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睡够了吗栖见笔趣阁 > 野蔷薇之战(3)
    离年很能get到时吟的怒气值,沉默了片刻问道:【时一老师,您这是不开心了吗?】

    时一冷笑了一声。

    她总算弄明白这朵美少女小白莲来找她干什么来了。

    探探口风,顺便过来给自己找找场子。

    语焉不详,什么摇光社有编辑主动来找她,什么和对方聊得很开心,呜哩哇啦这个那个一大堆,无非就是想告诉她:你家编辑主动来找我啦,还跟我和聊得来,我打算看看能不能跟他发展一下男女关系,还特地贴心的来恶心你一下。

    时吟“啪”地一摔鼠标。

    她不开心?

    她为什么要不开心?

    她才没有不开心!!!!!

    *

    晚上,顾从礼拎了友记的小龙虾过来。

    他进门的时候时吟在书房画画,听见声音,她头都没抬,捏着笔埋首于数位板之中,唰唰唰。

    书房的门开着,客厅里没开灯,静悄悄的,顾从礼点了灯,外面传来细微的声音,伴随着麻辣小龙虾特有的那种鲜香辣味儿,一股一股地往鼻腔里钻。

    没有女人能拒绝小龙虾的诱惑,时吟也喜欢,可惜友记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开在城那头,离时吟家实在是远,而且每次都要排队排到地老天荒。

    时吟本来以为,顾从礼也是那种养生挂,她以前认识过一个美人儿,做模特的,有个高岭之花型男朋友,别说什么小龙虾了,连冰水都不让她喝,养生得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人。

    但是顾从礼不是,了解以后才会知道,这男人也是吸烟喝酒,熬夜成性,生活习惯很随意的那种人。

    时吟甚至怀疑他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个夜店小王子。

    那边儿,顾从礼走过来,敲了敲书房的门。

    时吟没理。

    男人手里拎着个袋子,里面锡纸盒子包着小龙虾,一点点汤汁溢出来,透明的塑料袋透出一些汤汁的颜色。

    他将袋子往上提了提,倚靠在门边:“我买了小龙虾。”

    时吟不理他。

    顾从礼淡道:“不想吃?”

    时吟头埋在电脑屏幕后面,一声不吭。

    “那我都吃了。”

    时吟憋着一口气儿,漫不经心地抬起头来,扫过桌边的资料,抽过来垂眸看。

    神情冷淡,完全无视他。

    就像没看见这人一样。

    门口没声音了。

    等了一分钟,她默默地从侧面探出一点头来,瞧了瞧。

    顾从礼没在门口了。

    他竟然就真的走开了。

    书房的门依旧没关,外面没什么声音,只有灯光光线幽微。

    时吟这一股气儿憋在嗓子眼,上不来下不去,难受得不得了。

    小龙虾的味道越来越浓郁,她白天被气了个半饱,饭都没吃,现在肚子饿得不行。

    想到顾从礼就真的在外面自己一个人吃得开开心心的,心情更差。

    时吟再一次的,委屈怪附身。

    哪有这样的男人。

    外面的小姑娘耀武扬威都到她这里来了,这男人还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她都生气得那么明显了,明明白白的就是告诉他我在生你气,就算真的不知道原因,也总该察觉到不对劲了吧。

    他连问都不问一句的。

    时吟有种被渣男和小三联合起来欺负的错觉。

    越想越气,时吟眼睛都气红了。

    电视剧里说的果然没错,男人都是大骗子。

    骗她和他表白了,确认了她的心意了,他之前对她的那种小心翼翼的紧张劲儿就一点都没有了。

    她看着屏幕上鸿鸣冷若冰霜的脸,有一瞬间,那张脸和同样冷淡的某人的脸重合。

    时吟烦躁地摔了笔,长长的深呼吸,吐出一口气来,又皱了皱鼻子,压下鼻尖那股酸意。

    他会觉得不安,她也一样会。

    少女时代一次又一次拒绝过你的人,也喜欢上了你,甚至追求,这种事情带来的那种不真实和不不确定感,本身就是会让人强烈不安的。

    再加上顾从礼本身又是这种性子。

    他绝对不是会哄女孩子的类型,他连甜言蜜语都不会说。

    以后如果两个人再吵架或者闹不愉快,大概就是要么她自己自愈,要么就这么一直冷处理下去。

    时吟也不想一直仰视他了。从她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她就一直站在低处望着云端上的他。

    可是一段恋爱关系里,如果一方只是一味地对另一方抱着一种崇拜或者仰慕的心理,那么矮的那一方最终一定会被吞噬掉。

    一次两次还好,真的长此以往下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

    时吟垂着眼坐在椅子里,吸吸鼻子,抬手使劲儿揉了揉眼睛。

    眼角揉得有点儿发疼了,她听见门口传来声音。

    时吟抬眼。

    顾从礼走进来,手里拿着个瓷白的碗,看见她红红的眼睛,一顿。

    时吟撇过头去,又抹了抹眼,觉得自己很丢人,不想看他。

    不过余光还是能瞥见他走过来,将手里的碗放在旁边桌上。

    她忍不住看了一眼。

    里面是满满的小龙虾的肉,壳已经被剥干净了,汤汁被倒进里面,浸着红红白白的小龙虾肉。

    时吟呆了呆,眨巴眼。

    顾从礼从桌子侧面绕过来,走到她旁边,按着椅背将椅子转过来,一拉,滑轮在地板上滚了一段儿,被扯到他面前。

    时吟仰起头来。

    顾从礼垂着眼,指尖点在她湿润的眼角,棕眸里带着一点无奈:“娇气。”

    时吟眼睛红得像小兔子,看起来委屈死了。

    他大概刚洗过手,手指凉凉的,带着洗手液的味道,抚摸她的眼角,又轻轻捏了捏她鼻尖:“这是又准备要哭了?”

    时吟瘪瘪嘴,质问他:“你看不出来我在生气的吗?”

    顾从礼轻轻笑了一声:“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你还不理我,你还打算吃独食。”时吟严厉地指控他。

    “想先给你剥完再过来,感觉你会开心一点,”顾从礼抬指,轻轻敲了下放在桌上的瓷碗碗边:“我没吃,都给你留着。”

    时吟瞪着他,不说话了,气焰弱了弱。

    两秒钟后,她反应过来,她最开始生气,根本不是因为这个。

    差点就被一碗小龙虾给哄住了。

    她又用两秒钟的时间整理了一下自己生气的前因后果,准备跟顾从礼好好说道说道,还在思考的空,人已经被抱起来了。

    顾从礼随手把桌上的数位板鼠标碗往角落扫,抱着她放在桌上,垂首吻她的唇角。

    时吟往后躲了躲,侧过头去:“顾从礼,我有很严肃的问题要问你,你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顾从礼“嗯”了一声,顺势亲她的耳朵,低声顺从道:“我坦白。”

    她抬手去推他的脑袋:“你跟离年怎么回事?”

    他连绵的吻落在白皙修长的颈,一只手拉过她推他的手,捏着指尖把玩:“没怎么回事。”

    “什么叫没怎么回事,你跑去跟人家喝——”

    温热的吻撩得她浑身发麻,颈间被人用力吸了一下,轻轻一点刺痛,时吟低低“啊”了一声,单手撑着桌边往后缩:“我跟你说话呢,你别亲了!”

    顾从礼微微抬头,看着她白玉似的脖颈上浅浅的一个淡红色的印子,顿了几秒。

    像是雪原上孤零零地开出的花儿。

    他有点燥,想象着这大片的肌肤上,因为他开出漫山遍野花朵来的美景,眸色拉暗。

    时吟又往后蹭了一点拉开距离,注意到他沉默的视线落在哪儿,红着脸往上拉了拉睡衣衣领,抬手警告地拍了拍桌子:“你那个美少女红颜小离年发的那条微博你看见了没有?”

    顾从礼:“嗯。”

    时吟气结:“你看见了还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大概知道。”他的视线重新落回到她颈间,睡衣领子被高高拉起来遮住了他留下的痕迹,顾从礼有点不满,微微皱了下眉,抬手往下拉。

    时吟“哎”了一声,啪地拍掉他的手,又往后蹭了点儿:“跟你吵架呢!做什么动手动脚的!”她已经快坐在桌子中间了,脚踩在桌子边儿上,继续说,“那你知不知道,你那个小红颜还特地来找我炫耀来着?”

    顾从礼一顿,终于抬起眼来。

    这个他倒是真的没想到。

    时吟愤怒地盯着他,掰着手指头给他数:“说你去找她,和你聊得很开心,约了下次一起吃饭,还问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她冷笑了一声,“我也很好奇,顾老师喜欢离年那款的?”

    顾从礼摇了摇头:“不喜欢。”

    她凑近瞪他,神气得像只愤怒的小母狮子:“那你单独见她做什么?还不告诉我。”

    “她来找我,我就去了,”顾从礼平静地说,“她欺负你。”

    时吟愣了愣。

    顾从礼实在不是擅长解释的人,三言两语,剩下全部都要她自己理解。

    她想起离年跟她说的,视频让公司处理掉的事情,反应过来,火一点一点降下来,眨了眨眼,半晌,才慢吞吞开口:“你去帮我报仇雪恨了吗?”

    “原来你们这么大仇。”

    都用上报仇雪恨这么严重的词了。

    “本来没有,在她想跟你搞男女关系那一刻起,我们有了,”时吟严肃地看着他,忽然身子往前蹭了蹭坐在桌边,身子往前蹭了蹭。

    她抬手,捏住他的下巴:“以后不准你偷偷见别的女人。”

    顾从礼顺从地任由她勾着下巴,垂眼:“好。”

    时吟还是不满意,勾着他下巴的手往上抬了抬,皱着眉:“无论谁找你,你都得跟我请示。”

    气场很足,像个女王大人。

    那种为她所有、被她支配着的感觉,让顾从礼身心愉悦,心甘情愿向她臣服。

    “好。”他轻声说。

    喜欢睡够了吗请大家收藏:()睡够了吗更新速度最快。