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白鸽童话(1)
    晚宴觥筹交错,时吟这边动静也不小,旁边又有个红衣美人,寂静三秒,美人啪啪鼓掌:“好!”

    听到动静,周围的人纷纷往这边看。

    《赤月》编辑部的人自从顾从礼被时吟叫过去以后就一直在注意这边的动静了。

    看到时一老师拽着高岭之花冷面阎王顾主编的领带往下扯的时候,《赤月》众人都震住了。

    距离不近,《赤月》的人听不太清楚这边到底在说些什么,特派小实习生冲锋陷阵,靠近敌营。

    小实习生哭丧着脸去了,默默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听到最后的时候,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他神情恍惚地回来,愣愣地看着一圈满脸八卦的同事前辈们,沮丧地皱巴着表情:“几个消息。”

    《赤月》编辑部众人凑在一起,赵编辑一抬手:“爱卿请讲。”

    “主编说他是欺岸。”

    众人:“!”

    “主编和时一老师好像,在谈恋爱。”

    众人:“?”

    “主编叫时一老师,心肝。”

    众人:“……?!?!?”

    信息量太大,一时间没人消化得过来。

    小实习生不知道欺岸是谁,比起大家一脸见了鬼的震惊表情,他只是单纯地沉浸在时一老师有男朋友的痛苦之中,一脸的失魂落魄:“我失恋了……我失恋了……”

    -

    时吟这头,离年脸一阵黑一阵白,眼看着引来了越来越多的注意,十分尴尬。

    她像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帝都签售会的时候,这两个人的相处时的感觉明明不是这样的。

    非要说的话,时吟当时对顾从礼,更像是对着什么长辈,或者依赖的人,现在,两个人忽然就颠倒过来了,他反而一副惟命是从的样子,只盯着时吟,正眼都没有看过她。

    离年想说话,可是这两个人之间,莫名生出了一种让人觉得插不进话的气场。

    她气得磨了磨牙,硬挤出一个笑来:“时一老师和顾主编这是在交往吗?”

    时吟扭头,讶异地看着她:“你看不出来吗?”

    离年盯着顾从礼。

    她自觉和时吟相比,哪里都不差,从她第一次发邮件邀请他来见面,而他同意了的时候,离年就觉得自己基本上是成了一半了。

    明明是感兴趣了,才会答应来见。

    不感兴趣的话,他应该会拒绝才对。

    她咬着牙,有些不甘心。

    顾从礼余光都没瞥过来一眼,垂着眸,抬手勾起时吟耳边的碎发,轻轻别过去。

    离年终于忍无可忍,涨红了脸,甩头就走。

    等她走了老远,时吟才侧头,偷偷摸摸地看着她的背影,长长吐出口气来。

    像个做了坏事的小偷。

    顾从礼有点好笑的看着她。

    她气焰瞬间全没了,松了拽着他领带的手,笑眯眯地样子,小下巴快扬到天上去了,美滋滋的样子开始讨表扬:“我棒吗?”

    顾从礼淡定的将被拽的皱巴巴的领带扯扯平,塞回去,整理了一下凌乱的领口:“棒。”

    时吟一顿,笑容瞬间没了,又凶巴巴地看着他:“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顾从礼顺从答道:“你好看。”

    “那你还看她,你还看了她的腿,”时吟撇撇嘴,“好看吗。”

    平心而论,离年身材是好。

    有胸有臀,那双腿白皙,又直又细,时吟一个女人看了都觉得美。

    顾从礼勾起唇角,扣着她腰的手掩在披肩下面,从细腰,滑到胯骨。

    时吟敏感地缩了缩身子,啪地拍掉。

    他抽手,垂头凑到她耳畔:“你的好看。”

    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的低音,声带混着微哑的震颤,像他那夜折着她身子,伏在她耳畔哄着她乖乖听话时说的情话。

    时吟没上妆的耳朵绯红了一片,推了他一把,小声赶他:“诶,你怎么耍流氓啊,公共场合呢。”

    顾从礼不动:“你也知道是公共场合?”

    时吟终于反应过来,她站在角落,背后是巨大的落地窗,时吟挪了两步,彻底躲到他身前,缩着脑袋往外瞧了瞧。

    顾从礼垂眼,扬眉道:“时一老师刚刚好霸气,现在怎么想起怕了。”

    “我刚刚没想那么多,”时吟有一点点慌,“很多人看到了吗?”

    顾从礼想了想:“应该,认识你的人,都看到了。”

    “……”

    时吟抿着唇,没说话。

    顾从礼表情淡下来,垂眼看着她,低声道:“你后悔?”

    时吟愣愣地,有点没反应过来:“啊?”

    他撇开眼去,淡声道:“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也可以。”

    如果她不想,那他随便找个理由就能搪塞过去。

    时吟仰头看着他:“知道就知道了。”

    顾从礼垂下眼睫。

    小姑娘看着他,漆黑的眼睛亮晶晶,刷了睫毛膏,是两把厚厚的、浓密的刷子。

    大概是因为刚刚吃了东西,唇膏掉了一半,颜色比之前淡了些,像淡粉的蔷薇,抿在一块儿,吐出来的字软软的,偷偷问他:“摇光社有规定编辑不能和作者谈恋爱吗?”

    顾从礼还没回答,旁边的红衣美人偷偷地伸头,眨眨眼:“没有喔。”

    时吟:“……”

    顾从礼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来,冷声:“林语惊。”

    林语惊高举双手:“顾主编您忙,我这就走。”

    美人踩着高跟鞋咔嗒咔嗒走了。

    时吟转过头来:“她不是老板吗?”

    “嗯。”

    “你这么跟老板说话,你怎么还没被炒鱿鱼。”

    顾从礼勾着她的细腰,漫不经心:“可能快了。”

    时吟很得意:“那你快点被炒吧,我包养你,你每天在家烧饭,做家务。”

    顾从礼笑了一声:“时一老师每个月赚的稿酬多不多?”

    时吟瞥他一眼:“没有欺岸老师多。”

    *

    时吟原本觉得顾从礼应该是个有后台的顾主编,不然一个编辑哪有钱买保时捷,后来知道了他是欺岸,就能解释了。

    欺岸老师,那肯定就跟黄河流水一样,大笔大笔哗啦啦的钱。

    今天,他又开始觉得他是个有后台的顾主编了,看起来和美人老板都很熟的样子。

    喜欢装逼的美人老板林语惊年会晚宴上请了不少名人,也有明星到场,当红.歌手压轴献唱。

    时吟没再找到离年的影子,而工作狂魔顾从礼不负众望,中场,拖了两把椅子过来,坐在旁边跟她谈起了工作的事。

    时吟看着满会场说说笑笑喝着香槟挽着女伴到处窜的各位,再看看坐在角落里,旁边坐着一个拿着平板的冷漠男人的自己,神情漠然:“所以,你为什么非要现在跟我谈工作?结束了再说不行吗?一会儿回家再说不行吗?你是魔鬼吗?”

    顾从礼言简意赅:“节省时间。”

    时吟:“……”

    时吟的《鸿鸣龙雀》反响太好,纸媒现在萧条,纸价暴涨成本升高,漫画杂志销量持续走低,而网络漫画大火,微博上的条漫连载以及漫画网站上的作品知名度要高很多。

    摇光社技术部门也早已经上架了自己的漫画APP和网站,传统漫画制作的同时,也在开拓网络漫画这一块儿,但是这也是公司里的不同部门了,《赤月》始终做的都是传统的纸媒,和正热的网漫比起来受众面要小上一些,宣传渠道也不同。

    然而,在摇光社每一期的人气总排行上,《鸿鸣龙雀》的数据却一直能居高不下,甚至不久前,耽美大神西野奈太太画了一系列的同人图,鸿鸣和大厦龙雀两人各种甜而不腻的互动,引来破万的转发量,直呼红蓝出CP。

    连载至今半年,刚好可以出第一本单行本,顾从礼做足了准备,才来找时吟说。

    时吟原本坐在墙角打着哈欠听着他一大堆的数据分析,觉得这男人好没趣儿,别人都玩得开心,吃吃喝喝看表演,只有他,拉着她在小角落里加班。

    像那种读书的时候考试不及格,被老师抓取单独补习的小可怜。

    直到顾从礼说到单行本,时吟的眼睛终于亮了亮。

    她出《ECHO》单行本第一本的时候一波三折,刚好赶上换编辑,前一个编辑离职走得急,好多事情都没交代清楚,导致中途出了不少岔子,最后还是赵编辑没日没夜地加班才解决。

    现在,她的《鸿鸣龙雀》从头到尾都是顾从礼在负责,而顾从礼,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时吟除了父母以外最放心的人。

    *

    《鸿鸣龙雀》单行本开始筹备这个消息一出,时吟就像打了鸡血一样。

    平心而论,自从顾从礼做了她的责编,除了最开始的几个月她拖延得很严重以外,后面的几个月都格外的勤奋,虽然也都是压着日子交的,但是迫于顾主编淫.威,从未迟过。

    单行本要写个序,要画出封面的跨页彩图,还会加三话的独家番外作为福利,同时,下个月的更新也一样要画,不能耽误。

    所以,时吟原本以为,顾从礼的“节省时间”指的是让她晚上回家去抓紧时间画完跨页彩图,番外和下期的更新。

    结果,晚宴结束,时吟上车,顾从礼开出去十几分钟,时吟才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好像不是之前一直走的路。

    她扭头:“我们去哪儿?”

    “回家。”顾从礼无波无澜说。

    时吟点点头,继续垂头玩手机,以为他换了条自己不知道的路线。

    又过了一刻钟。

    车子缓缓驶进小区,顾从礼车子停进车库,熄火。

    时吟迷迷糊糊,靠着车框快睡着了,打着哈欠睁开眼:“到了吗?”

    顾从礼“嗯”了声。

    时吟睁开眼,四下瞅了一圈儿。

    不对。

    她家哪有车库,她那驾照考了以后就像摆设一样的。

    她扭过头来:“这是哪儿?”

    顾从礼拔车钥匙,解安全带,开车门,动作流畅:“我家。”

    时吟一下子就清醒了,瞌睡虫全没,瞪大了眼睛:“你这个人怎么这样的。”

    他拍拍她的脑袋:“下车。”

    “……”

    时吟没法,跟着他下去。

    小区里地灯光线昏黄,隐约看得出环境很好,比她住的那个不知道高级了多少倍,进门刷卡,上了电梯,十六楼。

    一层两户,时吟跟着顾从礼出电梯,走到门口,密码门锁,他垂头,按着密码。

    时吟却终于,突然后知后觉地察觉到了哪里不太对劲。

    她想起前不久那回,被折磨得要死要活的夜晚。

    她那儿肿了好几天,走路都别扭,身上一片狼藉。

    时吟:“……”

    原来你的节省时间是这个意思。

    叮铃一声,门开了。

    时吟缩着肩膀,转身就想跑,被男人拦着腰一把捞过来,抱进怀里进门,回手关上,把她抵在门上。

    金属的门冰凉,她披肩已经滑落在地上,裸在外面的背直接贴在门上,冷得她打了个哆嗦。

    黑暗安静的屋子,顾从礼抓着她手腕,轻轻咬了咬她的唇,低低道:“不准跑。”

    时吟不知道他已经对她说了多少次这句话。

    吵架的时候说,和好的时候说,上床的时候也要说。

    她抬手去推他,哭唧唧的:“我不想,好痛……”

    他太凶了,都让人有阴影了。

    顾从礼指尖探索着摸到她长裙的拉链,一点一点往下褪,吻着耳尖哄她:“我轻轻的。”

    晚宴觥筹交错,时吟这边动静也不小,旁边又有个红衣美人,寂静三秒,美人啪啪鼓掌:“好!”

    听到动静,周围的人纷纷往这边看。

    《赤月》编辑部的人自从顾从礼被时吟叫过去以后就一直在注意这边的动静了。

    看到时一老师拽着高岭之花冷面阎王顾主编的领带往下扯的时候,《赤月》众人都震住了。

    距离不近,《赤月》的人听不太清楚这边到底在说些什么,特派小实习生冲锋陷阵,靠近敌营。

    小实习生哭丧着脸去了,默默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听到最后的时候,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他神情恍惚地回来,愣愣地看着一圈满脸八卦的同事前辈们,沮丧地皱巴着表情:“几个消息。”

    《赤月》编辑部众人凑在一起,赵编辑一抬手:“爱卿请讲。”

    “主编说他是欺岸。”

    众人:“!”

    “主编和时一老师好像,在谈恋爱。”

    众人:“?”

    “主编叫时一老师,心肝。”

    众人:“……?!?!?”

    信息量太大,一时间没人消化得过来。

    小实习生不知道欺岸是谁,比起大家一脸见了鬼的震惊表情,他只是单纯地沉浸在时一老师有男朋友的痛苦之中,一脸的失魂落魄:“我失恋了……我失恋了……”

    -

    时吟这头,离年脸一阵黑一阵白,眼看着引来了越来越多的注意,十分尴尬。

    她像个哗众取宠的小丑。

    帝都签售会的时候,这两个人的相处时的感觉明明不是这样的。

    非要说的话,时吟当时对顾从礼,更像是对着什么长辈,或者依赖的人,现在,两个人忽然就颠倒过来了,他反而一副惟命是从的样子,只盯着时吟,正眼都没有看过她。

    离年想说话,可是这两个人之间,莫名生出了一种让人觉得插不进话的气场。

    她气得磨了磨牙,硬挤出一个笑来:“时一老师和顾主编这是在交往吗?”

    时吟扭头,讶异地看着她:“你看不出来吗?”

    离年盯着顾从礼。

    她自觉和时吟相比,哪里都不差,从她第一次发邮件邀请他来见面,而他同意了的时候,离年就觉得自己基本上是成了一半了。

    明明是感兴趣了,才会答应来见。

    不感兴趣的话,他应该会拒绝才对。

    她咬着牙,有些不甘心。

    顾从礼余光都没瞥过来一眼,垂着眸,抬手勾起时吟耳边的碎发,轻轻别过去。

    离年终于忍无可忍,涨红了脸,甩头就走。

    等她走了老远,时吟才侧头,偷偷摸摸地看着她的背影,长长吐出口气来。

    像个做了坏事的小偷。

    顾从礼有点好笑的看着她。

    她气焰瞬间全没了,松了拽着他领带的手,笑眯眯地样子,小下巴快扬到天上去了,美滋滋的样子开始讨表扬:“我棒吗?”

    顾从礼淡定的将被拽的皱巴巴的领带扯扯平,塞回去,整理了一下凌乱的领口:“棒。”

    时吟一顿,笑容瞬间没了,又凶巴巴地看着他:“她好看还是我好看。”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