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野蔷薇之战(5)
    时母这次来找时吟,是想跟她好好说说之前那次相亲的事儿。

    那相亲对象原本时母是很满意的,算是熟人介绍,知根知底,男方家境不错,样貌一表人才,工作也好。

    而且中间人后来跟她说,男方那边儿的反应好像是特别喜欢,还说联系方式忘了加,赶紧加上,以后好常联系。

    时吟过了生日今年才二十四,其实本也不是急着相亲的年纪,时母这么着急,主要是还是因为她这工作。

    每天蹲在家里的工作,接触到的不是已经结婚生子有小孩儿了的编辑就是还在读书的小孩助手,基本毫无社交,这样下去,再过五七年也找不到男朋友。

    时母很忧虑,她二十四岁的时候,时吟都已经出生了,自家女儿到现在身边却连个正经异性都没有。

    眼看着一年过去,又大了一岁,时母之前在电话和视频里很多次跟她提起这事儿,都被时吟四两拨千斤地过了,显然不是很想提。

    时母本来觉得,那就顺其自然吧。

    结果今天早上在小区广场,看见之前那个介绍的中间人,两个人聊了几句,时母才知道,之前的那次相亲,那个银行男没去,去的是他表哥,喜欢时吟的也是他表哥。

    时母很生气,给时吟打了电话,想问这个事儿。

    结果时吟手机关机。

    一分钟都不想等,时母直接到她家里来了。

    结果。

    时母呆立在门口,确认了一下是这户没错,又抬眼看面前的人。

    男的。

    高。

    一打眼长得挺帅。

    再一看,何止是帅,倾国倾城貌。

    就是这小帅哥,怎么站在她闺女家门口,怎么看起来还像是刚洗完澡呢。

    时母被他这一脸淡定的样子糊得一愣一愣的:“你是?”

    顾从礼将扣在头发上的毛巾扯下来:“顾从礼。”

    时母恍然大悟,跟他互相做起了自我介绍:“我是时吟的妈妈。”

    顾从礼很有礼貌地问好:“阿姨好。”

    时母答应了声:“哎。”

    “……”

    时母觉得这不太对劲儿啊。

    她还没等说话,男人侧了侧身,给她抽了双拖鞋:“您先进来吧。”

    时母点点头,人迷迷糊糊地进了屋,还有点懵:“你是吟吟的男朋友吧?”

    时母也是个很潮的人,经常跟一起跳广场舞的姐妹们聊天,还上网,知道现在的小年轻,男女关系那都是随便搞的。

    不过她们家吟吟,她倒是放心的,就怕是被骗了。

    时母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男孩子,长得是俊,高鼻梁小内双,身材跟那电视上的模特儿似的。

    高鼻梁小内双的俊俏小伙子点点头。

    看起来还是个不聒噪的。

    平心而论,时母是高兴的,但是她高兴了两秒,又不高兴了。

    这大清早的,就算是男朋友,进展也太快了。

    她连女儿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都不知道。

    时母走到卧室门口,开门,昏暗的卧室暖洋洋的,时吟人裹在被子里,睡得昏天暗地。

    时母拍了拍她的脑门儿:“吟吟。”

    时吟皱了皱眉,不高兴地将被子拉高,挡住脑门儿。

    时母改拽她头发,拔高了嗓门:“时吟!”

    时吟一激灵,迷迷糊糊地探出头来,眯着眼,看清来人以后瞬间清醒过来:“妈?”

    时母眯着眼睛:“醒了?接着睡啊。”

    时吟魂儿都吓飞了,结结巴巴地:“您您您怎么来了……”

    “你现在胆子肥了,就敢这么直接把男人带回家里来了?”时母往门口看了一眼,没看到人,才转过头来,冷道。

    时吟清了清嗓子,弱弱地辩解:“他是我男朋友……”

    “你男朋友就可以随便过夜?”时母瞪眼。

    时吟眨眨眼,很诚恳:“妈,他第一次在我家过夜,而且是我让他留下的。”

    时母瞪她一眼,顿了顿,又忍不住说:“不过那孩子长得是不错。”

    时吟忙点头。

    时母继续道:“也就比你爸年轻的时候差了那么一点点吧。”

    “……”

    时吟一言难尽地看着她。

    时母冷哼了一声,指着她鼻子:“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你这事儿办得我很失望,我今天这事儿我要是跟你爸说了,你们俩明儿就谈不成了,他能拎着刀过来把外面那个腿砍了。”

    时吟吓得脸都白了,差点蹦起来,往上一窜,腿心疼得她倒吸了口气,看着时母,不敢表现出来。

    她可怜巴巴地抱住时母:“妈,您可千万不能告诉我爸,这是您心心念念天天念叨着让我找的男朋友!”

    时母点着她脑门儿给她推回去:“你这么大的人,我不多管你,你自己心里给我有点数。”

    时吟小鸡啄米似的疯狂点头。

    时母又往外探了探头,听见外面厨房传来声音,低声问:“他还会烧饭呢?”

    时吟连忙为顾从礼表现:“会的,他烧饭很好吃,还会弄西班牙菜呢。”

    她又说了一大堆顾从礼的好话,什么家务全能,温柔体贴,从来不发火,对她好得不得了。

    夸到一半,时父打来电话,问时母干什么去了,还没回家。

    时吟吓得屏住了呼吸,疯狂摇头。

    时母看了她一眼,随便扯了两句,起身准备走人。

    她出来的时候刚好顾从礼端着煎得金黄的培根土豆饼出来,时母笑吟吟地看着他:“小顾是吧,我先走了,改天有空咱们再聊。”

    顾从礼颔首:“阿姨再见。”

    时吟穿着长睡袍倚靠在卧室门口,看着时母走人,转过头来。

    顾从礼挽着袖子,手里端着个盘子,套了个多啦A梦围裙,造型十分居家。

    时吟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长长的出了口气:“吓死我了。”

    跟她比起来,顾从礼淡定多了,他放下盘子,抬眼:“醒了就先过来吃个早饭。”

    时吟瞪着他:“我妈过来了,你不叫我?”

    “你让我不准叫你,你要睡到自然醒,”顾从礼从容地说,“不敢违背女王大人的吩咐。”

    时吟:“……”

    *

    顾从礼被喂得饱饱的,一连几天都十分温柔,对她百依百顺。

    时吟对他禁止了一切“进入”活动,大概是心里也清楚自己第一次折腾得她太狠了,顾从礼十分乖地答应了。

    甚至,他下班以后做起了助手的活儿,将她画完了主要人物的分镜稿的背景画了,还贴了网点。

    时吟很多年没再见过他画画,他的画功依然令人惊艳,他对分镜的掌握和节奏非常可怕,只略微帮她修改了几处构图,简单几笔瞬间让整个画面看起来更加和谐融洽,冲击力也更强。

    时吟才想起来,这个人还有一个名字,叫欺岸。

    一本单行本的发行量是她大概一辈子的作品加起来都追不上的那么多本。

    这几天过得平静,再加上画稿子忙,时吟都快忘了离年这个人。

    不过想想,人她都睡到了,实在没有必要和一个还在绞尽脑汁想要邀请他和他吃个饭的小可怜斤斤计较。

    毕竟起点不同,战斗力相差甚远。

    时一老师傲慢地想。

    隔周,摇光社年会如期举行。

    摇光社的年会一向是搞得无比隆重的,摇光社前年换了老板,据说新老板非常有钱,公司买来玩玩的,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装逼,所以一般这种能体现出公司逼格的活动都绝对不会被放过,邀请来嘉宾无数,业内合作伙伴竞争对手若干,摇光社能赚足面子。

    时吟往年因为各种原因倒真的一次也没去过,今年依旧早早地收到了邀请函,想了想,她答应下来。

    礼服依旧是顾从礼准备的,时吟在拆开的那一瞬间,沉默了好久。

    几乎拖地的长裙,虽然是抹胸的设计,但是带了一个同色系披肩,好像誓死要捂住她身上每一块露出来的地方一样。

    时吟一手提着一件,举到他面前:“这年会晚宴是室外的?”

    “室内的。”

    时吟点点头,长裙就算了,她举着手里的披肩:“那这个是什么意思?”

    顾从礼坐在沙发里看电脑,闻言抬眼,在她颈间扫了一眼。

    几天一直没碰过她,肌肤上没了印子,一片瓷白。

    顾从礼将电脑推到一边,慢条斯理地接过她手里的披肩和长裙,往旁边随手一丢,拉着她坐到自己腿上。

    他垂头,亲了亲她的唇,手指灵活解开睡衣上头的两颗纽扣,露出雪白肩头,轻轻咬上去吮吻。

    时吟吃痛,轻轻叫了一声,打了他两下。

    他抬起头来,指尖满意地扫过刚刚留下的印子,一本正经:“帮你遮着这个的意思。”

    “……”

    时吟翻了个白眼,抬腿踹他。

    *

    周年晚宴那天,顾从礼来接她。

    他选的礼服很美,贴身的设计衬得她纤细精致,虽然一双好看的腿被遮得严严实实,但是细腰翘臀一览无余。

    顾从礼来接人的时候,站在门口沉默地看了她几秒,忽然淡淡道:“你以后别穿礼服了,难看。”

    “……”

    时吟警告地看着他:“顾从礼,你不要每次都让我因为这种事情生气。”

    顾从礼又沉默了下,拉着她凑近:“好看。”

    好看得他不想让她被别人看见。

    想她把头发留长,养在高塔里藏起来,他喊一声,她就放下头发,拉他上去。

    顾从礼有一搭没一搭乱七八糟地想着,侧头去吻她,被一把推开。

    时吟软软地瞪他:“唇膏。”

    顾从礼收手,拍拍她的头:“走吧。”

    他一向准时,到的时候时间刚刚好,时吟有点意外,见到了不少熟面孔。

    来人很多,不仅仅局限于漫画行业,摇光社是做纸媒的,虽然近年来纸媒萧条,但是摇光社依然做得风生水起,不少名气很高的大神作者,影视公司都在场,熟悉的人三三两两交谈。

    时吟端了杯起泡酒找了个角落的桌边,她自从办了签售会以后相貌公开,不少人认出她来,不时有人上前来搭话,递名片。

    她一一礼貌收着,视线扫了一圈,发现竟然还有不少网红什么的,美是美,就是看起来都像是流水线生产,让人看着眼乏。

    她一侧头,不远不近又看见一位,背影,鲜红的裙子,露出大片漂亮的背。

    时吟有点被杀到,她定定地望着那个背影,期待这位回头。

    就像是听到了她的心声,美背杀回过头来,朝她的方向看。

    时吟觉得自己被各路网红脸荼毒了一晚上的眼睛得到了救赎。

    美人和她视线对上,微微挑了挑眉,眼波微转,款款朝她走过来。

    靠近,时吟看仔细了,明眸皓齿的美人,鲜红的长裙和大红色口红被她压得稳稳的,美人走到她面前,声音轻轻缓缓:“时一老师。”

    时一不知道她是谁,只点点头:“你好。”

    美人侧头,视线落在她身后的长桌上,巡视了一圈,从旁边桌上捏了块小蛋糕,开始吃。

    一块吃完,她又拿了一块,继续吃。

    她吃的淡定优雅,吃得旁若无人。

    就这么一连吃了四块。

    时吟终于忍不住了,侧头问她:“这个好吃吗?”

    美人嘴里塞着蛋糕,没说话,只特别接地气地给她竖了个大拇指。

    时吟也捏了一块,咬了一口。

    蔓越莓的小蛋糕,中间一层蔓越莓和黑加仑果酱,酸甜绵软,一层巧克力酱,有淡淡的苦味,确实是好吃。

    两个人凑在一块儿,一人拿着一块蛋糕吃得开心,美人突然侧头,眼睛看着一个方向:“时一老师,那个妹妹一直在偷偷看你呢,你朋友吗?”

    时吟顺着她的视线方向看了一眼,愣了一下。

    离年站在靠门口的位置,正笑着跟旁边的人说话,说到一半,若有似无扫过来一眼,刚巧对上时吟的视线。

    她没躲,时吟也没躲,两个人隔着老远对视了几秒,离年笑了一下,笑容十分甜美可爱。

    时吟没什么表情地看着她,淡淡收回视线:“不是。”

    “我也觉得应该不是,”美人轻轻笑了一声,懒懒道,“她眼睛里写了两个字儿。”

    时吟咬着蛋糕转过头来,好奇地眨了眨眼:“什么字?”

    “情敌。”

    时母这次来找时吟,是想跟她好好说说之前那次相亲的事儿。

    那相亲对象原本时母是很满意的,算是熟人介绍,知根知底,男方家境不错,样貌一表人才,工作也好。

    而且中间人后来跟她说,男方那边儿的反应好像是特别喜欢,还说联系方式忘了加,赶紧加上,以后好常联系。

    时吟过了生日今年才二十四,其实本也不是急着相亲的年纪,时母这么着急,主要是还是因为她这工作。

    每天蹲在家里的工作,接触到的不是已经结婚生子有小孩儿了的编辑就是还在读书的小孩助手,基本毫无社交,这样下去,再过五七年也找不到男朋友。

    时母很忧虑,她二十四岁的时候,时吟都已经出生了,自家女儿到现在身边却连个正经异性都没有。

    眼看着一年过去,又大了一岁,时母之前在电话和视频里很多次跟她提起这事儿,都被时吟四两拨千斤地过了,显然不是很想提。

    时母本来觉得,那就顺其自然吧。

    结果今天早上在小区广场,看见之前那个介绍的中间人,两个人聊了几句,时母才知道,之前的那次相亲,那个银行男没去,去的是他表哥,喜欢时吟的也是他表哥。

    时母很生气,给时吟打了电话,想问这个事儿。

    结果时吟手机关机。

    一分钟都不想等,时母直接到她家里来了。

    结果。

    时母呆立在门口,确认了一下是这户没错,又抬眼看面前的人。

    男的。

    高。

    一打眼长得挺帅。

    再一看,何止是帅,倾国倾城貌。

    就是这小帅哥,怎么站在她闺女家门口,怎么看起来还像是刚洗完澡呢。

    时母被他这一脸淡定的样子糊得一愣一愣的:“你是?”

    顾从礼将扣在头发上的毛巾扯下来:“顾从礼。”

    时母恍然大悟,跟他互相做起了自我介绍:“我是时吟的妈妈。”

    顾从礼很有礼貌地问好:“阿姨好。”

    时母答应了声:“哎。”

    “……”

    时母觉得这不太对劲儿啊。

    她还没等说话,男人侧了侧身,给她抽了双拖鞋:“您先进来吧。”

    时母点点头,人迷迷糊糊地进了屋,还有点懵:“你是吟吟的男朋友吧?”

    时母也是个很潮的人,经常跟一起跳广场舞的姐妹们聊天,还上网,知道现在的小年轻,男女关系那都是随便搞的。

    不过她们家吟吟,她倒是放心的,就怕是被骗了。

    时母细细地打量着面前的男孩子,长得是俊,高鼻梁小内双,身材跟那电视上的模特儿似的。

    高鼻梁小内双的俊俏小伙子点点头。

    看起来还是个不聒噪的。

    平心而论,时母是高兴的,但是她高兴了两秒,又不高兴了。

    这大清早的,就算是男朋友,进展也太快了。

    她连女儿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都不知道。

    时母走到卧室门口,开门,昏暗的卧室暖洋洋的,时吟人裹在被子里,睡得昏天暗地。

    时母拍了拍她的脑门儿:“吟吟。”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