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白鸽童话(3)
    除夕这天,时吟还是回家去了。

    时母提前一个礼拜就开始打电话,苦口婆心,威逼利诱,软硬兼施。

    “你跟你爸就是两头倔驴!他说不让你回来,你就真不回来,坐个地铁回家来来回要两个小时没有啊?你跟他别扭什么?”

    “他就那么说,他你还不知道吗?其实他想你的呢,那天我跟他说你办了个什么书会的,他还偷偷上网看那个视频来着呢。”

    完了话头一转:“他不想让你画什么漫画,找个正经工作还不是为了你好?那漫画你能画一辈子呀?你以后不画了,难道吃西北风去呀?”

    时吟懒洋洋地:“妈——”

    “行了行了,知道你不高兴听这个的,”时母叹了口气,“妈妈不说了,你给我回来啊,听见没有?妈妈菜谱都搞好了,到时候都烧你喜欢吃的菜,家里一共就这么三口人,过年你还不回家的,你不回家你想去哪啊?你想气死我呀?”

    时吟没说话,时母也突然顿住了,安静了几秒,她忽然道:“你是不是要跟你那个小男朋友回家去过年?”

    时吟:“……我没有,他应该也不回家过的。”

    “平时二人世界还不够你过的,过年都分不开你们俩?”时母扬声,“时吟,我可警告你了,你不要给我搞什么同居之类的事情,你们俩才在一起几天呀?就算要住一起也得带回来给我们瞧过了再说,听见没有?过年就给他带回来瞅瞅。”

    时吟:“……”

    时吟暂时还没有把顾从礼“带回去瞅瞅”的打算,成年以后,时吟跟时父每一次的交谈,最终都会以不愉快告终,顾从礼在,如果真的又吵起来,会有些尴尬。

    时父是很疼她的,从小到大,时吟跟时父天崩地裂地吵过两次,一次是因为高考选择学校,一次是毕业以后的工作问题。

    就这两架,鸡飞狗跳,民不聊生,父女俩互相谁都不跟谁说话。

    时吟家亲戚挺多,七大姑八大姨一大堆,她是家里最小的,小的时候听到过不少,哪个表哥学习好,哪个表姐又考了985考了211。

    她家盛产学霸,哥哥姐姐都是无论在哪里念书都拿奖学金的,时吟成绩也还成,从小到大都没掉出过第一考场,她原本以为,遵循着既定的道路,读书,学习,考个好大学,学个规规矩矩的,家长眼里“有前途”的专业,那就是她的人生。

    高一,她遇到了顾从礼。

    男人帮她缓缓推开了另一个世界的门,这个世界里堆满了黑与白,堆满了线条和油彩。

    最开始,时吟没发现这个世界对她有什么吸引力,她的停留,完全是因为顾从礼。

    但是这里,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她喜欢铅笔的笔尖划在纸张上的沙沙声,喜欢颜料被挤在调色盘上时轻微的声音,喜欢线条从弯曲难看到平滑的过程,喜欢崭新的画架带着的木头味儿。

    她选择去艺考的时候,几乎全家都在阻拦她,亲戚们一个一个地过来跟她做思想工作。

    金融好,法律好,医科好,清华北大好,你放着大好前程保送名额不要,璀璨未来不追,跑去学这个东西,考什么艺考,侬脑子瓦特了。

    时吟觉得挺有意思。

    这世界上的人大多如此,自己觉得是正确的道路,是最好的选择,就觉得别人也应该跟她想法一样。

    她们大概觉得自己是天神上帝,是世界中心,自己就是真理,是所有人人生前进道路的风向标,一旦有人的选择和她们的认知相悖,她们就要过来找找存在感,拼命宣扬自己的“真理论”。

    时吟全程表情都很淡,因为都是长辈,太过分的话不能说,她只能全程平静地跟每一个试图来劝阻她的人重复一句话。

    “北大很好,但是我不想去。”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更何况时吟有信心,就算是半路出家,她也能做到不比任何人差,她也能考上全国最好的艺术院校。

    事实上,她确实做到了。

    *

    时吟在跟顾从礼说起这个事儿的时候,顾从礼正在开车,闻言轻笑了一声,并不发表意见。

    除夕头两天,她回家过年,顾从礼送她到家门口。

    都到门口了,不上去一趟好像不太好,于是顾从礼提着给二老买的东西,左手拎着时吟的包,跟着她到家门口。

    原本是想的打个招呼就走的,结果门一开,露出时吟二姨一张如花的笑脸。

    看见时吟的时候,二姨笑得一脸惊喜:“吟吟啊,你还知道回来的哟。”

    时吟笑着问了声好,往客厅里头一瞧,果然,三姑六婆齐聚一堂。

    二姨有着当代家庭妇女特有的热情和八卦,看见站在她身后的顾从礼,笑问道:“这位是?”

    时吟摸摸鼻子:“我男朋友。”

    二姨哎呀一声,一个劲儿地盯着顾从礼看,大着嗓门:“长得真好。”

    引来客厅里一众亲戚的瞩目。

    五分钟后,顾从礼和时吟坐在客厅沙发里,像是博物馆里的展品,沐浴在各种各样的眼神当中。

    时吟很是不自在,顾从礼倒淡定得很,他是如果有必要,处在什么样的环境都可以让自己游刃有余的人,言谈举止都挑不出差错。

    时吟家到她这辈女孩少,就二姨家一个表姐和她,表姐学历高,留学海归,前几天刚领了男朋友回来见过家长,时吟进屋之前,二姨正把那位准女婿夸得上天入地,两个人在国外相识,工作也好,私企管理层,翻出手机来给大家看相片,仪表堂堂。

    比较的心里自然会有,顾从礼一进来,直接就把刚看过的照片里那位比下去了。

    这小伙子,长得确实也有点太好了。

    二姨心里不是滋味,就笑着问:“小顾做什么工作的?”

    顾从礼面色不变:“现在在做漫画主编。”

    二姨面上隐隐有了几分得意,却也没表现得太明显,只笑道:“也挺好的,工作,喜欢就好,我倒觉得这种普通一点的,反而更好,我那个准女婿啊,跟我女儿一个性子,心气儿高,刚回国的时候那些小公司高薪聘他,他都看不上,左挑右挑才挑上了现在这个。”

    二姨喜滋滋的,说了个公司名字。

    顾从礼微顿,抬了抬眼,又垂眸。

    二姨不仅热情八卦,还有着当代家庭妇女特有的敏锐,这个小动作被她捕捉到,连忙问:“小顾也听说过这公司?”

    顾从礼慢慢地放下茶杯,礼貌点头,淡道:“听说过,是我爸开的。”

    二姨脸上的笑容僵了僵。

    时吟垂下头去,偷偷摸摸地笑了一声,被坐在旁边的时母戳了戳肚子。

    她赶紧躲,边躲边悄悄瞥了一眼旁边二姨沉下来的脸色,压下笑意。

    她这个姨妈心肠不坏,人也热情,就是嘴巴碎了些,还有一点点虚荣心,家里人早就习惯了,平时一般都懒得搭理她,让她自己自我高.潮一会儿就好了。

    果然,二姨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将信将疑:“哎哟,小顾你们家是开公司的呀,那是富二代了,怎么不在自己家里的公司上班,跑去做别的啦?”

    顾从礼微微笑了一下,非常低调:“工作,喜欢就好。”

    *

    顾从礼一直待到晚饭,期间,时吟和时父一句话都没说。

    都说女儿像爸爸的多,时吟跟时父长得像,父女俩一起板着脸的时候尤其像,就是时父板着脸是真的板,时吟是装模作样。

    饭后,顾从礼离开,时吟送顾从礼下楼,时父坐在沙发里,手撑着腿,偷偷摸摸地往门口瞄。

    他看见时吟站在门口穿鞋,大衣太长,她又懒得蹲,背对着翘着脚,顾从礼就熟练地弯腰,帮她把皮靴拉上去。

    时吟落脚,跺了跺,转过身来,男人再帮她围上围巾。

    小姑娘笑得明媚,拽着他的手给他开门,两个人一道出去。

    时母在门口送,防盗门砰的一声关上。

    时父冷哼了一声,抬手,食指一根指着门口抖啊抖:“你看见了没有?这丫头跟她老子我板着脸板了一晚上,转脸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她是不是故意气我?”

    时母白他一眼:“你不也板着脸不跟女儿说话,大过年的,女儿带男朋友回来,你耍什么性子?让人家男孩子怎么看?”

    “呸!”时父瞪眼,“我同意了吗?我同意了吗?你看谁谈个恋爱像他们那么腻乎?还提鞋,还围围巾!不就下楼送个人吗?怎么的能冷死啊?”

    时母四下看了一圈,自言自语道:“这吟吟是不是把醋给打翻了,屋子里怎么这么酸呢?”

    时父唰地站起来,炸毛了:“谁酸了?!”

    时母很懂:“你说你,你都快五十的人了,女儿男朋友的醋也吃,你不就是看囡囡跟你就板着个脸,也不跟你说话,跟人家小顾就有说有笑的,腻乎得不得了,心里不舒服了吗?你自己要跟女儿闹别扭,你怪谁啊?”

    时父不说话了,蔫巴巴地坐下。

    时母将沙发上的靠垫摆正:“我看这小伙子挺好,模样真是好,家教也不错,听着还是个富二代,各个方面条件挑不出什么来,这吟吟能找到这样好的,我也是没想到。”

    时父又火了:“什么叫没想到?怎么就没想到?吟吟哪儿配不上他了?吟吟能看上他那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还不赶紧偷着乐?”时父啪啪拍桌子,“富二代怎么了?长得好怎么了?我看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就配给我的宝贝提提靴子!”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