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白鸽童话(4)
    时吟在家里过完了这个异常舒适的年。

    虽然是在同城,但是她毕业以后回家的次数有限,一只手都数得过来,更多的还是时母去找她。

    晚上,送完顾从礼回来,一进门就看见时父坐在客厅沙发里喝茶。

    时吟摸摸鼻子,脱了鞋,将外套挂在门口玄关的衣架上,没说话,直接进屋。

    走到一半时父咳了两声。

    时吟脚步一顿。

    她看起来软,其实不太好相处,时母曾经说,她性子和时父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时父当时不支持她画漫画,两个人在书房里噼里啪啦茶杯花瓶摔了一通,时父放下狠话,她就真的不回来,到现在,父女俩一通电话都没打过。

    也不是没有亲戚什么的,包括时母都在说,她是小辈,那是爸爸,她总不可能让长辈来跟她服软,主动来跟她和好。

    时吟觉得,有些情况是要分事情的。

    如果时父现在说能够尊重她的事业和爱好,那让她跪下道歉都可以。

    客厅里灯光明亮,时吟租的那个公寓不大,装修也属于简约风,因为一直以来都只有她一个人住,所以很多地方,和家里都不一样。

    墙壁上的苏绣挂画、毛笔字,茶几上的历史方面的书籍,沙发角落矮桌上放着的毛线筐,包括房子里的味道,都是她熟悉的,家里的味道。

    时父坐在沙发里,微垂着头,手里拿着他最喜欢的紫砂壶茶杯,眼睛到处瞟来瞟去,就是不看她。

    时吟突然有点想笑。

    笑完,又觉得鼻子有点酸。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小姑娘一般,都跟爸爸关系比较好。

    时吟不知道别人家的女儿是怎么样的,但是相比起来,她好像确实是跟爸爸关系更好一点。

    他很古板,也不怎么爱笑,小时候她总觉得他严格,会看着她写作业,也不让她出去玩。

    他也温柔,会在她生日的时候翻着说明书给她烤蛋糕吃,虽然烤得很难吃,会在圣诞节的时候训斥她们这些小孩儿都过这些个外国节,然后晚上偷偷地把礼物塞到她桌子抽屉里,第二天再假装不记得这件事。

    性格别扭得不得了。

    从毕业到现在,时吟一次都没见过时父。

    有的时候也会在想,他最近身体好不好,但是转身就忙起别的事情来,把他抛到脑后去了。

    时吟眨眨眼,犹豫了一下,走到茶几旁边,声音低低的:“爸……”

    时父乱飘的眼睛收回来,抬头看了她一眼:“你还知道跟我说话?”

    时吟垂头抠着手指甲,不语。

    时父白了她一眼,皱眉,表情十分愤懑:“你现在大了,毕业了,自己能赚钱就长本事了?我说你什么了?我不就说你那工作我看不上?我说什么了?你跟我闹别扭到现在,你这个脾气像谁?”

    “您还说让我要画出去画,不画完别回家了。”时吟小声说。

    时父被她噎住了,啪啪拍桌子:“我就说你这么两句,你一年没跟我说话!”

    时吟弱弱辩解:“您也没理我……”

    “我他妈土埋半截子的人了,我还得去给你赔礼道歉?!”时父瞪大了眼睛,额角青筋直蹦,

    “而且你今天把你那男朋友带回来是什么意思?故意甜甜蜜蜜给谁看?你不就是想气我?!不搭理我,然后跟那男的亲亲我我的,还给你提靴子?还系围巾?二十多岁的人了你自己不会系?你也不嫌丢人!”

    “……”

    时母坐在旁边翻了个白眼。

    时吟张了张嘴巴,又闭上,眨眨眼,试探性道:“爸,您吃醋啦?”

    师父一跃而起:“我吃个屁的醋!我多大人了我还吃醋?”

    时吟乖乖巧巧地垂下头,“噢”了一声。

    一时间没人说话,时父瞪着她,良久,忽然别过头去,不看她:“有时间再让你谈得那个朋友到家里来坐坐,今天人多,没来得及说上话。”

    时吟:“咦。”

    “咦什么你咦?几点了你才回来?”时父指着表,“下楼送个人你送到春晚开播去得了,赶紧洗澡睡觉去。”

    时吟:“……”

    *

    在跟方舒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方舒觉得很能理解。

    “时叔叔那个性格不就那样么,他那么疼你,从前只有他一个的宝贝女儿有男朋友了,这就算了,竟然跟她男朋友关系那么好,这也算了,跟她男朋友亲亲密密却一句话都不跟他说,那得多气啊。”

    时吟觉得很有道理,第二天,状似无意地在吃早饭的时候透露了一下,自己和顾从礼吵架了的事情,陈述了一下顾从礼低三下四地给她道歉,却被她痛骂了一顿的过程,果然,时父顿时人逢喜事精神爽,偷偷摸摸地开心了一整天,中午甚至还亲自下厨,边杀鸡边哼歌。

    男人,真是神奇的物种。

    新年过去,初七那天,时吟回到了自己的小狗窝。

    她《鸿鸣龙雀》的单行本番外,跨页彩图,封套,内封在年前都已经画好全部交上去了,只留下一个要作为随书赠品的海报没画完,时吟留着在过年期间画。

    她和时父好不容易现在才和好,两个人各自心照不宣,时吟也不想触雷,在家里从来没提过自己工作方面的事情,就连海报都是出门去在咖啡厅里画的。

    那家咖啡厅时吟一直很喜欢,离她家不远,市中心的一条很有异域风情的街道上,位置有些偏,人不多,一个人的话就算把东西放在那儿去洗手间什么的也没什么问题。

    单行本的制作周期和过程比起杂志连载来说步骤只多不少,漫画原作者把原稿发给责编,由责编确认过一遍以后进行分页,制作成一种叫做“台割”的文件,然后影印下来,重新发给原作者,进行作者校正,也可以成为初校。

    初校完成以后,修正稿发给责编,设计师进行目录扉页封面等等的排版设计,在这个过程中,截稿日期以前,编辑和原作者要做的就是反复地进行校对修正,直到确定原稿完全没问题,敲定封套,内封以及腰封的色校以后,交到印场进行印刷。

    整个过程其实是非常漫长且繁琐的,再加上印场双休日和节假日是休息的,有什么问题需要沟通和意见交流只有在平时工作日的时候,周期往往会拉得很长。

    时吟出《ECHO》单行本的时候,每天和赵编辑订正原稿,进行封套色校,一天一天熬下来头发大把大把掉,现在换了顾从礼,时吟轻松了不少。

    男人充分展现出他可怕的行动力,效率十分之高,并且很多事情,比如漫画里的主要人物介绍和一些小剧场的cut,时吟懒得做,就干脆直接丢给他了。

    顾从礼倒是很是乐意接受,甚至会提出主动干活儿,顺便收点“劳务费”。

    所以,当某天晚上,某个人再次收了笔巨款,餍足地抱着笔记本电脑坐在床边帮她做主角人物介绍的排版的时候,时吟躺在床上,忽然觉得有些惆怅。

    总觉得自己很亏,明明一般这种小事,很多本来都是编辑会做的,她好像莫名其妙就默认了是她自己的活儿,然后把自己卖了。

    时吟默默地裹着被单从床上一拱一拱地爬起来,长腿一伸,手臂撑着床头,跨坐在顾从礼身上,隔着笔记本电脑看着他:“我怎么感觉自己有点亏啊。”

    她声音沙哑,唇瓣微肿,刚被欺负过的样子。

    顾从礼没抬眼,懒洋洋地“嗯”了一声,床事过后,声线比平时要略微低沉一些:“哪里亏。”

    时吟抬手,指尖敲了敲他的笔记本边缘:“我以前的单行本,人物介绍编辑有的时候也会帮我写的,到你这里,怎么就要收费了呢?”

    她累得不行,使不上力,软趴趴地趴在他身上,表情忧郁而沉痛:“画漫画是多么神圣的事情,这怎么能用来交易呢,我怎么能跟你做这种肮脏又龌龊的交易呢?我良心好痛,我的职业道德全都被你玷污了。”

    顾从礼像没听到一样,单手顺着她膝盖到大腿,隔着被单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累不累?”

    时吟摇了摇头:“还好。”

    他最近都很照顾她,一般一次就过,虽然还是有点累,但是至少能留她小命一条。

    从禽兽变成了温柔的禽兽。

    顾从礼点点头,保存文件,合上电脑放到一边床头,勾着她腰把人往上捞,另一只手指尖顺着被单的边缘探进去。

    时吟吓得直往后蹭,从他怀里窜出来坐到床上抬脚踹他:“顾从礼,你不要得寸进尺啊你!”

    顾从礼翻身,抬手握上她的脚把人拉回到身下,轻轻笑着咬了咬她的嘴唇:“最近对你太温柔了,没听见你哭,我没爽,重来。”

    “……”

    你他妈是有什么奇怪的癖好?

    这天顾从礼如愿以偿,时吟哭到了凌晨,成功满足了他的变态癖好。

    迷迷糊糊入睡之前,时吟想,等她明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一定要把顾从礼的三十岁生日录入到手机日历重大事件里,订一百个闹钟提醒她,她要一天一天的倒数。

    然后在那天敲锣打鼓彩炮齐鸣,庆祝他终于到来的,宝贵的三十岁生日。

    *

    惊蛰以后,天气开始回暖。

    直到春分,S市下了几场雨,气温升升降降,一直不上不下,空气湿凉黏腻,也没见回暖的影子。

    《鸿鸣龙雀》的单行本第一册两周前全部校正完毕送入印场,这天上午,时吟收到了第一版的样书。

    收到书的时候她人正在睡觉,快递过来签了以后随手放在沙发上,人重新回卧室继续睡。

    刚进入梦乡没一会儿,时吟手机又响。

    她皱着眉,摸索着接起来,闭着眼睛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喂……”

    “你海报给谁看过了?”电话一接起来,顾从礼劈头盖脸问道。

    时吟还睡得迷糊:“唔……?”

    “你《鸿鸣》的单行本海报,离年在连载的杂志今天出刊,她上的封面彩图,你看一下。”

    时吟愣了愣,听到离年这个名字稍微清醒了一点,挂掉电话以后打开顾从礼的对话框,点开他发过来的图片。

    是拍的一张杂志的封面图,她在看到的时候愣了愣,混沌的大脑一点一点被拽得清醒过来。

    时吟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瞌睡虫无影无踪,指尖冰凉,头皮发麻。

    那张彩页封面的构图,和她给《鸿鸣龙雀》单行本画的海报赠品,几乎一模一样。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