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野蔷薇之战(6)
    时吟是没看出离年眼睛里哪里写了情敌,只觉得她对她笑得灿烂无比,笑得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眨巴眼:“这也能看出来的吗?”

    “能啊,”美人挑眉,她声音很好听,语速慢,讲话的时候有点懒洋洋的感觉,此时吃着东西,嘴巴微微鼓着,一动一动的,看着有点可爱。

    “从我站到这儿开始她就一直在往你这边看,还有一个方向——”美人抬手一指,“那位。”

    时吟顺着她指的那边儿看了一眼,差点被蛋糕呛着。

    顾从礼。

    这美人小姐姐的眼睛好毒。

    她把手里最后一点儿蛋糕吃完,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没说话。

    美人站在她旁边,自顾自地叹道:“顾主编好艳福。”

    时吟抬了抬眼。

    知道顾从礼是谁,那看来应该不是网红什么的了,是个业内人士,而且顾从礼做主编也才半年,别的公司的人应该对他也不太熟悉。

    那就是摇光社的人了。

    时吟没忍住,侧头问道:“您是摇光社的员工?”

    美人微挑了下眉:“不是。”

    时吟:“啊……”

    美人继续道:“我是老板。”

    时吟:“……”

    对不起。

    失礼。

    打扰了。

    时吟愕然了三秒,内心告辞三连,沉默了。

    原来摇光社传说中那位公司买着玩,没事儿就喜欢装逼,月月定下的业绩目标都高到令人发指的老板是个女大佬。

    女大佬五块小蛋糕吃完,从旁边桌上抽了张纸巾,优雅地擦了擦手指:“时一老师,抬头挺胸。”

    时吟不明所以,茫然抬头:“啊?”

    “你情敌来了。”

    时吟愣了下,转过头来。

    离年已经走到她面前,时吟现实里没有见过离年,只看过她的照片。

    平心而论,离年长得是挺好看的,属于那种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讨喜长相,她今天穿了一条藕色短裙,露出的腿细细长长,笑容也很符合她的人设:“时一老师。”

    时吟点点头,一脸茫然:“你好。”

    离年安静地等了几秒。

    时吟歪头:“你是哪位?”

    离年的表情有点僵,笑了下:“我是离年。”

    时吟恍然大悟:“喔,你好呀。”

    “上次私信您的事情可能引起了一点误会和不愉快,我想先道个歉——”

    时吟撇撇嘴,打断她:“你不用每次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道歉,真的觉得不好意思以后不要做就是了。”

    离年的表情彻底沉下去了:“那不好意思,我是不能——”

    “你看你看,”时吟抬手,再次打断她,“都说了不要跟我道歉了,你又不好意思啥啊?”

    离年脸都黑了。

    时吟表情很苦恼:“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你想知道顾从礼喜欢什么样的,可是我也告诉你了,他喜欢我这样的,其他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您要么问问他本人吧。”

    离年黑着脸,灿烂的笑容收了大半,浅浅弯着唇角,表情很是自信:“时一老师,虽然顾主编是你的编辑,但是我知道他很多事情,是你绝对不知道的。”

    时吟没什么兴趣地垂下眼皮子,心想我还知道他床上是个禽兽呢,你知道吗?

    离年看她沉默了,以为自己终于拿到了七寸。

    原本离年对这个顾从礼,是没什么兴趣的,只知道是《赤月》的主编,时一的责编。

    直到第一次见到,是在酒店里。

    漫画家时一老师第一次签售会就是两场,S市那场办完,离年看着网上那些照片和小视频,还有那些叫嚷着说她天才美少女什么的话,心情实在不太好。

    美少女漫画家这个人设明明一开始是她的,时一画了四年,始终没爆过照,她这边人设热度刚起来,她就办签售会过来蹭热度。

    而且,离年也想知道,时一本人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好看。

    所以帝都那场,离年跟着去了,订了当时摇光社给时一订的那家酒店。

    酒店餐厅里,她第一次见到顾从礼。

    离年长相不错,从小追她的人就很多,初中高中也谈过校草男朋友,身边的帅哥不少。

    可是顾从礼,无论放在她认识的哪个圈子里,好像都是最帅的。

    离年对时一的那种,奇妙的不爽,变得更加浓烈了。

    她观察了一下,发现其实他对时一态度其实是有点冷淡的,后来在签售会上,她有意为难,顾从礼也并没有出现,反而看戏似的站在后面。

    离年断定,这两个人关系非常一般。

    而对男人,她有的是经验,男人大多如此,看女人不过是脸和身材,这两样她都有,接下来应该非常好办才对。

    而且,她无意当中知道了他就是欺岸。

    漫画圈这个圈子很小,之前有一个《逆月》的编辑被从摇光社挖角到从阳来,某次无意间提起欺岸,那个编辑给她看了偷拍的一张,欺岸的侧脸照片。

    离年几乎一眼就认出他来,一问,果然是他。

    两人见面那次以后,离年才算是真正对顾从礼这个人惦记上了。

    这男人从头到脚挑不出一点瑕疵,冷得像冰,锋利又冷冽,轻而易举就挑起她的征服欲望。

    人性本贱,越是难搞定的,就越让人忍不住想拿下他。

    她故意去找时一试探了一下,果然,时一不爽了。

    想想也知道,和那种等级男人朝夕相处,她不可能不动心。

    可惜从帝都那场签售会来看,顾从礼对她并不热情,而她还知道时一并不知道的秘密。

    离年脸上郁色一扫而空,心情又好起来,笑着问道:“时一老师不好奇吗?关于顾先生的事情。”

    “挺好奇的,”时吟很诚实地点点头,“要么让他自己告诉我吧。”

    离年一愣:“什么?”

    时吟忽然,露出了自从她过来以后的第一个笑容。

    时吟眼型圆,因为今天穿得是长礼裙,五官特地往成熟了画的,深紫色的眼线微微挑起上扬,勾起了整个眼部线条的轮廓,媚得像只猫妖。

    她轻轻抿了下嘴唇,抬手搭上离年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样子,侧身朝着一个方向扬了扬下巴:“你看。”

    离年看过去,正是顾从礼的方向,她们看着他的时候,他刚好看过来。

    原本一到场,离年就找到顾从礼了,本来想上去和他搭话,但他看起来似乎完全没时间。

    时吟和男人视线对上,抬起手臂,朝他勾了勾手。

    顾从礼没看见似的转过头去,和旁边的人继续说话。

    离年得意,挑着眼看时吟。

    结果没两秒,顾从礼转身,朝她们走过来。

    离年没由来地,忽然有些紧张。

    她脊背直起,挺了挺胸,而后一条腿往前伸了伸,微曲,大腿的一截和膝盖贴着裙摆的边缘露出来,小腿到脚踝纤细。

    姿势摆好,顾从礼刚好走到她们面前,她动作幅度实在不小,很是有点引人注目,顾从礼扫了一眼,转头看向时吟,微垂着头,低声问道:“怎么了?”

    时吟一直瞄着离年的小动作,闻言余光收回,仰头看着面前的男人,眯了一下眼睛。

    不爽。

    这男人是祸水吗,怎么到处拈花惹草的?

    他还看!!!!!!!

    就知道男人都是臭狗屎,有美女都不会放过!!!

    时吟往前走了一步,忽然抬臂,纤细白皙的小手拉住了他的领带,拽着往下拉了拉,两人距离被拉近。

    公共场所,她一向是很避讳和他接触过密,生怕别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这样做,是第一次。

    所以,顾从礼愣住了。

    时吟眼睫挑着:“刚刚离年老师跟我说,她知道你很多小秘密,全都是我不知道的,”她下巴微扬,嚣张得像只小狮子,“说吧,你瞒着我什么事了?”

    顾从礼反应过来,微弓着身,任由她扯着他领带将他拉近,甚至还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拉得更加舒服一点。

    离年知道的事情,好像也就那一个。

    屁大点事儿,她还觉得自己掌握了什么惊天秘密,疯狂拿乔。

    再看一眼面前的人,就差没把下马威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顾从礼很是乐意帮他的小姑娘找找场子。

    他垂眸,看着时吟的眼睛,淡道:“我是欺岸。”

    时吟眨眨眼,拽着他领带的力气重了点,又往下拉了拉:“这个我知道了,换一个。”

    顾从礼想了想:“没有了。”

    惦记了她很多年这种事不必说。

    重逢,共事,偶遇,所有的巧合都是他计划好的,这种事也不必说,反正离年也不知道。

    时吟转过头去看向离年,弯着眼睛软声道:“他说没有了,离年老师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离年一脸愕然的看着他们,还没反应过来。

    过了几秒,她瞪大了眼睛:“你们……你们——”

    “啊,还有一个问题,”时吟想起来了,又转过头去,看着顾从礼,“离年老师让我问你,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顾从礼单手扶上她的腰,指尖轻缓摩擦了下:“你这样的。”

    她不依不饶:“你爱谁?”

    “你。”

    时吟笑了,原本是画了上挑的眼,一笑,弯出软绵绵的笑弧,中和了媚气,像只狡黠可爱的小狐狸:“我是你的谁?”

    “心肝。”顾从礼轻声道。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