又顿时有温柔覆盖上眉眼。

    反差太大,这种阴晴不定的,分裂的感觉,也跟顾从礼有点像。

    不对,还是不像。

    顾从礼温柔多了,就算不笑的时候,也是清冷孤寂的温柔冷月。

    时吟忽然眯着眼,两只手把着前面驾驶座靠背,从中间的缝隙探过身去。

    顾从礼察觉到她的动静,回头。

    小姑娘已经贴到他脑袋前,软软的嘴唇凑上去,吧唧亲了他一口。

    顾从礼愣了下。

    等他反应过来,时吟已经飞速窜回去坐好,打了个哈欠,缩了缩肩膀,靠进位置里,安安稳稳地闭上了眼睛。

    在家作息规律,时父和时母起得早,一起来时母就要去掀她被窝,时吟连续几天早上七点多钟起床,严重和她平日里的起床时间不符,到了这会儿,午觉时间,一上车就开始打哈欠。

    车子开到一半,顾从礼回头,看见她脑袋歪着靠在玻璃窗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将车门落了锁,又把旁边自己的外套扯过去,盖在她身上。

    衣领擦到她的下巴,有点痒,时吟皱着鼻子,嘟哝着扭过头去,抬手抓了抓下巴,小半张脑袋缩进风衣外套里,一直盖到了鼻尖。

    顾从礼又把空调温度调高了一点。

    *

    时吟稿子交完,暂时休息了一段时间。

    忙过了这一段,插画的稿子也交掉,她过上了朝五晚九的生活——每天早上五点睡。

    相比较顾从礼,她看起来真的像个游手好闲的家里蹲。

    时吟第三次拒绝了顾从礼怂恿她搬到他家去和他一起住的邀请,顾从礼索性也不叫她去了,直接到她家来,一三五二四六,隔个两三天就到她家来住个两三天,每次带套衣服过来,再带点东西过来,没几天,就到处都是他的东西了。

    她租的这个不到二十平米的小卧室,被两个人的东西塞得满满的。好在相对的,顾从礼很爱干净,家里的家务现在都是他来做了。

    虽然以前好像也是他做的。

    时吟原本以为,顾从礼是只做着主编要做的那些事情,真的待在一起才知道,他有那么多的事。

    甚至还有一个什么跟大学朋友一起,合伙开的公司,有些决策上的事情也是由她来处理。

    时吟确定了自己确实像个游手好闲的家里蹲,这让她有点失落,她原本觉得漫画编辑那点死工资,她是比顾从礼赚得多的,赚得多,那就有更多的话语权,她在家里才是说的算的那个。

    结果发现并不是,人家还有小副业呢。

    某天晚上,时吟切实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在顾从礼抱着笔记本靠在床上噼里啪啦敲键盘的时候,她手脚并用爬上床去,抽掉了他的电脑,放在一边。

    顾从礼抬起眼来。

    时吟坐在他身上,抬手捧着他的脸,让他看着她:“你怎么有那么多工作啊。”

    顾从礼的脸被她捧着,微微变了形,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冷淡的表情:“还好。”

    时吟手上力气加大了点:“你天天求着我跟你同居,就是让我看你工作的?”

    顾从礼微扬了下眉:“我得克制,你那都肿了。”

    “……”

    时吟脸红了。

    “变态。”她骂他。

    顾从礼轻轻笑了一声,抬手,将她抱在怀里,时吟侧着头贴着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声。

    沉稳地,一下一下,有力的跳动着。

    她趴在他身上,像只乖巧的小猫咪,软声叫他:“顾从礼。”

    “嗯。”

    “你以后不要做那么多工作,你赚那么多钱,我就没有成就感了。”

    顾从礼勾起她一缕长发,指尖一圈一圈的缠绕,顺从问道:“嗯?怎么没有成就感了。”

    时吟抬起头来,下巴搁在他胸膛,扬起眼来看着他:“一个家里肯定是能赚钱的那个说话比较有管用,你如果太有钱,那你以后就不听我的了。”

    顾从礼显然没太理解她的脑回路,微顿了顿:“在你家,叔叔和阿姨谁做主。”

    时吟想了想:“我妈。”

    “谁听谁的话?”

    “我爸听我妈的。”

    “那谁赚得多。”

    “我爸。”

    顾从礼拍了拍她的脑袋:“那我们也一样。”

    时吟沉默了一下,脑袋撑在他胸口,一晃一晃的:“那不一样的,我爸傻,你又不傻,我当然算计不过你。”

    她说完,抬手去拽他的耳朵。

    他总喜欢拽她的耳朵。

    他的手指大概是有什么魔力,每次他手一伸过来,酥酥麻麻得发痒,时吟曾经偷偷自己私底下也拽过,把自己耳朵拽得通红,也没有那种很让人难以启齿的感觉。

    时吟指尖捏住他薄薄的耳垂,揉了揉,又顺着耳廓摸上去,揪了揪他的耳朵尖儿。

    也没发现有什么好玩的。

    “好玩吗?”

    “不好玩。”她撇了撇嘴,撒手,撑着他胸口直起身来,还没支起来,又被人扣着腰和后颈按下去。

    时吟叫了一声,胸口结结实实压在他身上,撞得有点难受。

    她整个人趴在他身上,人在水里似的扑腾了两下,被顾从礼压住。

    他的声音在她头顶,低缓微哑,暗示意味很足:“留着点力气。”

    时吟:“……”

    *

    时吟感觉她就像是一张大饼。

    整个人瘫在床上,翻过来,掉过去,翻过来,掉过去,撒上芝麻加点盐,再卷个土豆丝儿,中间夹根烤香肠。

    第二天,顾从礼神清气爽去上班。

    走之前还进来亲她,叫她起床,让她把早饭吃了再睡。

    时吟觉得像是去健身房骑了一宿的动感单车,大腿内侧的肌肉都在抽搐。

    恨他恨得咬牙切齿,随手拽了个枕头就丢过去了,软着身子裹在被子里张牙舞爪挥舞着她的小细胳膊:“你赶紧到三十岁吧!”

    时吟想,等他三十岁以后不行了,开始走下坡路了,她一定天天晚上狠狠地勾引他,然后看着他力不从心的样子放一串500响的鞭炮。

    一觉睡到十点多,还是被一通电话吵起来的。

    时吟迷迷糊糊地从枕头旁边摸起手机来,喂了一声,声音困倦,带着浓浓的睡意。

    男人大着嗓门在那边嚎:“时吟!天快黑了!还他妈睡!你是猪吗?”

    “……”时吟眯着眼打了个哈欠:“哪位。”

    “我!你苟敬文哥哥!”

    刚睡醒,她反应有点慢,过了几秒,才慢吞吞地反应过来,想起这个人:“二狗啊,什么事儿。”

    苟敬文那边声音有点杂,不过什么声音都掩盖不住他的大嗓门儿:“我这不是外派到北方去了,这个月刚回来,明天出去搓一顿儿啊,”他忽然一笑,嘿嘿嘿,羞涩得让人毛骨悚然,说话也带上了一股北方味儿,“顺便给你介绍一下我媳妇儿。”

    时吟脑袋埋在枕头里,人清醒了一半:“你这出去一年婚都结了?”

    二狗笑得更羞涩了,嘿嘿嘿:“没呢,这不是明儿个订婚宴。”

    时吟从床上坐起来,赶紧道恭喜。

    二狗像个娇羞的小姑娘,跟她海夸了一顿他媳妇儿,最后不忘补充:“我昨天打好几个,咱同学现在可都有伴儿了,就剩你了,时大班花,知道你人美眼光高,不过过去回不去,人要展望未来,该放下的人咱就放下吧,下一个更乖。”

    “啊?”时吟有点茫然。

    她靠在床头,一侧头,看见顾从礼放在床头的水,还有干净的睡衣。

    昨天那件已经被蹂躏成一团,不知道跑到那个角落里了。

    二狗那边顿了顿,忽然压低了声音:“咱们高中关系也算铁了,你瞒得了别人瞒不了我,说实话,之前那次同学聚会,我看见顾从礼还挺怕的,生怕你有什么过激反应。这秦研怎么把他带去了呢,我是真没想到他俩能凑到一块儿去,不过你也看开点儿,你看那顾从礼长得一脸性冷淡的样子,没准儿他俩也不太和谐呢。”

    “……”

    时吟清了清嗓子,平静道:“二狗,我有男朋友了。”

    二狗一愣,发出鸭子一样的笑声,嘎嘎嘎嘎嘎:“咋回事儿啊,铁树总算开花了啊,明天必须带过来给我见见,听见没有?带过来!哥哥帮你看看面相。”

    说到一半,又顿了顿,担忧道:“你这男朋友长得怎么样,我上午给秦研打电话,她明儿也说要带伴儿过来的,我肯定是私心偏向你的,但是你这新欢旧爱颜值不能差太多啊,咱们顾老师那张脸确实能打啊。”

    “……”

    时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给二狗的执念,让他觉得顾从礼就是跟秦研在一起了。

    明明一年前那次遥远的同学会,顾从礼和秦研也没有太多的亲密互动。

    好像是没有……吧。

    行吧,顾从礼那种人,肯跟着一个女人去什么同学聚会,这本来就是一种默认行为了。

    想到这儿,时吟火气又上来了,一边默默记了他一笔,想着晚上一定要找他问问清楚,严刑拷打一下。

    她端起床头的水杯,喝了两口润润嗓子,微笑开口:“我男朋友的颜值,当然比顾老师能打的。”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