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白鸽童话(6)
    这一张图算是彻底透支了时吟的全部精力。

    她一觉睡到傍晚,睁开眼的时候人躺在卧室床上,房子里没人,傍晚霞光浅淡,火烧云从暖橙往青紫层层叠叠过度。

    时吟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懒洋洋翻了个身,一身的骨头都是软的,爬都不想爬起来。

    可是她又很饿。

    时吟捂着枕头哀嚎了一声,脑袋扎进蓬松柔软的被子里,将空调温度调低了一点儿,闷上被子继续睡。

    再次醒来夜幕低垂,外面客厅里隐隐传出一点点说话的声音。

    时吟爬下床,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明亮的光线从厨房透出,顾从礼站在流理台前,那些在时吟手里笨重的厨具在他手里听话得不行,时吟拉了拉睡袍带子,走过去站在他身后,垫着脚往前探了探身。

    锅里吨着咖喱牛肉,咕嘟咕嘟冒着泡泡,米饭的香味从电饭煲里滚着飘过来。

    时吟刚洗好澡,额发发梢的水顺着顾从礼衣领滚下去,他没回头,关火:“饿不饿。”

    时吟吞了吞口水,拍了拍他的背:“饿,米饭好了吗?”

    顾从礼侧头看了一眼:“还有七分钟,”又回头扫了眼她湿漉漉的头发,“去把头发吹了出来吃饭。”

    时吟拖腔拖调地“噢”了一声,依旧站在原地,盯着焦黄飘香的咖喱不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顾从礼被她的这个措辞取悦到,微微勾起唇角。

    在她自己都还没察觉到的时候,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从“过来”变成了回来。

    他将锅盖盖上,洗手:“吹头发。”

    眼巴巴盯着的食物被扣上了盖子,时吟移开视线仰起头,笑嘻嘻地去拉他的手:“顾老师给我吹。”

    顾从礼垂眸,任由她牵着他的一根手指往外,拽到卧室门口,又蹬蹬蹬地跑到床头拉开抽屉拿出吹风机,塞进他手里,坐在床边,双手板板整整地放在腿上,坐姿端正的像个带着红领巾的小朋友。。

    时吟坐在床边,湿漉漉的长发乱七八糟披散着,眼巴巴看着他。

    顾从礼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脑袋:“转过去。”

    她侧了侧身。

    吹风机的声音在耳边嗡嗡作响,时吟享受着顾老师给吹头发的待遇,乐颠颠地蹬着腿儿,背对着他坐,又忍不住隔个几秒钟就回头看他。

    男人手指缠绕着柔软的发丝,轻轻拉了拉,吹风机的风调小了些:“老实一会。”

    时吟“唔”了一声,回过头去:“海报的那张图OK了吗?”

    顾从礼漫不经心“嗯”了一声,声音低,在吹风机噪音的掩盖下显得模糊。

    时吟对自己这次的作业很满意,得意的问:“不错吧,是不是比上张好一点儿?”

    “嗯。”

    时吟撇嘴:“你怎么不夸我。”

    顾从礼平静地捏起她一缕湿发:“怕你尾巴翘到天上去。”

    时吟仰着脑袋,瞪他:“我怎么听着你这个意思不太对劲呢,你是不是怕我恃宠而骄?”

    顾从礼笑了一声:“恃宠而骄不是这么用的。”

    时吟不可思议地瞪着他:“就你那个用成语的水平,怎么还好意思说我用的不对啊。”

    她高高仰着脑袋,上半身后仰,脑瓜顶抵在他身上,从上至下倒着看着他,纤细白皙的脖颈拉出一条柔韧流畅的线,睡袍领口下藏着暖玉似的白微微起伏。

    顾从礼垂眼,视线在那里停顿了片刻,俯下.身去,垂头亲了亲她的唇角:“那我不介意你再娇一点。”

    时吟脖子酸,直起脑袋来转过身:“我们俩说的是一回事吗?”

    顾从礼关掉吹风机,拔了电源重新塞进抽屉里:“好像不是。”

    她抓了抓吹得差不多还微微有些潮湿的头发,忽然问道:“那海报出来了,书签怎么办?”

    “每一个人物都独立切出来,随机附赠。”

    时吟点点头:“我每个人物都是分图层画的,我都有保存单独的独立图层,你去看一下,切起来应该会更方便一点,不然有的人物叠在一起的,会有点别扭。”

    “嗯,我看到了,已经下了印厂。”顾从礼抬手,指尖点了点她额头,时吟顺势倒在床上,愤愤道:“你竟然偷偷看了我的电脑文件,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隐私,你这个邪恶的比克大魔王,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

    顾从礼懒得理她发神经,转身出卧室:“出来吃饭。”

    *

    时吟画海报的这段时间单行本的书一直在印,等这边书全部印刷完毕刚好可以开始赶海报和书签的制作,所以实际上也没有耽误几天。

    顾从礼在那边和印厂商谈过后,海报加急,最终在约定好的发售当天印刷完毕上架,危机解除,时吟终于松了口气。

    忙忙碌碌提心吊胆了近一个礼拜,她感觉自己头发都白了,不用染就是潮流前线的奶奶灰,现在可以放松下来,她有时间思考别的事情。

    比如离年的事。

    时吟原本是个挺佛的人,之前也不是没有过类似的事情发生,这个圈子里这种事其实很多,时吟都懒得去追究或者计较,人的精力有限,她在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上投入了过多的精力,难免会影响到另一些事。

    只不过,这个人是离年。

    从最开始的她的粉丝亦或是水军成群结队来她微博下黑,到后来的签售会,还有顾从礼的事,这次海报的事情,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地在搞事情。

    时吟也没明白她为什么就盯上了她,一个画少女漫的,一个画少年漫的,不擦边的两个,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盯完了她盯她男人,盯她男人不成又盯上了她的作品。

    时吟觉得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忍了。

    虽然她画了新的图,比之前那张更好,但是那也是她一笔一笔,一点一点抠出来的、属于她的作品。

    画面上的每一笔,每一根线条,都融入了她的心血,绝对不是说,因为有了更好的,这件事情她就真的不在意了。

    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或者谁,在咖啡厅瞥见或者看见了她的画,画这个东西和别的不一样,整张图的人物动作不需要特别细致的去仔细观察,只要路过的时候扫一眼,大致的位置记清楚,回去差不多的位置草稿临摹下来,就可以画出差不多构图的东西。

    这一眼的过程甚至只需要几秒,从她身后路过的时候扫个两眼就够了。

    时吟第一时间去了当时画画的那家咖啡厅,去要了监控。

    因为她经常会去,和那家店的店长店员也比较熟悉了,解释清楚前因后果以后,店长很大方的让她去找了。

    过年前后的监控视频,现在过去也有将近两个月,而且她画这张图的时候,基本上每天都会待在这里,只不过会换不同的位置。

    时吟完全不知道离年到底是哪一天、哪个时间点来的。

    而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人从她坐的那个位置的后面经过。

    随便抽了几天的监控看,两个小时后,时吟放弃了。

    看得眼睛都花了,要花大把的时间在这种事情上。

    算了算了,还是忍忍吧。

    她很忧郁地跟顾从礼说起了这件事情,最末加了一句:“我要去看几本古代言情小说。”

    顾从礼显然没有明白过来她的脑回路:“嗯?”

    “古言里面这种剧情很多的,宅斗啊宫斗啊,皇后用什么手段陷害宠妃女主了,女主怎么怎么反击,小妾用什么手段陷害正房了,正房女主怎么将计就计,”时吟一本正经,“早知道我应该多看看这种,学习学习里面的那些反击复仇技能。”

    顾从礼思考了两秒,问她:“这种小说里有没有那种情节。”

    “哪种?”

    “男主帮女主报了仇,然后女主角为了报恩以身相许,肉偿。”

    “……”

    时吟面无表情:“顾老师,你说的这个是邪魅王爷的剧本,很多年前的时尚了,年轻人现在不流行这个,人家现在都喜欢女强爽文的,女主要能日天日地独立自强,你以为你是十年前霸道总裁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吗?”

    顾从礼掀了掀眼皮子:“你喜欢?”

    时吟茫然地看着他:“啊?”

    顾从礼说:“你喜欢我也可以是。”

    *

    离年出事情的时候,时吟刚起床没多久,正在敷面膜。

    她两天前接到了久违的西野奈的电话,找她晚上一起出来聚个餐,顺便帮她庆祝一下《鸿鸣龙雀》单行本一周内顺利上升到热销排行榜第三名。

    西野奈入行很多年了,以前也是摇光社的,后来自己出去单干,开了个人的独立工作室,最近正在和摇光社谈合作,两个人平时也经常会聊聊天,关系还不错,时吟很干脆地就答应了。

    她贴着膜纸从洗手间里出来,一屁股坐在床上,打开手机刷微博,首页窜出来的第一条,上面就带着离年的大名。

    发微博的是一个在画手圈子里也小有名气的大触,不是画漫画的,插画和手游立绘原画之类的作品比较多,画功精致,擅长各种不同类型的画风,参与的手游都算是小火,微博人气也不低。

    时吟原本是没关注他的,这条微博会出现在她的首页,是因为甜味苹果糖,林佑贺大佬他在几分钟前点赞了。

    【从阳的某位“天才”美少女漫画家,别以为凹了个人设就真的是天才了,你的那些料我分分钟给你爆得干干净净扒到你底裤都不剩下信不信:)】

    时吟:“……”

    甜味苹果糖老师可真是奋斗在各种风吹草动的第一线。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